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32章 缘分

新篇 第132章 缘分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合上这本书,王煊看着窗外,注视着古旧的街道,在岁月变迁中,城镇,人类,在大宇宙面前,都只是渺小的尘埃,他们的存续和改变,算不得什么,很容易被忽视。

    相对时光,相对超凡中心的演变,一切都在这种洪流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单薄如纸张。

    现在的超凡中央大世界,只是第十七纪的宇宙中心,究竟有多少强大的种族,璀璨的文明,在这种变迁过程中没落,消失,又有多少种族和文明因此而崛起?

    可以想象,必然有些极致辉煌的文明和强大的族群,如同牧民逐水草而居,在追着超凡中心世界远行。

    这当中,也必然有各种故事,伴着血泪和绚烂等,注定有很多追随者掉队,会灰飞烟灭。

    也可能有跟上的族群,或者说是“短暂”跟上三五纪的文明,那样旳话,究竟会诞生出多么强的生灵?

    若有“逐水草而居”的文明,是否也有“农耕文明”等?王煊出神,旧圣时代不可考证,在后来的十七纪的变迁中,至宝不畏死的化形,其中包括旧圣的印章,而新圣等是否存在?各种逝去的过往,交织出一片斑驳破损的岁月画卷。

    只是那些旧事太远,看不清了。

    一年有余,王煊适应了这片宇宙,在超凡规则下,没有什么“水土不服”的症状了。

    机械小熊也休养得差不多了,但是,在这颗星球上,它身为机械生命体,显得过于特殊,依旧藏身阵图中修行。

    御道旗也在好转,但它不急于愈合,九道裂缝像是九窍,吞吐这个世界的物质,时不时就悄然跑进星空,去研究这片大宇宙的道则等。

    它琢磨着,怎么才能以形载道,如何才能更进一步的提升自身,当然,化形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这种生命历程上的演变,实在太缓慢了。它需要各种路数作为参考,每条路都想去试试。

    “走了,该去超凡者居住的地方看一看了。”一年多的修行和研究新世界,王煊成为“土著”,自身没什么破绽了。

    在“蒸汽时代”有超凡路可走,连普通人都知道不少事,每年都有适龄少年男女大规模的“体检”,暗中有仙师坐镇,看是否适合成为超凡者。

    王煊自然没兴趣拜入山门,成为一教的底层弟子,去和那些孩子争什么仙缘。

    他暗中观察,一番研究后,定位出超凡者栖居的真正世界,找到了多条路,无论是从南海进去,还是走西部的荒漠区域,都可以入内。

    他上路了,不为别的,冲着四教收集的违禁初篇而去,他不忘初心,做事讲究有始有终。

    一年前,他得到十页经文,按照那些养生主的谈论来看,违禁初篇每隔千百年,都会出世几页,数千年、上万年以来,总共有五六十页。

    同时,他也想看下这片星土的超凡世界,让自己全面融入,哪怕以后遇到顶级存在,也看不出他根脚有问题。

    他一路南下,告别陆地,进入南海,最终看出端倪,从一处海天相连的地带没入一片大雾中,而后隐身,正式闯入超凡世界。

    这片世界很大,入目所见,大地无边,疑似远胜过处在蒸汽时代的这颗星球,明显不是在现实世界的陆地上了。

    在超凡者居住的世界,他飞上高天,直入青冥,俯视大地,果然广袤无边,这像是现实世界的拓展,再塑乾坤。

    高耸入云的大山,如同苍龙般的山岭,巨大的湖泊简直像是内陆海,有妖气滚滚的深山洞府,也有人类居住的繁华古城。

    甚至,有些区域,云朵之上也有城池,也有仙家府邸。

    这里也不都是修行者,比如那一座又一座大城,一片又一片村落,人烟密布,比之外面的星球上的人口更多,有许多都是凡人。

    “身为散修,这的环境不用愁无合适的身份了。”王煊微笑,他以为所有超凡者都是少年时从外面的星球带进来的,都有身份可查。

    他没有急于求成,现阶段还用不上那本典籍,而在哪里不是修行?原本就要默默苦修,将自己的境界提升上来,这样才能安全的纵横宇宙洪荒中。

    半年后,他获得了一个身份,原本属于死于妖魔口中的散修,他在深山劈死了那头妖魔,端了它的洞府,开启秘洞,发现这是人类修士曾经的古洞府,然后他的实力背景等都有真实源头了。

    次年,他就开始外出,各种降妖除魔,获得了一定的名声。

    未来哪怕他进入更为广阔和璀璨的超凡大舞台上,纵使有人暗中来查他,也没有什么纰漏了。

    开明城,人口数百万,车水马龙,无比繁华,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古代城市,在这里超凡者和普通人共处,各种灵药店铺,秘宝出售处等,美食酒楼等,沿街应有尽有。

    “天尚人间,九层以下为人间,九层以上为仙家之地,只要你有奇物,凡人也可登临九重天”

    沿街,一座高大的建筑物,白雾缭绕,是名副其实的琼楼玉宇,共有十八层,仙家气韵不凡,有超凡者在沿街招揽生意。

    王煊驻足,看了又看,因为这家的名字有些特别。

    “道友,请移步,上九重天有新品,雷火上人自绝灵山上的雷瀑中采摘到一株雷霆大药,举世罕见,要在这里拍卖,莫要错过。”

    “可渡人成仙吗?”王煊问道。

    “道友,你要求太高了,不过这株罕有的奇珍大药,能让修行雷法的人有望走到养生主大圆满的高度,也算是近仙了,为十年来药界之最!”

    “唉,我没那么多奇物。”王煊摇头,都不能渡人成仙,对他有毛用。

    招揽生意的超凡者压低声音,笑的有些暧昧,道:“看兄台一表人才,却形单影只,可上我楼的九重天。最近超凡道统——明月阁,被妖魔攻破,明月阁最具才情的女弟子周嫣然被捉,被卖到了这里,成为九重天上的花魁。”

    “还真不愧是天尚人间。”王煊刚才得悉这里是售卖奇珍宝药的地方,还以为误会了,没想到,压根就不存在误会一说。

    “当然,绝对无愧。放眼超凡世界,我们是有两千年历史的老字号了。”招揽生意的超凡者又压低声音,道:“我和您说,周嫣然很像紫霄宫那位天纵奇才,有小凌瑄之说。”

    “对不住,还是没奇物。”王煊转身走了,不想和他多交流,小凌瑄是谁?他连真凌瑄仙子都胖揍过。

    王煊在这座巨城住了下来,每日修行后,都会融入红尘中,去了解这座城市,了解这个世界。

    很快,他弄清楚了,这片超凡世界依附于海川星,是依存它开辟出来的一座大型洞天。

    整体而言,这是大结界的简化版,再升格的话,也许能演化成仙界。

    王煊错过了神话时代的璀璨,生活在枯竭时期,对于这样到处都是妖族和人类修士的绚烂超凡世界,处处觉得新奇。

    “这是要补上我的人生遗憾吗?在一片新宇宙中体验到这种生活。”

    半个月后,他“碰巧”遇上长生教的天纵奇才苏通,他所为何来,就是在等这种人,此地距离长生教很近了。

    一来二去,王煊和苏通熟稔了,待他显化非凡实力以及天赋后,很快成为苏通圈子内的人,两个月后更是已相谈甚欢。

    如果不是这些大教的人都是行走的炸弹,一旦搜魂,动不动就会触发元神中的禁制自爆,王煊也不会这样麻烦。

    关于违禁初篇,究竟藏在那里,还是得从核心奇才,未来掌教的嘴里得悉较为靠谱。

    “秦兄,我们去天尚人间,凌瑄来了,我等会友小酌。”苏通笑着说道,原本在品茶,此时招呼王煊一起走。

    如今,王煊化名秦诚,有些想念自己最好的兄弟了,在这里用了他的名字,提醒自己不要忘记。

    天尚人间,那个碎嘴的伙计,果然被毒打了,这个超凡者最近为招揽生意,时常拿小凌瑄说事。

    结果,他求仁得仁,求锤得锤,顶级大教紫霄宫的奇才凌瑄仙子来了,显然有所耳闻,将他吊在琼楼玉宇上,一顿暴打,而且命人不准放下来。

    不久后,凌瑄仙子被这里的人赔罪,两千年的老字号,生意很大,风月只是点缀,主要做的是药草和秘宝生意。

    她得到一株驻颜奇花,总算是稍微出了一些气,并被请上九重天的雅间中。

    苏通和王煊来了,这样相聚在一起,把酒言欢,王煊心中感觉怪怪的,要是那个猴子也来,那就齐全了。

    “秦兄,我们见过吗?我怎么觉得,似曾相识。”凌瑄仙子问道。

    王煊讶异,他连元神气息都改变了,对方还有一定的本能疑惑,确实不俗,根基和潜能非常可观。

    “我对凌仙子的奇才之名倒是久仰了,不过今天确实是第一次相见,能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真是荣幸,可能也算是友人间的合眼缘吧。”王煊笑着说道。

    他默默回想,一年多前,也就是打了她五拳,踹了她两脚而已,这冥冥中自有玄异,被记住了吗?

    苏通笑着点头,附和道:“是啊,我和秦兄也是一见如故,这确实算是某种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