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02章 最高等精神世界

新篇 第102章 最高等精神世界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宇宙浩瀚,有很多区域从未有过生命痕迹,黑暗天心每寻到块碎片就向这样荒芜与冷寂的地方跑。

    至今还没有人知道,一件极其可怕的圣物在重塑。

    即便它的动静很大,可是,在宇宙深渊,在冰冷的死亡之地,外界也不会感知到。

    十几日过去,这件违禁物品寻找到最后一块碎片,通体漆黑,它竟是一方大印,四四方方,但没有雕刻神话生物,都是飞船,战舰,机械人等偏向科技方向的图痕。

    它自身是一件神话物品,不知当年铸造它的文明为何会留下这样的纹理。

    又经历过一场可怕的天阶后,它在星空下悬浮,漫天星斗凝聚光辉,向着它汇聚,让它的背后,那个模糊的身影更清晰了一些。

    那个人形身影,最后还是缺少了一只左脚,并不完整。

    相对应的,这块漆黑大印下端缺了一块,其本体并没有组合完整。

    “还差了一块,可惜,当年太匆匆,遗落在起源海中。”它很清楚,最后一块碎片在哪里。

    世上,从未听说至宝化形,但这种现象发生了,它背后的身影虽然模糊,但却真实显化了。

    可以料想,照这样下去,它必然能真正化出人形,蜕去本体。

    “也好,缓一缓,当我真正完整时,再去寻最后一块,注定会有一场前所未有旳大天劫,现在的我还没有准备好。”它刚重组,整体状态还有问题。

    那种混沌大天劫,不是它躲起来就能瞒过去的,注定会无比恐怖,它需要前往更为偏远的宇宙渡劫。

    岁月无声的流淌。

    绿柳发新芽,莺飞草长,王煊的第三个孩子王晖都三岁了,身为家中最小的男孩,终于没被带歪,平日很安静,不像哥哥和姐姐那么野。

    “爸爸,人都会死吗?你和妈妈,还有哥哥姐姐都比我大,以后是不是都会先离开我?只剩下我自己。”

    最小的孩子王晖很文静,晚上小声哭泣,抱着赵清菡的手臂,睡不着觉,居然是在想这种问题。

    这顿时将赵清菡和王煊惊住了,这么小的男孩,居然多愁善感,想这些事?

    “爸爸,可以长生不死,永远陪着你。”赵清菡溺爱的抱起他,这样柔声说道。

    “那你还有哥哥姐姐呢?我听青木大叔家的姐姐说,只有爸爸能修行,其他人都做不到了,你和哥哥姐姐怎么办?”王晖问道,很认真,眼里带着泪水。

    王煊很长时间都没说出话来,心有触动,同时在想,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他是真的没有料到,一个三岁的孩子会想这些事。

    “我以后要研究出长生不老药,我准备好好学习,加入张启帆叔叔的实验室。”王晖流着泪说道。

    最近这三年来,王煊一边在修行,一边在探索高等精神世界,可惜,大环境变了,原本有天材地宝的区域都荒芜了。

    他数次前往广寒宫,看到过剑仙子在那里练剑留下的足迹,以及斑斑剑痕,记述着过往,但人早已不在。

    他叹气,不知道姜清瑶能否复活,一晃竟过去了很多年,她熟悉的身影仿佛还在眼前,两人曾一起在宇宙流浪,和大瘆灵附体的齐天厮杀,最后她却血染星空,垂死远行。

    老张、方雨竹、冥血、妖主等太多人的面孔,都一一在他心头浮现,昔日,他们或游戏红尘,或纵横天地间持至宝大战,都成为了回忆。

    那些熟悉的人,再无音讯。

    不周山,王煊多次进入,昔日危险的精神遗骸都寂静了,自埋精神天地的山腹中,没有生机,等待下一个神话时代到来,残念复苏,但到了那一刻,他们都不是过往的自己了。

    精神血池这样的绝世“大药”已经枯竭,点滴未剩。

    幕天镜残块还在,王煊在当中看到了超绝世级的精神残骸,那个女子蛰伏在当中,没有生气。

    他想了想,终究是没有动手,未收取至宝残块。

    “这就是最高等的精神世界?”王煊来了,这里和物质世界很像,让人区别不出来,有雪山,有四季如春的山谷,有无尽的大洋,一眼望不到边。

    即便他很强,可杀养生主,但是来到这里后,也感觉到一种压制,元神凝滞,精神之光流转不顺畅。

    这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地方,在过去唯有绝世高手能攀登,而且还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他有逍遥舟在手,再加上这个时代,最高等精神世界话也没那么可怕了,他可以无阻的进入。

    昔年,各大教祖都很想得到逍遥舟,因为无论是去不周山寻找混沌仙藤,还是进最高等精神世界采摘天药,这件至宝都可以安全穿梭。

    这片世界太大,王煊并没有找到商毅明显的足迹,但是,他确信剑疯子来过,并从这里借道,冒死远行了。

    神话落幕后,最高等精神世界中,已经没有天药,果实皆脱落,天根没入泥土下,都不可见了。

    事实上,即便超凡鼎盛时期,这里的天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很不好寻找,有时候需要运气。

    “最高精神血池也彻底干涸了吗?还是说,隐入虚空中了。”

    他早有心理准备,超凡崩塌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世界彻底大变样,曾经的各种天地神物或毁掉了,或暗淡失去灵性,再也回不到从前。

    他坐在逍遥舟上,遨游过浩瀚的最高等精神世界,沿途也只是欣赏到了美景而已,并没有收获。

    王煊抬头望天,迷雾流动,最后他驭舟一冲而上,想要破天远行,等待他的不止是天外罡风,还有雷霆。

    这里,无比荒凉与可怕,没有所谓的星斗,在这里星河等应有的轨迹不成立。

    精神世界的天穹外,除却罡风就是雷霆,当他不断向上冲时,逍遥舟告诫,闪电海能灭万物,最强雷霆可损毁至宝!

    按照历代神话文明的猜测,最高等精神世界连着世外,或许能通向超凡大世界,但是,这里是禁区,触之必死。

    王煊驾舟前行了一个时辰后,他的面色变了,雷霆越来越宏大,举步维艰,将逍遥舟都劈的发颤,撑开的光幕都暗淡了。

    哪怕他提供足够多的红色物质,至宝都不愿前行了。

    “止步吧,再前进就危险了,我可能会解体!”逍遥舟发出无比严厉的警告。

    如果孑然一身,王煊无所畏惧,带上几件至宝,敢再深入进去探究。

    但是现在他有顾虑,心中有了牵挂,他有父母,有妻儿,三个孩子实在太小了。他不能如昔年未成家时那样,成年累月的在宇宙各地探险。

    他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换了一个区域,从其他地带继续观察,雷霆闪耀的天外,剧烈程度是不同的。

    有些地带,亿万缕闪电爆闪個没完,几乎要沟通了天上地下,那种粗大的光束,让逍遥舟都绕着走。

    王煊曾尝试接引了一小缕,劈得他浑身发麻,让他动容,这是混沌大天劫同级别的末梢余光?

    浩瀚的世外,无尽的雷霆,这得是多么强的能量,没有云,只有雷暴,小一些的闪电也像是瀑布在垂挂,整体望去,更像是星海在倾泻,翻腾。

    王煊发现,最远的一次,他深入雷暴区域五千四百里,觉得有些恐怖了,不得不退,前方无法估量,还有多远的路很难判断出,或许这里仅是一隅之地。

    他换个方向后,又一次尝试,在一片奇异的蓝色闪电海中横渡,这次稍微远了一些,达到六千一百里远。

    “有东西!”王煊敏锐的发现,前方雷光之中,有一个生物,这让他惊悚,那里血淋淋,那生物一步一幻灭,在对抗雷劫,在争渡,在迈步。

    这有点离谱!

    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强横的生物?连他都不敢以肉身进去,会被瞬间劈杀干净。

    王煊的精神天眼睁开,第一时间破除迷幻,看到真相,那个生物不是真实的。

    原地有一块骨,洁白莹润,但是,有部分裂痕,看样子是一块头盖骨,在雷光中起伏,偶尔被劈上几下。

    王煊的精神领域追溯,看到真相,那块骨上有痕迹,照出过去的部分景。

    曾有一个生物来到这里,被劈的血淋淋,虽然无比强大,争渡了很久,但最后还是炸开了,只留下一块异骨。

    这应该是漫长岁月前留下的景,不知道存在多少个时代了。

    “很强,那个生灵留下的道骨,接近至宝层次了。”这是逍遥舟的评价。

    “有这么强大的人,肉身可比肩至宝?”王煊觉得不可思议。

    逍遥舟道:“应该是一位奇人所留,仅将头骨修到这个层面,若是全身骨头都到了这个领域,那真是不可想象。”

    “奇人都有类似的异常吗?”王煊问道。

    逍遥舟告知:“他们或是修出了异骨,或是精神领域变异,或是头皮堪比至宝般坚韧,都有些特殊之处,局部御道化了。”

    一声恐怖的雷霆,蓝的刺目,劈在那块骨上,将它打进雷海深处,不知所踪。

    王煊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古往今来,看来有不少没有留下记载,从未痕迹的强者和奇人等,曾走过这条路。

    无论是他们败了,还是有那么一丝可能成功了,外界从无人知。

    一人一舟再次改变方位,隐约间看到一片紫色雷霆深处冒起云霞,他们一路向前闯。

    这次,深入五千九百里时,他们再次有了新的发现,一株树,碧绿的叶子发光,飞起光雨,对抗雷霆,居然没有被毁掉。

    树上挂着一块人皮,血淋淋,人死了,留下痕迹,奇树居然能庇护残留的人皮不溃灭。

    “这是什么树,最高等精神世界还真是离谱!”王煊吃惊,他竟接连见到异常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