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梦醒了

第四百三十八章 梦醒了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每一件至宝,都是一个超凡文明的心血结晶,由曾经的仙道至高法则交织而成,他们一起震动,纹理扩张,可想而知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这是旧神话世界彻底腐烂后的余韵。”大幕后,有至强者开开,看着远方三件至宝共振,却没有去争抢。

    这种关头,人世剑、逍遥舟、羽化幡都自主激活了,没有人敢靠近,这个时间节点不适合捕捉,杀伤力惊人,可灭绝世!

    现阶段,几件至宝划破天际,像是在历史的时光中沉浮,与这个时代的至高法则在共鸣,一起震动,影响到了所有超凡者。

    它们像是在悲鸣,见证崩灭,重复历史,为这个文明送终。

    “我们的时代要结束了,诛仙的黄昏到来,真是不甘啊,但是,我们却无力阻止。”凌乱仙站在云端开口,是仙界少数几位幕天境界的女仙之一,眉心一点红痣映现古今各种壮烈景象。

    那些景物,都是仙界风云时代的大事件,有鼎盛辉煌期,诸仙共立誓约的宏大画面,也有英才凋零,以及老皇覆灭的动荡场景,一切都落幕了,连仙界都将成为她记忆里的景。。

    “宛若大梦一场,现在梦要醒了,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了。”有人低语,至宝每震动一次,都在提醒他们,仙界位面要支撑不住了。

    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仙界在暗淡,在无限虚弱,大宇宙纠错,这样的半物质半能量位面坚持不了多久了。

    “从来没有人成仙,有的只是残破的精神碎片逃到这里,在这虚幻的大幕中自我催眠,认为这里就是仙界,我们成仙了。真实情况如何?不过是戴着枷锁起舞的残魂,自我感觉良好罢了。其实,在当年羽化登仙时,我们就死去了,真身被雷霆摧毁,残骨带着少许生机,埋在现世中。大幕中的你和我,皆人不人鬼不鬼,哪里是真仙?只是当年渡劫的元神碎片残留物而已,梦游了很多年!”

    也有人如神经质般,这样反省,回首过去,数千年成空,仙界浮华,不过是过眼烟云,虚梦一场,该醒了。

    “聆听这个神话文明的葬歌,也是我们自己的葬歌,仙界要熄灭了。”一位至强者行走在仙界大地上,像是要记住最后的景物,大幕腐朽了,超凡之火要全面熄灭了,以后只能在回忆中追寻曾经拥有的一切,这等若是曾经拥有超凡伟力的他们死去了!

    至于现世,问题一样严重,早就没有了超物质,规则更是全面崩溃,现在所能借用的只是仙界辐射出的部分余韵。

    此时,至宝震动,像是在哀鸣,揭示了着仙界至高法则的存续状况出了大问题。

    旧土,安城,周青凰叹道:“真是残酷啊,我们又被压制了,感受到了冥冥中的恶意。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大宇宙一旦纠错,神话世界就血淋淋,惨不忍睹。”

    顾明曦道:“你错了,这哪里是流血,这分明是超凡文明在腐烂,只差最后一把火彻底烧没了。”

    连在仙界负有盛名的两位仙子都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全都被针对了,压制了。

    “以后怎么办?难道我们真的要考虑周诗茜的邀请,和她成立一个组合,战场舞台,以此谋生?”顾明曦蹙眉。

    想到未来种种可能,她很焦虑,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超凡实力自保,那么就一定要以社会地位、财富来武装自身,不然的话,她这种出名的仙子很有可能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周青凰扶了扶眼镜,道:“越是聚焦在舞台灯光下,越是容易引来贪婪的目光,这样积累更危险,实在不行,你就找个青年才俊嫁了吧,我反正不怎么喜欢男人。”

    现世,这次的冲击波前所未有,连底层修士都被震了,而影响最大的自然是金字塔顶端的人,被天花板猛烈地夯在头上,是不可承受之重。

    但是,这次很多人都没有恐惧,因为习惯了,麻木了,还能怎样?再有几个月,这一身道行随风消散的差不多了,也不在乎现阶段再震几次。

    此时,很多超凡者都在利用如今还很强大的精神力量,学习各种现代知识,从艺术到战舰,从人文到科研领域,涉及到了方方面面。

    更有很多人,早已找到天使投资,利用现在还能把握的东西,做起了生意,比如仙界的药草被大量运过来培植,利用现有的科技解析各种丹方,尝试以普通草药替代原来的灵药等。

    ……

    王煊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在离开时,他居然隐约间听到陨石通道深处,有模糊的嚎叫声传来,凄厉而瘆人。

    甚至,在他以精神天眼眺望时,匆匆一瞥,恍惚间,似看到一张惨白的脸。

    “错觉吗?还是真实的源头……存在怪物,闻到冲天而去的花香,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他胡思乱想。

    “亦或是说,是魔花孕育了什么,还是我的精神变异所致,还有分裂体在此,等着我去降服?”

    “不管了,下次进军十二段时,全部打死,融合所有,唯我唯真唯一!”

    王煊离开陨石通道,在生命之池畔停驻,在这里沉思,喝茶,松弛精神,短暂的休整。

    第一仙茶树郁郁葱葱,结出各种茶果,金色的、冒银光的、蒸腾紫气的……各色茶果,煞是美观,光雾缭绕,非常神圣。

    满树叶片都是带着清香的露水,王煊的化身妍妍亲自采茶,收集露水,而化身方雨竹则在以养生炉的盖子当茶壶在烧茶。

    至于化身张道岭,则被王煊吩咐,在那里抄写经文,默默悟道。

    化身冥血教祖在和化身妖祖厮杀,打的异常激烈,让王煊看的不时点头,颇感兴趣。

    当然,他这种悠闲只是暂时的,短暂的宁静,不消片刻而已,化身妍妍就造反了,丢下茶果,看着像是轻拂他的肩头而来,其实是洁白的拳头凝聚力量,突然爆发,开始对他下狠手。

    事实上,这里的化身都是他,都很骄傲,没有一个认为自己是分身,都想当主身,抽不冷子就会挑战他,想取而代之,到现世去。

    还好,暂时他们都很自信,皆在混战,没有群殴王煊一个人,不然的话,他只能轮动炉盖镇压了,别无办法。

    这些人的体内,有那页奇异纸张的纹络支撑,十分的强大,有丝丝幕天镜的道韵。

    最后,王煊受不了,带上不少茶果,直接跑路了,现阶段的他真降服不了这么多化身,想进十二段还没什么眉目,唯有一走了之。

    他回归了,顿时看到陈永杰那张年轻而幽怨的脸,正在盯着他。

    “我守在你身边,且有造化真晶,吸收接近真实的物质,但还是被你震落了!”老陈很郁闷。

    他从接近九段,被震落到八段初期,总体还不算太离谱。但是,王煊意识到,天花板一定砸的比较狠。

    过去在他身边的话,吸收他溢出的同源物质,不会掉境界。

    事实上,确实如此,这次震的过头了。

    宇宙深处,古飞船中,方雨竹、妖主、张道岭、冥血教祖都被震的不轻,用尽手段,还是掉境界了,落到逍遥游第三层领域,此次居然没防住!

    “竟破防了,想提升回去,难度很难!”老张有点难以置信,哐当一张,将贴在脸上的破镜子给扔地上了。

    按照这个趋势,即便是大幕中的主身回来,和他们融合归一,到最后超凡之火熄灭时,他们也很难拥有地仙道果。

    “早先的预估太乐观了,别说地仙,连逍遥游初期的段位到最后恐怕都很难保住,希望我等不要大退化!”冥血教祖最为悲观。

    “我们刚回来,就被震落了。不久前,我们的元神远去,那最后的一段时光,到底发生了什么?”妖主妍妍回思,根本想不起来。

    用方雨竹的话说,王煊在精神冥想中构建了他们,所有人都是他的化身,在那里一起研究精神病大法,参与解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属于王煊自身演绎了这一切,是他自己在另类创法。

    现在他们回归了,一切了无痕迹,参与的那些事,没有一点记忆。

    但是,他们知道,元神之光远去,和王煊有关,因为青木发来了消息,提供了实物证据,王煊都快收集到半条裙子了,让妖主妍妍都不淡定了!

    “这种紧跟着而来的震动,该不会和王煊有关吧?”张道岭怀疑,但最后他又否决了,道:“不至于,主要是几件至宝震动所致,在时刻影响着仙界至高规则。”

    ……

    “梦醒了,精神问题解决了。”王煊回归后,和肉身归一,瞬间而已,其血肉就开始实现质的升华,活性物质大量的流动,改造其身体,从头到脚都在变化。

    这种新陈代谢的剧烈加速过程,着实让陈永杰和青木吃惊不已,远比王煊往常更猛烈。

    从十段提升到第十一段,王煊连着脱了三次皮,满地都是血,还有各种黏液,都是激烈代谢的物质。

    这是一种脱胎换骨的质变,晋升到最前沿领域中,他像是获得了一种新生,实力提升比以往都要暴烈,生命层次和战力大幅增长!

    “这个境界,可以称之为边荒。”他自语,既然已经站在理论研究中的尽头,那么便可以这么命名,如果想继续前进,就要穿越边荒,寻找新世界了。

    他有种感觉,带着养生炉,可以在现世中远行了,哪怕那头恶龙再来,也要先战过了再说。

    以前有些事无能为力,现在他可以去做了,他想进宇宙深空了!

    二十分钟后,第二章也能上传,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