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神话乱世

第四百七十八章 神话乱世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真累啊!”王煊呼呼喘气,面色发白,胸膛起伏的幅度有些大,身体摇摇欲坠,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四野,鸦雀无声,又死了一个至强神明,那可是元蕾,赫赫有名的一位女性神灵,相传是不死鸟和人族至强者的后代。。。

    她现在的境界可不低,接连“大地震”后,有人都连续两次掉境界了,而她却硬抗住一次,只坠落一次,现在依旧在逍遥游二层呢,比雷拓强一截!

    即便如此,这位非常强大的神灵还是死去了!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那真是一位渡劫……失败者?

    这是给他开了专场屠神大会吗?很多人都眼晕,神明弟子、不朽者的门徒、来自大结界的生灵,全都不寒而栗。

    别说是其他人,就是大方士徐福都咧了咧嘴,心情异样,这小子真是让他无言,看着病恹恹,却连着宰了两个神明!

    王煊倒也不都是装的,确实在喘息,有些疲累,毕竟,这可是弑神,尤其是在一招间决生死。

    他很强,但还没有达到一招就可以秒杀至强神明的地步,正如他早先所说,不想缠斗,所有手段都浓缩在一息间,以杀手锏决生死。

    如果元蕾执意和他试探,游斗,正常对决的话,肯定要要消耗一段时间,不可能直接就有这种效果。

    当然,他虽然在大口喘气,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不至于精疲力竭到不想动弹。

    王煊从嘴里向外吐气,道:“我说了,我在天劫中被重创,身体出了问题,但是养了很多年的剑道之光却成功被天劫洗礼,提升了,淬炼出斩道真义,所以她死的不算冤。”

    有人盯着他,很想说,你快别解释了,从开场到现在已经弄死三位神明了,不是善类。

    王煊的身体摇动,似乎快站不住了,当然作态要敬业,他捂住嘴巴,不想真吐出血来,也只能这样给他们看了,一副在咳嗽,而后又吞咽下血水的样子。

    同时,他一招手,将一位正在恨恨地的盯着他的强者给拘禁了过来,应该是来自大结界中,是某位神明的弟子门徒,在现世有九段极限的实力。

    他没客气,一巴掌就给拍翻,禁锢了此人,让她弯腰伏在地上,毫不客气的坐在后背上,当作凳子来用。

    “累到不想动了。”他开口,然后开始默默调息。

    看到他这种不招大结界中生灵待见的操作,那些人沉默着瞪眼,没有人叨叨,主要是被他刚才的战斗震慑住了。

    谁又能不忌惮,就连和徐福对峙的灰发人,那个御道宫的神明,都心中不安,惊怒无比,虽然很想立刻杀了他,但暂时没有任何动静。

    沉静很久后,众人终于是忍不住,渐渐发出嘈杂声,而后一片热议,尤其是外太空中,各方都忍不住了。

    “这是真的吗?感觉有些梦幻啊,渡劫失败的人又连杀了两位至强的神明?”

    那些飞船中,很多人哗然,深感吃惊与怪异,但现实就是这么出乎预料,那个青年又屠神了。

    当中,自然以青木、吴茵等人最振奋与激动,刚才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为王煊而担忧,怕他死在异域神明手中。

    “不愧是我王哥,哪怕被上天刚劈过,身体有严重的问题,也要在战场上连杀不朽者和神祇,威名赫赫!”马超凡很兴奋。

    “王煊在修行路上,走出这么远了……”连很理智的赵清菡都在出神,第一次感觉到,王煊在这个领域的天分到底有多么强。

    他是一个现代人,修行才多少年?能走到这一步,在古代最繁盛时期都必然有说法。

    “王煊,如果再早生五百年,说不定都能够拓展出新神话!”这是青木的心语,他这次被震撼了。

    “这家伙,有时候自称王教祖,还真不是说说而已。”吴茵彻底松了一口气,想到他过往表现,渐渐露出笑意。

    腐朽的结界中,王煊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喘息,休息,看起来状态很糟糕,但没人敢轻举妄动。

    “我忍不住啊!”来自御道宫的灰发强者开口,看向王煊,死去的元蕾和雷拓都是他的结盟者,在大结界中关系都不错,不然也不会一起来到这里。

    王煊开口:“不行了,前辈,这个人交给你了。六座巨宫中,不是有岁月之书和一件半成熟的至宝吗,我们一人一件。我身负重伤,杀不动了,由你解决吧!”

    他觉得,差不多了,他的锋芒想用在恶龙身上,不知道此人如今在什么地方,始终躲在暗中虎视眈眈,是个大麻烦。

    他想暂时神隐,但途中被雷拓和元蕾暂时阻止了,他自然也不怵,凌厉而果断的击杀了两人。

    “好,交给我了!”徐福开口,手持金色钓竿向着对面逼去。

    “徐福,你没有必要蹚浑水,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又有人开口了,人世宫的那位不朽者走来。

    这是一位女子,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很冷,像是从冰雪世界而来,事实上她走过之地,确实在飘着鹅毛大雪。

    “你们两个一起来吧!”大方士徐福开口,同时挡住灰发男子和这个冰雪笼罩的女子,要以一敌二。

    灰发男子道:“可以啊,徐福,你既然这样选择,也别怪我们不守什么规矩,先和你分个生死!”

    “杀!”满身冰雪飞扬的女不朽者很霸道,银色发丝飞舞,她已经直接动手。

    徐福道:“原来你们早就结盟,并内定了这里的最高奖励。可惜,一个人间的青年不讲规矩,突然出手,连杀神明,打乱了你们的部署。”

    如果王煊没来,估计几人会先干掉徐福,然后那几人再去对决与瓜分奖品,这让大方士脸色阴沉。

    所以,他爆发了,全力以赴,直接和这两人开战。

    王煊在旁注视着,很享受这一刻,终于算是从漩涡中脱身,静观别人的大战,难得的清闲与放松。

    许多人“意识到”,他大概真的问题很严重,不能下场了,不然的话不会放任徐福以一敌二。

    但是,六座巨宫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蠢蠢欲动,他们又不是至强者,没有必要犯险,前车之鉴很凄惨。

    只有陈永杰知道,打假拳的连根毛都没有伤到,在那里装蒜呢,这是想把自身摘出去,成为局外人。

    所以,老陈走过去也假模假样,关心了一下他的身体,在那里配合作假,然后他就成自由人了,直接去找他师傅。

    事实上,那个人早就注意陈永杰了,当年刘怀安离开旧土时,老陈就是这副模样,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精神正充沛。

    三十年过去,和他的弟子陈永杰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这片战场,自然让他第一时间就产生怀疑。

    “您是……刘师吗?”陈永杰越是接近越是确定,这应该就是自己年轻版的师傅,连脖子上的一颗黑痣都一样。

    “永杰?!”刘怀安睁大眼睛,确信了,这就是自己的弟子,竟来到这里,步了他的后尘。

    “师傅!”陈永杰当场落泪,哭出声来,当年遇到危险时,是他的师傅第一时间将他扔出光幕,他的师傅挡在前面,自身自人间蒸发。

    这成了老陈的心结,总觉得是他师傅用命换来了他的新生,不然的话,他就会同那群旧术高手一样,从旧土消失。

    而他师傅原本可以避开这一劫,代他受过了。

    三十年来,陈永杰的心病一直都在,自责而又难安,无时无刻不想找回他的师傅。

    “孩子,想不到你终究还是和我一样来到此地。”刘怀安眼圈也红了,一把将给扶了起来,不让他跪着。

    “弟子无时无刻不想师傅出现,但是,各种办法都用尽了,直到一次巧合,才能走到这里。”陈永杰落泪,又问道其他人呢,当年一大批高手跟着消失,让旧术领域的人断层。

    “都死了,只剩下我活了下来。”刘怀安怅然,颇为伤感,三十年来的旧事,仿佛就在昨日。

    当时他们都太弱了,在战场就是炮灰,他在那批人中底子最深厚,利用这片超物质浓郁之地崛起,才勉强有了一条生路。

    外太空,青木盯着大屏幕,锁定他师傅那里,简直不敢相信,陈永杰在哭泣,在下跪另一个人。

    “那是……我师爷?!”他震惊了,那个比他师傅还略微年轻的男子,和他师傅房间中挂着的白发白须的老头子模样相仿。

    “真找到了?我师爷还活着,竟来到了这片战场!”

    ……

    大战很激烈,徐福只身对抗两大神明却越越杀越勇,丝毫不怵,主动进攻,很强势,钓鱼竿划过虚空,比道剑还可怕,长空爆炸,雷声轰鸣。

    当然,他们三人的战斗没有上来就一招分生死,犯不着那样冒险,都在尽可能的先确保自身不失误。

    “嗯?”王煊发现异常,精神天眼和十二段底蕴合一,他感觉到了冥冥中的恶意,有人在针对此地。

    他不动声色,很快察觉到,有一位不朽者缓慢将一张大弓拉开,对准此地,首先瞄准了他,而后略微犹豫,又调准方向,瞄向大方士徐福。

    显然,那个人在运转秘法,并有异宝,遮掩了杀机,想蒙蔽至强者的超强感知,准备暗中绝杀他和或者徐福。

    “六座巨宫外还有第七位至强者?”王煊第一时间暗中传音,告知徐福有人要狩猎他。

    “无妨,老头子我宰了他不可,也不看我是谁,精通方士和道家两派绝学,妄想让我死的稀里糊涂,做梦呢!”徐福杀意更为浓烈了。

    “前辈,向我这边靠拢,必要时我帮你一下!”

    “你渡劫失败,身体有问题,还行吗?”徐福诧异,然后,心底生出奇异的感应,意识到,他姥姥的,可能又为这个小子顶锅了,提前挡在了前面。

    徐福不吭声了,激烈大战,迅速变换方位。

    一道无比刺目的光束,霎时照亮了天上地下,王煊又动用了最强一击,调动一身的道行,斩出剑光,蕴含着万仙渡劫曲和羽化神光等,劈在移动到不远处的灰发男子。

    灰发神明非常强大,危急关头心中生出感应,向旁边躲避,然而,他神感虽强,但身体移动还是慢了一线。

    噗的一声,御道宫的灰发神明半边身子被劈的爆碎,只剩下少半部分残躯,满地是血,在那里发出一声怒吼。

    几乎是同一时间,远处一道璀璨的光箭飞来,直取徐福的后脑,想将他的肉身和元神同时钉死。

    大方士身体动作幅度不是很大,成功避开,光箭带动着的暴烈能量将他的发丝震散,让他怒了,杀意无限提升,快速和那个满身都是冰雪的银发女子死磕,准备先杀了她,再去解决放冷箭的人。

    这一切变化太快了,超出人们的感知,只能回放由飞船所捕捉到的画面,才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噗!

    王煊没有收着打,第一时间补刀,手持雷拓的那口黄金神刀,直接划了出去,将灰发男子另外半边身子斩爆,连元神一起灭掉!

    “我#,又屠掉了一个神明?!”战场上炸窝,来自大结界的生灵简直要瑟瑟发抖,这个病恹恹的渡劫失败者,杀气无边,专门弑神!

    外太空,那些飞船上,各大阵营的人都傻眼,这不是破限杀手,这是神明杀手,一而再的猎杀神灵和不朽者!

    “我不行了,举办方,我这战绩也还可以了,是不是要发送我奖品,然后先让我退场,我要去养伤!”王煊觉得,真的可以了,他要作为观众了,该置身事外了。

    噗!

    不远处,处在发狂状态中的大方士徐福将那个立足冰雪中的银发女子击杀,打灭其元神。

    他没有停留,化成一道光,手持金色钓竿,横渡长空,去追杀那名弯弓射杀他的顶尖神明。

    王煊一而再的要求举办方送他回去养伤,结果没人回应,似乎默认大战还未彻底落下帷幕。

    接下来,他确实很清闲了,坐在人肉板凳上,先是观看大方士徐福猎杀神灵,而后又注视向璀璨的大结界。

    那里一片通明,一切都是因为旧至宝在轰鸣,新至宝在孵化,照耀了出来,将那里的身影都显照的很真切。

    “成了,新至宝诞生了!”

    那个镯子越发璀璨,亿万缕光辉开始收敛,镯子的黑玉主体部分像是宇宙深空,晶莹的白色斑点像是无数的星辰。

    “幕天镜已碎,我便为它取名为幕天镯!”超绝世方雨竹开口,在炼化至宝的过程中,她与老张等人经受过很多次攻击,连她的嘴角都染着殷红的血,但是现在新至宝要最后升华了,一切都将改变。

    此外,王煊还看到两道影子,与他父母有关吗?手持这个神话时代的旧约承载物对抗神明宫,远处似乎还有不朽伞。

    “大乱之始,神话末世,一切都要落下帷幕了,还是变局的开始?”身为“局外人”的王煊,神色无比严肃,盯着绚丽的大结界,一切都在瞬息万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