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63章 可怕的黑木盒

新篇 第63章 可怕的黑木盒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古怪啊,难道月桂树和嫦娥奔月的传说等,和黑木盒子有关,是古今这件违禁物品造成的?”王煊露出惊容。

    模糊的宫殿,在前方的场景中坐落着,样式古朴。

    只是那棵月桂树太妖了,虽然飘洒光雨,神圣无比,但是却以黑索吊着那么多的尸体,这是何意?

    “感应到黑木盒了吗?”王煊问道,他虽然想探险,但如果情况不对,绝不会一条道走到黑,因为说不准他什么时候他就会当父亲。

    “有它的气息,规则之力还行,但是,大环境中的超物质枯竭了,很明显它也要受限这个时代。在这片被纠错的大宇宙中,它即便很特殊,能化来一些力量,也无法和鼎盛时期相比。”

    御道枪发出波动,通体被金银两色纹理覆盖,有神圣涟漪荡漾,触及到这片空间每一个角落,在探索情况。

    “树下那里,有超凡流星碎片,这该不会是当年蕴含着黑木盒子的那颗流星残留的吧?”王煊向前走去。

    “有危险!”逍遥舟发出波动,层层光波扩张,覆盖船身。

    月桂树摇曳,在它上面,挂着的尸体,眼皮簌簌颤动,似乎要睁开来。

    王煊露出异色,难道他们还能活过来?

    “有些只是形体像人,内部构造完全不一样,还有些形体奇奇怪怪,都是什么怪物?”王煊凝视,他从未见过这些种族。

    月桂树发光,在上面吊着的尸体都挣脱黑色绳索,全部掉落下来,一起向着王煊这边扑杀过来。

    大多都是异族,有满身尖刺旳刺猬人,有周身被神光覆盖的金属天使,还有失去肉身的怪兽灵体,以及满身都是嘴的球状生物等,各种各样,种类繁多。

    他们全都在催动涉及到规则的涟漪,但是很可惜,大面积的秩序符文刚灿烂起来就又熄灭了,这个时代规则受限,也没有那么多的超凡之力供他们挥霍。

    而后,它们就都炸开了,凝聚在一起,化成妖异之光,残余的规则之力,向着王煊这里覆盖过来。

    而在规则的起源处,有一些旧景浮现,那是成群的强者,催动不止一件违禁物品,在围攻一个手持黑木盒的人。

    伴着一场极其激烈与恐怖的战斗,那片世界都仿佛破烂了,手持黑色盒子的人战死,而盒子自身则挣脱,撕开时空,快速远去。

    后方,有两件违禁物四分五裂,大片的人死去,还有强者追了下来,但在盒盖开启的瞬间,被光淹没,束缚,许多人发疯死去。

    “当年黑色盒子的主人战死了,当然,他也不见得炼化了木盒。或者说,得到黑木盒的人被围攻至死,有至宝在盒盖开启的瞬间,居然炸开了,这就有些恐怖了!黑色盒子遁走的刹那,禁锢了一些生灵,就是这些吊在月桂树上的生物?”

    “扎死!”御道枪发光,将那些妖异的光以及覆盖过来残余规则,一枪刺破,瞬间消散干净。

    月桂树上没有吊着的尸体了,一切都平和了下来。

    “有些可怕,黑色盒子能够禁锢接触过的人以及物品等,令它们陷落在特殊的怪圈中为己用。”

    王煊动容,这片天地枯竭了,所以那些人才没有展现出强绝的战力,不然的话,它留下的场景,将极其可怕。

    在神话璀璨时期,没有至宝的话,谁要是贸然闯进来,大概率会被那些生物快速绞杀。

    “哧!”

    突然,一片利刃,从熄灭的规则后方爆射过来,王煊持御道枪快速刺了出去,这一次是真正可怕的规则碰撞,并发出当的一声轻响。

    那块金属碎片倒飞,插在虚空中,在这片特殊的场景中竟撕开出可怕的时空缝隙,定在那里不动了。

    “不属于这片宇宙的至宝碎片,在刚才见到的追击画面中,有这件违禁物品,被黑色盒子发出的光震碎了,盒子匆匆带走这么一块。”

    王煊真的吃惊了,如果不是被围剿,黑盒子是否能禁锢一件完整的至宝为己用,留在这个特殊的场景中,让它发威?

    这实在过于恐怖,最强违禁物品之一,没有现身,就给他们来了一个下马威。

    “你还想扎它吗?”王煊问御道枪,这次遇上了一个狠茬子,不知道沿着这些痕迹追下去,能否发现它。

    “想!”御道枪发光。

    在王煊的催动下,枪尖荡漾出波纹,将插在时空缝隙中的金属片卷了过来。

    不管怎样说,王煊没有白来,得到的残片,其材料异常惊人,蓝莹莹,像是一把匕首的前端,这是被打碎的至宝!

    无论是熔掉后炼器,还是直接填进第一杀阵图中,它都是无价瑰宝。

    “黑木盒中的‘古今’打碎过至宝,还能化为己用,十分离谱。”王煊提醒御道枪,他可不想陷入至宝间的意气之争中。

    “放心,真要相遇的话,我有信心,它绞不断我,而我大概率能刺穿盒子!”御道枪依旧有底气。

    它通过刚才的场景,在评估彼此的坚韧度。

    “你有信心,我没有啊,你断不掉,我会碎掉。”王煊说道,最强违禁物品复苏,全力以赴的一次撞击,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够看呢,大概会悲剧。

    “如果有意外,让逍遥舟带你走,别的不行,它保命跑路第一。”

    逍遥舟相当的不满,什么叫保命跑路第一?这是在埋汰它,它只是具备破开时光的第一极速而已。

    突然,月桂树再次发光,挂在枝头如同果实的那些金属飞船,全部开火,对着王煊这里而来。

    火力极其猛烈,这片场景的天地都被打穿了!

    “超物质!”逍遥舟传出波动,索要红色物质,那些光束,可以轻易毁灭一颗颗生命星球。

    王煊毛骨悚然,那么小的飞船怎么会有这样的伟力?

    “是规则的具现化,由黑木盒演绎出来,将昔日追击它的超凡舰船都模拟出来了,以规则映现神威。”逍遥舟发出波动。

    它在月桂树上感应到极其危险的气息,它能够勾勒出昔日的部分景象,大致看到一个模糊的盒子在那里滞留过。

    还好,一轮极其可怕的攻击只维系了瞬间,便突然寂静了,依旧是超物质枯竭,无法持久。

    哧!

    御道枪变大,发出慑人的光,刺穿了时空,它被王煊掷了出去,噗的一声,贯穿月桂树,让那里发生大爆炸。

    下一刻,王煊接回枪体,他浑身冒出浓郁的红色物质,全力催动御道枪,准备再次投掷,主动进攻。

    他发现这里所有的景物都很危险,干脆全部毁掉算了。

    他攥住枪身,对准远处的模糊宫殿。

    “我感受到了它留下的气息。”御道枪发出波动,然后,它主动飞了出去,化成一道流光,没入宫殿那里。

    轰的一声,巨大的能量云撕开时空,让这片场景都要溃散了,那里有一个朦胧的盒子浮现,通体漆黑,开启了盒盖。

    刺目的光绽放,和御道枪硬拼了一记。

    “古今在这里?!”王煊震撼了。

    “不是,这仅是它当年留下的投影,很强。”逍遥舟发出意识波动。

    御道枪和黑色的盒子绽放的奇异光束在对轰,演绎生灭,伴着混沌气肆虐,像是在开天!

    砰的一声,御道枪撕开时空,贯穿黑色的盒子,那里的光芒渐渐熄灭了。

    “古今非常强大,仅是投影就有这种威能,如果是真身出现,御道枪够呛,除非和旗面合一。”逍遥舟评价道。

    然而,御道枪不以为然,依旧坚信,没有它刺不穿的东西。

    这片场景破败了,崩溃了,许多光都在流散,像是一个破房子,在时空陷阱中塌陷,留不住自身,也存不住光阴。

    远处,从另一個场景进来的那些人,那些所谓的体验者,很多人都腐烂了,而后消散,化成尘埃。

    “这些人很可悲,说是在无限轮回中,其实在当年就死了,他们只是被黑色黑子拉进来,禁锢在特殊的场景内,成为仆从,成为打手。”逍遥舟发出意识波动,这些人和早先挂在月桂树上的尸体没区别。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王煊说道,拟真的场景在消散,没有必要在这里待下去了。

    “等一等,它是故意的,还是意外留下的,依旧有痕迹,指引向远方。”御道枪发光,繁复的纹理明灭不定,光波激荡向远方,超出这片场景之外,在黑暗的虚空中,有光焰跳动,像是触及了什么。

    逍遥舟驶出这片正在崩溃的场景,进入黑暗,前方果然有痕迹,那是拳头大的光晕,隐约间见到有个盒子在当中模糊下去。

    “有些门道,这是古今的足迹,像是一个又一个脚印,这是留给谁看的?”御道枪发出疑问。

    逍遥舟载着王煊,飞到黑暗虚空的高处,向前方眺望,别人或许无所觉,但是王煊的精神天眼,能和两件至宝一样,捕捉到极其遥远地带的光晕,一簇又一簇,像是火苗,每隔一片漫长的距离,都会有一团光晕出现。

    “追下去看一看!”御道枪的意识波动颇为剧烈,黑木盒是在挑衅追击者吗?还是说,有其他深意,当年预见了什么。

    黑暗中,一个又一个光晕,真像是某种奇异生物的脚印,一路远行。

    “黑暗地界,依旧是它化出来的场景。”逍遥舟告知,快速驶出去,追着那些“脚印”上路。

    直至很久后,前方有光亮露出,场景变了。

    王煊注意到,像是从超脱主世界外的黑暗场景中,进入了现世,接着,他看到一颗熟悉的星球——旧土。

    逍遥舟拥有极速,瞬间进入旧土,接近一座规模不大的城市。

    “情况不对!”王煊心惊肉跳,那里分明是云城,是他的出生之地。

    黑色木盒留下的足迹,怎么通向了这里?

    “等一等,我们是追到现世中来了,处在真实中,还是说依旧在黑木盒构建的场景中?!”他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