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26章 羽化登仙

新篇 第126章 羽化登仙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火堆余烬重燃,摇曳着柔和的光,并不刺目,甚至有些暗淡。

    它不过池塘大,谁能想到,当年这里超凡流星碎片堆积无边,亿万丈火光照亮整片仙界,辐射出一个神话时代。

    如今只剩下流星残块,一切都成为了灰烬。

    半日后,火塘熄灭,至高火堆余烬回光返照,不可能长久,能够再次亮起也只是王煊不计代价祭出神话因子所致。

    “大宇宙,万古长寂,偶有超凡流星划过,都聚焦在这里,辐射万物,滋养神话,结束了。”王泽盛开口。

    塌陷的空间,各种怪异的声音,扑面而来,整片宇宙都是扭曲的,时空像是变形了,感知仿似都不真实了。

    超凡星骸碎块,一片又一片,通向无尽虚空中,彼此不挨着,像是台阶,不断抬高,构筑路径。

    王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藉此进入深空,要到达彼岸,身后的光已经熄灭,脚下的超凡星骸碎片染着血,腾起新的火光。

    这个时代,或许只有他能倾泻大量的神话物质,强行点亮这条路,让它再现出来。

    路的外面,幽暗,深邃,没有尽头,同时空间依旧扭曲着,时光流转也不正常,所见所感都很怪。

    一些怪物薄如纸片,彻底变形,也有可怕的眸子在黑暗中睁开,大如星球,冷漠地注视。

    有巨树扎根宇宙中,凋零的黄叶比星球还要庞大,飘荡着,最后如天刀般划过,切开了行星,焚烧出无量火光。

    怪物的低语声,像是在诵经,要刺穿人旳元神,从幽暗深处传来,引诱人踏出这条路,进入那些时空陷阱。

    王煊冷漠,无声,脚步坚定,他走的并不快,不像是上次那么赶时间,今天他每一步都很稳和有力。

    机械小熊跟在他的身后,第一次来这里,紧张而又安静,踩着王煊的脚印,小心地跟进。

    星骸碎片上,血还未干涸,诉说着昔日的殇,本是有希望跨出这片大宇宙的前人以血铺路,倒在尽头。

    行到半途中,王煊停了下来,开始修行,感受不同时空的规则余韵,在不同的天地中悟法。

    这是既定的目标,在进入超凡世界前,他要将自己提升到极限,他给自己定下的最低目标也要羽化登仙。

    他认为,在这个年代,无论是在母宇宙,还是在这条路上,都压制的格外厉害,天花板几乎锁定了他。

    特殊的大环境不变,羽化登仙或许就是终点。

    他能走到今天,已经很不易,除却奇人外,这个神话时代诸仙、众神都落幕了,再无一个超凡者。

    仅他一个特例,面对纠错的大环境,一路顶着天花板上行,已经算是奇迹,史书中都未有记载。

    最起码,在这一纪中绝无仅有。

    四年后,母宇宙超凡落幕159年,王煊盘坐很久后,自身关卡松动,道行又提升了。

    在他睁眼的瞬间,目光慑人,光束实质化,他在的周围漂浮着一块块金色的竹简,环绕着他旋转。

    这不是实物,由他内心观想,具现化而出,原版竹简经文被他留在了母宇宙中。

    最近四年,他潜心研究金色竹简上的记载,再有突破,要义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如同繁星,密密麻麻,和他的魂光共鸣。

    御道旗飞出,裹带着机械小熊退到了远处。

    第一杀阵图带着他的衣物也离体而去,他起身,站在超凡星辰碎片上,仰头望天,准备渡劫。

    一道骇人的光,从扭曲的时空中穿透出来,粗大惊人,不像是闪电,反倒像是一座发光的大山砸落。

    王煊生生承受住了,接下来,在可怕的光束中,虚空雷劫一道接着一道,简直要打穿大宇宙。

    他屹立不动,尽展所学,对抗天劫。

    一块又一块金色竹简,构建仙文,演化为术法的繁星,凝聚道的轨迹,剑阵,真火,时光,元神武器都一一具现化。

    这像是一场华丽的表演,他所展示的手段层出不穷,都不带重样的,此次悟法和演道以金色竹简为主。

    这场天劫持续的时间不算短,相当的可怕,这依旧只是他破限后的再蜕变劫,但比其他人的成仙劫还壮观。

    王煊被劈了个血肉模糊,部分躯体焦黑,但是,他依旧坚挺。

    直至雷霆消失,可怕的大天劫消退,他浑身发光,蒸腾起白色的仙雾,血肉和元神都开始恢复。

    他盘坐下来,运转记载于至宝养生炉内的经义,调养自身。

    当日他就上路了,又走出去一段路程,才再次闭关,他盯着道路外,扭曲时空中的那些景物。

    数次短暂的接触后,他谨慎起来,感受到了不一样的规则气息。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片又一片大宇宙在挤压,渗透过来各自不同的能量。

    这一次,王煊悟法,认真修行了五年之久,期间他主修石板经文。

    母宇宙中,时间已经来到了超凡落幕164年。

    在王煊的身下,一块石板缓慢旋转,散发出丝丝仙光,他盘坐在上,被承载着,跟着转动。

    记载于石板上的九大真形图,围绕着他的肉身,又和他的元神共振,发出光芒,不断演绎超凡秘法。

    有的真形图像是活了过来,举手抬足,都是妙理,尽是仙家手段。

    无论是石板,还是真形图,同样都是王煊观想,具现化出来的,这样的悟法无比深刻。

    两日后,他在这条路上第二次开始渡劫,这次的应对手段,以石板经文为主。

    真正的大天劫,劈的无比凶猛,让他血溅这条路,甚至有一次,他落到路外,进入扭曲的空间中,身体撕扯的千疮百孔,要断裂了。

    但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感受到了异域,不同于母宇宙和这条路的种种气息。

    有惊无险,他锁定路上的超凡之火,艰难回归,这次渡劫他受伤颇重,在这里修养了半个月,才再次上路。

    不过,他依旧没有走到终点就又停下了。

    他开始研究孙家给他的那块陈旧金属板的上的经文,当年逍遥舟和生命池破译后,告诉他是燃道经。

    光芒点点,周围空间幽暗,而道路上,王煊像是灯芯,发出柔和的光,形成光幕,以自身为中心,演化出一盏规则之灯。

    母宇宙超凡落幕170年,王煊又一次在路上渡劫,险死还生,主要是扭曲的时空和各种怪物的低语,同那雷劫合力后,极尽可怕。

    再次上路后,前方不再安静,不时有异物从扭曲的空间中,从那莫测的黑暗深空中冲出来,闯到路上。

    本应在一日内走到终点的路,他却走走停停,一直在悟法,提升自己。

    一片凋零的花瓣落下,巨大无比,铺天盖地,宛若一颗陨星轰击下来,威能骇人。

    他抬手就是一挂剑光,以剑芒劈开那扭曲的灰暗天穹,噗的一声,将残破的花瓣斩碎,发生大爆炸。

    他接引那花瓣化成的暴烈能量光雨过来,再次感受到不一样的宇宙能量气息,以及规则余韵。

    不久后,一头黑色的大螳螂,长能有十几米从深空中击而来,两条螳臂像是天刀般,划出雪亮的道光,刷刷向他劈来。

    王煊眉心发光,一道元神剑芒直射天宇,将那头俯冲下来的黑色螳螂打的火星四溅,而后解体。

    他盘坐在第一杀阵图上,再次停下了,这次御道旗为他护法,机械小熊也谨慎地扫视四方。

    母宇宙,超凡落幕177年,王煊在路上,正式渡成仙劫。

    不同以往,这次他确实在争渡,艰难无比,多次险些被雷霆击碎,时刻都有可能会形神俱灭。

    这样的大天劫,在这个境界简直是骇人听闻,不给人留下活路,即便王煊很特殊,在这個时代独行,一个人逆着大环境上路,道行高深莫测,可还是被击穿了,被打碎了骨头。

    过程中,他惨不忍睹,眼球都曾被震落出来,天灵盖都被掀开,雷光恐怖,成仙之光缭绕他,劫难重重。

    这是死劫!

    理论上,成仙之人都要被打碎身体,哪怕侥幸活下来,也只是元神状态,能留下一小块残骨就不错了,除非有特殊的手段和宝物等庇护肉身,使之再生。

    王煊很刚,他在硬抗,没有动用什么特别的神物等,任那如海的雷霆贯穿全身,在所有细胞中冲击,在元神中织网。

    他经历磨难,承受着这一切,到了最后,自身要爆碎时,元神和肉身一起仰头望天,拼死对抗,吞吐雷霆。

    噗!

    他的身体破碎一次,但是,他又吃力的重聚了,元神也如此,四分五裂后再次重组在一起。

    昔日,母宇宙渡劫的人,留不下自己的原始之身,都是在元神飞升仙界后,才重塑新的肉身。

    眼下,王煊执意坚持着。

    在路上,在扭曲的时空中,在不同的宇宙气息间,他觉得,不同之地有相通之处,成仙劫可怕,肆意绞杀,使肉身难存。

    到了最后,他甚至看到虚空雷霆中,有仙剑般的光斩落下来!

    王煊瞳孔收缩,沐浴雷火新生,动用了一次不死蚕再生术,身体爆发无量生机,压榨潜力,提升到顶级强大状态。

    血液四溅,仙剑般的雷光落下,斩得他的好不凄惨,竟被腰斩了,头颅也快被劈开了,但在绝境中对抗。

    随后,又有奇异的光落下,他动用秘法,一次又一次的防住了,虽然很惨,但始终不死。

    母宇宙超凡落幕177年,王煊渡过成仙,正式来到羽化登仙这个大境界,但他的血肉未羽化,原始之身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