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曾后悔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曾后悔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宇宙深处,正在上演超凡崩溃时代到来后的最为激烈的交锋。

    齐天立像是身在地狱中,周围到处都是断臂残骸,黑色的大地,乌云压顶,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宛如杀出地狱的恶魔,所谓的谪仙空明之资全不见了,身穿黑色甲胄,满身是血,戾气冲霄。

    他化宇宙虚空为地狱战场,手中羽化幡朦胧了,仿佛化成了一口黑色长刀,乌光暴涨,厉鬼人头滚滚,身后尸山血海。

    王煊凝视那些异象,那是齐天经历过的旧事吗?

    山海般滚滚而涌的超物质,至强的规则,在这一刻决堤了,在两大高手中间爆发,王煊挟至宝之威,凿穿黑色的地狱,杀了出去,身后血迹斑斑。

    战到这个地步,两人都在大口喘息,自然都早已负重伤。

    齐天立身在半明半暗之地,像是从地狱出口追杀了出来,双目幽邃,甚至略微有些黑洞洞,似要吞噬人的灵魂。

    他心头无法宁静,这个后世的“同类”越战越强,像是在释放某种无法预料的潜力,元神和肉身都在质变。。

    王煊满身是伤,不少地方都露出了骨头,斩掉对方黑凤涅槃术后,两人又激烈交手多时了,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他一路走去,在虚空中留下斑斑血痕,如果是在大地上,那就是一个又一个血脚印。

    他没有保留,在释放精神、肉身、内景对应的三粒光点的力量,不过他不敢直接一刀斩地放出来。

    他怕伤了自己的底蕴,而是逐步打开精神之门,肉身之门, 内景之门, 让他们一步一步来到现世。

    所以, 他给齐天的感觉是,随着时光流逝,不断在变强!

    两人都在大口的“喘息”, 当然那是超物质,吞吐的是本源能量等, 色彩斑斓, 有银色物质, 紫色物质,也有高等精神世界的奇异而稀珍的物质。

    “啊……”

    齐天突然间一声长嚎, 像是地狱亿万鬼怪一起哭嚎,声动超凡世界,冲击现世, 这是一场精神风暴。

    他和羽化幡凝结为一体, 加持这种精神秘法, 无限提升和放大, 形成黑色的洪流,席卷星空。

    在他背后, 浮现无尽的厉鬼,各种怪物,他站在地狱中心, 仰天咆哮,各种鬼物跟着他一起发出精神风暴。

    王煊面色微变, 他心中浮现诸多秘法,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一张秘图——仙庭百战图, 刹那就观想出来,伴着宏大的精神波动, 他开始对抗地狱厉鬼精神吞天法。

    无尽仙光绽放,王煊身体如骄阳横空,尤其是元神,格外的绚烂,照耀出一片壮丽的仙庭百战图景,万仙齐聚,诸神排列, 手持兵器,镇压而下,万仙的精神攻击爆发。

    咚!

    同一时间,王煊将炉盖与炉体撞击在一起, 像是在擂动仙鼓,破灭黑色的地狱图,反制精风暴的冲击。

    这是精神层面的对抗,像是两片战场接壤了,仙庭和地狱对接,万仙和无尽恶鬼厮杀,战火连天。

    到了最后,那无尽的鬼影,漫天的仙光,都瓦解了,全炸开了,在两人被至宝加持的恐怖精神波动中,轰的一声爆开。

    此际,齐天立身在黑暗之地,像是真的站在地狱出口,凝聚那散掉的精神风暴,化作可怕的黑色箭羽。

    “心弦拨天箭!”他自语,这像是一种古咒言,在加持自己的秘法,七根黑色精神之箭化形而出,以其心光为弓弦,接连爆射而出!

    每支箭羽都经过羽化幡加持,威能浩大无比,带着规则之力,精神之力撕裂了现实世界的虚空。

    王煊心神悸动,急速躲避,手持炉盖和炉体,在格挡七支黑色的箭羽,但是他有种预感,即便不被射中,也有危险。

    果然,他以炉盖震碎一支黑色箭羽后,那溃散的黑光依旧入侵而来,专杀元神,箭光不可磨灭。

    早在齐天施展精神风暴,演化无边地狱厉鬼景象时,就在为现在做准备,真正想施展的是心弦拨天箭。

    王煊未慌,精神思感数倍提升,他刹那想到的是精神棺椁大法,轰的一声,经过至宝加持,他也有元神之光飞出。

    现在,他在御箭,将自身的精神当作种子,反侵入黑箭当中,说到底还是精神领域的攻伐。

    黑色箭羽和王煊的元神之光不断纠缠,彼此吞噬,不时爆碎,又不时凝聚起来,化作各种精神图景。

    轰隆一声,最终这里爆发精神雷霆,两人都踉跄倒退,各自的秘法失效了。

    “杀!”

    齐天喝道,直接闯了过来,虽然在持幡,但其实运转的是万灵拳,以幡代替拳印,向前轰来。

    可以看到,随着他的舒展躯体,一道又一道影子浮现,血气滚滚,像是在和他共享悠长的生命。

    那是金乌、天凤、饕餮、朱雀、白麒麟等,更有列仙臣服,和他站在一起,随着他一起轰出拳印,打向王煊。

    万灵拳,挥动的是诸天至强种族的血脉之力,拳印雄浑无边。齐天自上古活到现在,掌握了很多了不得的秘法。

    王煊心头一动,他也读过这篇经文,但记载不全,只能算是残经。经文中提到,这种神通拳法很可怕,今日由齐天完整的施展了出来。

    对此,王煊以金色竹简中的羽化拳应对,不弱于对方的手段,炉盖和炉体取代拳印,猛烈地爆发。

    霎时间,这片地方光雨蒸腾,像是有人在撕裂天穹,飞仙之光冲起。

    两人以命搏杀,各自都被震的筋骨裂开,血肉破烂,星空中不断有超凡之血溅落,拼杀得异常惨烈。

    滔天的血气,在两人间激荡,在这个特殊的时代,他们的血肉之躯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非常慑人。

    王煊的三粒光点在进入现世,他觉得旧元神剧痛,有种要被撕裂的感觉,肉身也像是被劈开,内景同样如此。

    但是,他的道行确实大涨了一截,让齐天都感觉到了压力,眼前这个后来者早先被他压制,现在要翻盘了不成?

    咚!

    他催动羽化幡,控制得自姜思远的那缕精神印记,干扰养生炉,果然在这种关头是有效果的。

    王煊一个踉跄,手中的炉体剧震,险些就让他吃个暴亏,那羽化幡擦着他身体劈落下去,险些就被击中,和爆碎只有一线之隔。

    即便如此,至宝发出的残余波动,依旧撕裂下他大片的血肉,露出部分白骨,景象血腥而可怖。

    “炉子,稳一点。待我屠龙后,你要是想离去,咱们再分道扬镳,好聚好散!”王煊半边身子都是血,再次化成一个血人。

    哧!

    一道紫色的剑光劈来,姜清瑶驾驭紫宵合道出手了!

    轰!

    羽化幡横扫,击中断剑,爆发出恐怖的至宝波动,让这片地带到处都是规则碎片。

    “你不要过来了,我可以挡住他!”王煊开口,他释放三粒光点的潜能后,现阶段他的战力高于剑仙子。他怕姜清瑶出事,毕竟她的境界比地仙层面的齐天要低,万一被羽化幡打中,那可能就是阴阳永别。

    养生炉和羽化幡大碰撞,王煊和齐天生死搏杀,血溅星空,在炉体又一次不停的震动时,王煊险些再次出意外,他脸色阴沉下来,这件至宝用的太不顺手了。

    远方,宇宙飞船中,所有人都没有出声,安静地观战,影子夫妇的心都提了起来,王煊数次意外,看得实在太惊险了。

    这时,口诵《接引经》的方雨竹突然停下,在她周围,羽化神竹还在沙沙摇动,滴落下金色液体。

    祭坛上,那残骨有了生机,最为重要的是,那将熄灭的破碎元神跳动起火光,真正复苏了。

    “思远!”

    “姜思远!”

    数人一起出声,对于这个人有好奇,有感佩,也有人同情,当然也有人无所谓,甚至无视,比如剑疯子。

    “我是……在梦境中吗?”他复苏后,元神飘摇,注视方雨竹,有些出神,而后又轻轻一叹,看向四周。

    他知道,自己复苏了,并看到了年轻时代那张让他此生都难忘的绝美面孔,姜思远深感意外,想到了很多旧事。

    至于其他人,他看过个别人的画像,更多的则根本不认识,但都很强,大概都比当年的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思远,你醒了,不要多想,好好休息,一切都会好起来。”方雨竹安慰。

    姜思远点头,模糊的元神身影无比虚弱,随时还会再熄灭,两千多年过去了,眼前这张让他此生都印象深刻的玉容,让他心有波澜,无法宁静。

    当年,他甘愿毫无保留地出手,为她出战,死去两次,虽意外复活,但后半生都在生死间煎熬,苦活到今日。

    但随着岁月流逝,人生浮沉,青年时代的感情,终究是渐渐淡了,他是意志强大的修行者,更是当年的天纵奇才,没有什么不能放下,时光可以淡化一切。

    当年他已知道,方雨竹此生追求的是大道,在他表明心意被婉拒那一刻起,他便明白,此生只适合站在后面看着她,关注她能否追道成功。

    他明白,她想打破一个又一个神话时代都无法跨越的天堑,驱散寒冬,想要真正照亮超凡世界的万古长夜。

    这么多年过去,他不再年少,两千多年了,他还有什么放不下?

    自他脱困,艰难活着,独自隐居时,他就已经决定如此。

    他不是不知道方雨竹已经在仙界难逢对手,亲手结束了上古诸皇时代,为他报仇。但他却没有传递出任何消息,不曾主动再去联系她,没有让人送信。直至近年自身每况愈下,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他也只想在无人之地,安静地走完这一生。

    他知道,方雨竹志在大道,他不愿去给她造成任何困扰。

    他也曾回首,那个时代,他天纵之资,如果给他时间,早晚是超绝世,成为天下无匹的高手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后悔吗?他也问过自己,如果人生再重来一次,他会怎么选择,还会去冒死救方雨竹吗?

    姜思远认为,那个时代的自己大概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虽被拒绝了,但他还是不想她死去,忍不住要舍命去救她。

    “谁没有年少轻狂过,认为自己可以改变整个世界,那是我当时的真挚情感的表达,无论怎样,当年的我都会出手,没有后悔。”

    这是他的心语,没有悔憾过去,人生从来都是向前走,那是他昔日最真实的选择。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方雨竹,虚弱地开口:“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永远不要相信瘆灵,哪怕是必死的绝境,也不要和他们达成契约。”

    “你经历了什么?”方雨竹看着他,眼前的姜思远和当年意气风发、俯瞰天下的样子,宛若两个人。

    “一位瘆灵救下还有一缕生机的我,恰遇养生炉横空而过,我们和至宝一起回归现世……”

    瘆灵的契约,吃人不吐骨头,永远无法摆脱,一旦签下,此生灵魂都将不属于自己,会成为阶下囚,会迷失,甚至会被吃掉。

    即便瘆灵自己发生意外,将死去,签约者也难以摆脱,依旧会陷入无边黑暗中。

    姜思远明白这一切时,已经晚了,但他也等到了机会,那个瘆灵垂危时,他竭尽所能的反抗,不惜自毁道果,割舍至宝,从那处奇异之地逃了出去。

    他的辉煌,他的生命,他的道基等,都近乎崩塌干净。

    但他终究是以大毅力摆脱瘆灵安排好的一切,回归了自我,只是代价太大了。

    他看到了立身在一边的齐天,若有所思。

    接着,他凝视六件至宝,发现了本质性的问题,不禁看向齐天,道:“你将我带了出来,截取了我部分精神印记,想去控制养生炉?”

    然后,他看向在场的所有人,很快明白了一些情况,道:“拿我的部分精神印记,想掌控我曾经的至宝,去反杀那个年轻人吗?”

    他轻叹道:“如果我为后世人,为你们,造成了困扰,那么就让我归去吧,重回寂静中。”

    他的残破元神开始光化,将要震散,化为烟霞消失,他已是风烛残年,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当年,他俯瞰天下,光耀仙界时,都可以从容地放下生死,更何况是这个年代,他残魂飘摇,不想拖累任何人!

    他在化光,即将消散。

    “不可以!”

    ……

    宇宙深处,王煊趁着养生炉稍微寂静时,全力以赴的爆发,三粒光点全面挣脱了出来,他全身剧痛无比,血淋淋,感觉“旧我”被撕裂了,但是,他确实变得很强大,十四段大圆满了吗?

    “恶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