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以至高神血铺就的世外秘路

第五百三十七章 以至高神血铺就的世外秘路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为什么让我护送?”王煊问道,他有自知之明,他现在确实很强,但是和这个白发女子比起来差距明显。

    就连商毅看到他们几人,都调头就跑了,根本没有死磕的意愿。。。

    “我身体受损,实力不济,怕是误了前辈的大事。”王煊补充道。

    “你太谦逊了,神话衰亡了,世间各地的超凡者普遍境界大跌。甚至,因此死了很多人,熬不过这种剧变。而你虽然被夺底蕴,却依旧没掉境界,所受影响不大,这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

    白发女子双眼中露出两道热烈的光束,似乎颇为期待。

    她说的是事实,现在的超凡者很可悲,不亚于经历了一场最严重的流血大劫。

    列仙中不少人在大环境剧变中惨死,高高在上的诸神也在消亡,一日间从“天穹”砸落在“地狱”,本源四分五裂。

    “我要去的地方很特别,固有的道行,现世保住的道果,可能没有用。”她说出问题的根结。

    “如果前辈能救她,我愿意和你走上一趟。”王煊开口,现在他没得选择,再耽搁下去的话,剑仙子必死无疑。

    “让我试试看,重新点燃超凡之火。”白发女子说道,神色很郑重,她挥动宽大的衣袖,将池塘那么大的余烬拂开,露出一些没有烧完全、依旧内蕴神秘力量的星辰碎片。

    她将星骸聚到一起,洒落下自身的几滴血精,然后眉心发光,复现至高规则的残余碎片,哧的一声,点燃血精,落在星骸上。

    一朵微弱的火苗窜起,点燃了,辐射出明显的超凡之力,虽然火焰很微弱,只有那么一团,但是依旧照亮瓶中世界。

    “熊……感觉心中的尘埃变少了一些,明亮了。”机械小熊最先懵懂地开口,本能地感觉到,这种光让它高兴和开心。

    姜清瑶发生变化,被剑光绞断的骨头,还有破烂的五脏,以及那碎裂的元神,都在被天药、银色物质、精神之血滋养。

    这片地方神话仿佛重现了,那些奇物再次有了起死回生的药效,能够将身体冰冷的人拉回来。

    但是,随着她身体内生机增多,向好的变化就稍微变慢了。这倒也可以理解,终究不是超凡世界归来,这是白发女子再塑的神话余光。

    “我只有半日的生命,我死后,残火还能继续燃烧半日,那时,她还没有苏醒的话,就只能借助养生炉了。”女子告知。

    “如果前辈顺利抵达目的地,活下来呢,这朵火光是否始终燃烧着?”王煊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真得拼命护送。

    白发女子摇头道:“你想多了,我并不想欺骗你,即便我活着,这朵火苗也不过是能够多燃烧上一夜而已。”

    她越是这样说,王煊越觉得可信,多上一夜的话,也值得他尽力去护送她远行。

    此时,王煊骨骼噼啪作响,断骨慢慢接续,他元神发光,斩去腐朽的气息,他自身的状况在变好。

    在他的体内,记载于石板至高经文中的一种疗伤秘法起到了作用,稍微运转,全身发光,元神共振。

    他尝试以此秘法帮姜清瑶引导超凡之力流动,但是,他发现作用没那么大,主要是她的本源被撕裂了。

    运转这种至高经文还不如以天药、精神之血,润物细无声的滋养,需要时间,慢慢让其本源愈合,让崩裂的命土恢复。

    “我们该上路了,我时间不多了。”白发女子提醒,她只有不足半日的时光,最后看了一眼这里,又抬头看向瓶口外的世界。

    她有至高规则残余的碎片加持,目光洞穿瓶外的飞船,看向宇宙星空,有些留恋,最后毅然转身,她要离开这个世间了!

    王煊跟着她上路,走向火堆余烬如今辐射不到的区域,走出一段路后,就步入了那扭曲的空间。

    在途中,她收起了地上殷红的血,有她自己的,也有别人留下的。

    进入扭曲的空间中,王煊的感知都异常了,也像是扭曲了,听到各种奇怪的声音,看到许多莫名的景物。

    “保持静心,忽略外景,一切都是虚假的,唯有脚下的路的为真,我们要踏上一条秘路了。”白发女子严肃地提醒。

    扭曲的时空,各种怪物模糊地浮现,连它们也是变形的,有的薄如纸片,有的庞大如星辰,移动时,瞳孔都如陨星划过夜空。

    还有一些植物,一株草比一颗大星还壮阔,根须将星球刺透了,也有怪鱼在黑暗的大宇宙中摆尾游过。

    光怪陆离的景物,许多如同魔音般的经文声,以及各种的生灵的话语,一股脑的挤压过来。

    王煊觉得,没有比那篇记载于一页枯黄纸张上的经文更适合此地了,虽然被他戏称为精神病大法,但来头极大。

    它其实讲究的是唯我唯真唯一,高深莫测,就连昔日的第二至宝——幕天镜,都是藉此经文炼制成的。

    前方,扭曲的时空中,出现一条可见的路,以超凡星辰碎片铺就,一片又一片,彼此不挨着,通向无尽虚空。但它们现在没有超凡辐射,因为所谓的超物质在大宇宙纠错面前,也近乎冷寂了。

    这种星骸和火堆昔日焚烧的是同源物质,在这里竟铺就了一条路,连着哪里?

    “这是我和其他人艰难定位,开辟的道路,铺下超凡星辰。我们曾九死一生到了终点,依旧打不开最后的路,只能无功而返。”白发女子叹息,很不甘。

    她告诉王煊,这条路不算危险,只有最后接近目的地时,自身的道行道果会出现异常。

    周围,幽暗,深邃,仿佛来到了深空中,附近的时空依旧扭曲着,各种怪物,各种离奇的模糊景象浮现。

    “今时不同往日,神话腐朽了,这条路的尽头,或许有一线希望能被打穿,我最后再去尝试一次。”

    显然,连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不过是生命历程中最后的一次抗争,希望踏出一片新天地。

    成功,就活着。失败,那就再也没有归期,会死在这条路的尽头。

    “那五位前辈呢,还会回来吗?他们不想最后试试吗,联手总比一个人的力量大。”王煊问道。

    “回不来了,他们早已对这条路绝望,应该会死在外面,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动干戈之下,或许早已凋零落幕。”她平静地说道,到了她这个层面,历经无数岁月,哪怕友人死去,也看淡了。

    事实上,她走到这一步,一路上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太多,红尘中,仙界间,那些人那些事,成为记忆中泛不起浪花的水波,一路平静地流逝远去。

    ……

    宇宙中,商毅手持羽化幡一声怒吼,猛力挥落,将自己的内景地自爆了,再加上至宝发威,和空间崩塌一起进行。

    在这个时代,规则余韵都愈发难以浮现的情况下,那三男两女果然被重创了,他们本就要在今日死去了,连续施展手段,已经是强弩之末。

    咚!

    这片地带,发生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有至高的仙神血液四溅!

    远方,影子夫妇、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位鼻祖、佛道两家的高手,正在极速赶来,接近王煊消失之地。

    手持至宝的超绝世分头行动,早先影子夫妇他们还坐在逍遥舟上赶路,但在各大结界崩溃、仙界彻底熄灭后,他们不得不半途冲向最近的一颗生命星球,坐上了宇宙飞船。

    到了超凡彻底腐朽的时代,虽然提前积淀了足够多的超物质,且有至宝在手,他们也不敢随意挥霍了。

    哪怕强大如他们,也要准备过冬了,这个时代注定很难熬,甚至,随着时间推移,有至宝在手,他们也可能会掉境界。

    “人呢?王煊!”影子夫妇焦虑,站在飞船上,扫视这片染血的战场,没有发现想要看的人。

    “商毅,我要杀了你!”他们两人视王煊为半子,此时无比心痛,意识到来晚了。

    “另一边方雨竹和生命池中的超绝世一起追杀商毅,已经杀了他三次,但都被他以金蚕斩壳诀、羽化神蝶术等一次次复活。现在,神话突然大崩,在超凡寂灭之下,他应该没有复活手段了吧。”

    “希望能干掉他,就怕他一心逃遁,难以截住他。”

    不久后,他们接到其他飞船发来的信号,远方曾有母船大爆炸,疑似手持羽化幡的商毅引爆的。

    “走,过去看一看!”他们快速启航,离开这片区域。

    ……

    王煊和白发女子上路,那一块又一块超凡星辰碎片,每相邻一段距离,就在虚空中铺就一块,仔细看,竟都染着血,通向宇宙世外。

    “谁的血?”他有些惊异,这是一条染血的路。

    “我与另外几人的血。”女子说道,眉心发光,有至高规则碎片浮现,哧的一声点燃血液,让超凡星辰碎片燃烧。

    他们跃起,横渡虚空,每次都落在这种超凡星辰碎片打磨成的石板上,血液伴着火光,映照他们的身影,两人快速向前冲去。

    毫无疑问,那是超凡火光,也是当世最后的超凡辐射路途,白发女子在末日追寻自己最后的梦想之地。

    周围,黑暗,幽邃,像是在大宇宙中,时空依旧扭曲,不时有各种异常景物出现,干扰人的心神。

    王煊见到,有巨大枯黄的叶子在扭曲变形的宇宙中飘落,压碎了一颗生命星球。

    也有宇宙飞船残骸漂浮,还有神秘生物的巨大脚掌踩碎一片星空,看不到那个生灵的全貌。

    “前辈,神话崩灭后,只有这样一条路可以继续追寻超凡吗?”王煊在路上个问道。

    “对我来说只剩下这条路了,对外面的人来说,还有其他虽绝望但也可以试试的路可选择。”

    “还有什么路?”王煊来了精神,未来必然要面对,如果能够从一位至高强者口中知道一些秘辛,自然会少走很多弯路。

    “其中一条路,可以沿着超凡光海离去的痕迹,努力定位,寻找最后的消失之地,试试看,如果有勇气,跟着超凡光海余韵撕开的生死路,一跃而入。”

    “还有一条路,前往天药诞生地,突破最高等精神世界,或许有契机,但是,没人成功过。”

    “此外,前往某些瘆灵原本所在的大宇宙,也是一个选择,可是,连瘆灵自己都回不去了。”

    “而我只有这条超凡流星辐射之路可走。”

    她竟然一口气提及四条路!

    王煊失神,这些寻真之路,是最后仅存的出路吗?

    “前辈,你为什么不能走其他三条路,你和另外五人到底有什么来历?”他终究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我们也曾是超绝世,说是幸运也好,说是不幸也罢,我们各自和一个大结界融合在一起,算是另类的合道了。我等同至高规则交融,虽然获得了不凡的伟力,但是仙界熄灭、大结界崩溃之际,差不多就是我们身死时,所以,今日我们要消亡了。”女子没有隐瞒,竟说出这样的话!

    王煊心头震动,想不到六人居然有这样的来历!

    “要到了。”半日后,他们沿着染血的超凡星辰碎片铺成的路,接近了目的地。

    女子一路上点燃了最后的超凡火光,她叹道:“我有预感,终究是要败亡,我会死在尽头那里。这路火光,可燃一日,我若是惨死,你立刻沿着原路返回,还能归于现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