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55章 春眠不觉晓

新篇 第55章 春眠不觉晓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春眠不觉晓

    万物复苏的季节,让人不愿起床,赵清菡青丝如瀑,肤色白皙晶莹,慵懒地打了个小哈欠,再睡。

    直到有超物质弥漫,朝霞洒落进来,她才露出一双大长腿,不情愿地起床。

    王煊也才起身,正在炼化红色物质,尝试转化为柔和的超凡因子,但是失败了,两者无法互化。

    简单洗漱后,赵清菡坐在王煊的对面,看着他指端那一抹灵活游动的红色物质,不断聚散,被“千锤百炼”,但却始终不变化。

    “看什么呢?”

    “看谪仙,看你青春常驻,身披月华,美貌如花。”赵清菡在朝霞里的笑颜格外娇艳。

    “前边的话,放在我身上可以,美貌如花由你负责。”王煊帮她将俏脸上的一绺秀发拢到脸颊边,道:“别动,唇上有东西。”

    然后,两张面孔就凑到了一起。

    很久后,两人还在一起,机械小熊推门进来,赶紧捂脸,道:“熊是来喊你们吃早饭的,已经准备好。不过,看样子熊应该先去吃狗粮。”

    婚后的生活,平静中有热烈,总体很温馨,由于刚得到超绝世级的强者甄超的躯体没多久,赵泽峻父女两人的几个实验室都在攻坚,解析,想要利用难得的超凡血肉攻克某道难关。

    所以,赵清菡婚后并没有能和王煊远行,去度二人专属的美好时光。

    张启帆送的大礼,数百支稀珍药剂也需要研究。

    最为重要的是,王煊将御道旗那个文明在超凡寒冬下的研究成果送给了赵清菡,可能会让几个实验室近期有重大突破。

    不过,下班后她会准时回来,二人生活忙碌充实而又美好。

    王煊依旧在探索超凡源头的世界,也经常去几个重点实验室,并送出丝丝红色物质,让他们观察,收集数据,利用最先进的超脑去分析和“理解”。

    两人的新家在安城外,毕竟,几个重点实验室都建在这边,而他们的居所和***、秦诚、青木的家很近,散个步就到了。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王煊送走赵清菡后,在家里的地下深处,开辟了一个修行之地。

    这次,他准备带上逍遥舟,去寻找那株金色的植物,很想狩猎到手。

    虽然现在还没有紧迫感,但是,他想提前动手,尝试采摘各种奇药,看能否对身边的有效。

    哪怕是在这个时代,他依旧能走下去,可是,不要说在红尘中沉沦下去的列仙,就是他自己最亲近的人依旧不行,还看不到希望。

    寂静的地底,王煊为自己设限,傍晚要准时“下班”,不需要冒险以及与世隔绝,生活在现实世界也是一种修行。

    嗖!

    时隔多年,他再次带至宝进入命土后的世界了,当想到养生炉,他略微出神,希望渡海远去的人都安好,还能再见到。

    飘渺之地,粗糙的池子中,银色仙液不多了,接近干涸,第一仙茶树叶子落光,九劫天藤还有其他天药,扎根土山上,也枯寂了。

    “都死去了吗?”他仔细探索,应该都还活着,只是叶片凋尽,如同寒冬中枯萎的草木,等待春来复苏。

    他思忖,大宇宙纠错,远比他想象的可怕,连这虚无之地都一片凋零、全面枯竭的景象,终于还是没熬住。

    还好,陨石通道之后,还有更为广阔的空间,有真正的超凡源头世界。

    王煊简单一试就明白,红色物质具有毁灭性,无法浇灌那些天药。

    “魔花,生命力旺盛,现在也是叶片泛黄,这是人们心中的愿景在暗淡吗?毕竟连列仙都沦为了凡人。”

    这株魔花,也是长生之花,现在并未对他展现幻境,不具备攻击力,病恹恹,还好,它的叶片并未掉光。

    若是理解正确,它是人们对长生渴求的希望之花的话,那么,它大概很难死去,总有人会执迷不悟,比如王煊自己!

    烟霞海,的确没有超凡时期温度高,暴烈程度降级了。

    再加上,他现在的元神更强了,他如同在温水中游过,没有觉得受到伤害。

    等跃出烟霞海后,这里不再盗取时光,时间的流速和现实世界相近,这是早先他就有过的体验和感受。

    海面十分危险,各种陨石,浓郁的红色流光等,从天上噼里啪啦地落下来,这里的红色能量等级提升了一大截,对现在的王煊还有一定的威胁,他感觉要烧起来了,但可以坚持住。

    为了赶路,他直接踏上逍遥舟,手中拎着御道枪,这么强大的武装,足以应对任何变故。

    “超凡的源头世界,有真正的生灵吗?”王煊自问,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里似乎只有能量和奇物。

    难道真的和微观世界有关,亦或是说,这里纯粹是力量之源的具现化?

    逍遥舟奇快无比,难怪说可以藉它渡星海,一抹流光光划过,光阴碎片大爆发,在至宝附近出现。

    王煊有种在时间海中走捷径的体悟。

    很快,他来到红色超凡物质世界的尽头,在这里眺望,数十上百个源头,色彩斑斓的超物质世界,非常的绚烂,让人要迷失。

    他选定金色的世界,嗖的一声,跨界了,已经来过一次,现在至宝带着他瞬间闯到了边缘地带。

    轰的一声,金色的大浪拍击,将他覆盖,他没有用御道枪震散,而是沐浴当中,这种滋味有些“苦”。

    元神十分难受,如果说红色物质像是无边火海,那么这里则像是无尽雷霆,他遭雷劈呢!

    满身都是金霞交织,他不受控制的摇动着,张嘴间,元神之光混着闪电,他举手投足,打出的都是雷光。

    毋庸置疑,只要能承受住,吸收进元神中,现在他施展各种术法,杀伤力都大的惊人。

    霎时间,他将妖主和她父亲的绝学施展出来,万仙渡劫曲,顿时无数雷霆密密麻麻,从天而降,他觉得仅此一击,就能将穆青劈成渣子,将勾沌打成残尸!

    “真强啊,这里该不会就是雷霆世界吧,化成了金色的汪洋?”他有点怀疑,天劫之力是否就来自这个源头世界?

    可是,这又经不起验证,他现在比地仙厉害,实力接近养生主,但是,真要是天劫之海,他依旧要形神俱灭。

    被金色的浪涛拍击,他很狼狈,剧痛难忍,虽然比第一次遇到红色物质时抵抗力要强,但还是有撕裂之痛。

    御道枪、逍遥舟,沉寂无声,但是可以看到,一路上它们都在默默吞食。虽然它们很安静,但是,身体也很诚实。

    王煊渡海,不时以浪涛冲击自身,乘风破浪远行,这个过程,汪洋拍击,瀚海席卷,对元神的杀伤力极大,可如果能熬住的话,这又是最好的洗礼。

    按照各种典籍所述,用雷霆冲洗元神,属于极高层次的活化和提升,只要能坚持住,最终会有巨大的好处。

    熬了很久,最后他撑不住了,过犹不及,他并没有勉强,修行路上一张一弛很重要,一根筋崩到极限,可能会突然折断。

    他催动至宝,逍遥舟发出朦胧的光,将他覆盖,挡住了无边的骇浪。

    越向金色汪洋深处进发,浪涛越刺目,拍击而起,溅落向天穹的浪花,像是可怕的天劫肆虐。

    王煊动容,如果没带来至宝,纯粹在这片世界修行,第一次他绝对不会深入到这种地方,需要慢慢适应。

    汪洋深处极其危险,以他超越地仙的修为,如果长时间呆下去,也可能会被“熔解”掉元神。

    渡海很枯燥,除了风浪,就是和海面一個颜色的金色天穹,整个世界只有一种色彩。

    “海中无活物,真的连一个生灵都没有。”甚至,他驾驭逍遥舟入海,在金色大洋下,一片死寂,没有水藻,更不可能有“鱼群”等。

    他认为,这应该只是具现出的金色汪洋,并非真正的海。

    在这种世界中航行,举世茫茫,只有他自己,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他已经有了种孤独感,还真想碰到一个生物。

    想到上一次的植物,花蕾摇动出漫天的光,果实带着芬芳,他现在越发确信,那是了不得的东西。

    在没有生命的大洋中,出现那样的“神植”,太异常了。

    在海中狩猎,寻找奇药的过程,实在太单调了,他来到天空中,逍遥舟冲破云霄,在上方俯视大洋。

    到了最后,他更是催动至宝,尝试冲出这个世界,想看一看毗邻这个源头世界的外面什么状况。

    出了色彩斑斓的各种超凡源头世界,外面也有无尽的虚空,他在金色的云端旅行时,身体突然一僵。

    他好像听到了声音,在那域外,在那无垠的九霄上传来,像是有人在窃窃私语,像是友人间在密谈。

    什么情况?他简直不敢相信!

    这死寂的超凡源头世界,还真有生命体不成?

    他注意聆听,低语声,如和风细雨,润物无声,洒落在他的心田,让他全身舒泰,元神冒出光雨,在这片时空流动,恍惚间,要飞升了般。

    声音很轻柔,并不简单,似有神秘人在交流,从未知之地传来波动,让王煊觉得春风拂面。

    他沉醉当中,甚至,有了种慵懒感,似要在这里沉眠,他赶紧让自己清醒,这是什么体验?

    他的元神发光,全身放松,像是和赵清菡一起坠入温柔乡中。他有种时光悠悠而过,春日不愿起来之感,想继续休憩,一梦千古。(未完待续)

    本站最新域名:

    <a href="http://koubei.baidu.com/s/" target="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