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33章 域外来客

新篇 第133章 域外来客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也笑了,道:“有幸与顶尖大教的奇才——未来的教主,一见如故,缘妙不可言。”

    说到这里,他向苏通和凌瑄举杯。

    凌瑄微笑,没有再去多想,能被好友苏通这么看重的人绝非凡俗,雅间中有莲池,有异种神树掩映,美景中她如谪仙子临尘。

    叮!

    在清脆的玉杯撞击声中,绿色的酒浆晃动,很粘稠,香气扑鼻,并化出柔和的光影奇景,将三人都映衬的朦胧了。

    “奇才,未来教主,这种说法下次不要再提。”苏通提醒。

    凌瑄也点头道:“宇宙浩瀚,天纵神人辈出,我等虽然在这片洞天世界有些微名,但是和传说中的人物相比,还远不足。”

    这里是天尚人间的“九重天”,入目所见都是仙家气象,雅间中地面翻涌神话因子,白色仙雾流动。

    而房间内,还有宫娥仪态的女子起舞,莲池畔有人抚琴,舞姿和琴音沁入精神,令人心神宁静与平和。

    小凌瑄?王煊讶然,总算没喊出口,不然就是一下子得罪两人。

    起舞者为周嫣然,和凌瑄确实有六七分像,舞姿曼妙,翩翩然带着仙气,可谓是赏心悦目。

    然而,天尚人间的安排无疑是拍在马腿上,凌瑄当场脸色就有些冷冽了,让一个和她长相相近的人为人而舞?

    平日间,这里是否也如此,借她之名入红尘风月,真是岂有此理!

    “凌仙子误会了,我们没有不敬之心。”一位管事亲自照应着这里,在门口看到她旳神色,赶紧解释:“平日间,周嫣然深居简出,一直在学习琴棋书画”

    “够了!”凌瑄轻叱。

    “我的意思是,她没有为别人起舞过,今日只是特意招来她和仙子一见,我们是想将她送出。”管事快速解说,要将周嫣然送给凌瑄当侍女。

    他暗骂那个为了招揽生意而乱编排出“小凌瑄”之说的师弟,怎么不被打死,这样平白招来祸端。

    凌瑄想了想,决定还是将周嫣然带走,不然的话,有个和她很像的女子身在天尚人间,她心头会很不舒服。

    “体态纤柔,身姿轻盈,明净出尘,确实是难得一见的舞姬。天尚人间不讲究,有这种风月清莲,为何只此雅间得享,我们的房间为何没有这等资质的妙人,是何道理?”一个路过的男子挑理,很是不满。

    尤其是,他看到房间中的凌瑄,更是一怔,抚掌笑道:“缘分,很奇妙,竟是双生丽人,端坐的仙子更佳。”

    “闭嘴!”苏通先开口,为同伴出头。

    凌瑄面带冰霜,被惹恼了。

    “你是谁,让我闭嘴就闭嘴?”门口的人中等身材,容貌相对而言较为普通,最多中上样貌,但是一双眼睛很有神,犀利如电光。

    苏通和凌瑄都惊疑,这个青年流露气机后,不见得弱于他们,竟是个难得的高手。

    “我是苏通,你又是谁?”苏通自报姓名。

    “哦,长生教的奇才,未来的教主,倒是巧遇了。我名吴冲,相逢即是缘,请苏教主赐教。”

    吴冲开口,很平淡,得悉苏通的身份后竟一点也不怕,反而迈步进入房间中,要掂量长生教的核心传承者。

    一瞬间,苏通和凌瑄相视,有了某种猜测,这可能不是海川星这片大型洞天的人,大概是外来客,自星空中而来。

    因为,其穿着就有些像域外人,而其从容镇定的姿态看,也揭示着他一点也不怕长生教。

    苏通自然不会退缩,凌瑄更是要自己上前。

    “让我来。”王煊开口,先两人而上前,自然是为了拉近关系,一切都是因为他在惦念违禁初篇。

    吴冲笑了笑,抬手就向着王煊压来,瞬间这片雅间就不同了,那只手演化为五峰并立的漆黑山体,翻手间,像是能镇压整片天地!

    雅间中顿时发出轰鸣声,保护此地的法阵被动激活,细密的纹理在虚空中交织,不然的话,没有阵纹,整栋楼都会解体。

    “养生主后期!”瞬间,苏通和凌瑄以神念交流,都感觉到了来人的非凡,绝对不弱于他们。

    王煊的拳头发出可怕的光,像是一口仙刀出世,拳印如刀,这是此方洞天中赫赫有名的刀拳。

    一声碰撞,对方的五指山漆黑如墨,想要翻手压制王煊的愿望落空,被其拳头前方具现化而出的一口雪亮的天刀抵住了。

    “有些意思,海川星不简单,不愧是有些来头的异地。”吴冲开口,向后退去,没有再出手。

    这无疑证明了,他确实是域外来客。

    在海川星,过去也有过这种事,不同星土间的往来,不算是什么秘密,当然具体的详情只有高层知道。

    “吴冲回来。”另一个雅间传来神念。

    吴冲笑了笑,直接退走。

    然后,王煊的嘴角就流出一缕血迹,殷红中带着一缕乌光,和吴冲演化的黑色五指峰气息相近。

    “秦兄,你没事吧?”苏通立刻上前,探查他的伤势。

    凌瑄则是取出一块透明的晶体,当中封印着一滴金色的液体,让他服食下去。

    王煊为了像个散修,不过于冒尖,他不得已才炼化出一缕“败血”,不然的话直接比肩苏通、凌瑄,就有些过了。

    “唉,见笑,我学艺不精。”王煊摇头,没有拒绝,接过凌瑄的晶石,捏开后就喝了下去。然后,他表示感谢,任体内腾起金光,脸色红润起来。

    “你无需妄自菲薄,那个人很强,即便是我出手,也不见得能稳压他。”苏通神色凝重。

    经过这件事,王煊和两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不时小聚,甚至去过他们的山门访友,进入过长生教和紫霄宫。

    直到两个月后,苏通神色凝重,同王煊喝酒时,再次提及域外来客的事,竟有些忧心忡忡。

    “苏兄怎么了?”王煊诧异地问道。

    苏通开口道:“等凌瑄来,看一看紫霄宫那边是不是和我们长生教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凌瑄到了,依旧是在开明城中,但不再是天尚人间,而是在一处灵湖畔,烟雨迷蒙,一座精致的竹楼,清新雅致,仙气弥漫。

    “他们在调查一张纸的旧事!”凌瑄来了,提及域外来客,她也神色凝重,那些人也去了紫霄宫。

    苏通稍作犹豫后,以精神印记的形式,为王煊演示了一片模糊的场景,和那些域外来客的目的有关。

    那像是无尽岁月前的事,星海中,一张破烂的纸,带着丝丝血迹,横穿过来,沿途星辰阻挡都会被无情的割裂。

    然后,有莫名的力量暴涌,沿途阻击了那张残缺不全的纸,让它猛然四分五裂,而后爆碎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