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28章 新世界初体验

新篇 第128章 新世界初体验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模糊间,王煊仿佛看到,两大宇宙转动间,他在被碾碎,这不是生灵所能抗拒的,最起码,羽化登仙还不行。

    第一杀阵图如同长袍,被他披在身上,流转可怕的煞气,御道旗也将他覆盖,蒙住他全身。

    他在坠落,没入无量光四射的大世界,伴着血雨,伴着他自身的毁灭,不仅肉身爆开,还有元神被轰散。

    生死关头,最后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两大宇宙中规则蔓延出的有形之体,这是不同的道在冲撞。

    “我换了一种方式羽化飞升吗?”他残碎的精神自嘲,没有进入大结界,换了一片大宇宙,这样羽化而入。

    他要死了吗?无论是肉身还是精神,都被撕扯的裂开了,殷红的血在无量光中流淌,滴落,神圣而又凄艳。

    可见第四条路多么的可怕,想跨越大宇宙实在太艰难了,他身上可是带着至宝呢,都遭遇这种死劫。

    正常来说,刚成仙的生灵根本没法走通这条路,敢试试就会被成全逝世,没有任何的悬念。

    古往今来发现并走上这条路旳人,不知道有多少前贤倒在路上,血与骨焚烧着,化成灰烬。

    他听到机械小熊的惨叫声,躲在杀阵图中也不行,化成金属液体了,火种碎片照耀出可怕的光。

    意识不清间,他听到御道旗的诅咒声,第一至宝也算是尽力帮他拦阻规则了,但是,面对两大宇宙的碾压,它也在挣扎,并开启嘴臭模式。

    绝境中,王煊努力重聚精神,艰难施展地狱黑凤涅槃术,原本是附体齐天的那头恶龙的绝学,在枯竭时代,被他研究透彻。

    撕碎的身体还有精神,原本就带着火光,现在更刺目了,他艰难复苏,浴火重生。

    砰!

    明明已经贯穿这片可怕区域,可他还是再次炸开,残存的规则之光锁定他,没有全部消融呢。

    他跨界了,但是,自身依旧在死局中。

    金蝉斩壳诀!

    他藉此妙法再次复生,可是,转眼间又一次爆开,变成血泥和精神碎片,分散在虚空中,被大旗兜着,没有扩张向更远处。

    不死蚕再生术!

    这些年,他自然翻阅了各种典籍,对一些再生绝学没少下功夫,现在接连施展,只为活下去。

    “我真裂了!”御道旗在发光,在劈斩,在翻腾,它要对抗的自然远可怕于王煊所面对的,毕竟包裹着他呢。

    两大宇宙的碾压,至高规则之光的削斩,都是先打在御道旗上,再冲击到第一杀阵图上,然后才是王煊。

    不然的话,便是羽化登仙九重天的人,也承受不住。

    总算活着,王煊觉得,渗透进自身的部分规则开始消散,他能熬下来,他忍着凌迟般的剧痛,数次瓦解又拼组出形体。

    浓郁的柔和超物质铺天盖地,冲击过来,他跨宇宙了。

    “别恣意外放气息!”王煊艰难地传音提醒,违背大宇宙规则,太惹眼,摆明告诉别人,这里有违禁物品出世。

    御道旗没吭声,这次被“教育”的不轻,嘴硬也没用,旗面规则收敛,伪装自身,甚至开始石化。

    因为,熔炼旗面时加入过各种物质,包括宇宙裂缝中的五色石等,现在旗面显现出石性的一面。

    它像是一颗流星划过长空,自由飞落。

    模糊间,王煊感受到,他们撞向广袤无垠的大地,那里大山巍峨,山脉雄浑,魔禽啼哭,圣兽咆哮。

    砰的一声,一个山头被砸没了,御道旗包裹着王煊翻滚,飞了出去,又砸断一座山峰,这才落入莽荒丛林中。

    王煊又碎裂了!

    他想骂娘,感觉跨界未死,却要被御道旗作死,让它低调,别尽显违禁物品的气机,可没让它直愣愣的撞山,故意的吧?

    在路上时,王煊就将各种涅槃术都用尽了,这样才艰难活下来,比如不死蚕再生术等一个月能用两次,都是有限制的。

    现在,他任何一样复生妙法都无法动用了,都已提前预支。

    现在的他,非常凄惨,血肉模糊,骨头断了不知道多少块,也就是有阵图和旗面兜着他,不然的话,山林中会被“泼墨”,必然“浓妆艳抹”,一片鲜红。

    还好,他成仙了,生命力旺盛,不死属性强大,远超养生主等,六年前的成仙劫让他发生了质变。

    元神虽然也成为碎片,但有未曾羽化的原始之身在,精神始终缭绕在碎掉的血肉和骨块间,不曾消散。

    他的元神碎片在审视自身,仔细看了下,也就头颅和一只手,相对而言还算完整。

    王煊的一只断手血淋淋,挣扎着,悬浮而起,去整理自己的“仪容”,首先将那那颗破烂的头颅给摆好,将那掀开的头盖骨复位,又将破碎的眼球给塞进眼窝里。

    再怎么说,他也是仙肌神骨,哪怕是一副被解剖过的凄惨样子,还是死不了,那些身体“部件”依旧具备仙道活性。

    接着,他归拢“烂乎乎”的五脏,在剧痛中,在地狱般的酷刑中,他也在胡思乱想。

    这次他的右手和头颅相对来说,较为完整,未来御道化的话,是不是会以这两处最先开始?

    在将自己的碎的不像样子的肠子向破开的腹中塞去,他停止了各种念头,实在是被自己的凄惨状态给折腾的精神不济了。

    远方,粗大的树枝折断的声响传来,参天古树猛烈摇动,叶片漫天飞舞,有什么生物在极速冲来。

    “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可不想刚进新世界,就成为某些怪物的血食。”王煊虚弱的传音。

    御道旗也在骂骂咧咧,旗面撕裂了,有很多窟窿,甚至可以说千疮百孔。

    还好,它有自我修复的能力。

    淡淡的光浮现,它低调地带着王煊离开这里,潜行五百里,而后一头扎进了地下,藏身地底。

    “小熊,你没事吧?”王煊问道。

    “熊好痛啊!”机械小熊的精神躲在火种中害怕地回应道,如果没有机械生命族的火种碎片,它这次就没了,会死的很彻底。

    “还好你是活性金属躯体,没什么大问题。”

    王煊说完,开始了自己痛苦的养伤过程,第一个月他只能看着自己破破烂烂,任羽化登仙后的体魄自我修复。

    大宇宙碾压他形神的规则之光虽然大致都消散了,但余韵的气息依旧是种阻碍,他只能忍着痛。

    整整一个月,他都血淋淋,眼球、心脏、肾等重要器官都没有长好,始终是一个血人。

    直到第二个月到来,他能动用地狱黑凤涅槃术等,他才迎来转机,修复自身。

    这样也有好处,一个月的适应,体悟这片宇宙的不同,那可真是拆散了自己的肉身和精神,全方位的接纳这片超凡世界的一切。

    噼里啪啦!

    当王煊的身体长好后,他又一次忍着剧痛,将自身的骨头断开,重新涅槃,当初以右手拼组自己,有的地方自然愈合的不够好。

    数次再生,多次校正与涅槃,王煊在来到这个世界五十几天后,终于恢复了过来,长出一口气。

    虽然成仙了,早已辟谷,但是现在王煊依旧有种饥饿感,很想大量的吃食物,饥肠辘辘。

    超物质能够补充他所需,但是,初临新天地,他想遵从本能,全方位的去“理解”这片超凡大世界。

    王煊从地底爬出来,看着天空中的太阳,恍若隔世,这已不是他的故土,他来到另外一片大宇宙。

    呼吸间,尽是浓郁的超凡因子,这种大环境比之他的母宇宙强太多了,不说人人可以修行,但是,根骨不错的话,有一部典籍,就能上路。

    他轻叹,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命,在他的母宇宙中,列仙、诸神都绝望了,为了活着,不想老死在岁月中,不断争渡,明知是赴死,也要和古今上战场去争一线生机。

    在这里一只普通的蜘蛛都妖了,就在不远处,对王煊“摩拳擦掌”,露出狰狞的面孔。

    它下半身是蜘蛛身,上半身是人躯,带着狂风,吐出如同飞剑般的丝绦,向着王煊而来。

    蜘蛛丝,触碰到大树和岩石,都直接洞穿而过,但是面对成仙后的王煊,还是差了不少。

    他一指点出,噗的一声,仙光飞过,蛛妖毙命,隔空就让它头上出现一个血窟窿。

    王煊站在这里放眼望去,大山雄浑,山地原始,各种凶兽和怪物的足迹真不算少,这里可不是什么净土。

    不远处的崖壁上,一条人腿粗的大蜈蚣,周身赤红,妖气蒸腾,百足爬过时,让岩石火星四溅,铿锵作响,留下许多小窟窿。

    突然,一头叫不出品种的凶禽,带着大风,俯冲下来,张嘴将蟒蛇般的赤色大蜈蚣给吞食了。

    一头大青牛出现,皮毛发光,头上四根犄角,阔口獠牙,这是一個道行不浅的怪物,带着黑色的妖风,四蹄不着地,御空而来,发出沉闷的声音,像是闷雷般,直抵人的灵魂中。

    “老妖!”王煊讶异,才正式接触这个世界,就感觉到了大环境对比下的天地之差。

    那头足有数十米长的凶禽,刚捕食过人腿粗的大蜈蚣,在这种沉闷的牛吼声中,就一头就栽落下去了,元神被重创。

    养生主级的青牛,神通不凡,再次一声闷吼,毙掉了杀猎物的元神,而后又盯上了王煊。

    王煊也看着它,觉得就是这头牛了,先饱餐一顿再说。

    就在这时,电光,雷霆,金色的狂风,呼啸而过,卷起了山崖前的凶禽,也卷起了大青牛和王煊,要全部带走。

    王煊露出异色,才来这片超凡世界不久,就疑似看到一头神兽,可感知到,它不是人类养在洞府中的,属于纯野生。他想了想,没有立刻动手,在雷电和狂风中,任它卷着前行。

    今夜就这一章了,正式进入新世界了,调节构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