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三十章 盛名与最大危机

第五百三十章 盛名与最大危机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斩杀地仙后,持两件至宝在手,还有人敢接近,来人是自负,还是真的相当的有底气?

    他也在审视自身的状态,确实不好,他的肉身、元神、内景都有裂痕,大多都是他自己撕裂的。

    外部元神有丝丝腐朽的气息,一切都是为三粒光点让路,他提前让新元神都从核心深处出来,撕裂了外部的旧元神等。。。

    大雾弥漫,在这宇宙深空中格外诡异,寻常的飞船难以捕捉这里的景象,因为这和超凡有关。

    “等级非常高的超物质。”剑仙子确定了大雾的成分,但是,这当中也带着丝丝压抑的气息,让人不适。

    王煊高度戒备,手持宝炉,他死死地按住炉盖,并没有将羽化幡交给剑仙子使用。

    在这个阶段,敢动他的人不多,要么是正常生物中的最强者,要么就是无可匹敌的堕落瘆灵!

    他睁开精神天眼,扫视四方,宇宙虚空中只有大雾,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让他越发神色凝重。

    突然,一道刺目的光束飞来,竟是一艘小型飞船在远空出现,对他开火,正常来说,足以将现世的超凡者打的血肉横飞。

    养生炉有金色涟漪爆发,横扫出去,在远处发生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王煊和剑仙子横移,远离原来的区域。

    “熊二,干掉它!”王煊喊话。

    他的精神传音波及附近区域,可是,那本应该在不远处的机械小熊没有任何回应。

    在奇异的大雾覆盖下,他们那艘银色飞船消失了,不见了踪影。

    此刻,机械小熊满头都是活性金属冷汗,内心怕极了。在它不远处,与一座古老而陈旧的巨大飞船,像是一块大陆在漂浮,震慑熊心。

    它认出来了,这是与另一片宇宙有关的真正母船,足以碾压它这种由小型古舰体残骸改装的飞船。

    前方那艘漆黑如墨、壮阔如钢铁山脉的巨型飞船横亘星空中,让机械小熊有种发自灵魂的恐惧压迫感。

    “什么来路?”王煊没有看到远方的母船,主要是大雾封锁了。

    数艘小型飞船短暂开火后就后退了。

    “这大雾是法阵!”姜清瑶开口。

    王煊愈发觉得不妥,心神高度集中,同时他也在估量自己是否可以持续大战。

    他现在的状态有些特殊,三粒光点可见,但是,并未真正化成新元神、新血肉精粹、新内景,光点挣脱出来后依旧蛰伏着。

    是因为提前出世了,还没有彻底圆满吗?他反思,心中略有遗憾,今日实在是被逼无奈才这样做。

    如果不撕裂外部旧元神等,让三粒光点出来,他肯定会大败,对抗不了地仙层面的黑色瘆灵。

    他有种感觉,外部旧元神等原本是要和这个神话时代一起腐朽的,而新元神则要等待,要蛰伏下去,会在未来剖开万古黑夜而出。

    现在一切都大乱了,他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默默体悟,他觉得问题不是很严重,三粒光点竟在慢慢隐去,又要蛰伏了,这是要返回“泥土”中吗,依旧认为不是生根发芽时?

    危险又接近了,王煊叹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是一个艰难的局面,随着时间推移,竟让他有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他觉得,暗中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在观察他,竟逃过他的精神天眼的捕捉,这就有些恐怖了。

    “我要去一趟虚无之地!”王煊暗中告诉剑仙子,他死死地按着养生炉的盖子,他想将羽化幡送进去,与世隔绝。

    他有各种猜测,强烈不安。

    当听到这种话语,姜清瑶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刹那间,炉子消失了,王煊立足在命土上。

    然而,就这一刻,远方传来恐怖的波动,太骇人了,宛若星河拍击而至。

    王煊觉得身体要炸开了,他面色变了,不得不第一时间退回来,催动炉子,轰的一声打向远方,终于暂时看到对方模糊的轮廓,是个男子,身材挺拔!

    虽然是匆匆一瞥,但这个男子竟带给人以无边的压迫感,像是十万大山降临在人的心头中,让人觉得魂光都被压制了。

    瞬间而已,那个人就又就消失了,周围再次是大雾,一片寂静。

    “他在阻止我!”王煊心头剧跳,那个人很有底气,一闪而过,不怕他手中持着至宝。

    “看身影很陌生,从未见过!”姜清瑶低声道,手中的紫宵合道剑发光,像是一轮紫色大日,驱散附近的黑雾。

    “哧!”突然,剑仙子挥剑,紫色的剑芒如同一挂星河,直冲而起,撕裂虚空,向右前方劈去。

    那里已经人影空寂,大雾澎湃,超物质若惊涛拍岸,波澜壮阔的起伏着。

    “太快了,这个人强的可怕,比地仙道果的瘆灵更加强大!”姜清瑶心情沉重,虽然天性乐观,但也难有笑颜了。

    ……

    此时,外界,消息走漏了,齐天的部众,有些是他的故交,也有部分是招揽来的普通仙人。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保密,有人透露后,消息像是长了翅膀般,传到各方的耳朵中。

    “什么,王煊击毙了恶龙?他在现世,亲手斩杀了一位强大的地仙?我没听错吧,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当外界得到消息时,简直不敢相信,代表现实世界最高战力的地仙,都能被屠掉?

    列仙觉得麻了,回归现世后,很多人连逍遥游的道果都保不住,距离地仙相差甚远。

    “妍妍,你们小心瘆灵,这种生物始终不安分,今天小王杀了附体齐天的地仙级瘆灵。”

    就连妖主的父母都在对外联系,叮嘱自己的女儿妖主,也告诫几位老友。

    “你说什么,小王干掉了齐天,不,是击杀了齐天体内的超绝世级的瘆灵?”老张都不淡定了。

    冥血教祖心惊,道:“我去,这人间还真是变了天,王煊强到这种地步了,地仙都压制不了他,被他给反收割了?”

    他们虽然都是绝世列仙,但也无法和手持至宝的超绝世共议超凡世界的未来,并未和方雨竹等人在一起。

    现在几人都有些精神恍惚,连妖主都呆住了,像是在听天书似的,这则消息对她来说太具有冲击力了。

    “人间的王煊,杀了一位超绝世?”深空中,一些飞船上,有不朽之地的人,也有来自科技和生命之地的人,都被惊到了。

    显然,自这一日后,王煊在现世击杀超绝世的事件,将传到各地,在神话崩塌前留下浓重的一笔。

    这件事影响深远,即便超凡要落幕了,也震撼人心,不管过去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记住了王煊这个名字。

    哪怕过去很多年,有些人沦为凡人,在宇宙各地提及旧时代,谈论人间和仙界的高手时,也都会想到王煊这个名字。

    “我去,王煊,不,是王教祖,这次真的逆天了!”

    不得不说,黄铭的消息太灵通了,和大幕中的各大阵营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他居然在第一时间就听闻了。

    旧土的谪仙茶斋,此时生意一片火爆,大批的的超凡者赶来,听到消息后,几乎都不相信。

    “黄铭,你不会在造谣吧,王煊杀了一位超绝世?怎么可能!”圆脸少女都被惊呆了,这才多长时间,那家伙上天了?!

    “你不信可以问妖主,我这则消息是冥血教祖亲口说的,他们已经回到旧土!”黄铭说道。

    “阿弥陀佛!”鬼僧口诵佛号,看似平静,可是,乍听消息时,手中的茶杯都晃了一下,有水花洒出去。

    魔四无言,又在想魔皇了。祁连道张口结舌,难道下次再见面,需要自降一辈喊他王教祖?总不能喊他叔吧。

    周青凰扶了扶眼睛,内心躁动,这是真的吗?她和顾明曦相视,感觉无言,那家伙在枯竭时代,居然不断突破,让人觉得不真实。

    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科技和生命之地,三方都有强者在仙道之地出没,有至强神明听到消息后,都半晌无语。

    尤其是和王煊起过冲突,被杀过人间分身的至强神明、绝世级的不朽者,都默默告诫自己,收敛敌意,以前的事……就算了吧,死的又不是真身。

    自这一日起,王煊的名字响彻超凡世界,不管是不是落幕了,神话是否有未来,这一战都震动了星空,渐渐各地都听闻了他的名。

    也是这一日,王煊遭遇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节点。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一天,在杀完地仙后,王煊又遇到了大敌。

    宇宙深处,紫宵合道剑斩出,但又一次劈空了,强如剑仙子在现实世界只比地仙低一个小境界,手持残破至宝,居然锁定不了敌人。

    事实上,她和王煊都只是模糊地看到对方几次而已。

    “是瘆灵吗?”姜清瑶低语问道。

    “说不好。”王煊摇头,他心头浮现阴霾,对方知道他想什么,不给他机会将至宝送进虚无之地。

    他一旦要去虚无之地,就被干扰,险些被袭杀。

    大雾澎湃,法阵激活,那人很镇定,不急不缓,按照固有的节奏出没。

    “他不怕我手中的至宝!”王煊越发不安,死死地按着炉盖。

    事实上,养生炉虽然用着不顺手,但是,他还是有些底气的,这口炉子不至于反杀他。

    他心中有些猜想,对羽化幡的忌惮远超过炉子,所以想送走,但始终不成功,那就只能暂时封印炉中了。

    就是因为他胡思乱想过一些可怕的念头,所以他也暂时不敢交给剑仙子来用。

    “羽化幡,不祥之物,历代主人都死了,没有一个得善终,现在落在我手里……”王煊自语。

    轰的一声,他再次催动养生炉,因为又一次发现敌踪,持至宝追杀下去。

    然而,大雾卷动,王煊又扑空了,至宝发威,涟漪扩张,横扫了虚空,但什么都没有打中。

    “他在研究我,不急于动手,心中太有底气了,今天……”王煊的心彻底沉下去了,对方并不急于动手,不是怕他。

    “我感觉,他在现实世界中,比地仙还高了一个小境界!”姜清瑶苦涩地说道。

    “大概是这样。”王煊点头,他轻叹,自身状态不是多好了,毕竟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伤势很重。

    这时,嗡的一声,他的内景地不受控制地开启了,隐约间有一双冰冷的目光望来,查看内景中的状况。

    王煊惊怒,再次轰出至宝,但是,依旧打空了,虚空大爆炸,被撕裂出很多黑色的裂缝,敌踪渺然。

    过去,只有附体齐天的那个超绝世级瘆灵成功做到这一步,无声地开启了他的内景地。

    那也是因为,瘆灵彻底掌控了齐天的一切特质,本身也等于拥有特殊的内景地。

    而且,那个时候的“齐天”在人间比王煊的境界高太多了。

    今天的王煊可以在现实世界中杀地仙,再让齐天体内那个瘆灵开他的内景地,几乎不可能了。

    “这是谁?”连剑仙子都被惊到了,轻易就能开启王煊特殊的内景地,着实可怕。

    “让我有些失望啊,肉身、元神、内景都带着丝丝腐朽的气息,虽然生机依旧远超这个神话时代其他超凡者,可还是不及我的期待。”那人开口,声音冷漠。

    在王煊又一次催动至宝时,当的一声,炉盖剧震,他居然封不住,压制不了,持炉的手都血肉模糊了,鲜血长流。

    当!

    炉盖被震开,根本阻止不了,磅礴的力量如汪洋起伏,从炉口喷薄出滔天的仙光,驱散大雾。

    羽化幡冲出来了,它已经复苏,全面激活。而后,它如同焚烧着,带着绚烂的仙霞飞走了,没入星空中一个男子的手里,被他一把攥住。

    “羽化幡真正的主人,他早就全面炼化了此幡,其实,它……并不属于齐天!?”姜清瑶大受震动。

    王煊双手满是血,抓住养生炉,盯着此人,他确实不认识,从未见过这个人。

    神秘男子很英俊,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挺拔,血气如海般涌动,慑人心魄,给人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

    “是瘆灵吗?”姜清瑶问道。

    王煊以精神天眼观察,第一时间就否决了,道:“不是!”

    这个人体内的元神之光,比骄阳还要盛烈,还要璀璨,根本就没有瘆灵那种生物的一丝特质。

    但是,在这种至神至圣的炫目元神光辉中,此人也有丝丝腐朽的气息,总体给人的感觉像是仙道无法超越的大山,太具有压迫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