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1章 最后的余辉

新篇 第11章 最后的余辉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凌茜哑然,看的真切。王煊那种平静和淡然,完全是没有对等的看那三人,直接就给踹出去,打发走了。

    她悄然打量,这就是堂姐凌薇的前男友?和传闻中的样子对上了。

    三年来,哪怕进入宇宙深处,才从外面回来,她也听到了不少传说,都是和“王地仙”有关的事。

    他是现实世界中最强大的个体之一,杀过地仙,屠过不止一位神明,实在是富有传奇色彩。

    “王煊,我昏头了,但和你所想的不一样。我承认这三年来放浪形骸,活成了很多人不喜欢的样子,但是我对身边的朋友真没有恶意。”周云解释,脸色苍白。。

    王煊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想到过去种种,他暗自叹息一声,两人最初是因为一些冲突才逐渐熟悉的。

    他的金身术都是从周云的父亲那里得到的,并超乎所有人的预料练成了,让他在超凡路上打下最为坚实的基础。

    此外,道教的五页金书,也是在青城山时,他从周云身上抢到的,练成后,这种绝学曾数次救过他的命。

    最让王煊印象深刻的是,当初的超级财阀孙家恶意针对他,一度派出机械人和战舰,要在新星干掉他和老陈时,周云很仗义,为他发声。

    “行了,你先回去吧。”王煊现在不想和他多说什么,这次对他有些失望,最近不想见他。

    周云张了张嘴, 但最后默默起身, 不久后有两个女子来接他, 订好了船票,连夜赶回新星。

    凌茜也找个理由告辞,在这里她像是个局外人。

    包厢中, 沉闷气氛一扫而去,对于王煊的回归, 秦诚最为高兴和开心。

    他和王煊自然不见外, 说话很随便, 道:“老王,你这次没事了吧?可千万别再不告而别, 让我们一等就是数年!”

    “应该没什么事了。”王煊点头。

    黄铭立刻安排,重新换了个包厢,难得这样相聚, 无论是他和孔云, 还是周青凰、顾明曦等人, 都有很多话想问。

    他们不仅是代表自己, 还想为他们什么身后仅存的几位超凡者问下,王煊是否找到了新路, 神话是否还有希望?

    “一切都还在摸索中。”王煊回应。

    这顿时让几人神色微滞,这意味着,超凡确实没有出路了。王煊是什么人?如果连他都如此, 其他人自然更没可能,终究会渐渐腐朽在岁月中。

    “我得纠正下, 我身后的家族没有超凡者了。”黄铭苦涩地说出隐情。

    倒是孔云的家族,还有两位身体状态很年轻, 其真实年龄很大的老祖宗还维持着超凡之身,不愧是有圣禽血统的家族。

    “两位老人家说, 他们最多还能维持五年,最终也会成为凡人。”孔云轻叹。

    “我们几家也没有超凡者了,倒是诗茜家里有位老人家状态还算不错。”顾明曦开口。

    无论是她,还是周青凰,亦或是陈妍,各自背后的道统、家族,都彻底没落了, 仅存的强者也在最近三年内先后被现世纠错,沦为了凡人。

    王煊蹙眉,在他沉睡时,超凡者面对的大环境竟在持续恶化, 这是要一个都不剩,全部削落掉道行,未来没人可以立足神话领域中。

    这就难怪当初超绝世都要拼死争夺至宝了,只有这种至高神物才能稳住一定的道行,延缓腐朽。

    王煊喝了一杯酒,想到很多,大环境如此,列仙确实要灭绝了,百年后,当最后这批人都死个干净,神话将了无痕迹。

    “老王,过段时间你真要去新星?小心点啊,现在大氛围变了,和三年前不一样。”秦诚提醒。

    “我知道。”王煊点头。

    顾明曦举杯,向王煊敬酒,道:“王煊,这次多谢你为我们出头,以后我们应该会少了很多麻烦,但是他们可能会忌恨你。”

    王煊不在意,今天既然来了,如果软绵绵,不轻不重地说几句话,那大概率会有更多的麻烦。

    他这样遵从本心,直接教育那三人,反倒会让各方忌惮,甚至担心与害怕他去和相关方算账。

    他对有些人的心思很清楚,现在的他,在超凡路上不能虚弱,要挺住才行,俨然已成为超凡最后的余辉。

    事实上,很多人都是这么看的,连残存的少数超凡者也这么认为,怕他倒下去,如果他都熬不住了,那些对列仙敌视的人,很可能就肆无忌惮了,有些疯子甚至想要研究他们的血肉基因。

    接下来,几人喝酒聊天,说着几年的变化,对于经历这样的剧变,从仙界坠入红尘中,周诗茜、孔云等人其实远比王煊的感触多,受到的冲击更强烈。

    还好,他们适应能力都很强,如果没有外人打扰,没有心怀莫测的人盯上他们,这些人会在旧土活得很好。

    “我家里的长辈想过来拜访你。”气氛放松后,孔云这样开口,有些不好意思。

    旁边,顾明曦、黄铭等人也都张口欲言,不久前,他们将王煊出现的消息第一时间告知了家人,有老家伙坐不住了,很激动,想过来见他。

    事实上,这一夜,王煊出现的消息已经瞒不住,安城的修行者,旧土残存的超凡者都得悉了,想了解他的现状。

    “不用这么客气,你们告诉那些老人家,以后再聚。”王煊开口,接着又平静地补充道:“不用担心什么,现阶段没什么大问题。”

    最后这句话,当晚就传出去了,旧土的修行者,无论是沦为凡人的,还是保住部分道行的,顿时都觉得压力骤减。

    然而,某些人听到这则消息后,当夜不怎么高兴,甚至都没有睡好觉,这个年代了,还有个地仙无损?

    黄铭低语道:“王煊,你真要去新星的话,确实要戒备下,万一在路上出现飞船故障等事件,那就可怕了。”

    看得出,他确实没有水土不服的问题,连这种事情都门清,彻底融入现世了。

    接下来的话题就轻松了,周青凰这个麦霸,倾情演绎,一展歌喉,确实人美歌更甜,最后更是和顾明曦一起合唱,载歌载舞,两人有些喝多了。

    “王煊,你觉得明曦怎么样?当初,我可是极力撮合你们两个的,结果被你这家伙一剑差点将明曦劈为两半,那血流的,让她差点香消玉殒,真是”周青凰旧事重提。

    一群人都无言了。

    最后,王煊举杯,和他们一一碰杯,结束了这场聚会,他返回安城郊外的庄园。

    月光皎洁,照进房间中,一片朦胧,王煊坐在那里,审视自身的状态,肉身自然很强。

    再加上被锁在手链上的微型御道枪,他自然有一定的底气。

    但是,他的术法神通,他的强大超凡之力,如今却在虚无之地。

    “究竟是你的思感蔓延到了现实中,还是我的超凡之光投映在烟霞海中,暂时收不回来?”王煊轻语。

    他的精神力依旧很强,但无法和地仙层次面的元神相比,他在朦胧的月辉中感应命土,手腕上的御道枪荡漾出淡淡的光华。

    现在的命土有些不一样了,像是一道天堑横亘在现实和虚无间,不好接近,难以横渡过去。

    甚至,现在这种状态的他,想出现在命土间都很困难。

    王煊迟疑,要不要以精致而瑰美的“御道枪”去尝试贯穿命土?但他发现,有些尴尬,失去神通术法之力,都无法将拇指长的至宝收进体内了。

    现在,他有地仙级的肉身,可是元神之力却不在,虽然足以应付各种意外,但是,依旧显得很不方便。

    他沉静下来,仔细感应,犹若庄周梦蝶,又似蝶梦庄周,分不清自己是在现世,还是在烟霞海。

    现在他对烟霞海中那座岛屿上的感应相当的模糊,仅隐约间窥探到,那里正在发生一些事,他在与一些“人”互动,有些“妙事”在上演,于他有益。

    “你要去新星?谨慎啊,有些人的心很脏,别半路上阻击你的飞船。”次日,陈永杰和王煊交谈,神色郑重。

    显然,昨夜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了,连他和青木都知道了详情。

    “放心,有熊在,没什么大问题。飞船融合了多艘古飞船的残骸,全面升级了,不怕那些所谓的超级战舰。”机械小熊开口,虽然很尽心尽责,但很可惜,它失去了昔日的灵动,面部表情和话语都有些僵硬。

    “我想四处走一走,看一看。”王煊不是心血来潮,除却想去转一转,看下故人,更想寻找一些线索。

    御道枪竟然是新术的领军人奥列沙挖掘出来的,他想了解个透彻,旗面是否也在同一个地方?

    此外,他如果总是蛰伏,躲着不出世,反而让那些人多想,要不断探他的虚实。与其如此,不如他主动走出去,相关方或许会更没底,主动示好。

    “财阀手中应该还有些好东西吧?”王煊琢磨着。

    两日后,他动身远行,赶往新星,路途上并未被人阻击,顺利从虫洞出来。

    “王煊来新星了!”

    王煊还在外太空中呢,新星那边就有人得到消息,在相关的圈子中引发议论,如同在平静的大湖中投下一块巨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