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7章 有所得有所失

新篇 第27章 有所得有所失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小世界寂静了二十多天,然后打开了,御道枪是竖着进去的,现在是横着出来的。

    它有意识波动传来,但意思含混不清。王煊怀疑,它在骂骂咧咧,当然,没有什么证据。

    “失败了吗?”他神色凝重地问道。

    御道枪由近两米长,横着出来,坠落到地上,缩短到了拇指长,暗淡无光,细密的纹络很深邃。

    它沉静片刻后才发出微弱的光,简单回应,这次横生波折,情况不算糟糕,但也不够完美。

    旗面果然还在,涅槃新生,和杀伐之力无以伦比的御道枪都敢硬碰硬的撞击,凶猛的“一塌糊涂”。。

    最后,在力拼过程中,第一杀阵——御道阵,被提升了,在质变,两个宇宙交融之地化成的天然大熔炉,几乎要将此阵催生为完美的杀阵图。

    各种天材地宝,如大罗铜母、息壤等,全都被融入进去了,不要命的向里面填充,第一杀阵消耗了这个文明无尽的底蕴。

    原先,它铺天盖地,大阵占地很广,现在浓缩了,但更为恐怖了。

    期间,御道枪发现自己成为杀阵核心,有被融合进阵图的趋势,这怎么行?它是独立存在的至宝。

    无论如何,它也不可能融进第一杀阵中。

    它拼尽力量,想要让阵图去和旗面合一,这才是最完美的结果,但是旗面猛烈反击,让御道枪去填阵图。

    结果三大御道级力量碰撞,交融, 混战, 场面一度失控。

    最终, 御道枪退走,将孕育出它的那块混沌石给填了进去,补充在杀阵图中, 它自己退了出来。

    事实上,那么大一块混沌石, 实属无上神物, 和神明宫一个材质, 或许可以重新炼出来一件至宝粗胚。

    毕竟,想炼出至宝光有材质也不行, 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将至高纹理刻写进去,祭炼成功。

    但是, 这也足够奢侈了, 除却逍遥舟、神明宫、养生炉等有数的几件举世闻名的至宝外, 又有什么器物, 会消耗掉这种至高的材料?

    而大罗铜母、息壤,也是炼化至宝层面的奇物, 属于稀有的辅材。

    王煊无言,最终成就了第一杀阵图?

    他攥着缩小的御道枪,再次进入这片奇异之地, 入眼所见,一片破败, 山岭没了,铜母池子消失了, 各种神金建筑不见了,成堆成片的稀珍奇物, 都耗尽了。

    这里光秃秃,海量的天材地宝,连一角都没剩下!

    “这些足以炼制出至宝来了吧,哪怕有损耗,有浪费,也足够了!”王煊叹道,全消失干净了。

    大地被削平, 地宫早已浮现出来,混沌气弥漫,前方浑厚的混金大门,确切地说该改名为第一杀阵图了。

    十米高的混金大门也被熔掉了, 融入杀阵图中,被取而代之,那里一片朦胧,堵住去路,蒸腾光雾。

    “这里还没有结束,还在对抗?”王煊悚然,踏足这里后,他觉得自己随时可能被撕裂开来,那种气息非常恐怖。

    主要是有御道枪在手,抵住了无形的杀气,不然的话,第一杀阵在向阵图演化的过程中,无物不杀!

    御道枪告诉他,阵图挡住了旗面的去路,如今两者在对峙,同时阵图在持续的进化中,当有一天第一杀阵缩小到丈许内,才算成型,成为真正成熟的阵图。

    那个时候,哪里还需要什么布阵,祭出它,直接就笼罩一方天地,比部分至宝都要恐怖和可怕。

    当王煊听到这种介绍后,自然眼热无比,这着实是一件大杀器,得到它的话,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御道枪认为,现在若是将一件至宝填进去,最好不过,到时候哪怕被人联手,用两件以上的至宝在阵内和内外联手破阵,都无惧,有至宝加持的阵图,将坚固不朽,甚至可以自行修复。

    “你和它合一,两强联手,不是更好吗?”王煊蛊惑。

    “我自身内部纹理天成,已经是杀伐第一,和它交融意义不大。将它和旗面融合在一起,是不错的选择。要不然将羽化幡填进去,也和此图很契合,人世剑倒也可选。”

    御道枪拒绝,它是混沌中诞生的奇物,先天成型,不需要再熔炼什么其他材质了。

    现在说那么多没用,它认为,阵图从十米浓缩到丈许内,最起码也得花费上数年以上的光阴。

    御道枪的波动时断时续,似乎很疲累,它略显严肃,提及这里时,说不要妄动,将阵图养在这里,看它最后是否会和旗面合一。

    王煊盯着阵图,最后,在心中翻阅各种祭炼奇物的经文,他借助御道枪冒险去接近那杀气腾腾的恐怖杀阵。

    “你又给我找事!”御道枪不满,它消耗已经过大了,但最后却也不得不再次为他出力一把,进行庇护。

    王煊没指望今日在此将阵图炼化成自己的东西,他连元神都没有,难度实在太大了,只是在阵图中心的混沌石上打上一道印记,为日后留下契机。

    那块石头是御道枪的诞生之地,相当于“孵化”出它后留下的“蛋壳”,和它始终有丝丝缕缕的紧密关系呢。

    经御道枪协助,王煊成功了,将那道印记注入当中。

    他有些出神,在这里站了很久,耗时两年有余,一切都还算顺利,并未遭遇生死大劫,但最终的结果却有些出乎预料。

    “御道旗那个文明留下的天材地宝,无尽奇物,最终竟成就了第一杀阵图。”

    他皱眉,自己能等到那个时候吗?最少也要消耗数载光阴才会有结果,但是肉身每况愈下,他都不是地仙了。

    他在这里养生两年,并没有什么起色,甚至依旧在虚弱。

    “这片宇宙中,哪里还有造化真晶?”王煊问道。

    御道枪告知,地宫最深处的混沌洞中应该有,旗面就是在那里孕育重生的,除却各种成分复杂的能量外,那里必然也有超凡物质的本源结晶。

    然而,这条线索没用,杀阵图挡路,旗面蛰伏当中,最近几年都别想接近那里。

    “另外就是超凡光海消失之地了。”御道枪告知,造化真晶只会在位面裂缝中残存,现世中不可能找到了。

    王煊离开这片小世界,随着御道枪跟随他远去,在其身后,那个小世界的入口缓缓闭合了。

    御道枪十分疲惫,告诉他,如果没有造化真晶的话,它真的不能再随意复苏了。

    “你和旗面血拼,消耗竟然这么大,没有受损吧?”王煊关心地问道。

    “没有什么奇物可以让我受损,即便是几件至宝也不行,我只是连续转化混沌为己用,有些累了。”

    “你也能化各种能量因子为己用?!”王煊心惊。

    “当然,旗面不过是在走我的旧路,我当初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御道枪给予肯定的回应。

    但是,它也坦言,那样做比较艰难,每次调动混沌之力,它都觉得疲惫不堪,需要修养一段岁月。

    总体来说,它认为,自身还不够完美,它内部的纹理若是再细密一些,再次蜕变和提升一截,或许可以视混沌物质为超凡因子,再无区别。

    “你能将混沌转化为超物质吗?催生出神秘因子。”王煊目光灿灿地看着它。

    “想什么呢,现在我只是暂时能借用混沌之力,想让我帮你转化这个难度太大了,目前做不到。”

    御道枪告知,旗面也是这样,短时间能利用混沌物质,但长时间也需要“冷却”,会感到疲惫不堪。

    “我要等在这里吗?还是说,出去寻找些机缘。”王煊轻语,在这里的话,他不会有任何提升。

    出去的话,同样会日复一日的虚弱,但也有可能会找到新的机缘。

    “去超凡光海消失之地,我需要造化真晶缓解疲惫,不然的话,混沌洞中有真晶,旗面可能会比我先复苏,将来不好制衡它。”御道枪开口。

    既然如此,那就必须要离开了。

    王煊叹道:“上次我挖的不够彻底,没有拼命去寻找,这次再去一趟,豁出去了,再当一次矿工。”

    挖超凡光海的残迹,这是唯一能获取真晶的地方了,他希望那里的位面裂缝还没有彻底闭合。

    “三十而立,我已经三十一岁了。”他轻语,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他一直在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交融之地,独自探索。

    有所得,有所失,他离开现实世界两年多了,如今距离神话落幕则有八年了,不知道外界怎样了,该回去了。

    如今,财阀活跃了一些,自从钟家的舰群回归,这像是一个信号,连小心翼翼的超级财阀钟家都“解禁”出现了,似乎预示了超凡的全面结束和落幕。

    大时代变革,每一朵浪花都可能重逾亿万均,过去各方一直都比较谨慎,怕被碾碎在这个复杂的时期,维持平衡和稳定,不出错就是最好的结果。

    新星,永安城,一个富有艺术美感的独栋建筑中,一位中年女子风韵不减,看得出年轻时异常美丽,现在的她也有种雍容优雅的气质。

    她是赵清菡的母亲苏璇,温和地开口:“清菡,再有几天,你就三十岁了。”

    “三十了。”赵清菡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院中的藤萝花草,又看向天边,感受到了时光流逝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