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四十六章 这个时代背后的敌人

第五百四十六章 这个时代背后的敌人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深夜,王煊睁开眼睛,元神回归,身体深处终于没有那种饥饿感。

    万籁俱寂,郊外的夜空漫天星斗,他离开飞船,站在了地面上,天气渐冷,呼出的气都是白色的。

    王煊抬头仰望星空,像是要看透深邃的宇宙,有一群人在争渡,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成功跨海而去。

    在这不能修行的年代,一群人不放弃前路,不愿在现实世界中低头,走上一条希望渺茫的路。

    他等了很久,三粒光点无变化,而且,渐渐消失了,隐约间他感觉到,似乎沉入命土之下。

    王煊心头一动,跟着进入命土,发现了一些问题,命土中迷雾蒸腾,且多少有了丝丝腐朽的气息。

    “真要和这个大时代应景,共腐朽吗?”他的元神一路向下俯冲,没有了至宝,也无斩神旗的十倍速度加成,现在的他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果然,出现变化了。。”他心头凛然,前两次他就觉察了,有至宝在手,速度也比以前要慢。

    神话起源之地,超凡诞生之所,命土,正在没落,连他这里也不例外,被这片大宇宙“纠错”。

    外元神、现有的肉身、脱落的旧内景,都早有这方面的征兆,他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寒冬已来临。

    消耗很久的时间,他终于赶到目的地, 取走大量银色仙液和紫色物质, 以后连他都不见得能进来了。

    王煊很警惕, 准备过冬,随时关注最恶劣的变化。

    回归后,他心有感触, 元神离体,飞上夜空, 俯视远处灯火绚烂的城市——安城, 看着霓虹闪烁, 摩天大楼一桩桩,他有些出神。

    在这个特殊的时代, 熟悉的人若是离开这片宇宙后,还有几人可以和他交流修行上的问题?

    王煊的元神飞行,划过夜空, 扫视这片大地, 他害怕有一天连他也受到现世的压制, 精神无法离体。

    自由飞行的感觉, 在将来或许会成为奢侈的梦想。

    “嗯?”远处有一条河,在深夜中还有人垂钓, 其中一人的体内有微弱的光,那是一个超凡者。

    如今列仙都死了一片,凛冬到来, 世间的超凡者不多了,这里有一个, 在悠闲的垂钓。

    这几日,别的超凡者都在惶然, 迷惘,不知道前路在何方时, 他却在这里钓鱼,有些古怪。

    王煊降落,无声地逼近,而后,在不远处凝视着他,很快发现问题,这个人偶尔会看向青木的庄园方向。

    这是在监视?

    此人很谨慎, 相距极远,如果不是王煊心血来潮,元神出窍在夜空下划过,根本不会注意这里。

    王煊几乎等同于地仙, 比这个勉强保住超凡道果的人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一道神念扫过去,就让他脑中一片空白,呆在原地,自身却无觉。

    很快,王煊知道了,有一个黑袍人要他这么做,守着青木那座庄园,观察有可能出现的王煊,宁可错过,也不要暴露。

    所以,他才拉开足够远的距离,混在野钓的人群中。

    “黑袍人是谁,没有了修行的土壤,谁还有心情惦记我?”王煊诧异,在人心惶惶,各谋前路的时代,谁还有这么强的敌意?

    他的元神进入安城,越过一座座高楼大厦,发现了部分超凡者,但是不多,被压制的很惨,大多都在人世间一两段的样子,大宇宙再稍微震下,他们大概率就会沦为凡人。

    黄铭的谪茶斋,一片寂静,黄老板跌落境界了,沦为凡人,不过黄铭功底足够扎实,远比普通人强,现在是大宗师。

    庆幸的是,他的身体早就固化了,并未化出本体,看得出他的情绪有些低落,还没有适应这种剧变。

    王煊无声地飞行,没有惊动任何人,当作未知,最后重回青木的庄园,他开始分出部分心神关注那个垂钓者。

    “他没有什么动作,一直呆在庄园中,我不敢接近。”

    王煊的关注没有白费力气,下半夜那个人起身,如正常野钓发烧友般,天亮前回家,在路上和人通电话。

    “不要惊动他,现在的他无关大局。不要害怕,没有了至宝,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死去。现在,我们关注的是大宇宙深处,正是收割时,呵呵,期待啊。”

    “大人,宇宙中会发生什么?”垂钓者心惊地问道。

    “至宝不该问的,你不要问!”电话那边的人很冷酷,道:“离那个庄园远一点,他现在影响不到什么。但是,他的飞船若是升空,一定要通知我,将之击落,打杀之,不留一点后患!”

    阴冷的声音,果断的语气,带着血淋淋的气味儿,如同深渊恶魔在低语,那个神秘人挂断电话,让王煊都感觉到一阵寒意。

    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有人不止对他有强烈的敌意,还想在宇宙深处来一场血腥的收割!

    那个神秘人虽然在克制,但是能够感受到,他迫不及待了,一副即将收取胜利果实的样子。

    “他提到了至宝。”

    王煊霍的起身,进入飞船,告诉机械小熊立刻联系陈永杰,联系位面裂缝那里的人,希望还来得及。

    在信号发出后,死亡仿佛在倒计时,让他心中发凉,脊椎冒寒气,强烈的不安,到底是什么人,商毅吗?还是另有其他野心勃勃、冷血残酷的人,要突然发难。

    可是,信号发出去了,宇宙深空中没有回应,这让王煊焦躁了,难道真的晚了,已经出事了吗?

    他从那刚才的简单对话中,有了极其不祥的预感,现在知道位面裂缝的人太多了,有人要对那里下手,成功率很高!

    想凭自身的实力,或者联合如今所有的超凡者去围猎,根本不可能成功,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几人,手持至宝,保住地仙道果,都集中在超凡光海附近。

    “这是想以超级战舰轰进位面裂缝中,轰杀一群实力严重下降、在这个时代可以被热武器杀死的超凡者。”

    即便无法在第一时间杀死,也可以让地窟大崩塌,光海倒灌,将那些人卷走,九成的列仙和诸神措手不及,必死。

    少数几位地仙或许可借至宝强行渡海,但是突遭袭击,那几人大概很难联动,最终或许都会死去。

    毕竟,古来没有成功的案例呢,分头行动,各自借助一件至宝渡海,多半难以成功。

    这样的话,位面裂缝中的人全灭,尸骨不存,或有至宝在光海退潮时留下。

    王煊冷汗都冒出来了,当想到这些血腥而残酷的画面,他不寒而栗,下手的人太狠了,竟要在这种大背景下冷血出手。

    “小熊,还没有联系上他们吗?”

    “没有,消息已经发出,希望他们能接收到。”

    王煊冒汗,大世苦,修行无前路,一群心怀梦想、不愿放弃的顶级超凡者,要去蹚路,以命搏未来,谁能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后方有人要恶毒的下手。

    他有些难过,大世恶化到了这一步,有人愿意拿命去找一片新世界,可有人却想在后方放冷箭,要了他们的命。

    而他现在却只能等待,阻止不了,一切大概率都来不及了。

    “堕落瘆灵、商毅、魔胎大法的创始人还有谁?”他逐一想过当下潜在的强者,带有恶意的生灵。

    “钱磊,如果有人攻击自旧土起飞的飞船,你们那边能第一时间发现,并锁定他吗?”

    王煊无力改变宇宙深处的局面,他现在想先在这边调查,出手,身上杀气腾腾,联系有关部门的人。

    他最早时,还没有成为超凡者前,就和钱磊在旧土认识了,现在第一时间联系他。

    此外,关琳就在那里工作,且陈永杰也已效力于那里,且和有关部门的副手有不错的交情。

    “发生了什么?”钱磊问道。

    “要出事”王煊快速说了经过。

    “老陈在宇宙深处,也牵连进去了”

    在快速而简单的对话中,王煊已经离开庄园,追上那个垂钓者,将他控制,并将他通话记录一并发给钱磊,让他查下。

    结束通话后,王煊提着那个人回到青木的庄园,看向机械小熊,道:“小熊,如果冲向外太空的过程中,有人锁定飞船,想将你击落,如果提前防备之下,你不会有事吧?”

    “没事,谁能击落熊?我打死他们个仙人板板!”小熊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你安静地等待,随时准备行动。”王煊说道。

    很快,钱磊那边有消息了,第一时间定位了和垂钓者通话的那个人的位置。

    “你谨慎戒备,别让人突袭,将你和飞船打没了。”王煊告诫小熊,然后,他独自上路了,那个神秘人就在隔壁城市。

    他连夜行动,准备狩猎,要对那个人搜魂扒皮,弄清楚这一切。

    他心情忐忑,强烈不安,为那些熟悉的面孔担忧,同时又无比愤怒,出手的人丧心病狂,十分歹毒。

    这一刻,他散发着强烈的杀意,沿着一条河流极速远去。他没有动用肉身,因为不够快,直接沿河飞渡,冲向黎明到来前远方的灯火阑珊的城市。

    宇宙深处,恐怖的光束交织,一道又一道,像是无数的彗星划过漆黑的虚空,惊天动地的能量光云腾起。

    位面裂缝中,地窟崩塌,蛛网般密集、但却粗大如同天堑般的通道,在持续的大爆炸。

    地渊遭受到最为猛烈的轰击,超凡光海倒灌,浪涛冲天,甚至冲出了位面裂缝,照亮漆黑的宇宙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