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67章 第一次瑶池盛会

新篇 第67章 第一次瑶池盛会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神话既灭,为什么还有雷劫劈落?

    超凡的大起大落,是随着超凡世界中心的偏移在起伏波动吗,这里既已荒芜,枯竭,为什么还有这么强大的制约之力?

    没什么意外,王煊正在被雷劈呢,他挣脱来的刹那,自虚无中诞生的毁灭性能量,就再次猛烈地打落过来了。

    他能抵住,虽然身体微黑,有些狼狈,可是,他依旧在向上冲,他想看一看天劫的源头,什么地带,什么东西,在为它提供力量。

    轰隆!

    刺目的雷暴,那不是一道道闪电,而像是有形的山体,一座座,向着他轰砸过去,太暴烈了,正常的逍遥游八层生物,直接就会被劈碎掉,最后连残渣都剩不下。

    但他在超凡的源头世界没少挨劈,各种霸道的超物质,如火焰,似雷霆,动辄就会将他覆盖,时常接受暴烈的洗礼,早就有抗性了。

    王煊身上旳衣服自然早已炸开了,第一时间成为灰烬,发丝也被烧着,皮肤焦黑,但是内里无恙,他不断冲击,主动进入雷霆深处,探索虚空雷劫的源头。

    可惜,它无根无源,找不到出处,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劈出来的。

    他睁开精神天眼,以最敏锐的感知去捕捉,寻找线索,终于,发现了隐藏的虚空缝隙。

    那是辐射的力量?

    为此,他不惜动用最强手段,超越神感,不足一秒钟的时间,仿佛成神成仙了,超越自我。

    他刹那闪现,出现在刚冒出雷光的虚空尽头,这里的缝隙几乎被忽略,里面有浓郁的光辐射出来。

    轰的一声,王煊一拳打爆这里,迎着辐射之源,撕开这里的裂缝,向里俯冲过去,想要看到真相。

    更为可怕的辐射在裂缝中,像是有密密麻麻的蛛网,从远处沿路而来,荡漾过来光波,在其神秘未知的源头,疑似有超凡宇宙的投影在显化。

    “那里是如今的超凡世界中心吗?”他想向前冲。

    然而,这一次他遭受了重击,像是在面对禁忌领域,这条裂缝的前方,那辐射过来的能量等级暴涨。

    王煊被劈飞出去了,这次伤的有点重,皮开肉绽,有些地方都见到骨头了。

    超凡因子流动,然后,他身上冒起火光,这让他龇牙咧嘴,这种疗伤有点像火上浇油,终究是没完全适应红色物质呢。

    天劫之发变得刺目了,比刚才更强,王煊在电光中沉浮,对抗,元神和肉身都在接受可怕的洗礼。

    待稳住后,他又忍不住了,艰难触发自己的极限力量,又一次预判成功,冲到刚刚出现的虚空暗裂处,在雷光冒出来前,猛然撕开那里,遥望那辐射尽头的超凡世界中心,恢宏,庞大慑人,只是模糊的投影而已,就震慑人心。

    在其源头,投影的出处那里,正在演绎着这个时代最为激烈超凡大战吗?强大种族的兴衰,中心宇宙的更迭,违禁物品的照耀和毁灭,共同交织出灿烂和神圣的光。

    但在璀璨的背后,是血,是星土的毁灭,是世界的崩塌,真正站在灿烂光芒中的毕竟只有少数胜利者。

    这次,王煊没去尝试接近,他意识到,真敢逆着辐射迈步,多半会死,哪怕只是投影的辐射,也不是现阶段的他可以探索的,境界还是太低了。

    轰隆!

    他被雷光劈出来了。

    这场天劫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主要是劈不死他,辐射的力度就是这么大,已经算是这个境界能释放的最强天劫了。

    在对抗中,王煊忍着剧痛,道行提升到逍遥游第九层境界。

    在无尽雷光中,他身体焦黑,直至这里寂静,只有他一个人站着不动,眉心内部和血肉中都有电弧流动。

    他的元神和肉身,在这枯竭时代,硬扛了大宇宙狠狠的一次教育,虽然负伤,但问题不是很严重,能够养好。

    “我提升到逍遥游第九层了,但有些被捆住手脚的错觉,这是大宇宙的‘注视’吗?它想纠正我?”

    “或许,我该学会适应它的注视,顶住这种压制,与它共存,共在,让它也慢慢适应我。”他自语道。

    同时,他在想,当血肉光点,内景光点,这两种底蕴回归时,是否能够更好的抵住大宇宙的压制?

    现在的他,实力暴涨了一大截,真正远超过去,在这个时代,在这片寂静的宇宙中,没有超凡对手了。

    “商毅呢,真的彻底离开了吗?”王煊十分遗憾,对羽化幡念念不忘,想将商毅找出来,打成渣子!

    他觉得,找机会应该去高等世界探索一下,不止是为了寻觅商毅的痕迹,千年一度的瑶池盛会也要到了,冷冷清清中,他会是那里唯一的访客吗?还是说,碰巧会遇到什么生物出现。

    如今,王煊的元神一念间就能从肉身回归到烟霞海上空,也能在瞬间从那里赶回到现世中。

    “元神应该去超物质的源头世界修行,道行提升的更快,说到底,现在我的肉身虽然变强了,但依旧有些不适应,大概还需要几年的过渡期。”

    同时,在那里有时能听到恐怖生灵的低语,偶尔会伴着大道感悟,也涉及到了有超凡大宇宙的可怕战局等,很吸引他。

    “王煊,你没事吧,吓死熊了。”银色飞船接近,机械小熊出来,刚才它亲眼目睹大天劫降临,像是茫茫瀑布自九天倾泻,又似宇宙海决堤,太恐怖了。

    “没事。”王煊震落一层焦黑的死皮,超凡因子弥漫,发丝重生,他进入飞船,冲洗身体后,重新穿上衣服。

    身上有伤,主要是他冒死探索天劫源头,窥探超凡世界中心的投影时,被其辐射的光击中,险些被撕开身体。

    最近这些年,无论在哪里,即便远行,他也会保证每日同父母和赵清菡通话,避免家里人担心。

    “返航,旧土天黑前应该能回去,还来得及吃晚饭。”

    果然,晚饭时,他成功坐在餐桌前,而且今天他的父母来了,又一次旅行结束,顺道来看他和赵清菡。

    “怎么受伤了?”赵清菡检查他的身体。

    “没事,变强了一些,渡了个劫。”他笑着说道。

    “你是说,在这个时代,你渡天劫了?”王泽盛露出异色。

    “是,逍遥游后期的大天劫,我看到了超凡宇宙的投影,被辐射的光伤到了。”王煊告知。

    然后,他赶紧追问,是否也有奇人这么做过,杂书上有对应的记载吗?

    “极个别人曾修出异力,偶有人渡劫,但是,并不能长久,最后出事了。”王泽盛告知。

    说到这里,他让王煊可以自己去看看记载,在有关部门的超凡秘库中,某个铜鼎上有铭纹,记录了这件事。

    “还真有出处啊。”王煊咕哝,不知道在失望什么。

    这顿饭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主要是,王煊说他们准备要孩子了,老王夫妇顿时无比高兴。

    赵清菡在桌下踩了他一脚,然后给他夹了很多菜,堵住他的嘴。

    仅两日,王煊便养好了身体,没有什么伤口留下,血气愈发的旺盛,可谓是“龙精虎猛”。

    在他的体内,神霞照耀,五脏六腑都异常的晶莹,散发着强大的生机,血髓灿烂,像是骄阳在发光。

    “我感觉,我们有孩子了。”晚间,王煊说道,这完全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强烈直觉。

    “又来了。”赵清菡觉得有些好笑,轻轻拍了他一下,道:“顺其自然。”

    “下个月就知道了,能查出来。”他觉得,近日要去瑶池走上一趟,看一看能否摘到蟠桃。

    五日后,王煊驾驭逍遥舟准备动身,有这件至宝在,他不怕接近不了,连带着肉身都能进去。

    最难的自然是在这个时代,感应不到那一层层精神世界,哪怕发现模糊的痕迹,他都能前往。

    “找到了,这果然是在断绝后来修行者的路呢,第一层精神世界几乎融掉了,在虚无中,模糊下去,快看不到了。”

    第二层、第三层一直到第六岑都很飘渺,几乎要消失了,里面已经枯竭,早已没什么草木。

    在这個年代,超凡者“养活”自己,保住超凡之身都成为非常奢侈的念头,就更不要说催动至宝了。

    红色物质蒸腾,王煊依旧选择大黑山,从这里启程,倏地一闪,逍遥舟穿过重重叠叠的精神世界,一路向上闯。

    最后,他来到高等精神世界附近的区域,现如今还能来这里的人实在太罕见了,除非是个别奇人。

    正常的修士,根本接触不到高等精神世界了。

    多次寻觅,最终,王煊找到了名为瑶池的高等精神天地,他立身在逍遥舟上,真正进来了。

    这里依旧有草木,但是缺少那种碧绿的灵光,旧貌还在,可惜,缺少相对应的大量超凡因子。

    王煊叹气,这次注定白来,缺少超物质的高等精神世界,怎么可能会长出蟠桃来?

    正如所料那般,这里冷冷清清,一个人影都没有。

    远处,桃林成片,可惜叶子发蔫,所有桃树都病恹恹,没有花蕾,更无果实,它们只是勉强活着。

    这是王煊参与的第一次瑶池盛会,可是,却只有他自己。

    千年前,这里众仙齐聚,万灵显圣,往来无凡俗,赴会的每一个人都有很大的来头。

    而今,瑶池寂静,太凄凉了,当年的赴会者,居然连一个仙人,一个超凡者,都没有出现,岁月流转,一切都逝去了,无人可以走到这里。

    “嗯?”

    突然,王煊目射神芒,他在桃林的一侧,昔日万仙聚会之地,看到一张玉石桌,围着它还有几个蒲团。

    这不是重点。

    关键是,玉石桌上有几个桃核,看样子,刚被吃过没多久,是被人遗留下来的。

    当然,最为吸引人的是,石桌上还留有一个玉盘,里面有两个红彤彤的大蟠桃,也有一些被烘干的桃肉干。

    人已远去,不知所踪,这是为他,为后来者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