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另一片战场

第五百二十一章 另一片战场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影子夫妇当场就要动手,忍无可忍,杀气激荡!

    整片大环境瞬间像是步入寒冬季节,清泉结冰,松林染霜,这片景色优美之地直接被冰封了。

    “为了这个时代,为所有将没落的超凡者?你真会标榜自己和揽功,你不过是想以王煊的生命续你自己的神话路!”

    影子夫妇出手,没有迟疑,就是要先杀了他,因为他们两人赶不到王煊身边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疯子商毅身材高大,超过两米,站了起来,血气旺盛如海,具有无以伦比的压迫感,震慑人心。

    他双目冷冽,有实质化的光束飞出,像是两口仙剑,让虚空都在轻颤,挡住了妖主的父母。

    “商毅,你也要参与进来?!”影子夫妇怒极,这个疯子竟在拦阻。而在他们两人眼中,王煊等于是他们的半子,此时无比心焦。

    刹那间,不朽伞出现在他们的手中,直接亮出至宝,与这个上古剑疯子对峙,不惜要与他大打出手。

    锵的一声,商毅拔出人世剑,霎时间,天地都被割开了,哪怕是超凡早已枯竭的新星,也有无尽剑光划过,照亮天地,所有人都震撼莫名。

    此时,方雨竹一步踏出,直面这片宇宙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她手持幕天镯,刹那抵住人世剑。

    不远处,悬浮的至宝——生命池,传出声音:“各位,我们共议过新神话,共商过为超凡世界续命,刚刚有了个初步结果,就要反目吗?”

    逍遥舟也浮现,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位鼻祖戒备着,怕在大乱中被人袭杀,如临大敌,两人也在劝阻,道:“一切都可以坐下来谈。”

    “没得谈!”影子夫妇中的女子喝道,动了真怒,她心中有焦虑,预感王煊危在旦夕。

    “谁杀王煊,我就杀谁!”影子夫妇中的男子寒声道,手中的不朽伞在震颤,至宝的恐怖气息在扩张。

    王煊虽非他们亲子,但两人一路看着他长大,视作己出,不然的话也不会和妖主妍妍笑谈,说这是从小养的女婿。

    他们对王煊确实有真感情,并且曾经答应过王煊的父母,如论如何,都绝不容许王煊出事。

    “齐天,你联系星空中那个人,立刻收手,不然我会杀了你的两具真身!”方雨竹也开口,今日她不再端庄平和,而是弥漫着杀气。

    齐天没有惧意,谪仙气质出尘,依旧坐在那里,道:“各位,稍安勿躁,我不会杀他,一切都只是为了探索新神话路,我保他不死,会留下他的性命。”

    “我们让你收手!”影子夫妇怎么能平和地等下去?男子手中的不朽伞快速压落,虽然他宠妖主妍妍,但是面对生死劫难时,对王煊的庇护同样未失色。

    “铮!”

    上古疯子商毅血气涌动间,给人以浩瀚宇宙星空压落般的感觉,他以人世剑刺在伞面上,挡住去路。

    “先不要急!”商毅冷漠地开口。

    一刹那,方雨竹身上铿锵作响,覆盖上甲胄,她没有犹豫,以幕天镯锁向人世剑,要和最强大的对手开战。

    很多人都知道,方雨竹一旦着甲,就意味着要大决战,她会变得无比冷漠,不见敌血不归。

    “慢!”齐天站起身来,到了这种关头,他虽然有底气,但也不能保持平静之色了。

    他补充道:“我一旦有所获,以及若是踏出新神话路,都会公开,带回来的养生炉也会献出,不是我要独占,而是为整片超凡世界齐聚至宝,在绝境中寻找转机。另外,王煊会活着。”

    “用得着你来献出吗?那些都是王煊的,你在慷他人之慨!”影子夫妇中的女子喝斥道。

    “商毅,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和他站在一起?”影子夫妇中的男声音冰寒,几面对一个接近无敌的疯子,他也有不加掩饰的杀意,心有愤慨。

    剑疯子平淡的开口:“齐天和王煊都是拥有特殊内景地的人,两者即将融合,我想见证那一过程,解析与研究那种奇异的蜕变。”

    这种话一出,不朽伞直接砸落了下来,影子夫妇忍无可忍,带着无边的杀意,不管是谁阻路,都想杀穿过去。

    锵!

    剑光撕裂天穹,商毅实在太恐怖了,一剑斩出,让不朽伞都在剧震不止,想将影子夫妇两人劈飞出去。

    “当!”

    刺目的火星飞溅,那是规则碎片在洒落,那是秩序火花在绽放,方雨竹出手了,以手镯和人世剑数次对轰。

    商毅很强,无比恐怖,但是,他也暂时避退了,带着齐天拉开距离,他自身无所畏惧,但齐天无至宝在手,现在需要庇护。

    显然,两人间有什么约定。

    就这样的几次碰撞而已,这片原始山脉间,很多大山都被震碎了,倒塌下去,成片的林地被毁掉。

    这种景象极其可怕,现在并非在大结界中,而是在现实世界,地仙层面的人手持至宝,竟依旧有这样惊天动地的力量!

    “方雨竹,我不想和你在这里决战。”商毅开口,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胸前和背后,双目有中野性光芒,他不是惧怕,而是不想杀个难解难分,平白消耗时光和精力。

    然而,对面有两件至宝,影子夫妇联合方雨竹的话就是三大超绝世,自然不想这么罢休,因为恶龙齐天欺人太甚。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距离实在过于遥远,来不及阻止了,不如静待落幕。”剑疯子开口。

    齐天点头道:“即便是我相劝也无用,进入星空深处的那个我,也是真身,手持羽化幡,他不会听我的。”

    “那我就先杀了你,先收一笔血债!”影子夫妇中的女子流动无尽的杀意,她也知道,一切大概都来不及了。

    “商毅道友,请帮我拦住他们两人。”齐天开口,而后又看向方雨竹,道:“方仙子,我无意与你为敌。今天我原本想送你一则好消息,对你来说,或许可以弥补过去的某些遗憾,我没有想到闹到这一步。”

    他抬头看向天空,道:“想来也快到了,他要回来了。”

    “你想说什么?”方雨竹的直觉何其敏锐,第一时间就有所预感了,有和自身有关的人和事要出现。

    “姜思远,他还活着,我意外发现他驻足过的痕迹,找到了他。”齐天告知情况。

    这则消息一出,简直是石破天惊。

    强大如方雨竹,隐约间有仙道第一个高手的地位,现在脸色也变了,绝美面孔上写满惊容与难以置信。

    其他人也都发呆,这个名字真很久远了,是第三个在凡人时期开启特殊内景地的人,天赋惊人。

    可惜,他英年早逝,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绝世高手后,又快速如流星般殒落,替方雨竹而死。

    “真够狠的,这都能让他找出来?”

    “这家伙很阴沉,有针对性的出手,居然将姜思远都挖出来了。”

    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位鼻祖暗中交流,他们知道仙界历史上的那些名人。

    “齐天!”影子夫妇两人目露杀机,他们明白,齐天是在用姜思远挡路,阻止方雨竹出手。

    方雨竹的美目有璀璨的光芒绽放,盯着齐天,虽然风华绝代,但是现在她的目光有些慑人。

    齐天很从容和镇定,道:“我并不是要挟,没那个意思。寻到他后,我发现他的状态很糟糕,我尽力保住了他的性命。但他如风中烛火,我怕有问题,一路护送他回来,想交给方仙子,想来以你通天彻地的无上手段,可以让他活下来。”

    他抬头道:“快来了,飞船接近新星了。我感佩姜思远的为人,能够意外发现并挽救他,我亦满心喜悦。”

    方雨竹双目有神芒飞出,望向外太空。

    影子夫妇怒意无限,死死地盯着恶龙,觉得他当诛,一切都被他提前安排好了。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两具真身?”勾陈帝宫的鼻祖问道,他对齐天不喜,因为双方曾经打生打死。

    齐天倒是没有隐瞒,道:“昔日的我,被诸皇联手杀死,与部分敌人玉石俱焚时,血肉炸开,有少量残存了下来。我复苏后,找到几块不朽的血肉,旧体因此复苏,自然也是真正的我。”

    “杀!”影子夫妇中的男子忍受不了,向着齐天下手,不朽伞张开,旋转起来,伞面洒落出真正的规则之力!

    轰隆!

    天雷炸响,剑疯子扬起人世剑时,以剑光撕开虚空,剑芒伴着无尽的天劫之光,从天穹上倾泻下来,打在不朽伞上。

    他和影子夫妇交手!

    “真以为我们怕你?!”妖主的父母非常强势,面对上古诸皇时期唯一还活着的超绝强者,依旧无惧。

    尤其是妖主的父亲,他本身就是掌控雷霆的大方士,现在挥动伞面,以无尽雷道规则和对方的剑道雷霆对轰。

    妖主的母亲周身冲起十二道至强无匹的妖仙之光,这涉及到了她的本命神通,若是在仙界,有开天辟地之势,能扫落下来群星。

    此时,她虽然失去了斩落星斗的威势,但是经过不朽伞的加持,依旧有超绝的力量,十二道光束剖开虚空,化作规则之刀,斩向剑疯子。

    商毅冷漠而强大,他的攻势很有侵略性,面对两大高手的猛烈攻势,他仗剑而行,不退反进,恐怖的剑光,滔天的血气,压制的很多人都心惊肉跳。

    他以人世剑斩天雷,削妖仙之力,霸道无比,举手投足都带动着着规则和秩序之力,其散发出的血气,都撕裂了周围的山峰。

    他力敌二人,抵住不朽伞,大开大合,一副有我无敌的样子。

    “方雨竹!”影子夫妇二人回首,看向手持幕天镯的方雨竹。

    此时,外太空有一艘飞船进入新星大气层,俯冲了下来,快速接近这片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