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内景之后

第五百三十四章 内景之后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商毅身上有发光的血液溅起,后背皮肉脱落,脊椎骨都露出了部分,强大如他居然转身就走,没有厮杀和对抗。

    “神话永寂了!”他大吼,重复这句话,想震醒那几个生物,他们一闪而过,比闪电还快。

    商毅持有两件至宝,逃走了,冲向深空中!

    这一幕让王煊出神,宇宙中数一数二的强者,霸道而冷血的剑疯子居然受惊而去。

    王煊轻叹,心中恶气略微出了一些。但是,他很快就又安静了,皱着眉头,这种情景很不对头。

    他注视外界,盯着崩塌的内景地,火堆已熄灭,烟气袅袅,这让他不寒而栗,仔细想来竟非常瘆人。

    如果没有商毅,当他自身遇到这种情况会怎样?

    刚才看到商毅被追杀,喋血远去时,他还很快意,可是现在只剩下一股寒意,从头凉到脚。

    正常情况下,他的内景地早晚腐朽,会自动崩解,那个时候,他或许正在满心期待新内景诞生,有种涅槃再生的成就感。。

    可是,那个时候,几个流血垂死的生物若是突兀地撕开旧内景壁,杀出来,突然对他下手会怎样?

    商毅这种自上古活下来的大凶人,狠辣而冷酷,几乎算是横推当世无对手,连他都选择逃遁!

    王煊发毛,如果没有商毅,被他自己撞上, 会不会极其惨烈?那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那几个生物太快了, 他处在特殊状态中, 和三粒光点在虚无之地沉浮,能看到外部的景物,但并不是很清晰。

    关于内景地深处的异常, 他早就知道了,当初曾以精神天眼透过粗糙的界壁, 看到火堆将熄, 更发现有生物血溅内景壁上, 被拖走了。

    当时,他就强烈不安。

    今天, 那层“窗户纸”被商毅捅破,几个生物也因此找上了他。

    王煊露出异色,有些出神, 但一点也不同情他!

    现在容不得他多想。

    “我要救清瑶!”他没有任何耽搁, 冲向飘渺之地的那口池子, 要带着那种有惊人活性的物质返回现世。

    “和我无关!”宇宙深处, 商毅大吼,眼睛喷火, 然后就传出了至宝的剧烈波动,无尽光芒蔓延,照亮冰冷和黑暗的虚空。

    那几头生物很诡异, 明明即将死去,血都流尽了, 甚至都曾伏尸在王煊内景地外部连着的古怪之地。

    但现在他们短暂复苏,彻底发疯了, 将死前,似乎非要逮住商毅, 追逐他的身影,在至宝光芒扫落过来时,他们居然消失了。

    接着,他们和至宝共鸣,共振,导致商毅都被震的大口咳血不止。

    “给你们,它有规则之力, 可以为你们续命!”商毅满身是血,又惊又怒,这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事。

    他心情恶劣无比,似乎帮那个死人挡灾了!

    他抛出紫宵合道剑, 途中激活,剑体杀气亿万重,紫光横扫这片宇宙虚空,剑芒如海在浩荡。

    几个生物没有理会断剑,身影由实而虚,避开无量剑光,接着再现出来,与道和鸣,依旧向商毅杀去。

    不得不说,商毅不仅杀伐之力盖世,连逃命本领也极强,一路贯穿虚空,瞬间就没影了,横渡宇宙。

    可惜,几个生物锁定了他,咬定不放松,就这么一路似真似幻,在虚无和真实间转换,竟可以动用仙界崩灭后残余的最后规则,跟了下去。

    “你们找错人了,不是我!”商毅喝道。

    他脸色阴沉,后背露出白骨,手臂也脱落一大块血肉,满身都是血,近古以来第一次吃这样的暴亏。

    瞬间,他又回来了,将几人引向王煊那里,道:“是他!”

    他一脚将王煊的残破身体踢起,力道控制的很好,撞向那几人,要亲手送给他们一件大礼。

    这导致那崩塌的内景地,跟着轰隆而鸣,因为,还没有彻底脱落和毁完呢。

    几个生灵再一次虚化,从王煊那里径直穿行过去,并没有转移目标,依旧坚定不移地追杀向商毅。

    而且,由于崩塌的内景地因为王煊被踢飞而再次剧烈震动,导致界壁后方那火堆余烬跟着动荡,烟尘四起,愈发激起几人的凶性。

    商毅撕裂虚空,迅速远去,但是摆脱不了,他一把抓住漂浮在远处的剑仙子,投掷了过去,结果导致她满是裂痕的肉身伤势再次加剧,血液流淌,险些就彻底崩开。

    这是商毅有意留下全尸,却也要溅起血液的结果,想尝试吸引那几个生灵。

    “这个女子体内还有大量血精,和刚才那具腐朽的肉身不一样!”他喊道,转身再次逃走,驾驭羽化幡,背影刹那模糊了。

    “商毅!”王煊有感,朦胧的看到外部的景象,他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因为剑仙子状态更糟糕了。

    他抓紧时间冲向那口池子,可是,没有了斩神旗,也失去了养生炉,和过去相比,他的速度变慢了很多。

    还好,尽管焦急,觉得消耗掉了漫长时光,其实外界过去并没有多长时间呢,这里宛若在“盗取时光”。

    “各位,我无意打扰,今日只是意外冒犯了,我可以补偿,为你等续命。”商毅开口,他接连挥动羽化幡,催动养生炉,但是始终打不中那几人。

    虽然大结界崩溃了,仙界熄灭了,但是那几个特殊的生灵,还能动用至高规则的余韵,也可以和至宝共振。

    那几人在虚实间自由演化,认定了他。

    现在,商毅唯有挺住,熬过这最后的时光,等几人彻底死去,不然的话他自身就完了!

    “我在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发现一口血池,你们应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然而,让他心悸的是,那几个生灵不为所动,噗的一声,他的后脖颈被抓住,血肉成片脱落,更有规则碎片划过,险些将他的颈骨剥夺出去。

    “别追了!”他毛骨悚然,强大如他对上这样几个怪物,也只想立刻摆脱,而不是死磕到底。

    “你们听清楚,不是高等精神世界,而是那最高等精神世界的血池,足以为你们续命!”

    有些话语是真实的,他在最高等精神世界的某一秘境中,确实发现大造化,但无比危险,动辄就可以全灭闯入者。

    他这具身体中的元神,之所以不弱于真身中的元神,就是和最高等精神世界有关。

    商毅在那里找到至高精神血池,可以滋补元神。

    那个时候,他毅然分割自己的主元神,一分为二,真身一部分,第一人的血肉中植入另一部分。

    而后,他借助至高精神血池,滋养漫长岁月,将两个元神都渐渐恢复过来,并提升到尽头,抵达仙界允许的天花板。

    当然,最初的那段日子相当的难熬,他整个人都疯癫了,也就有了上古疯子的各种传闻。

    噗!

    商毅的一条手臂被撕下去了,痛得他忍不住一声嘶吼,他从未想到过,道行盖世的他在神话末日到来后还会有这种惨烈经历。

    “不就是人多吗,不就是能动用最高规则吗,若是一个一个的过来,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商毅凶焰滔天,他催动两件至宝,拼死对抗。

    片刻后,他的身体爆开了,化成一团血雾,那团血光极速远去,那几个生灵顿时再次追杀。

    然而,原地那里,商毅真身浮现,他动用金蝉斩壳诀,身体被打爆后,以部分躯壳碎片和血雾包裹着养生炉的盖子远去,吸引走几个生物。

    他自身则带着羽化幡和炉子的主体,头也不回的离去,无声无息,冲向自己的母船,这地方没法呆了。

    然而,他刚进入飞船中,那几个生物又在不远处出现了,放弃炉盖和血雾,再次锁定他。

    “远航!开火!”他下命令。

    商毅知道,那几个生物活不了多久,早已垂死,血都流干了,破内景壁而出,在神话寂灭时代必死无疑。

    就看他和那几个生物谁能熬的更久,只要不被他们追上就行,时间在他这边。

    王煊来到池畔,采摘天药,而后又以元神接引池中的银色仙液,没有容器,就只能这样上路了。

    他踏上归途,在他的身后,拖着一挂银色瀑布,随他远去,最后终于回归命土,接近现实世界。

    “命土被烧的不成样子,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他心头沉重,这次遭遇商毅,损失惨重。

    银色物质随他冲出命土,一刹那而已,他有些腐朽的肉身就自动吸收这种物质,因为他的伤太重了。

    至于他的旧元神,早已在生命池中打过滚,经历过洗礼,问题不是很严重了。

    “嗯?三粒光点呢?”他惊异,代表着新元神、新肉身、新内景的光团,也跟随回来,但是现在都不见了,暂时感应不到。

    他的精神和肉身合一,顿时感觉到剧痛无比,全身都被撕裂了,从内脏到骨骼,密密麻麻,全是缝隙,伤势实在过于严重,还有红色物质留下的可怕烧伤等。

    他倏地睁开眼睛,一刻也不敢停留,冲向姜清瑶。她横在冰冷的宇宙中,一动不动,那一线生机飘摇着,要散掉了。

    商毅将她从养生炉中丢出去,后来又抛向几个神秘生灵,那种动作等于是二次伤害,三次伤害。

    银色物质如仙瀑洒落,将剑仙子覆盖,浓郁的生机滋养她破碎的肉身和熄灭的元神,暂时稳住她的伤势,缓慢修复。

    王煊皱眉,这片天地变了,连这样的仙液效果都急骤下降了吗?已大打折扣!

    他将重新采摘到的天药叶子挤出汁液,滴落进姜清瑶嘴里,让她快速吸收。

    “连天药的效果也大幅下降?”他的脸色变了,意识到,绚烂的神话成为过去,人间没了超凡。

    事实上,他进入虚无之地,还没有深刻的认识到,外界早已是天翻地覆,发生很多次大地震,超凡界血雨腥风,一片哭嚎声。

    今日,所有超凡者,但凡没有至宝的人,最少都掉了三四个小境界,甚至有很多人掉了六个小境界。

    更有一批人,在这种剧烈的变化过程中,直接道基崩开,撕裂了生命本源,七窍流血死去。

    这些人主要是列仙!

    低层次的超凡者,相对而言更安全一些,站的不够高,摔落下来时,伤的也不是太重,有些人直接归为凡人。

    而至强神明中,顶级仙人中,绝世不朽者中,却有人却摔的过于惨烈,在当日坐化!

    “我自己反倒没什么大问题?”王煊自语,低头看着身体,他也在大口吃天药,并以银色仙液滋补,居然在恢复。

    他的身体虽然伤的很重,但是并未撕裂本源等,因为沉入命土下方,蛰伏在虚无之地,他没有受到致命冲击。

    “狗熊,你在哪里?!”王煊震动精神领域,想离开此地,这里实在不够安全。

    可惜,机械小熊没有回应,银色飞船不见踪影。

    目前,他还是在十四段,似乎没什么大问题。

    当然,他知道自己肯定有些虚,内景地都崩塌了,肉身被吸走不少血精,需要补一补,让三粒光点早些复苏,自然出世才好。

    王煊皱眉,不能在这里久留。姜清瑶的状态太差了,如风中烛火,她被撕裂了生命本源,问题远比他严重的多。

    “要活着啊!”他轻语,可心中却浮现阴霾,神话落幕,一切都结束了,那些可以疗伤的超超凡手段大概率都没用了,而且,那些秘法应该是一天比一天效果差。

    他快速寻找散落在这里的各种器物,紫宵合道剑,还有更远处的养生炉的盖子,被他发现,立刻寻来防身。

    他看着斩神旗、斩身旗的碎片,一阵沉默,这应该不是至宝,如果是它的组件,必然不会被毁掉。

    “你们,和这个时代,和我的旧身,和超凡世界,和神话,一起要腐朽了吗?”王煊轻叹。

    而后,他盯住自己那依旧敞开,但在不断崩塌的内景地,快要彻底脱落了,和他失去联系。

    那里实在过于神秘,他刚才忙于救人,没有仔细观看,里面的火堆熄灭了,可是依旧有超凡辐射!

    王煊低头,要怎么救剑仙子?

    “我竟然没有掉境界,超凡本源还在,所以,我还能恢复?而清瑶的命土撕裂了,超凡在远离她,银色仙液等都唤不醒她吗?”

    他一咬牙,抱起姜清瑶随时会死去的身体,冲入崩塌的内景地深处,跨过那道他从未进入的门槛……粗糙的界壁后方,他冲着那熄灭的火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