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73章 乱与殇

新篇 第73章 乱与殇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他认为,墓消失这么久,积攒下来了相当慑人的家底,要不然的话,当初也无法从月球上的特殊场景中逃走,在黑木盒子的辐射下活下来。

    元道觉得,墓近古以来愈发神秘了,不怎么出现了,不知道起源81号是不是他调动出来的。

    “我也是想捕鲸的人,还没真正出手呢,结果就有些让我心惊肉跳。”元道自语,心情复杂。

    然后,他又自嘲,他们算是末代捕鲸者了吗?这个高危的行业都快没出路了,长此以往,将与超凡共同腐朽为尘埃。

    “老板,你确信是墓大人所为,导致这次激怒了王煊吗?”女助理问道。

    “感觉有他的痕迹,前段时间一直在钓鲸离开,大概是他。”元道说到这里,起身走向飞船,道:“换个地方吧,我有些不安,不知道是职业病犯了,还是道果日复一日的腐朽所致。”

    一艘飞船无声地驶出这片领地,没入太空中。

    轰!

    当日,这里的城堡被人一刀切开了,冷冽的寒光闪过,大地都在沉陷,崩塌。

    地下有基地,被动触发开火,可是,根本无用,在烟尘中,在火光间,有一个金属人一闪而过,劈毁了这里的一切。

    “有人冲我下手了?”已经出现在另一颗生命星球上旳元道,身体出现一股寒气,坐不住了。

    他第一时间得到反馈,看到了能量火光中的模糊金属体,那冰冷的目光,可怕的刀芒,让他心悸。

    “老板,我们的职业生涯太危险了,是自己人对自己人下手,要内耗?还是机械生命体出动了,盯上了您。”女助理心底不安,想辞职了。

    “如果是机械生命体还好,如果是自己人,那就可怕了”元道皱眉,他是最强大的瘆灵之一,有人以他为猎物?他本是大瘆灵,竟落到这一步,自己的人生有朝日也会被他人剥夺或收割?

    “如果是同行,墓大人不会向您下手吧?”女助理瑟瑟发抖。

    外界,各方都不平静,都在盯着王煊血洗数地的事,其中尤以堕落者和行走在灰色地带的体验者最为强烈不安。

    “可惜了,只在他们灵魂深处搜出这四处重要基地。”王煊遗憾,暂告一个段落了。

    事实上,哪怕还有目标,消息也走漏了,真要杀过去也会扑空。

    连挑四地后,他心中的恶气已经出去不少,但这件事不算结束,他依旧会寻觅,将有恶意的敌人揪出来击毙。

    他还没有回旧土,现在给各方机会,无论是有人想持违禁物品来狩猎他,还是借助科技舰船轰杀,他都不惧。

    养生主级的生灵,已经可以在星空中生存了,况且他还是一个持有杀伐至宝的“养生主”。

    他在星空中横渡,出现在一些星地,就是在和那些人互钓呢,但很遗憾,目前还没有人接近他。

    “小熊坐在我身边。”王煊说道。

    其实,带着逍遥舟更方便一些,哪怕飞船出事,有那件可以穿梭于星空中的至宝,依旧如履平地。

    但是,他想家里更稳妥一些,自身有一件至宝,就能抵住一切。

    “王煊,你干掉了欧拉、河洛等四颗星球上的灰色基地?太彪悍了,那是体验者中伪装很好的狠茬子,经过确认,他们和墓有关!”明伦联系他。

    “王煊,你到底多强,我能和你一起修仙吗?”弦月一头银灿灿的长发,美眸发光,脸色异样,颇为激动。

    他们得到消息后很吃惊,尤其是看到一张模糊的照片,王地仙如同天外飞仙般,一击而已,就毁掉了一片庞大的道场。

    两人怀疑,难道他找到了真正稳定的异力,不会出事,可以持续性爆发和使用?

    很快,他们说到正事,告诉王煊一个坐标,一颗星球上的地址,那里有墓的一处巢穴。

    王煊点头,说会过去看一看。

    两日间,体验者、堕落者、列仙、诸神,但凡和超凡有关的人和阵营,都震撼莫名,相继看到了王煊出手留下的废墟照片。

    “太猖狂了,他连灭我们几处基地,现在还在星空中游荡,就不怕我们直接干掉他吗?准备歼星舰,灭了他!”

    有人怒了,声音沙哑,在一片黑暗的空间中,发出冷酷的命令。

    “他的身体,还有精神连着异力空间,很宝贵啊,是举世难求的瑰宝。我有些怀疑,那种异力十分稳定,可持续,若是错过,可能会遗憾一辈子!而且,有可观的异力源泉,有违禁物品在手,歼星舰都不见得能灭了他。”

    “你多想了吧,历代以来,各大枯竭的宇宙,都找不出稳定的异力源泉。”有人反驳,然后发狠道:“要不,干脆让他痛彻心扉,将旧土打掉,让他永远的失去亲故,葬掉他的父母妻儿!”

    顿时有人反对,道:“你疯了?虽然我们的飞船性能领先,但毕竟数量有限,这样做会成为宇宙公敌,所有星球发通告,进行围剿的话,能走脱吗?”

    另有人叹道:“就是想灭了旧土,都不见得能成,王煊不止一件违禁物品,留下足够多的异力的话,那种至宝能打崩星空,守住一颗星球,或者直接带走他的家人,根本不成问题。”

    他们推测,王煊肯定留下了至宝,守着家人呢。

    “现在,还不至于这么激烈,如果他留下了逍遥舟,直接载着他的家人,穿梭时空而去,根本打不中。而且,退一万步说,我们得手又如何,会让他发疯,没有了后顾之忧,将会与我们死磕到底。现在,旧土,毕竟还是他的一个牵挂,还是让那种“亲故锁链”继续束缚着他吧,我们不要图一时痛快,给他松绑。”

    “我愈发认定了,他找到了稳定而没有危害的可持续性诞生异力的空间池,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价值不可衡量,比违禁物品更重要。别不相信,过去没有,不代表现在和未来不能出现这种人。甚至,某些奇人也存在那么一丝可能。”

    星空中,王煊和机械小熊聊天,问它如果有一天,他要远行,去超凡大宇宙,它愿意跟随吗?

    在他眼中,小熊自然无比亲近,也算是他的后辈孩子,“熊孩子”不能丢,要保住。

    “王煊!”很快,明伦再次联系他,满脸是血,身体破烂,负了重伤,一副险些被人干掉的样子。

    “你怎么了?”王煊问道。

    “我被人袭击了,飞船解体,我借特殊的逃生舱冲了出来,避开死劫,可是,我妹妹出事了”

    画面中,弦月只剩下小半截身子,破损的厉害,只有头颅还算完好,无比凄惨,眼神黯淡,银色长发上满是血。

    “你们在哪里?我过去。”王煊说道。

    事实上,他对体验者也有戒备,哪怕和这对兄妹经常接触,关系不错,他过去也不可能全面信任。

    不过,到当实力到位后,他心中平静,无所畏惧,出了这种事后,他正好可以去看一看。

    “我已经告诉了我父亲,我们在长生星。”明伦说出了具体坐标,这里有体验者的秘密据点,由他父亲这一系掌控,兄妹两人落难于此。

    机械小熊搜索星图,最终确定不是很遥远,快速赶去。

    当降落在这颗自然环境极佳的星球上,王煊来到山中一个充满科技感的据点中。

    明伦伤的很重,身体破烂,但是经过治疗后,没有性命之忧,泡在营养液中,满脸悲伤之色,这时坐了起来。

    “我妹妹,撑不住了。”

    旁边,一个续命池中,弦月很凄惨,只剩下四分之一的躯体,原以为她头部没事,结果发现,后脑有个血洞,在旁边的台面上丢着一块有符文的金属碎片。

    “我不行了,没有想到会这么死去,由精神力构建的“神核”被这块特殊的金属碎片击溃了”弦月发出微弱的精神波动。

    王煊以手抚摸她的额头,想要以精神能量相助,结果发现她的体内只是残留着一点精神碎片,那颗类似元神的“神核”早已崩溃了。

    “我过去一直在说超凡宇宙,不断提及故土,其实那些印象都是我父母以精神烙印的方式传给我的,我自己没有亲眼见过。我是在这片宇宙中出生的,也算是这里的人,还想以后邀请你去我们的宇宙看一看呢。”

    弦月的精神波动时断时续,最终,她的精神碎片没有等到她父亲到来,时间不是很长,就全面溃散,她彻底死去。

    王煊心中颇不宁静,他对这对兄妹以前自然也有防备,但刚才有过肢体和精神能量的双重接触,发现他们确实带着善意。

    包括明伦也被他以手触摸了额头,帮其疗伤,顺带检查了下,也是善意大过其他念头。

    结果这对兄妹一個重伤,一个就这么死去了,人生无常,让他轻叹。

    王煊捡起那块金属片,铭刻着奇异的纹络,明伦告诉他,这是他们那片宇宙的超凡文字,写得是杀字。

    王煊仔细感应,在上面有弦月死时残留的烙印,可看到她的精神溃散,神核被磨灭的可悲画面,这个杀字诀十分霸道。

    “大概是墓,知道了我们在查他。”明伦落泪,十分痛苦和沮丧,强忍着悲意。

    不久后,这个据点接到消息,一段影音资料传来,让明伦发抖,道:“我父亲的母舰在途中被人毁掉了!”

    王煊瞳孔收缩,在那段影音中,庞大的母舰被一个全身覆盖着黑色金属甲胄的神秘生物直接撕裂!

    局势怎么会这么乱?他心绪起伏,第一眼就认出,那个凶手正是毁掉三大逝地的神秘强者,曾经将古瘆灵当作药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