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章 各自飘散

新篇 第1章 各自飘散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两天后,王煊苏醒,此时早已回到旧土,身在青木郊外的庄园中,他像是个病号,在被挂点滴。

    他拔下针头,揭开雪白的被子,来到窗前,看到树枝上最后顽强地挂着的几片黄叶也在入冬的冷风中坠落了。

    寒冬到来,万物凋敝,虽然屋中暖洋洋,但户外广阔的大环境却已飘起冷冽的雪花,连只飞鸟都看不到了。

    王煊身体略微不适,总觉得没有以前强韧了,似随着大时代的剧变跟着变化,精神也有些疲惫。

    两日来,他陷入一种深层次的梦境,在和新元神进行拉锯战,光点在尝试汲取外部元神的精神力量。

    而他则在努力和光点交融,化为己用,想和它融为一体,他不允许光点中诞生出新的意识。

    他来到镜子面前,看到自己面色有些苍白,有种倦意,他虽然依旧年轻,但两鬓间却有了数十根白色的发丝。

    无论是精神,还是血气,最近都消耗的厉害,在超凡寒冬到来后,他的身体和精神除却被动为光点提供超物质外,也在对抗这天地大势。。

    在过去,连至宝剧震,规则动荡,都没有影响到他。如今在他身体内部出问题后,终于让他感受到凛冬到来后的可怕寒意,在他身上,有了丝丝“腐朽”的气息。

    “华发早生根。”他轻抚过鬓角,在过去,很难想象他会有这种境遇,还是凡人时,他就在练金身术,肌体坚韧无比,血气异常旺盛, 现在却这样了。

    “我会好起来的, 哪怕是在看不到尽头的超凡寒冬到来后。”王煊轻语, 要斩尽那一缕缕腐朽,涌现生机。

    他看着窗外渐渐发白的天地,想到了宇宙深处的位面大裂缝, 最后的滔天大浪拍击下来后,那些人都不见了。

    他目送他们远去, 这个神话时代, 最强大, 最有才情,也最具勇气, 敢于迈出那一步的人,成功了吗?

    算一算时间,无论是成功, 还是败亡, 都早有结果了, 可是他却不知道那些人的命运和结局。

    他沉静地仰望天穹, 白茫茫的雪花飘落,他的目光似要跨越时空, 想看到他们的身影,熟悉的人都远去了,让他有种萧索感, 心中空寂。

    “都要活着。”他不想他们消亡,希望还能在另一片新世界再聚首, 有重逢的那一天。

    他收回目光,再次关注身体的内部状况, 心中浮现各种经文秘篇,想解决自身的问题。

    “谢天谢地, 你终于醒了。”青木推门进来,不久后,陈永杰和刘怀安出现,亲自为他把脉,查看他的病情。

    王煊道:“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你们不要担心。”

    陈永杰点头, 随着神话永寂,哪怕已经接受现实,他们几人也心情复杂,曾经在不可能修行的旧土, 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超凡者。

    现在梦醒了,列仙远去,强者坠落凡尘,他们几人也重新回落到起点,像是始终站在这里,如梦似幻。

    “我没有告诉你的父母。”青木说道,避免那两人为王煊担心,好在王煊现在已经醒过来了。

    “不告诉最好。”王煊点头,青木的安排很稳妥。

    然后他笑了,道:“别那么沉重,虽然一切都结束了,但是,你们不亏啊,现在都成了二十几岁的小伙子,重返青春。”

    那三人也都笑了。

    刘怀安老爷子,最起码是八九十岁以上的人了,现在一头板寸,人特别精神,看起来不足三十。

    陈永杰也是短发,精神奕奕,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青木从四十岁重新成为一个年轻人,活力十足。

    “最后时刻,他们离开时,没有变故吧?”王煊问道,在看到大浪拍击,那些身影被吞没后,他就直接昏过去了。

    “有点意外。”刘怀安说道。

    王煊身体微微僵滞,他最怕听到这种消息,超凡光海退潮时,出现超纲事件?

    “逍遥舟剖开巨浪,飞了出来。”陈永杰告沉声道。

    最后关头,大浪滔天,所有地窟都被淹没了,位面裂缝剧震不止,一切都被超凡光海覆盖。

    可是,那用来渡海的最强宝船,却舍下列仙,从浪涛中逃了出来,独自远去,没入现世宇宙中。

    青木道:“我们匆匆瞥见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位鼻祖,带着弟子门徒,站在逍遥舟上,紧张地逃走了。”

    王煊心头沉重,最后这种变数,超出他的预料,大概也让方雨竹、燕明诚等人措手不及。

    “超绝宫和勾陈帝宫,两位超绝世临阵脱逃,不是怂,就是坏到了极致,这种逃遁太恶劣了,等于背叛,关键时刻狠狠地斩了众人一刀。”

    王煊脸色有些难看,真想找到那两人,抡起巴掌,用大耳光扇爆他们。

    在渡海计划中,逍遥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没有比它更适合跨海的宝物了。舟若损,还有神明宫,然后是养生炉,等于里外三重舱,较为稳妥,途中以方雨竹的手镯开路,以不朽伞防御。

    结果现在最强渡海工具被人驾驭逃走了,临时打破了所有规划,那一刻,渡海的一群人动辄就会倾覆。

    一群要以生命搏杀出超凡前路的人,哪怕心志再超常,在一瞬间估计也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但是,他们没有退缩,随着大浪一起消失了,或有可怕的危险,可他们还是毅然选择上路。

    “要么是真的狠与坏,要么是无比恐惧,最后的瞬间选择退缩,逃了回来。”青木说道。

    “熊很想将他们击落。”机械小熊进入房间,表达自己的不满,那个时候连??它都看不下去了。

    但它被陈永杰阻止了,对方不仅有至宝——逍遥舟,还是实力极致强大的两位地仙,而且,远处也有他们的战舰。

    两大鼻祖带着门徒,没有停留,消失在漆黑的宇宙中,此后就没有音讯了。

    影子夫妇、方雨竹、张道岭、冥血教祖等人也有部分门徒没有渡海,开着他们留下的飞船离开。

    “那些重要门徒选择进入宇宙一些有神话传说、如今还类似古代环境的星球,此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留下的人选择隐退,大多都不曾留下联系方式,因为时代变了,科技日新月异,他们早晚会彻底沦为凡人,就此远去,安度余生,未尝不是好事。

    他们手中有几艘古飞船,也有一些现代战舰,有些是从遗迹得到的,有些是这么多年来在人间未曾断绝的道统努力攒下的家底。

    但是,想要常年供养,保证舰群所需,消耗实在太大了。

    这次也只是为送祖师,这些战船才从各地齐聚,来到位面裂缝附近。

    “超凡落幕,各自飘散,很多人此生都不会再相见了。”王煊说道。

    他很想再去位面裂缝看一看,超凡光海彻底消失了,那些地窟还在吗?是会否留下什么东西。

    但在当天,他选择先回家,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状态,怕有一天再次突然昏迷,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醒来。

    趁现在他无碍,赶紧回去,和父母相聚,告诉他们自己接下来可能会很忙碌,短时间可能不回家。

    “你的脸色有些发白,超凡消失后,你是不是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王煊的母亲,看着他,有些担心,道:“不要过于消耗心神沉浸当中,如果不可为,就当梦一场吧,在这现实世界中,过好每一天就是福。”

    “保好自己的身体最重要,这才是最真实的,神话由虚而来,你别把自己折腾生病。”王煊的父亲很也关心他的状况。

    “别告诉我,你们其实也在修行。”王煊笑道。

    老王一拍额头,道:“习惯了,不是看了一堆关于修行史的书籍吗?又和燕明诚接触久了,忍不住就想发表点看法。惆怅啊,他都远行了,以后我注意,不乱说话了。”

    王煊点头,其实万物相近,百业相通,平凡人的一些话,还有超绝世的言行,都有可参照的地方。

    他开口道:“身在人世间,活着的所有生灵,无论平凡与否,活过的每一天,都是一种修行,或在有意争渡,亦或平安即是福。”

    “这头熊真可爱啊。”王煊的母亲转移了注意力,一眼看中机械小熊,揉了揉,捏了捏,它则配合着,让活化的金属脸蛋变软。

    “我想去四处走一走,超凡落幕了,我想看一看世界各地的变化。”王煊说道,提前打了预防针,可能要走很长一段时间。

    不久后,他庆幸提前回家,因为才离开没多久,便又感觉身心疲累,想长眠不醒。

    他顺利返回青木在郊外的庄园,就有些撑不住了,自己爬上床,最后看了一眼窗外大雪飘舞的寒冷世界,他再次昏迷。

    “在这个时代,我可与地仙比肩,如今要和超凡大时代背景共腐朽吗?不可能,我能撑得住。”

    昏沉前,他的潜意识发光,必须得坚持住,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体内出了问题,他要解决这种麻烦。

    他觉得,和光点中的新元神之间,不亚于一场战争,每次昏迷都是在对抗,在激烈争夺精神能量。

    在长眠中,在模糊间,他曾听到很多人的轻唤,有青木的声音,有陈永杰和刘怀安的,也有机械小熊的。

    “老王,你这是怎么了?别我吓我!”这是秦诚的声音,他絮叨着,从外边回来了。

    当初,大结界未熄灭前,为了防止恶龙对王煊身边的人下手,吴茵、秦诚等熟人都被送走了。

    “王煊,醒一醒,不要再睡了”这是赵清菡的声音,她也来过,站在病床前,朦胧的声音飘落。

    这一次,王煊昏迷了一个星球,都没有清醒,外界都得到了一些消息,各方都很吃惊,连他都受到这样的冲击了吗?

    期间,王煊隐约间有感,吴茵来过,低声轻语。小狐狸不会开口说话了,退化严重,跳到他的床头,用毛茸茸爪子轻轻碰了碰他的脸。

    “王煊,你怎么还不醒来。你说了,无论你在哪里,在这个冬季都会赶回来,会参加我的婚礼。你人回来了,可是,精神意识呢,赶紧醒来吧,一定要恢复,好起来!”秦诚来过很多次了,他的家就在安城,离这里很近,每天都来看望王煊。

    “王煊,振作点,不能出事啊,我的一双儿女要出生了,一男一女,你要是敢不醒,我就真借你的煊字的为其中一个起名字了。”陈永杰虽然这样说,但却略显沉重。

    第八日,王煊醒转,此时已是半夜十分,万籁俱寂,他看了下床前的日历,这次的昏沉时间竟这么久。

    机械小熊一直守在房间中,第一时间觉察,立刻走来,机械地表达着喜悦之情,问他饿不饿。

    王煊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有些偏瘦了,两鬓间还是有数十根白色的发丝,有些醒目。

    “我去告诉青木,你醒了。”

    “不要,太晚了,不要吵醒他们。”王煊阻止机械小熊。

    次日,青木、陈永杰等人第一时间出现在房间中。

    秦诚闻讯也快速出现,很是惊喜,道:“老王,你吓死我了,怎么会变得这么虚弱,总是昏迷。你现在醒了,我决定了,婚礼照常举行,就在一个月后。”

    他无比喜悦和高兴,笑道:“你看一看有没有中意的姑娘,和我一块举行婚礼算了!”

    青木告诉王煊,赵清菡、吴茵等人在这里呆了数日,暂时离去,新星有她们家人的消息传至。

    “你现在怎样了,实力到底坠落多少?”陈永杰担心地问道。

    “勉强还可以和地仙一争高下。”王煊告诉他。

    “这”老陈、青木、刘怀安都吃惊,现在王煊这么虚弱了,看起来精神状态很不好,还保持住了可比肩地仙的道果?

    “老王,你可千万不要再昏过去了。”秦诚不在乎他实力的高地,只希望这个最好的朋友兼同学能够平安就好。

    “放心,我期间如果昏睡,一个月后也一定会醒来,参加你的婚礼!”王煊点头说道。

    “就这么说定了,那我可要去发婚礼请柬了,你不能不到场!”

    当日,秦诚就开始发请柬了,有大学同窗,有熟悉的朋友,从旧土到新星,通知了很多人。

    然而,他很吃惊,最后告诉王煊,有些莫名的人并不熟悉,甚至以前没接触过,都主动送祝福了,要出席。

    陈永杰悠悠开口:“看来这次会很热闹啊,他们是想看一看王煊究竟怎样了,想看看他的状态,从普通人的组织,到还存在的超凡者,估计会有不少人到场。”

    他很清楚,王煊杀过地仙,是如今最强大的超凡者之一,各方其实都在关注。最近,有不少人登门,都被陈永杰婉拒了,很多人大概想借这次婚礼接触王煊,了解他的状态。

    祝大家春节快乐,虎年顺心如意。同时月初,也求下月票支持,感谢各位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