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零二章 给妖主一张灿烂的笑脸

第五百零二章 给妖主一张灿烂的笑脸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原本宁静而自恃的神明都懵了,什么结果都可以想象,但是,这种场面让他们摸不着头脑,而后全身冰冷。

    那是谁?赫赫有名的铭川古神,一位至强者,就这么被人攥着脖子,一把就给薅了起来,挣扎无用!

    所有人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这还怎么打?三大神明,共游人间,原本仙挡杀仙,佛挡弑佛,可是现在,他们从头凉到脚。

    即便是在不朽之地,在大结界中,他们也没有过这种经历,开什么玩笑,谁见面就能像掐小鸡仔一样,这么对待一位至强神明?

    “这位道友还请住手,这是来自不朽之地的神明,来我仙道之地做客,不应这样。”妖圣开口。

    然而,砰的一声,还没等他劝完,就被王煊一脚踹中,从房门飞出去,撞碎对面房间的墙壁。

    “你一个仙道之地的妖仙,甘愿当异域的带路人,刚才什么嘴脸,你自己不清楚吗?”王煊逼视他。

    这个妖圣不是善类,介绍剑仙子为仙道之地近古第一人,那种表情,面对异神明那样阿谀奉承的神态,让人反感。

    见到这一幕,尽管心中忧惧,在场的人还是准备对抗,因为,这位似乎很不好沟通,而且被掐住脖子的那位……颈椎要断了!

    敢出手,且有强大实力的人,自然是另外两大神明,一个爆发绿光,化成精神天藤,足以撕开列仙,刺穿虚空,向王煊覆盖过去。。

    然而,王煊身体微微发光,红色物质蔓延,三尺内各种术法无效,所有接近过来的秩序余韵都溃灭了,那些精神天藤全部炸开,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接着噗的一声,这个神明也被王煊一把攥住脖子,就是这么的粗暴与直接,让他口鼻溢血。

    不是他不想躲避,而是根本避不开,那是一片精神牢笼,王煊的元神发光,锁链密密麻麻,像是星河交织,将他定在那里。

    另外那个神明,长矛都举起来了,流动乌光,无比锋锐,隐约间仿佛在滴落神血,这是陪他常年征战的凶器,可是现在他也动不了。

    一头大道巨龙浮现,那是残余规则的凝聚,恐怖而强大,盘旋在此,龙尾锁住他的黑色长矛,龙头盯着他的面部,就这么给镇压了。

    噗!

    他七窍流血,被压制的身体内骨头咔吧作响,最后被生生挤压的软倒在地上,根本支撑不住。

    这是什么怪物?三大神明在心中呐喊,不甘而又愤懑,同时感觉到一阵恐惧,遇到超绝世了吗?

    除却面对勾陈帝宫和超绝宫那两个鼻祖外,其他人根本难以给他们这样无法匹敌的至高压迫感。

    后面,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早先那个金发男子,他瑟瑟发抖,回去请来三大神明,却落得这么一个结果?

    早知如此,他还装什么超然,赔礼道歉就是了,结果现在把三大祖师都给搭进去了。

    现在,两大神明被王煊攥着脖子,一位神明匍伏在他的脚下,这个场景,这样的画面,让人感觉不真实。

    另外几人,包括妖圣和天仙,也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对上这种人,简直是无解,他们意识到,踢到铁板了,或许遇上超绝世了。

    有人想跑,比如被王煊一脚踹飞出去的那名妖圣,想化成一道虹芒,钻地遁走算了,留在这里没什么好下场。

    然而,一声蝉鸣,王煊那里浮现真形奇景,一只混元天蝉,双翅震动,有涟漪扩张,所有妄动的人,身体都噼啪作响,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倒在地上。

    顷刻间,王煊解决战斗,这里彻底安静了。

    “我很好奇,你们到底从哪里过来的,应该不是乘坐飞船从不朽之地追击我而来吧?难道是从大结界过渡到仙界,而后杀出来的?”王煊问道。

    几人有点懵,很想问,你是谁?听口气似乎是个名人,值得被人从不朽之地追击过来?

    “请问您是……”金发男子硬着头皮开口,用了敬称,全身都在发抖,他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王煊。”他没有隐瞒,想问一问,这些人所为何来。

    “听着耳熟。”有人低语。

    “是你!”那名妖圣和天仙显然知道王煊,诸仙共尊的新约上签署了他的名,另外他在人间闹出的动静不算小。

    “我知道了,前些日子在我们不朽之地出现一个青年,也叫王煊,杀了几位神明!”金发男子震撼,脸色煞白。

    三大神明,脸色彻底变了,都感觉压力巨大,他们真不是追寻此人而来,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我们没有想到,你的故土在这里。”一位神明苦涩地说道。

    “说说什么情况吧,你们怎么回事?”王煊问道。

    “我们没有恶意!”那个妖圣抢先开口,他有些焦急,似乎慌了。

    别人看不到,王煊的精神天眼看的清楚,他和那位天仙的眼底深处都有惊惧,在害怕什么。

    “说!”王煊逼问,明确告诉他们,别等着他搜神,那样的话,他们的元神可能会化成碎片。

    “我们不是为对付你而来。”三大神明中的铭川古神开口,讲述了内情。

    他们随着勾陈帝宫和超绝宫的两大鼻祖远征,进入仙道之地争夺至宝,最后两大鼻祖只带走一件,负伤踏上归程。

    但是,两大超绝世留下一些后手,有至强者被要求驻扎在仙界中,关注这边的风云,为以后做打算。

    此外,还有至强神明的化身被送出大幕,进入这边的现实世界,追查方雨竹、张道岭他们在人间的痕迹,以及各种举动,解析他们。

    因为,两大鼻祖早已视方雨竹为恐怖对手,有意谋夺对方的至宝,将来可能会正面碰撞上。

    “我们得到密报,前阵子,方雨竹几人曾在旧土驻足很长时间,所以追查了下来。”

    至强神明的分身,亲自进入现世探查,可见多么的重视,这是真的将方雨竹这样的超绝世视为不久后要硬撼的强大对手了。

    “你们真敢想,超绝宫和勾陈帝宫那两个老家伙,半路被人截杀,在齐天手中吃了一次暴亏,还想谋夺方雨竹的至宝?”王煊冷笑。

    然后,他霍的转身,看向妖圣和天仙,道:“你们两个,真是吃里扒外啊,带着域外的神明,来对付仙道之地的人,找死吗?!”

    尤其是,这样调查下去的话,必然也会找到他身上来,涉及到青木和陈永杰等人。

    因为,他们几人都和方雨竹、老张、妖主等有交集,关系很近,在旧土没少碰头。

    后面,秦诚震撼,他清楚了,这些人中有顶级神明,有妖圣和天仙,层次都太高了,可是全被王煊给轻易镇压了。

    他一阵失神,想到了和王煊在新月时的经历,真的一语成谶吗?那个时候,王煊曾说,列仙的归列仙,人间的归王煊。

    当时,他还在笑话他,没有想到,真有这么一天,在人间,王煊竟能压制这种绝世层面的生灵。

    赵清菡、吴茵也都酒醒了一些,近距离目睹,所谓大幕中的顶尖强者,在人间被身边熟悉的那个人压制,她们一阵出神。

    “这是直冲大后方而来,这种人不得不防,应当及时处理。”刘怀安老爷子开口,老头杀伐果断,面对仇敌时,可不管对方什么身份,有多大的来历。

    “老爷子,您说得对,回头都弄死!”王煊点头。

    刘怀安:“……”

    “你不能对我们下手,有话好说,这样容易引起不朽之地和仙道之地开战,不要乱来。”金发男子慌了,他后悔地想给自己一刀,竟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悔之晚矣。

    “王煊,这是大事件,有可能会引发跨越大战。”妖圣也咬牙开口,现在认命可不行,真可能会死。

    “你们也太高估自己了,我在不朽之地连杀多位神明的化身,也没见谁要来围剿我,你们当自己是谁,探路者而已,真出了事也只是弃子而已。”王煊说道。

    这些人是为了对付方雨竹和老张他们,收集信息而来,已经是敌对立场,他不会手软。

    当然,他不可能在这里下手,都给封印了,塞紫皮葫芦中,至于扫尾工作,安抚餐厅的人,都将由专业人士青木和老陈出手。

    自始至终,姜清瑶和缩小版的剑仙子都很平静,因为仙界的争斗比这激烈和残酷多了,动辄就是一个道统的消亡。

    “你在现世这么强啊。”剑仙子开口,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偏着头看向王煊,美目有光彩。

    王煊道:“还行,但是我觉得还是差了点事儿,万一恶龙齐天的真身出来,我会很危险,所以我还想再提升。”

    虽然,他这个阵营有高手,比如方雨竹,现在又将剑仙子真身接引出来了,但是,他还是想靠自己。

    况且,齐天真身出来,那是敢与方雨竹真身硬抗的狠茬子!

    此外,还有一个上古疯子呢,不知道他真正的立场,绝对是最高危险等级的人,他怀疑,方雨竹都有可能不及。

    “嗯,我也想提升,希望还能再涅槃,变得更强。”说到这里,姜清瑶看向王煊,眼中有灿烂的光,道:“上次逃生,你竟能挡住那个疯子的剑光,那是什么?”

    “御道旗的残破旗面和旗杆组件等。”王煊硬着头皮回应道。

    剑仙子瞥了他一眼,道:“不管是什么,防御力真的很强,还能动用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发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但也有大造化,能让我们再蜕变!”

    王煊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和她以精神交流起来。

    “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最深处,有一片神秘之地,我在采摘葫芦时发现的,能孕育出混沌神藤,那里非常特殊,有凰骨,有龙角,疑似有一口传说中的精神血池!”

    ……

    “陈永杰,青木,你们在哪里?我有非常紧迫的事情找你们,帮我联系妖主!”小白虎来电。

    她在人间的化身急了,知道了仙界发生的事,妖主洞府竟然光秃秃了,她彻底傻眼和震惊。

    事实上,她的主身,心虚了好几天,决定还是让人间的分身联系妖主,她的主身无能为力了。

    因为,身在仙界中,想要前往不朽之地对应的大结界,没有绝世级修为,根本无法跨域。

    “我们在流金岁月餐厅,你来吧。”青木告诉她地点。

    他是专业人士,随身就带着一个黑色的箱子,里面有最先进的通讯设备和微型超脑,能和宇宙深处的飞船取得联系。

    以前信号还时断时续,但是,不朽之地那里的科技文明不弱,经过科技和生命之地的人加持,那里和各地能够保持联系,经过各种虫洞中转等,虽然有延迟,但也不至于彻底中断信号了。

    圆脸少女来了,很焦急,而青木已经提前动手,和宇宙深处联络上,她来的时候,正好有信号反馈。

    “青木,关于那个疯子的事,你们不用担心,连王煊都猜测到他很危险,我们从上古末年走来,对疯子了解比你们更深,心里有数。”妖主出现。

    “那就好!”青木和陈永杰都点头。

    “妖主,我们仙界的家被人光顾了,闹贼了,被偷了个干干净净,我头上还被人打了一个大包!”小白虎第一时间控诉,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包厢中,不远处,王煊和剑仙子面色平静,彼此对视,什么都没有说。

    过了很长时间,画面才缓冲好,妖主依旧是红衣,风华绝代,蹙眉问道:“有人敢光顾我的洞府,全部盗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是的,只剩下我。”圆脸少女很委屈,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老张和冥血教祖出现在画面中,老张笑道:“可以啊,让人将家底都给掏空了,就剩下一只小猫。”

    “嗷!”圆脸少女气愤,本来就很委屈了,现在还被那个张教祖调侃。

    妖主妍妍确实很生气,心中憋了一团火,竟然有人敢在大后方端掉她的洞府,谁做的?!

    她刚想说什么,然后,透过画面,看到了包厢中的部分情景,那张桌子上的食材,眼熟啊,有不少都是她喜爱吃的,那是人间吗,很奢侈!

    她有些怀疑,该不会是小白虎贪吃,监守自盗吧?然后,包厢中身影晃动,她似乎看到了熟人。

    “青木,把通讯器材挪动下,让我看看你们那里。”妖主开口。

    下一刻,妖主妍妍便看到了剑仙子,并且得到回应,姜清瑶大大方方,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还对她比了个剪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