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三十五章 至高火堆余烬

第五百三十五章 至高火堆余烬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这片空间暗淡,深邃,熄灭的火堆很大,过去隔着内景壁看不真切,现在王煊真正来到这片空间后发现,其面积接近一片池塘。

    现在它还有余温,袅袅青烟蒸腾,并且在那里有超凡辐射,这里和外面的世界不太一样。

    他敏锐的注意到,自己的福地碎片在这个又能够开启了!

    在仙界熄灭,大结界崩塌后,今日,神话永寂,发生了很多大事件,各种空间宝物打不开了,许多神物都失去异能。

    这也是王煊进来的原因,他抱着剑仙子满是血迹的身体,接近火堆余烬,希望有超凡余波涌动,可以救她。

    “嗯?!”他的精神天眼何其敏锐,第一时间觉察到,在这片古怪之地深处,竟还有一具流血的尸体,趴伏在那里。

    并且,那里似乎有衣角动了一下。

    王煊转身就走,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这里,就发现一具“活尸”,这让他心底冒出寒气。

    冷血狠辣如商毅,那么强大,被几个生物追出去后,手里攥着两件至宝都直接跑路了,并被撕裂血肉,商毅都防不住。。

    现在,王煊有些虚,再加上大宇宙“纠错”成功,他没有完整至宝,实力或许已经不如从前。

    王煊抱着剑仙子,刹那脱离此地,回到崩塌的内景中,接着又来到宇宙虚空。

    此时,腐朽的内景地已经正式和他分开,彻底脱离了。

    “他们有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他皱眉,拉开很远的距离, 那个生物并未追出来。

    现在安静下来了, 没有了敌人, 没有了生死危机,他仔细思忖,不寒而栗, 那片古怪的空间毗邻他的内景地,这是一直在惦记他吗?

    来到宇宙星空中后, 他尝试开启福地碎片, 根本没用, 空间容器成为一块普通的小石头。

    至于染血的葫芦,同样打不开了。

    很多东西都放在里面, 他没有想到,超凡在今日突然就腐朽干净,现世中的神异都渐渐失效了。

    “那个生物没有追出来。”他驻足后, 仔细盯着那个方向, 内景地持续崩塌, 但是, 他的内景与众不同,即便腐朽了, 要毁去了,也远比其他人的坚固。

    王煊低头,看着姜清瑶, 有些不忍目睹,她满身都是伤痕, 鲜血淋淋,内视的话, 她的骨头、五脏等都被绞断了。

    无论是天药,还是曾经的银色仙液, 自今日开始,都对她效果不大了。

    “不行,我还得去那堆灰烬前!”他发现,剑仙子的身体越发冰冷,那缕生机勉强维持着很艰难。

    随着时间推移,覆盖在她身上的银色仙液大概率会愈发的没有效果,那个时候, 她必然要彻底死去。

    王煊很疲惫,他也满身都是伤,虽然没有明显的隐患,但在这个特殊时代, 想恢复过来太慢了。

    即便如此,他也上路了,再不去的后,他将永远见不到眼前这个人了,只能从小东西那里追忆,而真正成熟、空明的剑仙子会永逝,无法再回来。

    他不想要那样悲惨的结局,冒死再次接近,抱着剑仙子的同时,左手持炉盖,右手手持紫宵合道剑,随时准备血战,和“活尸”拼命!

    果然,王煊再次进来后,接近熄灭的火堆时,他再次感受到超凡辐射,随着临近,他的身体活性都跟着变强了。

    他时刻警惕着,注视远处黑暗中那具鲜血染红地面的尸体,似乎是个女子,年纪应该很大了,满头白发。

    她身上的衣服,样式不属于已知的任何时代,勉强可以归为古装。

    “睡吧,你可千万不要醒来。”他站在灰烬前,自身的伤明显在加快好转,比在冰冷的宇宙中强太多了。

    他的身上也附着银色物质,现在“药效”开始激增,果然,神物需要在超凡时代才能更有价值。

    这片古怪之地,残余着最后的超凡辐射。

    王煊甚是惊异,这里到底有什么来历,可想而知,火堆旺盛之际,会有怎样的惊世奇景,超凡必辐射然鼎盛之极!

    仙界都彻底熄灭了,这里还能如此,令人敬畏。

    剑仙子的生机在缓慢变强,转机出现了,或许可以起死回生。他充满期待,然后,准备付诸一些行动,因为这地方不能久留。

    外面可是有几个活着的生物,万一放弃追杀商毅,突然回来,王煊的下场可能会很惨。

    事实上,再不走的话,相邻的内景地也快崩塌完了,他有可能就出不去了。

    染血的葫芦,被他快速取出,在这里能够重新开启了,他立刻取出从不周山精神血池中采集的神圣液体。

    王煊动作麻利,将红色的神液涂满姜清瑶全身,从伤口润进去,希望能够借助超凡辐射,滋养她破碎的肉身和元神,有一天能够苏醒。

    他自己也又一次沐浴高等精神世界的血液。

    “可惜,不是商毅口中那池至高精神之血,不然的话,或许立刻就能救她回来。”

    做好这一切,王煊感觉她的生机又变强了,持续增长中,他顿时露出喜色。

    “对不住了,你们似乎也用不上这种灰烬,火堆都熄灭了,我带走余烬吧。”他取出一个洁白的瓶子,本是顶级异宝,价值连城,但是现在,放在外界没什么大用了,在这里还能当福地碎片用。

    他对灰烬多少有些忌惮,所以,单独收进玉瓶中,瞬间完成。

    “嗯……”正在这时,远处黑暗中,那趴伏在地上的生灵发出声音,像是惊雷般在王煊耳畔炸响。

    她果然还活着!

    ……

    宇宙深处,商毅真的要疯了,他逃无可逃,又被追上了,摆脱不了。

    几个生物有男有女,发丝花白,面孔有的还算年轻,有人眉心有竖眼,有人额头上有昔日至高规则符文烙印。

    “你们到底想怎样?!”商毅沉声问道,对方都进入飞船中了,彻底堵住他的去路。

    这一刻,他的内景地无声无息地被打开了,他终于也体验到了一把,不请自来,外人恐怖压制的感觉。

    噗噗噗!

    血液四溅,哪怕他挥动羽化幡,撕裂虚空,又将养生炉砸出去,都没有用,只是将庞大的母船砸穿,彻底毁掉后舱。

    商毅身体被三男两女洞穿,他们的手都伸了进去,探进他的命土中一阵寻找。

    剑疯子何其霸道,他冷血冷酷,今日竟被这人这么对待,瞬间,他手中的羽化幡剑光亿万缕,让整艘母船都爆开了,但是,依旧没用。

    那几人倏地消失,接着又由虚而实,出现在他的内景地。

    商毅满身是血,身上有几个血窟窿,他脸色冷冽,如果一对一的话,他有信心干掉对手。但是现在五人联动,他们虚实互换,和至高规则余韵结合在一起,让人防不胜防,五人的道行凝结为一体。

    “你们在找什么?”他意识到了,这五人在寻觅,在搜索,找完他的命土,又进入他的内景中。

    轰!

    他们轰击内景,有些发疯了,因为什么都没有找到。

    商毅惊怒,杀气席卷这片星空,他在犹豫,要不要自保内景地,这样或许能灭了他们。

    尤其是,这几人本来状态就不对,应该可杀。

    但是,若是内景地被毁,问题将会非常严重,商毅站在破碎的母船残骸间,满身是血,脸色阴晴不定。

    同时,他也有些怀疑,难道彼此间有什么误会?这几人到底在寻找什么?他心头一震,想到了王煊,他该不会在那个腐朽的年轻身上错过了什么吧?

    “各位,你们要找的东西,应该还在那个年轻人身上!”商毅开口。

    然而,这几人似乎绝望了,时间无多,神话永寂,他们即将彻底消亡,最后再次冲向商毅。

    “想死的话,我便送你们上路!”商毅是个狠人,也发疯了,在这一刻,挥动羽化幡,要自爆内景地!

    ……

    王煊身体僵硬,他叹息,今天真是多灾多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血腥劫难。

    难道现在又要血拼一场,会死在这里?

    这一刻,他不得不想到羽化幡,真是不祥之物,谁拿谁倒霉,会丢掉性命,简直没有例外!

    他无言,古人就不说了,最近,先有恒均惨死,后有“齐天”祭天,然后今日他不过持在手中片刻而已,结果就落得这么个凄惨下场。

    就是那难逢对手的商毅,手持羽化幡后,目前生存状况也不乐观,正被几个神秘生物追杀呢。

    王煊慢慢转身,硬着头皮去面对那个伏在地上的女子,结果……出乎他的预料。

    那道身影正在模糊,似乎要消散了,接着就真的不见了,原地没有异常动静,只是这片空间扭曲了。

    王煊抱着剑仙子转身就跑,难得没有发生血腥事件,他是真经不起消耗了,连场大战过后,重伤加疲累,他实在吃不消。

    “远离羽化幡后,运气都好了一些。”他冲出去很远。

    内景地早已和他分离,崩塌加剧,最后轰的一声,他那腐朽的内景地消失了,宇宙虚空中出现一个漩涡,而后彻底归于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王煊牢牢的攥着洁白的瓶子,并且没有扣上盖子,他担心这件异宝纵然装着灰烬,在外面也打不开。

    “小熊!”他看到远处的银白色飞船,竭尽所能,震动精神领域,以紫宵合道剑加持。

    “王煊!”机械小熊一直在附近徘徊,估摸着商毅不会回来了,它这才回来寻找王煊的残骸,没有想到见到“活的”他。

    舱门开启,王煊霎时冲了进去,喊道:“启航,远离这里,越快越好!”

    同时,他发现机械小熊没有以前那么灵动了,彻底跌落下超凡领域,更像是智能机械生物了。

    “我的心灵像是蒙尘了。”它的声音都有些机械呆板了,但是,依旧在忠诚的执行各种命令。

    “她没事吧?”机械小兄关心的问道,看着姜清瑶,但它的面部僵硬,远不能和过去的丰富表情相比。

    王煊轻叹,道:“我会想办法,未来某一天让你重新变成一头超凡小熊。”

    银白飞船远去,从这片星空消失。

    王煊迫不及待,查看玉瓶中的灰烬,内部果然有超凡辐射,让他长出一口气,总算没有出现什么变故。

    “不对,出……大变故了!”他向内部探索时,头皮发炸,瓶中竟有一个世界!

    确切的说,有一片暗淡、深邃的空间,面积不是很大,但是,和早先那片古怪之地的布局一模一样。

    瓶中有一个池塘大的火堆,远处黑暗中有一个女子趴伏在远处,整片空间很深邃,无比神秘。

    王煊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整片古怪之地,这片神秘的空间,似乎都是由火堆余烬辐射出来的!

    更为让他心悸的是,那个女子动了,爬了起来,白发苍苍染着血,她缓缓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