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友人或恋人

第四百五十一章 友人或恋人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胖了。”王煊一句话,换个人的话,别说什么友情之上,恋人未满,连朋友都快做不成了,简直要将天聊死。

    “你故意的吧?”赵清菡就是那么自信,即便不踏足超凡领域,她的身材也绝佳,更何况是现在。

    “我看错了吗,让我再瞧瞧。”王煊临近,一副要仔细看的样子,连呼吸都触及到了她的面庞。

    赵清菡轻捶了他一下,看着他故作认真而凑近的样子,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道:“你和谁学的?以前不这样。”

    “陈永杰,他说,见面要关心,嘘寒问暖。”王煊一本正经地说道。。

    “陈大宗师不背这口锅。”赵清菡笑了。

    瞬间,那些许距离感便消失不见了,短暂的几句话,消弭了两人长时间不见的那一缕生分。

    王煊将她的一缕长发拂到耳畔,然后,轻轻拥了一下。赵清菡起初身体微僵,很快又放松,也主动抱了他一下。

    轻轻接触,两人分开,似乎又回到从前,没有了生分感。

    “去前院看看,狐族的前辈要想让我收一位弟子。”王煊说道。

    “谁?”赵清菡问道,和他一起向前走去。

    “莫煌,一个新人,据说天赋很高。”王煊告知。

    赵清菡深感意外,道:“是他啊,十六岁,已经有超凡六段的实力,这还是他自己强行压制境界,并且又多次被震落的结果。”

    她深知,老狐对那个少年很看重。据悉,他来自羽化星,在母体时,就能聆听别人诵经,跟着共鸣,十分离谱。

    “是啊,老狐说,在古代,这种人会被绝世教祖抢走,当亲儿子去养,他比我小不了多少岁,我收他当徒弟不合适啊。”

    “什么时候了,还占人便宜。”

    “让他喊你师娘行不行?”

    “砰!”

    两人低语,兼且有秀拳飞起,来到前院,那些来访的宾客还没有走,而这个时候,一个青年和一个少年来了,引发不小的轰动。

    众人都知道这两人,天赋太恐怖了,近期都在传他们的名,被老狐安排在他的洞府中,看他所著的所有经书。

    那个青年沉默寡言,拥有一头灰发,黑色的瞳孔,身材提拔,面孔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看着英俊而硬气。

    他没有任何话语,其来头大的有些吓人,老狐提前告诉了王煊,他是从宇宙中漂来的尸体。

    上次,老狐驾驭飞舟,在外太空中发现他,将他带回密地后,他竟慢慢复苏,有了精神火光跳动。

    “你感应下,他是否有异常。”老狐暗中传音,他怀疑这是一位超绝世,在古代时从仙界杀了出来,留下躯体,但元神没有保住多少。

    他检测时,发现此人的肉身坚固的可怕。

    “这样的人,你也敢随便带回来?”王煊看了又看,这个人的体魄异强横,没运转法力,未曾动用超物质,便已经给人一种压迫感。

    这像是一头沉睡中的凶虎,还未真正苏醒,煞气已若隐若现,要撕裂长空。

    而这个青年的精神确实不强,元神之火只剩下碎片,但也能比肩逍遥游初期的超凡者。

    “这是个怪物!”王煊确信,在这种大环境下,残存的精神碎片,都能够这么厉害,原本一定无比厉害。

    尤其是,他在宇宙中漂浮,不知道横尸多少年了,还能复苏过来,这就有些有些恐怖的过头了,让王煊都心头剧震。

    难怪老狐猜测,这可能是一位超绝世回归,发生了意外!

    “旧约没松动前,几乎没人可以打穿大幕,他能够活着回来,漂浮在冰冷的宇宙中,肉身不死,让我觉得自愧不如。”老狐说道。

    他为这个怪物青年起名为吴铭,不知原本的姓名,不知根脚来历。

    老狐虽然推测,吴铭昔日可能是一位超绝世,但是和大幕传说中死去的大人物一一对比,居然没有相符的,查无此人。

    “前辈,这可能是一颗炸雷,万一某天,他的元神突然全面出现,真不好说会怎样。”王煊暗中说道。

    知道这个怪物的来历后,他很忌惮,这是非常少有的事。

    老狐道:“我将他当成道友,留在身边,神话要消亡了,不管多么惊天动地的身份,恐怕也是一场空,要归于平凡。我倒也不担心。”

    “发现他时,其身体就栩栩如生吗?”王煊问道。

    老狐严肃地摇头,道:“不,是枯竭的,像是一具干尸,回到新星后他渐渐鼓胀起来,有了活性。”

    王煊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吴铭强过头了,他估摸着,将老张的身体扔进宇宙深处,任他自由漂泊多年,估计也早已死的差不了了,很难再还阳。

    他暗中询问:“当初,他漂浮在宇宙中时,身上穿着的什么样的衣服或甲胄,真是我们这个神话时代的生灵吗?他活过来后,说的语言你听的懂吗?”

    老狐告知:“当时,他身上没有衣物与甲胄,血肉干瘪,活过来到现在始终一语不发,只是点头或摇头,整个人还处在懵懂状态。”

    它转移了话题,对另外那个少年招手,道:“莫煌,你要不要拜个新师傅,他的潜力远比我强。再者,神话要落幕了,你可以跟着他去科技世界,看一看是否有延续超凡路的可能。”

    三颗超凡星球的人听闻,都很震惊,莫煌这个天纵奇才要被老狐送给那个异星人王煊为徒?

    莫煌摇头:“我……不愿意,我想和前辈你,还有吴铭在一起,继续探索超凡世界的出路。”

    王煊笑着摇头,道:“我才修行几年,自己都找不到出路,哪有什么资格给人当师傅。”

    老狐开口,道:“谦虚了,你不仅破限了,更是立足在十一段这个神话最前沿领域,我当年在人世间大境界时,可是连十段都没有进入过。”

    并不是所有幕天层次的强者在每个大境界都破限过,也就是进入十段,每位至强者有一两次或两三次破限经历就不错了!

    “十一段?!”莫煌震惊,他被誉为绝世奇才,无比适合修行,但他也只是树立起破十段的信心而已。

    其他人有些发懵,不是只有九段吗?现在竟听到秘闻,还有破限的十段,以及理论尽头的十一段?这就离谱了!

    所有人看向王煊的眼神都变了,难怪他这么强横,一拳将接近天仙层面回归人间的老祖都给打爆了。

    赵清菡侧头,看着王煊,连她都深感意外,深刻意识到,王煊真的太适合走超凡之路了,如果大环境允许,似乎比古代的那些负有盛名的神仙都要厉害!

    马大宗师瞪大了眼睛,喃喃道:“我原以为马三段已经可以纵横密地,想不到这人间还有王十一段!”

    “超凡领域,竟存在十一段?!”小狐仙出现,穿上了仙女童装,显然,习惯成自然了,它正迈着猫步,美其名曰,女神的自我修养,这是向吴茵和赵清菡学的。

    吴茵也来了,一身旗袍,将曲线起伏的身躯衬托的无限美好,她也诧异,第一次听闻十一段,但关注点不是这里,她告诉王煊,小狐仙要和他们一起离开,去新星体验一番。

    然后,她看了一眼王煊和赵清菡,没有再多说什么,相比过去,她有些内敛。

    一番聚会,三颗超凡星球的人彻底绝了和王煊死磕的念头,连老狐都这么推崇的段位,谁受得了。

    老狐赐丹,让来访的宾客感觉不虚此行,都是稀珍宝丹。

    同日,赵清菡、吴茵服下大药和几粒宝丹,洗去了血肉中的最后的病根,天人五衰病被彻底根除。

    王煊在密地多驻足了两日,和老狐畅谈,没有感受到恶意,有的只是老狐的唏嘘和惆怅。

    在此期间,他和老狐一起探究过吴铭的身体,这具肉身真的很离谱,坚硬如仙铁,内蕴勃勃生机,连老狐的肉身都比不上他。

    王煊道:“坐等神话彻底消亡后,看他的超凡血肉是否会退化,我有点怀疑他的来历,以及他能活过来的真相,恐怕没那么简单。”

    最终,他决定离去,踏上归程,一切都很顺利,老狐并未阻拦,而且让它的孙女跟着一起远行,此外还有马超凡要一起上路。

    赵清菡、吴茵对老狐无比感激,认真行了大礼,终于要离开密地了,回归现代社会。

    不久后,他们登上青木驾驭的中小型战舰,冲天而去。

    旧土,老陈熬不住了,早已和关琳通话,告知了全部,他不得不要离去一段时间。

    “不要担心我,在孩子出生前,我一定会想办法回来。放心吧,有赫赫有名的大方士徐福同行,我一点危险都没有。在神话末年,我可能会迎来一次质的蜕变。”陈永杰尽量安慰关琳。

    但是,他内心充满不舍,同时有些无法理解,超凡都要落幕了,宇宙深处为什么还在召唤他,能挽救神话吗?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在此期间,陈永杰向方雨竹、张道岭发信息,也告知了他们情况。

    “小陈,他也要去那个地方,说不定我们会遇到他。”宇宙深处,那艘古飞船上,冥血教祖开口。

    “不一定,我们要去的地域等级极高,小陈走到不到那里。”老张摇头。

    当日,陈永杰也去见了剑仙子,告知情况,并了解了一些信息。

    次日,他身体发出光雨,按照本能的驱使,他走向旧土的一片山脉中,正是他师傅消失之地。

    一片柔和的光幕出现,很朦胧,比三十年前的神秘接触事件所展现的能量结界小的多,也模糊的多。

    陈永杰走了进去,伴着光雨蒸发,他从原地消失,不过这次没有什么古刀、古剑留下。

    关琳来了,在远处目送他远去,默默挥手,强忍着不让自己落泪。

    与此同时,星海深处,某颗生命星球上,新出现不过半年多的逝地中,一轮明月高挂,一片碧海中,摆渡人坐在金色竹船上,忍不住抬头望天,他浑身都在冒光雨,不由自主都漂浮了起来。

    “我这是,真的要去替那小子背锅征战了?!”他有些无言,这叫什么事?临到老了,神话即将消亡,他还要去进行跨域大战,他心情复杂。

    随后,他吼道:“能不能将那个小子也给带上?让他同去!”

    天空中,那轮月亮颤动,而后,开始淌血,接着簌簌摇晃,展现出本质,那是一颗巨大的眼球,让苍穹都在晃动。

    “逝地的本质,你是消逝的超凡文明留下的一具恐怖肉身吗?”徐福盯着那轮月亮,那颗巨大的眼球有些恐怖。

    此时,他在光雨中飞升,要从眼球那里借道,进入域外文明征战之地。

    他低头,看向下方的碧海,那里漆黑一片,雾气朦胧,无数双恐怖的血色眼球睁开了,正看着他。

    摆渡人头大如斗,过去,他看不到那些疑似瘆灵的怪物,今天,他竟全都见到了。

    “快,让我去征战,我再也不回逝地了!”他忍不住大吼,看到真相后,两千多年来,这么多恐怖的瘆灵在其周围游荡,默默注视,他真是一刻也不想停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