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37章 陆仁甲

新篇 第137章 陆仁甲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这就是真实的超凡大宇宙吗?平静和安宁的洞天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人从外部暴力撕开,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入目所见血淋淋。

    纸船,纸片人,控制两盏纸灯笼,肆无忌惮地收割无辜的生命,汲取整片洞天的本源——法旨碎片。

    这实在令人发指,完全不拿洞天中的生命当作一回事,如同在割野草,血色光束连着外太空,纸片人坐在纸船上,冷漠无情地俯视着。

    王煊心中的杀意在蒸腾,只有一个念头,阻止他,干掉它,这是什么妖魔?太狠辣和歹毒了。

    相对来说,那个两米长、更小的纸船上的纸片人,被王煊忽略了,它大剌剌指点江山,霸道地索要几个女弟子,虽然可恨,但和前面那个祸害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无声无息,王煊的主元神渗透进第一山杀阵图中,然后,机械小熊的活性金属身体熔化部分,在无人觉察到旳情况滴落出来。

    在幽冷的外太空中,王煊大半部分元神入主进活性金属,将阵图吸收为内核,施展了个隐身术,出现在宇宙中。

    他从远处现身,身体扁平如同纸片,化成了“金属片人”,和对方形状差不多!

    然后,他无声但却极速的俯冲向那艘稍大的惨白纸船,像是一颗陨星撞击大地,势若奔雷,一往无前,有着同归于尽,毁灭万物的恐怖姿态。

    “嗯?”纸船上,薄薄的纸片人霍的站了起来,无比敏锐,在第一时间就有了莫名的感应。

    瞬间,那道连着大型洞天的血光就断开了,可以看到,在最后的血雾中,有大量模模糊糊的身影,男女老少皆有。

    他们有的茫然,有的恐惧,有的在哭泣,有超凡者,也有几岁的孩子,无差别的被攻击,成为血光中的残魂,被剥夺到外太空这里。

    眼下,他们随风而散。

    刺目的光,像是一口天刀劈开宇宙虚空,斩向那艘纸船,王煊看着是金属纸片人,但内里是阵图。

    嗡!

    染血的纸灯笼晃动,竟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光芒,照亮幽暗的宇宙虚空,密密麻麻,上面全是仙道纹理,大放祥和光芒。

    ??它现在和刚才阴冷、冰寒的样子不同了,颇有某种神圣的气韵,尤其是两盏灯笼,竟是某种等阶极高的符篆。

    “整艘纸船,都是第五境的天符?”远方,有人睁大双目,难以置信,终于知道,为什么以纸船横渡宇宙了。

    成片的天符这样组合,比星船都真贵。

    所谓第五境,对应的是超越羽化登仙的大境界,在王煊的母宇宙被称为幕天境界,仅次于至宝的御道境界。

    在这片宇宙中,修炼体系也同样繁多,各种称谓都有,如妖族称此境为天血生物,其他种族有的称天级,还有的族群称劫主各种各样。

    对方实在太奢侈了,动用了不止一张第五境的天符,拼组成纸船,尤其是两盏灯笼,更是加盖了某种大印,愈发显得不凡。

    染血的灯笼发光,如同镜子照耀诸天,展现出了幕天层次的力量,撕开外太空,阻击金属片人。

    王煊阻止它为祸后,心绪平静下来,没有爆发内部的杀阵图,愈发冷静,稍沾即远去,避其锋芒。

    因为他感应到了,援军应该到了,大概是共主的人来了。

    远方,一艘庞大的飞船出现,一个手持巨剑的身影屹立在星空下,血气暴涨,身体不断放大,光芒滔天,和星域共振,极速接近。

    “哪里来的邪祟,以看似神圣的天符为载体,敢来我‘平天星域’作乱。”来人法体庞大无比,在星空下,血气滚滚,离着很远呢,手持巨剑遥指,锁定了纸船。

    “共主的六弟子亲自来了,我们有救了!”有人因欣喜而激动,热泪盈眶,刚才他们的家园,那些亲故都要被毁灭了。

    来人是一个绿发披散的大汉,头上有一只独角,十分粗犷,抡剑斩纸船。

    王煊已经适时的退后,并且,在自己的金属片躯体上开了几道很大的伤口,有明显的撕裂痕迹。

    什么争雄,和第五境的天符组成的纸船人对决,他没那个心思,刚才只是看不下他收割无数人的性命的惨烈景象,现在共主一系的人来了,他可以退场了。

    挂着灯笼的纸船很猛,冲入星海,没有退避,直接和那独角巨人碰撞,根本没死心呢,要击退共主的六弟子,执意吸收掉那块法旨碎片。

    星海中,在巨剑劈落的同时,独角巨人的拳头也砸落,星空塌陷,所有的星光都被接引来,汇聚向他的拳印,极其可怕。

    然而,纸船暴涨,顷刻间,比之那些超级星船都要庞大,而且极其坚韧,它由很多张天符拼组而成。

    看起来是白纸,但熔炼了星沙等神物,是一艘宝船,灯笼照耀毁灭性的光束,轰的那巨剑都嗡嗡颤抖。

    而且,纸片人也起身了,身体扁平,如同一口仙剑,朝着独角巨人的眉心刺去。

    纸片人很强,御使纸船,敢和共主的弟子打生打死。

    王煊没有立刻消失,看向另外一艘更小的纸船,还有那个张扬霸道的纸片人,四教的长老有人被它撕成两半了。

    苏通拦阻,也被重创,对方有意折辱,单薄的纸片出击时,将苏通的一条手臂扯断了,并一巴掌拍下去,将他的脸抽碎,半边身子爆开。

    同时间,神猿齐晟的大棒子被薄薄的手掌切断,又被一脚踹过去,齐晟下半截身子没了,当场炸碎。

    这個纸片人没有大船上的人强大,但是,也到了羽化登仙级,算是滞留在现世中的真仙。

    它肆无忌惮,冷笑着,羞辱了众人,不过在它看到共主的六弟子到来后,也收敛了,张开手,准备直接掳走几位女弟子,不再耽搁时间。

    王煊调头朝这里冲过来了,身上带着自己弄出来的可怕裂痕,一副很凄惨的样子,主要是不想太出格和冒尖。

    “哦,居然活了下来,不简单啊,滞留现世的真仙中应当有你的名。”纸片人冷淡无比,一边关注远方的大战,一边审视王煊。

    它与脚下的纸船,并不是天级的,是由仙级符篆拼组而成,正常来说也足以俯视海川星这种地方了。

    这是一个仙级纸片人,它冷笑道:“看在几位女子的身上,我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不然她们的师兄师叔能有几人活下来?”

    说到这里,它看向周围的人,道:“你们还不滚?”

    可以说,纸片人实在太嚣张了,恣意妄为,它是仙级生灵,现在眼中只有王煊,其他人根本没放在心上。

    王煊看不下去,刹那杀到,同样身体扁平,一巴掌就扇过去了,掌指携带神光,如一轮骄阳升起,普照十方。

    纸片人虽然冷血,傲慢,但面对王煊时很重视,全力以赴,仙道纹理交织,密布全身上下。

    当!

    纸片手掌和王煊的金属手掌碰撞时,竟发出规则之音,有可怕的符文绽放,席卷过外太空。

    其他人全部倒退,有些星船被冲击到,瞬间崩塌,而后爆碎开来。

    再次碰撞,纸片人神通了得,五色神光绽放,组装成它的仙符总共有五种,可以五行仙光剥夺敌人的元神。

    纸片人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即便是长生教、紫霄宫的太上教主等几位真仙,放弃追寻骗子,此时从星空中回来,也不见得能稳赢它。

    然而,接连对轰,多次剥夺王煊的元神无果后,纸片人自身承受不住了,它单薄的手掌开始焚烧。

    因为它承受不住对方的可怕力道,符纸上的仙道纹理崩溃,砰的一声,带着火光的一只纸手炸开。

    接着,它的一条手臂被王煊撕了下来。

    砰,砰,砰

    王煊掐住它的纸片脖子,一顿大耳光,劈头盖脸,抽了上去,它的纸片面部被抽碎了。

    “你这样辱我,将来我们还会相见的”纸片人放弃挣扎,它确定了,真不是对手。

    “当我真身找到你时”它在威胁。

    “你算个尸比,敢来就灭你,再说,我只是路过这片星空,想找我的话,去共主星辰,我叫陆仁甲!”

    王煊开口,包揽在自己身上,不想纸片人将来到长生教、紫霄宫报复。

    当然,他眼下的元神气息早就改变了,和真身相去甚远,翻遍星海也是查无此人。

    他噼啪抽了对方一顿大嘴巴,扇的纸片人从头脸开始崩解,被以其人之道羞辱后,它发出阴冷的声音:“行,不管你是谁,是不是化名,早晚有一天,我的真身会找到你”

    面对这种带着怨毒、如同来自地狱恶鬼的威胁,王煊根本不在乎,道:“找我的人多了,你算哪根葱,滚一边排队去。”

    然后,他开始撕纸片和纸船,有一团意识之光腾起,想要遁走,结果被王煊一把抓住了,以真火活活炼死。

    “焚我分身,化作噩仙咒,待到将来吹散迷雾,指引我到来”临死前,它的分身还想种下诅咒呢。

    王煊抬脚踩了下去,将它最后一团光给碾死,故意让它死的屈辱,道:“你有资格吗?”

    下一刻,他从这里消失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眼下的他不宜暴露,不想惹来共主一系的关注。

    “该换个地方了。”他觉得该离开了,海川星对他失去了吸引力,而且这里不怎么宁静。

    深夜更新就到这里了,预告下更新,下午5点和晚间10点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