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170章 身份存疑

新篇 170章 身份存疑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少年是谁?一掌而已,毁秘境,抹除了真圣的足印,那里点滴痕迹都没有剩下。

    浮舟净土中,花树堆雪的园内,乌天和王煊都死死盯着池水中的画面,着实被惊得身体发凉。

    错乱时空海,少年抬头,满脸都是血,额头那里有一个可怕的拳洞,完全破碎,早被打穿了!

    他的额骨缺失不少,不知道遗落在什么时代,灰白色的脑浆流淌在脸上部分。

    他双目无神,脑中没有元神之光,只有部分至高纹理交织,这么强大的一个人,当年是被谁一拳打成这个样子?

    王煊认为,这多半是一个敢和真圣过招的人,看着如同少年,眉宇清秀,其实是个至高生物。

    乌天更是怀疑,这该不会是白泓、金瑶、若楠他们的先祖吧?一个在旧时代战败的顶尖存在。

    “他不是我们的祖先,和铁斧有关,是我们在时空海中远行时,意外在漩涡通道中发现的……”

    浮舟净土,是以世界树的树心炼制而成,这样的材质本身就等同至宝级了,可以超脱世外,在混乱的时空海穿行。

    一次远航时,他们发现残破的铁斧,以及一根骨笛,经过炼化,锈迹斑斑的巨斧可以用世界树的树心直接控制。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洁白骨笛吹响后,断裂的斧头可以共鸣,能从时光漩涡中召唤出一个满身是血的神秘少年。

    他极其危险,笛音柔和时,他还能平静,一旦激烈起来,他就会躁动,爆发毁灭性的攻击力量。

    初次时,浮舟险些被他毁掉,幸好漆黑的招魂幡出现,堪堪抵住他一掌,不然这里就彻底完了。

    “他是什么时代的人,究竟有多么强,我们无法评估。”白泓说道。

    毕竟,他们为了避祸,脱离在世外,一个又一个大时代逝去,错过了很多璀璨的文明,根本不了解如今的超凡史。

    “应该不是这一纪的人,我没听闻过。”乌天开口,他见识广博,对今日的超凡中央世界很了解。

    王煊出神,超凡中心不断在偏移,一纪又一纪过去,改换十七个大宇宙了,有的族群,或许确切的说是,有的文明,熬过了数个纪元。

    在这种大背景下,文明争霸,种族兴衰,发生了太多的事。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王煊也只能发出这样的感叹了。

    少年必然成是某个强大文明卷起滔天巨浪时,屹立在最高处、已经在御道化领域走出去极远的生灵。

    “旧圣,新圣,真圣,彼此有什么关系?历代以来,一纪又一纪,超脱世外,都爆发了怎样撼动古今的大战,让人向往啊。”

    当王煊想到这个级数的生灵争锋时,热血躁动,恨不得能立刻站在这个领域,前往那样的天地。

    很明显,这个级数的对抗,争霸,自古至今压根就没有停熄过。

    超凡中心世界为什么而转移,是某种不可阻挡的大势,还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可怕内因,大概只有真圣层面的人知晓。

    额骨被人一拳打穿的少年,也是这个层面的生灵,到了这个高度,却还要分生死,无法联手共进吗?

    王煊期待而又心头悸动,御道化的强者,真圣之流也在超凡中心更迭的过程中,可能会被人击毙,当中有大问题。

    他很想一口吹散迷雾,看个真切。

    一纪又一纪,大世璀璨了又熄灭,有没有从古活到今天的生灵,最古早时期的圣者都被灭干净了吗?

    “来,这次前所未有的成功,当庆贺,不醉不休。”白泓非常高兴,浮舟遇到的各种问题都能解决了。

    在很长的时间内,他们都不用担心这片净土坠落了,渐渐腐朽的法阵也能开始修复。

    冰雪中,满园神花盛放,仙莲迎寒摇曳,红梅吐出瑞霞。

    这次确实值得庆祝,王煊和乌天被热情招待,两本经卷被送了上来,其中一本很薄,里面是药方,记录了六种奇药,对骨骼和内脏等御道化有巨大的的帮助。

    此外,还有一卷奇功,王煊第一时间判断出,它和自身在秘境中得到的四页剑经一脉相承。

    不过,这一卷讲的是练法,有助于提升道行,非具体的剑经、神通术法等。

    王煊和乌天都满足了,这次收获实在太大了,经文、奇物等加在一起,是他们通向更高层次的坚固阶梯,以此筑路,似已有不朽之光在流淌。

    至于他们两人在秘境中所得,白泓、金瑶等人都很聪明的没问,再多能比得上黑色渔网的收获吗?

    当年,这张大网号称可以网罗诸世,覆盖整片超凡大宇宙。

    “干!”连金瑶这个青春靓女都豪迈了起来,身姿摇曳,过来和两人碰杯,敬酒。

    “今日不醉不休!”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子若楠也说道。

    “我就想问一下,你们给我喝的安神汤到底什么成分?”乌天喝下一杯淡金色的酒浆后,没忍住,想弄个清楚。

    本来没事了,可是,他在秘境中真遇到了百万年的僵尸,被他敲碎头骨后,那灰白液体飞溅在他脸上后,那气味儿让他懵了。

    “确实放入了少量的脑花。”白泓笑着说道。

    乌天的脸色顿时变了。

    白泓解释:“但你放心,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厉鬼的脑液,而是出自真龙头骨内,龙脑结为晶石后磨成的细粉,放入安神汤中少许。”

    这么说的话,乌天的面色好多了。

    金瑶露出迷人而又灿烂的甜笑,道:“两位,考虑留在浮舟净土中吗?这里虽与世隔绝,但并不缺少提升道行的超凡资粮,我们很欢迎你们加入。”

    乌天摇头,这里环境虽好,但是扼制超凡,留在这里除非放弃现有的路,或者在岛屿外修行。

    便是能修行,王煊也不会留下,如今这里虽然花团锦簇,但保准哪天真圣就从天而降,翻手就将这里打没了。

    白泓道:“那我们约定下以后的合作,短期内肯定不能冒险了,三千年后,或有机会。当然最大的造化应该是这一纪的末期,最乱的时代,在超凡中心再次更迭时,伪圣等忙于应对大变,和对头对峙之际,我等可以将其至高核心秘境掏空。”

    他们居然有这种长远计划,三千年后,王煊都不能确保自己在哪里,此纪元结束之际,那就更不用说了。

    但两人还是点头,长远的规划,跨纪元的目标,就当是留个期待吧。

    “两位离去后,我们也肯定要远行了,三千年后,希望我们还有重逢期,保重!”金瑶几人对他们两个敬酒。

    乌天喝得酩酊大醉,王煊也趴在了桌上。

    当他们再次睁开眼睛时,自然不在浮舟上了,一闪而已,就已经出现在世界山之巅。

    “差点中招。”乌天擦去脸上的鲜红唇印,然后他看向王煊。

    “嗯?有人动我……肉身?”王煊睁开精神天眼,看到了远处的“秦诚”,被人打得骨断筋折。

    总算没有彻底毁掉,这具肉身是以三次破限奇才紫裕的身体炼制的,暂时被他征用,但现在被人折磨的一塌糊涂。

    王煊眼冒寒光,有人敲碎了“秦诚”的头颅,以仙剑绞碎了他的心脏,破坏了此身的根基。

    “你是一身两面啊。”乌天说道。

    对于这位战略合作者,王煊倒也没有瞒着,以后说不准还有联手的机会,彼此共同抄过真圣的后院,算是结下了极为特殊的“友谊”。

    同时,王煊对乌天的天级生物身份存疑,其隐藏的实力很惊人。

    甚至,他有点怀疑对方身上那块洁白顶骨的来历。

    “人还没走,躲在远处,等我们呢。”乌天开口,其感知果然敏锐。

    王煊自然也发觉了,天眼堪破虚妄,见到了远处的几道身影。

    当中,有金角妖族的强者,也有时光教的人,毫无疑问,都是天级层次的生灵。

    金角妖仙金鑫曾经羡慕嫉妒恨,看到别人的叔叔到来,也期待自己的族叔能入场,这次真出现了。

    不过,金鑫和那个变异的双头人都不在,心理留下阴影,早就跑路了。

    “四个天级生物,一人两个吧。”王煊说道。

    “这还用分?”乌天看了他一眼。

    当中最厉害的当属时光教那个女子,毕竟,她身后站着一个庞然大物,在整片大宇宙中都负有盛名。

    “有意思,你们去了哪里?竟突兀出现。世界山上疑似有一张薄纱,另有外世界?”时光教的那个女子果然不一般,也曾发现异常,但是她没敢进去。

    “你,给我过来,杀我弟子年墨……”她很漂亮,但态度也很糟糕,冷傲中带着杀意。

    噗!

    血光冲起,她的人头飞了起来,然后,任她时光流转,岁月九斩爆发,都没有能够起到任何作用。

    最终,她眼神黯淡,肉身崩溃了,元神被诛杀。

    “废话真多。”乌天手中的雪白顶骨光芒盛烈,照出的符文斩了那女人,没有在乎她来自时光教的身份。

    “你是……九幽黑鸦?!”有人惊悚,向后退去,事实上,他无比后悔说出这句话,觉得自己昏头了。

    旁边的金角天妖比他果断与聪明多了,一句话都没说,转头就跑了,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唉,身份暴露了,又得换一片星域了,不得不灭口啊。”乌天叹气,手中的顶骨交织恐怖纹理。

    刺啦一声,认出他身份的人被照耀的形神俱灭,先后脚逃跑的金角天妖和另外一个妖修,也都是啊的一声大叫,被顶骨之光照中,刹那炸开了。

    转眼间,四名天级高手就被斩杀,形神俱灭。

    “我该称呼你一声乌前辈吧?”王煊开口,自始至终他都没动手,眼前这位合作者果然来头不凡。

    乌天笑呵呵:“见笑了,谈什么前辈,你身上有东西让我都强烈不安,咱们平辈论交。哈哈,我们的身份似乎都不宜见光,走吧。”

    王煊将“秦诚”的身体一番调整,快速重塑断骨等,然后“三人”行,一起快速向外飞去。

    “仅过去两炷香的时间?”来到外界,“秦诚”见到燕雀后,得悉时光的流逝速度,顿时被惊住了。

    乌天也出神,分明感觉过去了很多天,仅在冰雪园中饮酒就过去了一夜,尤其是寻找秘境时,在错乱时空海中赶路,耗费的光阴更久。

    王煊和他对视,那里还真是邪性,不愧其名,够混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