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人间的归马役煊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人间的归马役煊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通过各种蛛丝马迹,王煊有理由怀疑黑狐,它有不小的问题。况且,上次他向方雨竹询问密地时,连她都说过,这头老狐敌视列仙。

    “这是在让我们帮你实现梦想吗?”银发男子笑着问道。

    “小事一桩,你们也好意思?再说,那头老狐或许就是巨鲸。”王煊很从容,并且反客为主,道:“这样的话,是我在帮你们实现人生梦想,怎么谢我?”

    身穿宇航服的黑发男子颇感意外,道:“呵,真有趣,第一次有人向我们贩卖梦想,先看一看是不是他吧。”

    这艘飞船功能很强大,扫描一整颗行星的构造,探测异常的超物质源,捕捉强大的生命印记等,都是很常规的操作。

    “狗头”很敬业,迅速有了结果,单独告诉了几位瘆灵。

    紫发女子开口,道:“算是一头非常之狐,其生命层次很高,确实出乎我们的预料。。但是,大环境变了,现在的它也只能随波逐流,离地仙都有点远了,以神话等阶来衡量,大概在逍遥游三层左右的水准。”

    王煊动容,这头黑狐有些离谱,现在是什么时期?超凡大崩塌,张道岭和冥血教祖留在人间估摸着也就能发挥出这个水准。

    银发男子道:“它不是鲸,生命气质根本不相符,另外,它身上也没有携带这片宇宙的可怕违禁物品。”

    “所以,有缘再见!”几个瘆灵倒也干脆,失去目标后,决定立刻远去,不想再耽搁时间。

    “或许,永远见不到了,不久后我们即将冒险,希望能真正离开这片宇宙!”他们一直在找机会,想要返航。

    舱门开启,他们做了个请的动作,目送王煊。

    “有没有一种可能,巨鲸确实死了,但是你们的那位前辈,那位同乡,或许还活着。”王煊向外走去,但在此过程中,还在思考,说出一些假设,道:“他取代了巨鲸,成为全面堕落者,想留在这片宇宙中。”

    几人一怔,有这种可能吗?

    “如果说,在很早以前,他就与那头鲸有交集,比如少年时,甚至,连特殊的内景地都是他开启的,在仙界中迅速崛起的也是那位瘆灵,而非原本的鲸,直到穿透大幕出来,他才还回宿主的身份,放出他的精神,不久后宿主死了……”

    这些话语让几位瘆灵愕然,反向思维,并没有令他们觉得荒诞离奇。现场短暂安静,他们在印证。

    “重新解析与比较,并没有找到那位同乡残余的生命痕迹,理论上应该死透了。”拥有一头短发的女子说道。

    银发男子很理智,道:“走了,无论是那头鲸挣脱了束缚,还是我们的同乡跳脱出去了,都意味着,前路将无比危险,这个游戏该彻底结束了,我们不能继续了。”

    这两种假设,理论上只有一丝丝可能,几乎无法实现,他们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都应该远去了。

    “再见!”王煊离开飞船,此时,离地面不是很高了,他一跃而下。

    一道银灰色光芒冲起,那艘飞船快速消失在天空中,而后没入茫茫宇宙,了无痕迹。

    “老青,离我远点,拉开几百里的距离。”王煊传言。

    他在山林中穿行,故地重游,山景依旧,但是超物质枯竭了,许多怪兽哀鸣,一副萧条的景象。

    曾经的逝地,光秃秃,人去楼空,围绕在这里的八大超凡巢穴,有生物病恹恹,懒得动弹。

    虽然他当初在这里很狼狈,被蚕蛇、山龟、银熊、金色大鸟等追杀,但他确实曾在此地实现了超凡突破。

    他没有驻足,一冲而过,来到地仙城附近,一路上仔细探寻过,并未见到那头白孔雀。

    王煊像是一道幽灵,无声无息,横穿整片密地,见到不少超凡怪物,但都退化了,掉境界了,和从前相比,弱了一大截。

    “有些生物,也许会回归普通野兽状态,有些可悲啊。”他一冲而过,不管以前是否有仇,是否追杀过他,都随风而逝,他不愿再计较。

    成百上千年的古树,水缸粗的巨藤,都在飘落黄叶,浓郁的生机渐渐消散。

    他更是看到一个老树人,坐在山头上叹息,大长腿扎根绝壁上,这样化为人形,能保住智慧,不至于浑噩。

    有些物种,一旦从超凡坠落到凡物,那就有些可悲了,会回归原始,茹毛饮血,全面失去应有的灵性。

    宏大的黑色山体上,一头老狼对着落日长嚎,非常悲壮,从超凡领域中退化到了大宗师境界,暂时保住元神火光,如果一而再下去,境界掉到宗师境界以下,它觉得自己会泯于山林群兽间。

    一头老猿在讲经,周围席地围坐了一群白毛猴子,气氛压抑,有的猿猴在落泪,他们中有些人可保住灵性,但有大半的同伴会回归到野兽状态。

    前段时间,各种有灵性的怪物,超凡物种,全都在疯狂采药,吞食大量灵物,但该来的还是要来。

    夜晚,王煊进入密地最核心的地带,接近了列仙洞府,也就是老狐所居住的地带。

    他没有贸然过去,而是以精神天眼静静观察,这地方很不同,有极强法阵,有一缕缕超物质缭绕。

    此地有一片秘境,纵然超物质在大退潮,这里也有神话痕迹残留,像是一个小型仙界覆盖在前方,笼罩山林。

    “算是一片结界吧,延缓超物质彻底溃散干净,确实非同小可。”

    核心地带,各种怪物横行,有些巨鸟展翅,像是一小片乌云似的,依旧很强,快接近逍遥游层面了。

    还有飞龙翱翔,呼啸着,搅动云雾,像是在发泄心中的愤懑与不甘。

    显而易见,核心地带这些怪物当初一定都非常强,但都在日复一日的虚弱。

    结界中,有异兽驮着灵药走出,在附近的地带分发给一些怪物,在这种残酷的大环境下,倒也显出几许暖意。

    结界很大,里面自成一片世界,即便王煊有精神天眼,也只能望穿一段距离,不可能彻底看透,法阵以及大山实在太多了,层层叠叠,遮蔽视线。

    第一天,他没有什么行动,只是在静静地观察,研究这里的状况,暂时没看到熟人与异常。

    第二天傍晚,火烧云漫天,结界中有金光一闪,像是一片金霞划过,那是……一匹高头大马?鬃毛如同黄金绸缎似的,流动光彩。

    “马大宗师?!”王煊略微放心了,既然这东西还活着,而且看状态还不错,此地应该没什么变故。

    “列仙的归列仙,人间的归马役煊。”那匹马横渡长空,在结界中像是闪电般飞行而过,在施展一种搏杀术。

    它叫什么名字?王煊一怔,然后,想冲进去打死它!

    一群猛禽飞过,那头金色的高头大马,踏虚空而行,比飞禽还过,甚至踩着它们的身体而过。

    它消失了,看得出它在撒欢与练功,早已是超凡生物,比以前确实强了一大截。

    “马大宗师,马屁精,找虐吗?!”王煊盯着那里,并没有过去,想等它再次出现,最好出来。

    他对老狐很忌惮,希望先和马大宗师有个交流,了解一下结界中的情况。

    黑狐肯定有自己的故事,不放赵清菡、吴茵回来,什么意思?难道就是在坐等他来接人吗?

    第三日,王煊再次看到了马大宗师,这次它没有一冲而过,迈着优雅的步子,看起来竟有几许神圣韵味。

    它由过去的洁白,变得通体金黄,皮毛十分光滑柔顺,像是镜子似的泛光,一对黄金羽翼很宽大,流动祥和光辉,纤尘不染。

    在它的眉心有一根金色的角,缭绕闪电符文,有雷光若隐若现,它全面进化了,并且变异。

    古籍有记载,这是雷角天马,真要成长到后期,战力爆表。按照神话传说,一些菩萨、强力的神仙等,若是得到这样的坐骑都会很欣喜。

    不管它怎么蜕变,在王煊眼中,就那么一回事,哪怕它变成一头麒麟,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主要是,他接触的生物都很离谱,张道岭肯定能拎着破铜镜砸死一头龙。

    很快,王煊看到了马大宗师到底有多作,它优雅地迈步,矜持地行走,进入结界边缘的药田中。

    然后,它的一对大翅膀展开,像是在抡动大刀片,齐刷刷在那里砍灵药,就跟收割庄稼似的,成片的斩落。

    它很挑剔,从灵药中精挑细选,才会吃上那么一口。

    “这就有点离谱了,外面超物质干枯了,你还嫌东嫌西?”王煊盯着它,很想以殴打的方式来教育它如何做头好马。

    不久后,他又放下了成见,马大宗师斩落一片灵药后,驮着药草送到结界外,分发给外面的各路灵兽与怪物。

    “小马驹!”王煊暗中传音,呼唤它过来,当然他也注意隐藏了真容与元神气质,浑身都被白雾包裹。

    马大宗师放下灵药,猛地抬头,黄金眼珠瞪圆,朝着这边望来,而后顿时来了个马踏飞燕,呼啸而至,一蹄子就朝着王煊脸上踩来。

    王煊额头青筋直跳,这头马真是膨胀的不得了,见面就要先给他一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