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46章 五体投地

新篇 第146章 五体投地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确实火大,他没招惹谁,总是在低调闭关,结果还是有人想“教育”他,这都是什么牛鬼神蛇?

    他在飞来的纸张上,刷刷写下自己的名号,应战了,来者不拒,血色擂台上见,打死概不负责。

    “蹬鼻子上脸是吧?哪有时间陪你们折腾。”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多研究下御道化的大方向呢。

    可叹,他到现在都没出过书院大门呢。对于书院所在的城市,未来感十足的仙城,他还从未出去逛过呢。

    “这么快就答应了?”一个女子讶异,她娥眉很淡,红唇性感,正在修剪晶莹剔透的指甲。

    原本她还以为要再对苏通、凌瑄出手几次,才能逼得那个油盐不进的新生受不了后出来反击。

    “好事,早点教育一顿怎么做人,不过他有点想不开啊,竟要去血色擂台?自己想死啊。”孟泽林说道。

    他整张面孔都曾塌陷,骨头满是裂痕,痛得死去活来才修复过来,他沉声道:“蔻姐,安排几个狠角色,最好不要杀死他,不然容易让人诟病,弄残就是了!”

    蔻娉青春靓丽,瞥了他一眼,道:“放心,我有分寸,我比你了解他的心意和行事风格,下去吧。”

    她挥了挥洁白的纤手,有些嫌弃,道:“办事不利索,被人打断鼻梁骨,震塌眼眶,别在这里碍眼了。”

    孟泽林心情很闷:“我被他突然偷袭,接着他又快速喊人,我怕引人围观,就没对他下死手。”

    他略微施礼后退走,虽然同为那位身份背景惊人的男子办事,但他知道蔻娉才是那个长相普通的青年男子的嫡系。

    “什么,黑面神也要下场,也不知死活的向前凑?”王煊再次接到消息,这次是书院的网络投影,文字浮现眼前,伴着声音传来。

    “准了!”他杀气腾腾。

    再次相见,黑面神很不解,这个新生中的刺头脾气可真是又臭又硬,他还没怎么着呢,对方就给他摆脸色了,而且是杀气腾腾。

    他有点怀疑,自己来的是不是时机不对,该不会撞什么枪口了吧?

    “学弟,请吧,我也不欺负你,打打杀杀那是粗鄙野人的行径,我们去书斋谈经论道,徜徉在浩瀚书卷中,印证各自所学。”

    黑面神看起来像是像是凶神恶煞,偏偏要一副文静的样子,以这种风格来切磋,让王煊更想打他了!

    王煊没说什么,直接向书斋走去,但很快又止步,道:“去书斋翻阅经卷的话,我身上可没什么贡献值,由你负责。”

    “没问题。”黑面神笑着点头,再怎么面色柔和,也像是个恶棍,哪怕在温和的笑也有些狰狞。

    最近数日他有些担忧了,怕王煊真的渡过第六劫,导致他追随的安鸿破产,让他的贡献值也要跟着没着落。

    思来想去,他准备在经卷中切磋,击穿王煊的心境,让他没有信心面对雷火六劫法最后一劫。

    “快看,黑面神这孙子又要欺负新人了,就没有人管一管吗?”有人小声谈论,却不敢上前。

    “这个新生也是个刺头,受不得激,这是要和黑面神进书卷中死磕?”

    呼啦一群人围了过来,跟着进入书斋。

    这是平天书院一处特别的地方,有经卷,有琴棋书画,更有些强族的元神谱系图等,这是一片平和、安宁的地带。

    在这里,有成片的书架,也有摆放在高台上的特殊经卷,以及悬在半空中的秘典,组合在一起,给人安谧宁静之感。

    环境自然不错,书架上的花盆中长着仙道兰花,清香漾出,一株赤金神藤蜿蜒过摆着书卷的高台,摇曳着,藤花有点点曦光洒落。

    一些学生在这里安静的看书,没有喧哗声,都很入神,彼此的思感似也能共鸣,是一处悟道之地。

    王煊看了看,径直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

    黑面神坐在对面,通过元神之光识别,已经自动付了贡献值,两人准备进入书卷中谈经论道。

    “我们就来论一论元神的异变之路吧,和天劫的关系。”黑面神笑着说道。

    “这狗东西,心肠有些坏,知道对方要渡劫,还想在这方面入手,要坏对方圆满的心境。”有人低语。

    “可以。”王煊无所谓。

    一座高台上,一本带着柔和光芒的古书打开,嗖嗖两声,将他们的精神收了进去,两人进入经卷的世界中。

    “超凡之变起源于元神异变,万物皆可朽,唯有精神能长存,当积累到干预现实世界”在书中世界内,黑面神开口。

    “废话真多,起点就错了,肉身影响意识,没有血肉的精神,那是鬼,变异后是瘆,到了最后,你将不是你自己。”

    王煊没客气,上来就是精神棺椁大法,要在精神领域中寄生在他的元神内,好好地摆弄他。

    什么论道?就是在书中具现化经义,然后切磋,说是坐而论道,其实也是一种比斗,勉强算是文斗而已。

    “妖魔之法,附体寄生之路!”黑面神怪叫,极速倒退,如避蛇蝎,全身绽放符文之光,不让对方将精神寄托进精神领域中。

    他有些没底了,这个新生一日三变吗?初见时,实力似乎不怎么样,现在居然竟这么强大。

    他现在都颇为吃力了,暗自心惊,雷火六劫法不愧为少数能提升根骨和元神资质经篇。

    下一刻,王煊精神之体发光,被金色的汪洋淹没,他口灿莲花,运转释迦真经,最适合度化对手。

    不过,他改头换面了,以自身的形象取而代之,成为一尊矗立在天地中的神像,庞大无边,流动茫茫金光,像是在俯视蚁虫,不断诵经,一时间天花乱坠,地涌甘泉。

    一朵又一朵巨大的金色莲花,向着黑面神砸去。

    王煊虽然是神圣法相,但却杀气腾腾,口中飞出的莲花,无穷无尽,全是规则和神通的具现化。

    一时间,黑面神被砸懵了,不断被破法,他施展出到来的各种经义,各种具现化的神通术法等,全被对方口中猛烈飘落出的花瓣消融了,被全面压制。

    到了后来,他整个人都被对方嘴里涌现出的各色经文花瓣,砸的颤栗,然后裂开了,元神被击穿。

    接着,他被镇压,不止是动弹不得,而且竟是发自内心的敬畏,竟在被度化,忍不住要顶礼膜拜。

    王煊发现,他化身为神佛般的秦诚时,诵出真经后,确实好用,压制对手的同时,竟也让他在皈依。

    “秦诚世尊在上,我错了,我不该动嗔怒,不该有妄念,不该怀有歹意”

    黑面神被镇压的爬在地上叩首,眼神都变了,不断吐血的时候,居然有几许虔诚的礼敬之心。

    反应在外界,也很可怕,王煊周身绽放金光,神圣而祥和,肉体神圣无暇,宝相庄严。而黑面神则在吐血,精神反馈到肉身,他要裂开了,身体剧烈摇动。

    嗖的一声,他们的精神回归,被度化在发懵状态中的黑面神不知身在何方,抬头看到王煊后,一边咳血,一边倒头就拜。

    他的状态还没有脱离书卷世界呢,处在被镇压的心境中,忏悔着:“世尊,我错了”

    黑面神真身簌簌发抖,元神有伤,精神无序的冲击,让肉身都出了问题,七窍流血,且在那里连着磕头。

    “这黑面神疯了?”

    “什么疯了,这分明是被教育到精神紊乱了,居然五体投地,在喊师傅!”

    世尊,被误会听成师尊了,许多人都目瞪口呆,凶神恶煞般的黑面神被降服了,拜人为师。

    “牛犇,新生霸凌老生,分分钟教育恶棍做人!”

    当日,消息无比轰动,各方听得有些出神,觉得很梦幻,恶形恶状的黑面神痛哭流涕,跪在一个新人的脚下,口中喊着师尊,还被人嫌弃,根本不要他!

    这是什么剧本?所有人都觉得有些离谱。

    然而,有些人拍摄下来了,上传到书院网,顿时引发上下两院的学生打卡围观,啧啧称奇。

    安鸿听到消息后,愣了好长时间,跟在自己身边的人平日很硬气,今日膝盖怎么会变软,这么没用了?

    黑面神清醒后,想死的心情都有了,第一时间站出来,说对手修有恶法,可将精神寄托到对手精神领域中,他被偷袭了,不由自主,其实内心绝对没想拜师,他被霸凌了。

    没错,他自己这样承认了,被新生恶劣地凌辱和欺压,顿时引发轰动。

    “这是恶人遇到恶魔了,反被收拾了,黑面神也有这样一天,哈哈”许多人幸灾乐祸。

    “各位,我觉得新人太出挑了,随意折辱书院中的师兄,有些过分了,该敲打下。”

    “我们太不容易了,身为师兄,稍微强势一些,就被人说欺负新人,可事实上,是新人在逼迫老生下跪,不要觉得黑面神可笑,你我脸上也无光。”

    “我决定教育他做人,什么玩意,哪来的狂徒!”

    毫无疑问,这是蔻娉安排的人要下场了,原本就要下黑手,现在正好不落人口舌,先给对方扣上一顶大帽子,接下来再挑战,无论是打残,还是极端情况下打死,也不至于显得太过分了。

    很快,有消息传播,新人中的刺头实在太过分,引发“众怒”,有师兄要教育他,两日后将在血色擂台上对决。

    “這就有点過了,要分生死吗?”

    “很多双眼睛看着呢,哪怕是上院的厉害人物,也不愿惹出过大的风波,留下恶名,但估计要打残那个新生。”

    有人分析,那个新生要倒大霉了,一切都被安排好了,大概率要成为伤残人士,暗淡收场。

    “秦兄,你怎么答应了?应该拒绝啊。那可是血色擂台,真正不管生死的地方。”来自海川星的几人,苏通、凌瑄等都很吃惊,找到了王煊,他们刚知道消息。

    “没事。”

    两日后,王煊来了,登上血色擂台。

    这里很空旷,以炼制洞天的稀有材料筑成的高台,足够广阔,流动着仙气,此地非常结实,不用担心被打碎掉。

    共有五人排队,准備下场拾掇刺头新生,都是书院中颇有些恶名的角色,平日都不是安分的主。

    “其中一个竟是上院的人,狠茬子啊!”

    “这五人虽然都未成仙,但都属于战力出众、满手血腥、在书院外的狩猎战场中杀过不少人的狠角色。”

    大批的人来观战,都在惊疑,这是谁安排的?看来这个新生得罪厉害人物了,有人不想放过他!

    不说其他人,单是上院那个强人,就不是他所能對抗的,那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关卡,上院这个人早就能成仙了,只不过为了打磨无暇的圆满境界,一直在压制,为的是以后走得更远。

    然而,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其中一人刚下场,带动着无尽的太阳火精,展现金乌法相,横贯长空,扑杀向王煊时,居然噗的一声爆了。

    第二人也在场中,原本不怎么在意,没怎么讲规矩,逾界了,坐在血色擂台上,双腿进入界限内,在那里晃荡呢。

    嗖!

    一道刺目的仙光飞来,宏大无比,让他都没反应过来,其双腿就爆碎了,血与碎骨飞溅。

    开战即终战,一切便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