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三十三章 神话永寂

第五百三十三章 神话永寂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宇宙深处,商毅的真身带着血迹,驾驭人世剑撕裂天地,纵横星空中,极速远去,他在逃命!

    这是多年未有的事了,自从上古诸皇时代被终结,他就没有遭遇过被人追杀和围猎的生死险境。

    但是,今天,他的肉身被打爆过一次了,若非有比地狱黑凤涅槃术更高级的手段,他刚才就死了。

    多年俯视仙道之地,屹立在金字塔顶端,这种血淋淋的痛让他面色阴沉,但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逃。

    一个方雨竹就很棘手,让他无比忌惮,而影子夫妇两人联手也几乎不怵他,再有其他人持至宝围杀,他就是神威盖世,也挡不住。

    哧!

    时空扭曲,逍遥舟出现,载着一群超绝世再次锁定他,极速赶来。

    商毅御剑而行,哪怕是至宝人世剑,也没法和逍遥舟比速度!

    咚!

    方雨竹的手镯飞了出来,漆黑的底色,晶莹的白色光粒点缀,现在宛若化成了一条宇宙星斗环。

    同时,妖主父亲手中的不朽伞也散发漫天规则符文,覆盖了过去。

    神明宫轰鸣,晶莹绚烂,如同镇妖般,从天而降,轰杀下去。。

    商毅全力躲避,对抗,他叹气,都说他得到了几件至宝,有真实的传闻,也有虚假的,他其实除了人世剑外,最想得到的是逍遥舟, 可惜, 数次都没有追上, 从未入手过。

    噗!

    他再次鲜血四溅,染红宇宙虚空,强大如他, 被以方雨竹为首的人围猎,也挡不住。

    “各位, 现在偏离王煊所在的区域了, 飞船毁掉了, 如果你们不驾驭逍遥舟赶过去,时间拖的过晚, 即便另一个我留手,将他丢在冰冷的宇宙中,他也会惨死。”

    商毅在搏杀过程中传音, 又再次补充, 道:“仙界在崩塌, 大结界在溃灭, 今天神话注定会消亡,再拖延时间, 你我手中的至宝都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了,逍遥舟的速度会锐减。”

    妖主的父母恨不得立刻诛杀他,但是看了一眼方位, 又不得不憋着一口气,想发作却也得面对可怕的现实。

    “分成两批, 一批追杀他,另一批赶向王煊那里。”

    纵然分头行动, 理论上来说,他们也能够对付两个商毅。

    这一天, 超绝世大战,商毅真身喋血,他败走宇宙深处,已经被杀两次了,他是活了六七千年的上古巨擘,手段太多了,先后以不死蚕再生术、金蝉斩壳诀, 连着复活回来。

    当日,一个又一个大幕在崩溃,因为所有至宝都在今日连续碰撞,和至高规则交融, 消耗了神话时代最后的底蕴。

    仙界、大结界,熄灭超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区域,超凡崩溃大势不可阻挡,进入尾声阶段。

    “今天这个日子,真有意义啊。”宇宙深处,正在吸收王煊特殊底蕴的商毅开口。

    他自然感应到了,超凡在落幕,仙道之地正在崩溃,他看向王煊,道:“你如果熬不过去,死在今天,也有些意思,和神话一同腐朽,在同一天落幕。”

    他挥动羽化幡,瑞霞涌动,隔空控制养生炉,开启了炉盖,将剑仙子丢了出去,将宝炉收了过来。

    王煊原本在沉默,但是现在,倏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姜清瑶的身体横在冰冷的宇宙虚空中,一动不动,依旧保留着那一缕生机,但是没有养生炉滋养,她很快就会枯竭。

    “虽说人的精力有限,我炼化不了第三件至宝,但谁嫌至宝多,留在身边总会有用处。”他收起养生炉。

    “该你了,虽然让人失望,但总还有些特殊的底蕴。”他盯着王煊,内景地对接,在汲取无限超物质之源。

    王煊体内发光的血精,一丝丝,一缕缕,被商毅炼化出某种稀珍的底蕴物质,没入他的身体中。

    但是,他也在皱眉,总觉得蕴含着无法斩干净的腐朽气息,似乎还不如他自己夺来的这具身体?

    “初开内景地,新生的血液,怎么会如此老化,难道这个特殊的大时代会极尽可怕吗,超凡要尽凋零干净?这样的话我有至宝也不见得能抵住。”

    他皱眉,总觉得,吸收到的底蕴太差劲了,让他都忍不住想终止了。

    商毅的部分精神已经进入王煊的血肉中,在探索他身体各处的秘密,不放过每一寸区域。

    然后,他冲着王煊的元神去了,内景、肉身、元神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虽然一语不发,看着很沉默,但是潜在的敌视,那种寒意,很浓重啊。”商毅冷冷地说道。

    他看着王煊,而后笑了,有些冰冷,道:“没关系,吞掉你的元神底蕴,了解你心中所有的秘密后,我会帮你解脱。斩掉你的记忆,磨灭你部分精神烙印,让你从此没有仇恨,不知道悲伤。在这个世间,忘记所有的人,才是最快乐的。”

    他一副很平淡的样子,道:“留下你的残躯,留下你的残破精神体,这就足够了,空白的人生,寒冬下的枯萎根茎,希望来春还能再发芽。我若能挺住,会去现世找你。”

    王煊感受到无尽的恶意,商毅这是想在搜魂过后,剥夺元神底蕴,磨灭他应有的记忆,只给他留下用以“再发芽”的残破身与神,斩掉他今日以前的所有“过往”。

    这等于是剥夺了他曾经的人生,间接杀死过去的他,没有记忆,空白的人生,想报仇都不可能,没有仇人更没有过去可寻。

    “我会将你丢在一颗生命星球上,你是我埋下的一株病树根,一定要再复苏啊。”商毅说道。

    王煊的元神已经退守到命土间,这一刻,连三粒光点都似乎感受到了危机,自动没入命土之下

    他的旧元神中,精神思绪起伏,感受到了商毅的狠辣和冷酷,让他恨不得立刻诛杀之,但是他真的无力了。

    他原本还想舍弃部分不朽的旧元神之力,就当喂狗,迷惑对方,保住三粒光点,但是现在看,或许不需要了。

    三粒光点居然在主动沉入命土下,这是预感死亡接近,要逃向虚无之地吗?他觉得,旧元神也可以逃进去。

    此刻,他只是在担心姜清瑶,能活下来吗?

    还有他的肉身,可惜了,带不进飘渺之地,那就舍弃吧,指望别人仁慈,根本不现实,商毅明显是想圈养他的肉身和残破精神。

    与其如此,他觉得,不如毁掉算了!

    三粒光点中的一粒,已经蕴含了他的血液精华,他希望有一天能够从虚无之地找到归途,回来后可以重塑肉身。

    虽然商毅道行深不可测,但他依旧没有大意,探索王煊肉身所有的秘密,最后才以元神之光逼近命土。

    “来了!”王煊自然不甘心,就等待最后这一刻呢,虽然知道反杀希望渺茫,但他还是想试试,哪怕伤了对方也好。

    轰隆!

    这一刻,命土中,斩神旗、斩神旗、银色兽皮书、金色兽皮、一起剧烈抖动,它们所能存储的红色物质全部爆发了出去,没入商毅的元神。

    “嗯?!”这种红色的霞光,即便是商毅触及后,也被惊了一跳,元神刺痛,有种要被烧焦的感觉。

    但是,他足够强大,抵住了,主要也是红色物质不够多,若是海量红光用来,大概率能重创他。

    轰!

    命土下,竟有更多的红色物质冲上来了,那是三粒光点中的一粒在调动红光,代表他新元神的光团,前往虚无之地,不顾一切地引来红霞。

    红光冲起,他的命土都仿佛被烧熔化了,似乎要大爆炸,商毅心惊,快速退出这里。

    一股红色火光追了出来,让商毅皱眉,元神居然被灼伤了,问题不是很严重,可是,有些古怪。

    他在尝试吸收红色物质,发现很难炼化。

    片刻间,红色霞光就消退了,散尽了,王煊的肉很都被严重烧伤,这还是他早已初步适应了结果,这次的量过多了。

    商毅摆弄斩身旗和斩神旗,他自然知道它们的来历,也早已知道斩神旗落在王煊的手里。

    他没有耽搁,再次进入王煊的命土,发现有一层腐朽的元神老皮留下,稍微一碰就化成了灰烬。

    他稍微进入命土下方,立刻又退出,命土深处不可探究,容易出事儿,尤其是对方生命力在消退,这命土随时可能会跟着崩塌,那样的话,他可能会跟着迷失和悲剧。

    事实上,他从未贯穿到过命土的尽头。

    “死了吗,元神被他最后的底牌——红色霞光,烧成了灰烬?”商毅皱眉,以强大的元神搜遍王煊全身,没有找到其精神体,只发现残留的一道执念。

    那执念对他有无尽的杀意,最后控制住破败的肉身,居然对他挥剑。

    商毅冷漠,以羽化幡轻扫。

    王煊手中那柄曾经斩断过逝地月亮上鱼线的短剑,其剑尖竟锵的一声被削断了。

    “咦,这短剑很不一般啊,这么坚硬?”商毅诧异,换成其他异宝,可能直接就碎掉了。

    短剑只是断了半寸长,不过剑体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商毅看了两眼就没再关注,毕竟他连人世剑都有,自然看不上这种能被至宝毁掉的兵器。

    他的内景地,依旧在对接王煊的内景地,还在吸收超物质本源。

    他的肉身也在吸收王煊体内残存的血精,不过,关于对于肉身的汲取,他渐渐放缓,而后终止了。

    主要是他嫌弃了,竟有很多腐朽的物质,这么下去对他有害无利,让他皱眉,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然后,他在吸收内景地本源时,也开始摆弄斩身旗和斩神旗,准备祭炼,放进了养生炉中,又以羽化幡催动。

    “超凡永寂时代到来,这应该是最后的机会了,传说,将你们合一,就能得到御道旗,我来试试看!”

    商毅在这里炼宝,他找上王煊,对于斩神旗是志在必得的,毕竟传闻昔日的御道旗是第一至宝。

    养生炉发光,羽化幡震动,两件至宝发威,炼化其中的两杆小旗。然而,任商毅怎么尝试,都融合不了。

    “废旗,要你们何用!”他认为,传说有误,这不是御道旗的组件,应该只是仿品。

    他取出两杆小旗,最后看了又看,挥动羽化幡,直接劈斩!

    羽化幡是至宝,绽放无量光,自然威能无匹。哧啦一声,强如斩身旗,号称可以击杀超绝世肉身,坚固不朽,也被羽化幡撕开了。

    商毅看了一眼,越发确定,这是仿品,但确实很结实,因为它并未化成灰烬。他挥动羽化幡,将两旗撕开,绞的四分五裂。

    锵!锵!

    两根旗杆也被劈断成好几截。

    此时,王煊的旧元神包裹在三粒光点外,身在虚无之地,他竟能感受到外面的一切。

    这种状态很特别。

    此际,他无比焦虑,担心姜清瑶的生死。同时他看到商毅竟劈碎斩身旗和斩神旗,他很心痛。

    不管两旗是不是御道旗组件,都不是凡物,尤其是斩神旗陪他一路征战,都有感情了,结果却如同现在的他一般,残破了,腐朽了,被毁掉了。

    商毅自然不是一般的强者,神觉无比敏锐,感觉那银色兽皮书和金色兽皮以及一根铁钎子,都和两根小旗有些关系。

    他懒得计较,直接挥动羽化幡去检验,能够承受至宝攻击而不毁的,自然是御道旗组件,如果挡不住,他根本不需要。

    哧啦!

    两张兽皮也被羽化幡绞的四分五裂,铁钎子碎成三段。

    “都不是凡物,但如果不是至宝,对我来说,和凡铁没什么区别。”他丢下这些残碎的器物。

    这时,对接的两个内景地都在发生变化,商毅的内景地中超物质本源自然浓郁了,但腐朽的物质也多了。

    “嗯?”他盯着王煊的内景地,看到那粗糙的界壁在龟裂,在崩塌,快速毁掉了。

    与此同时,宇宙各地,所有大结界,都在暗淡,都在熄灭,全面崩溃了,以不可阻挡之势永寂!

    至宝剧震,轰鸣,像是在哀悼一个神话时代的结束!

    商毅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他猛地抬头,知道超凡世界完了,在今日彻底溃灭!

    很快,他又转头看向王煊内景地深处。

    “那是什么?”他心惊。

    当腐朽后的内景界壁崩塌,在其后方,有火堆余烬发光,有无比浓郁的超凡辐射,更有流血的生灵倒在远处。

    冷酷冷血如商毅,平日很深沉,现在难掩震惊之色,那特殊的内景地破碎后,后方居然有这种景象?

    接着他便看到,有流血的生物在远处摇晃着站了起来,而后发出低吼,直接就冲了出来。

    商毅竟有些头皮发麻,想都没想,转身就走,如果让外界的人看到,剑疯子被几个垂死生物追击,居然落荒而逃,一定会震惊。

    “噗!”商毅觉得后背剧痛,竟被抓去一大块血肉,他头皮都要炸开了。

    他第一时间吼道:“我知道你们,你等即将死去,和我并无关系,一切都是因为,神话永寂了!”

    感谢:已猝死勿扰、你心里有只鬼,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