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至神至圣至凶

第五百三十一章 至神至圣至凶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仙道腐朽,超凡消亡,在这个时期,竟还有如此强大的生灵,真正超越了地仙,璀璨元神照射虚空,血气翻腾,似海啸起伏!

    王煊的心彻底沉下去了,他知道,今日处境堪忧,从绝对实力的角度来看,他真不是对手。

    他的精神天眼睁开后,就没有离开过这个人,一直在凝视,想要看透他的本质,但是璀璨如大日般的元神之光竟可阻挡他的目光。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元神外放的光辉而已,就能做到这一步!

    他的精神天眼受阻,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收获,隐约间,感觉到同类的特质,这个人让他有种熟悉感。

    姜清瑶的小脸绷紧,非常严肃,双手持紫宵合道剑,和王煊并肩站在一起,共同应对前所未有的大敌,莹莹紫霞照亮他们两人。

    “齐天体内那头恶灵所渴求的特殊底蕴就这样吗?让我失望了,我究竟是放弃呢,还是仔细解析与研究下呢。”男子自语。

    他身材较高,但不是大块头,颀长,挺拔,气宇轩昂,外表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英俊而冷漠,双目开阖间是闪电在绽放。

    羽化幡落在他手中后,自主洒落仙霞,散落仙雾,天生和他融为一体, 将他立身之所化作仙土。。

    王煊开口:“我与你无冤无仇, 同为超凡熄灭沦落人, 都是再也看不到出路的苦修者,没有必要伴着血和争斗,如果你对特殊的内景地感兴趣, 我们可以坐下来聊,我知无不言。”

    “我要的东西从来都是自己去取, 哪里需要和人相谈。”男子看着他, 很霸道, 脸色淡漠,道:“虽然我感受到你的血肉、元神、内景地有丝丝腐朽的气息, 倒也和这个大时代相符,但是,我依旧觉得, 你体内似乎还有些秘密, 直觉告诉我可以挖掘下。”

    他盯着王煊, 相信自己的那种直觉, 道:“倒是可以试试齐天体内那个恶灵的手段。”

    王煊听他称呼瘆灵为恶灵,觉得他应该真不是堕落瘆灵。

    “你难道是……”他凝视这个男子, 越发觉得,彼此间有些特质相近,对方也有特殊的内景地吗?

    这么推测的话, 男子的身份未免太惊人了,让王煊的心头大地震!

    在这个神话时代, 有确切记载的,在凡人时期开启过特殊内景地的人, 在王煊之前,只有三个。

    王煊心绪激荡, 根本难以平静,这个男子的身份呼之欲出,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上古逝去数千年,那个人还能再现?!

    “仙道第一人?”姜清瑶也震惊地睁大了美目,今日,先是见到了仙道真君齐天被占据的血肉之身, 现在又见到另一位身份来历更可怕的人?

    两人都难以置信,这不是瘆灵,其血气雄浑如海,元神之光仿佛能射落下星月, 给人至神至圣的感觉,竟是曾经的仙道第一人?!

    他没有死,从上古活到了今天,一直蛰伏在暗中吗,这让人心惊肉跳,甚至可以说毛骨悚然。

    但是,王煊也有疑惑,第一人见到自己的同类齐天被瘆灵吞噬附体,依旧漠视,没有物伤其类的感触吗?

    此人没有任何伤感,而且,还要效仿瘆灵,想研究和解析王煊的特殊底蕴,要对他下手了。

    男子持幡走来,一步迈出,日月失色,星空颤抖,脚下蔓延出很多道黑色的大裂缝,他和至宝不分彼此,让超绝世都要心颤!

    王煊和剑仙子竟同时被冲击的踉跄倒退,这就瘆人了!

    王煊叹息,他状态很差了,血战黑色瘆灵过后,筋骨都断了不少,现在遇上一个更加强大的第一人,从不言败的他都有些苦涩了,有种无力感。

    但是,他能有别的选择吗?

    “让她离开,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无论你和我最终结果怎样,我都接受。”王煊开口,看着对面深不可测的大敌,想让他答应放姜清瑶离开。

    “我和你联手!”剑仙子很直接地开口,让她独自去逃命,她不会答应。

    “先让我试试你究竟有没有价值吧!”男子平淡地说道,强势依旧,一步迈出,星空再次剧震,他单手持羽化幡,直接向前劈来。

    这简单的一击,居然避无可避,一是太快了,二是法则轰鸣,有亿万缕剑光锁困了天地,束缚这片宇宙,茫茫仙道气息铺天盖地!

    王煊和剑仙子同时出手,各自催动养生炉和紫宵合道剑,别无选择地迎击了上去。

    可怕的至宝撞击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哪怕两人全力以赴,依旧挡不住。羽化幡压落,同时劈中养生炉和紫宵合道剑,震得两人手臂都骨折了,血肉模糊,全都大口吐血横飞了出去。

    这是差距很大的体现!

    “倒也还可以,我没有留手,你们不曾被斩爆,在现实世界中能硬抗到这个地步的没有几人。”男子平静地说道。

    王煊和姜清瑶都盯着他持羽化幡的姿态,这是将幡当剑来用?

    ……

    远方,宇宙飞船中,方雨竹、影子夫妇、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位鼻祖、佛道两家的强者、生命池中走出来的两男一女,都持着至宝,挡住疯子商毅,没让他离开。

    “五件至宝联手,也未尝不能构建出镜光,显照另外两件至宝动荡余韵的源头。”佛门的苦修士开口。

    嗡的一声,五件至宝发光,构建出御道级的时空镜光,同时也在震慑商毅,让他本分一些。

    果然,在这么多超绝世联手的情况下,五件至宝也成功了,只是画面略微模糊一些罢了。

    “什么?”有人当场瞳孔收缩,盯着宇宙星空下那道持着羽化幡的身影,难以置信所见到的一切。

    “怎么可能是他,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最起码死了五六千年以上了吧?”连妖主的母亲都被惊住了。

    除却商毅外,他们都没有经历过那个古老时代,但是,关于这位“第一人”却有模糊的画像传下来。

    在场的都是超绝世,无论是方雨竹,还是苦修士,亦或是妖主的父母,都曾见到过那几张残破的画像。

    故此,有人第一眼就认出了。

    所有人都看向商毅,观察他的反应,那个人曾经压制的疯子都没脾气,他一定能够确认,是否为第一人再现。

    “是他,没有想到,他还活在世间。难怪啊,我曾多次感觉到,像是有人在远方曾注视过我,竟然是他!”商毅面色严肃无比,神情凝重。

    在场的超绝世闻言,心头剧震,第一人从未死去?他最起码是六七千年前的古人,修行到现在得多么强大?而他却一直在蛰伏,让人不解,心中难安。

    “你没有说实话!”方雨竹开口,盯着镜光中的那个人,又看向商毅,道:“那个人其实是你!”

    “对,看他握羽化幡的姿势,分明像是在持着人世剑,那种至高剑道尽显无疑。”妖主的母亲说道。

    “难怪你想离开,怕事情败露。此地的你早先没有料到,至宝聚集在一起可以显照出那里的真相。”

    “疯子,你敢伤王煊,我和你不死不休!”妖主的父亲寒声道,死死地盯住了商毅。

    ……

    宇宙深处,王煊擦去嘴角的血,盯着那所谓的第一人,那种剑道,那种无形中的霸道姿态和神韵等,和剑疯子太像了。

    王煊和姜清瑶都看过他的剑经,也看到过剑疯子在不朽之地大战的姿态,举手投足,至高剑道神韵等,全部重合了。

    “上古第一人,和他是同一个人?”

    “不对,应该是他得到了第一人的尸体,练成了不弱于自己真身的血肉化身!”

    一刹那,王煊和姜清瑶瞬间就有了不少联想,上古的诸多血腥事件和记载不相符,存疑!

    然后,王煊就头皮发麻了,无论这个男子是第一人,还是商毅,都是六七千年前的无上强者,当世除却方雨竹外,没有人可以制衡。

    眼下的王煊,状态非常糟糕,骨断五脏裂,哪怕将三粒光点都逼迫了出来,也挡不住这个人。

    他第一次感觉这么的无力,甚至有些绝望,不是他没有斗志,而是现在的他道行真的和对方没法比。

    难怪羽化幡能够震开炉盖,从养生炉中冲出去,此幡明显是被祭炼了很多年,彻底收为己用了。

    这就和某些猜测对上了,疯子商毅除却人世剑外,大概率还炼化过其他至宝,现在得到印证!

    无论是恒均,还是更早的人,亦或是超绝宫的鼻祖,以及“齐天”,都只是羽化幡的过客,其真正的主人是商毅!

    此前很多人并不相信,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人再强大,也就能炼化一件至宝到边了。

    然而,商毅得到了第一人的血肉之躯,无异于再塑了一个自己,绝对不比他自己的真身弱。

    所以他有足够的实力,更有大量的时间,他是仙道之地六七千年前的人,修道岁月久远,完全可以做到。

    王煊和姜清瑶心潮起伏,想通了很多事,但是,他们都暂时选择沉默,没有去刺激这个可怕的疯子。

    当年,疯子商毅不断挑战第一人,有明确记载,他从未赢过,最多就是平局,可是,第一人却从未杀他。

    岁月久远,很难知道第一人的详情,可他绝对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品性过关,不然的话,屡被挑战,赢了对手那么多次,换个冷酷冷血的人,早就击毙疯子了。

    可是如今,商毅却将第一人的血肉之躯练成自己的最强化身,两相对比,让人感受到了剑疯子的冷酷无情。

    如果是王煊,他觉得自己会厚葬第一人。

    “让她走吧,这件事真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王煊开口,不是没有斗志,而是冷静下来后,他认为自己真的无力挡住这个大凶人,热血上头亦无用。

    姜清瑶刚要开口,便被王煊阻止了,他暗中传音,道:“不要和我争,活着最重要,你留下来能改变什么?我现在已无再战之力,你状态也不佳,先冷静下来!”

    道理谁不懂?难的只是心中的那道坎迈不过去,姜清瑶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前方那个男子的状态无论怎么看,都不弱于商毅的真身,而他确实也算是真正的商毅,他看了一眼剑仙子,道:“你在我闭关之地——栖霞高原,看过我的剑经吧?先站在一边。”

    接着,他俯视王煊,一步一步走来,道:“对于你,我还是吸收底蕴看看结果如何为好,毕竟,我现在这具肉身和你是同类,应该能够对我有所补充。”

    “咚!”他单手持羽化幡,果然是当作长剑来用,直接斩落,有至高剑光倾泻,撕裂宇宙虚空!

    当的一声,养生炉发出恐怖的轰鸣,璀璨仙光暴涨,规则碎片漫天溅落,点燃星空,但是依旧挡不住商毅。

    王煊双臂的骨头寸寸断裂,血肉被撕开,他抓不住炉体,至宝被震飞了出去,他全身都在开裂,血染星空。

    不是他不够强,而是遇到了这种至神至圣至凶的人,远超常理,六七千年的道行,现世都没有全部压制下去。

    这本就是第一个开辟出特殊内景地的人的躯体,极致强大无匹,再加上商毅的元神,几乎算是人间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