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20章 世界清静

新篇 第120章 世界清静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旧圣,也可称之为旧神,他们留下的物件,都有些特殊能力,失落在黑天宇宙的印章有些本事,但没有复活之能,用来批注圣文的那支笔,虽名为阴阳,但也无法沟通真正死去的人,算来算去,好像有一件东西,或可以勉强扭转生死,但旧圣时代就被打碎了”

    古今说了一些话,提及一个旧时代。

    但是它认为,即便名为“长命”的破碎掉的金锁再现出来,大概也改变不了什么,昔日它的福运大多都是带给生者。

    王煊和它暗中聊了很多,了解到不少情况,古今无法将一个真正死去的人复活回来。

    果然,古今很想带生命池、逍遥舟上路,也喊话在位面峡谷深处闭关的御道旗。

    “让我和你一起走,你是想让我去当你这个阵营的共主,还是想让我为你去征战?”时隔多年,御道旗短暂复苏,依旧的说话不中听,脾气又臭又硬。

    古今顿时就不想搭理它了,明白它是个刺头。

    生命池吞噬黑暗天心的碎片后,自身有所进化,没有立刻拒绝,而是问古今那边旳情况,比如违禁物品的战损率等。

    古今有些沉默,最后告诉它,追随它的违禁物品,有半数都碎掉了。

    “我谢谢你祖上,再见,你走吧!”生命池顿时就翻脸了,这样上路,赶着去投胎吗?它待在这片宇宙活得很好,还不想往生呢。

    古今提醒:“至宝从磨砺出,任何一件负有盛名的违禁物品的崛起,都少不得征战,血与火的洗礼无比重要,你想要成长,希望一路进化下去,离不开铁血厮杀。”

    生命池一点也不在乎,道:“敬谢不敏,我在母宇宙坐看云卷云舒,静听雨打芭蕉,闲时遨游星海,饮一挂星辉,也可以登临不周山,凭吊怀古,去蟠桃园,追忆盛会旧时光。这样的神游,惬意而又舒适,是我真正的追求,大逍遥,大解脱,为什么像傻子似的和你一起去厮杀?”

    它总结,各自的追求不同,在它眼中,打打杀杀、征战超凡中央世界的人和违禁物品都是疯子,它愿在世外清醒。

    “如果能够和平,安宁,谁愿意打生打死”古今说道,不再相劝,估摸着再说几句,生命池会反驳的更厉害。

    王煊心头沉重,在超凡中央大世界,仅百年征战而已,追随在古今身边的至宝就碎掉了一半,实在过于可怕。

    他问古今,将这些故人送到宁静区域,能活下来几成?

    “看运气吧,没准被我的对手推演出什么,认为有碍未来,那就可能会全灭,而运气好的话,能活下来三四成吧。”

    王煊听闻后默然,虽然那些人都有心理准备了,但现实还是显得很残酷,一路血淋淋,他年不知是否还有重逢期。

    然后,他快速行动起来,以生命池接引神话物质,和古今谈开后,他开始适时地薅羊毛。

    “再见!”在灿烂的霞光中,那些人都消失了,人间蒸发,没入另一片大宇宙中。短暂的时间,经过海量超凡因子的滋养,那些人离去前的变化就已经很大了。

    王煊驻足良久,盯着闭合的通道,怔怔出神。

    随后,他问御道旗,什么时候出关?

    “还要再过一些年,我决定,不想和第一杀阵图融合归一,我想摹刻并全面解析与吸收这种至高纹理。”

    接着王煊旧事重提,再次谈及混沌洞的问题。

    “你可以,凡人不行,除非”

    王煊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随后离去。

    早先那些密密麻麻的飞船,列仙、诸神都有交代,由人开走了,整片外太空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人气。

    在归程中,只有机械小熊陪着王煊,它选择留下,将来和他一路同行,因为它有火种碎片,无惧岁月的侵蚀,它已经重新走上超凡路。

    今日,王煊和古今聊时,也问过的火种的问题,在无法追溯的旧时代它竟属于一个机械生物,这让王煊思忖,那得是多么强大的生灵?

    它留下的火种碎片,依旧能在枯竭的大宇宙中让机械族通灵,可以修行。

    回到旧土后,王煊觉得,整片世界都仿佛寂静了,哪怕是走在繁华的安城大街上,人来人往,可是,他依旧有种孤独感,认识的人,同时代的人,死的死,离去的离去。

    当天,他陪着赵清菡逛街,他们选了最喜欢的食物,又去看了一场电影,沿着熟悉的路,看着熟悉的景,又一起去了青木的庄园,一片寂静。

    “你不该留下来,应该和他们一起走。其实,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不再年轻时的样子,更不想让你在将来看着我闭上眼睛离开,不用徒增伤感。”赵清菡开口,还要说些什么。

    王煊摇头,道:“清菡,不要说这些话,相信我,还有将来呢,未来我们也会在一起,会有路可以一直走下去。”

    接下里的几日,王煊也和三个子女仔细的谈过,认真地询问过他们。

    王昕开口:“爸,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们衰老,在想各种办法。但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觉得长生一定美好,我觉得人生的圆满和年龄的大小没有关系,您认为我不幸福吗?我很满足。自幼年开始,你就带着我们体验了列仙的生活,母亲更是尽所能地给予了我们太多的关怀。在我看来,这样的幸福生活,走到圆满结束,就是永恒,更金贵过长生。这世间我来了,我体悟了,我幸福了,我走了,就是这样,一切都应自然落幕。与其艰难的厮杀,血拼,在异域痛苦的挣扎,九死一生的熬下去,我不认为我们的选择有错误,我就是个凡人,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她看着王煊,接着道:“我知道,您觉得是为我好,想把我带在身边,在您的眼中,我还是那个需要保护的小女孩。我也很清楚,您爱我,我感激感动。但是,爸,你想过没有,想尽办法,把我带上路,你可能追求到了心灵上的一份安宁,觉得尽了父爱。可是我呢,我也会想念我的子女,难道也要带上他们吗?而他们也会不舍自己的子女,这样无穷无尽,您照顾的过来吗?人生的意义,不是以长生来论厚度和高度,更不是以此来评判幸福和圆满,我该离开世间时,那就是圆满如意时。爸爸”

    “女儿长大了。”王煊心情沉重地说道,女儿看得开,看得透彻,但是他却放不下。

    王昕抱着他的手臂,轻声道:“爸,还说什么长大,我都老去了。我知道我会成为你心中永不褪色的那个明灿的少女,任时光流转,岁月消逝,无论多少年后,无论到了哪個时代,你都会记得我。其实,我也不会忘记你,在我心中就是永远。”

    走上修行路,一直能在这种严酷的大环境下修行的王煊,和三个子女交流沟通后,却反被他们开导。

    但是,他真的放不下。

    这次他又从位面裂缝带回来不少柔和的超凡因子,想要他们活得更长久。

    岁月如梭,匆匆间,又是十几年过去了,超凡落幕120年了。

    这一年,王煊已经142岁,赵清菡141岁,王晔和王昕105岁,王晖101岁。

    当年,王煊破入养生主九段,他以一个无比惊人的速度在前行,典籍中罕有记载,如果是寻常的养生主,现在就该需要认真积淀了,等待渡劫那一天到来,羽化登仙。

    但是,他的养生主道路显然不可能止步于九段。

    “内景地,是配合羽化登仙蜕变时全面回归吗?”他轻语。

    下一刻,他的元神远去,进入命土后的世界,来到色彩斑斓的超凡源头世界,在一片紫色的汪洋中找到养伤的逍遥舟,和它聊了很久很久

    在接下来的时光中,王煊出入不周山,行走在广寒宫,沉眠于瑶池,他在修行,也在适时的放缓脚步,欣赏沿途中的景。

    每一次,他都会带着赵清菡,不再分开,有时候也会带上三个子女。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万物复苏,草木抽芽,绿柳摇曳在河畔。可惜,蟠桃桃园中,所有古树都病恹恹,叶子耷拉着,上百年再无桃花开。

    王煊离开瑶池,来到最高等精神世界的天外,任雷霆冲击肉身,洗礼精神,当然他只是立身在边缘区域,他的境界还不够,无法凭肉身涉足,横渡进去。

    赵清菡坐在不远处的生命池上,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他,突然间觉得有些好笑,一家人最后竟是他的执念最深,似乎永不能释怀,以肉身来到最高等精神世界对抗雷劫,既是锻炼,也是在折腾他自己。

    超凡落幕123年,王煊一家人坐在生命池上,漂浮在浩瀚星空中,一边小饮,一边欣赏灿烂的星河。

    忽然,一艘飞船由远而近,应该是前往旧土的飞船,不知为何偏离了航线,竟向他们而来。

    王煊站起,立身在星空中,盯着这艘飞船。它很快就停了下来,悬浮在不远处。

    安静的过了片刻,舱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两个人,一如当年,两人消失七十多年,却依旧是印象中的样子,不曾变化。

    他们看着王煊,又看向生命池间的赵清菡他们,一时间,星辉洒落,宁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