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自身被证没了

第四百三十一章 自身被证没了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年轻真好!”陈永杰一副由衷感叹的样子,接着又道:“你吃得消吗?”

    王煊原本就想收拾他了,现在,更是有点忍不住,这个如同短发青年般的“老头”在想什么呢?

    陈永杰善意地提醒他,不要玩火,道:“年轻就是好,但是,差不多就行了。”

    王煊手掌发光,向下压去,虽然十分想捶他,但又有点下不去手。

    “异宝,绝世级的神衣?我说怎么有种熟悉感,这不是方仙子和妖主的衣物吗,你干什么了?!”陈永杰瞪大眼睛。

    “我刚出关,还未远行,你想什么呢?还是让我先看看你吧,是真的还虚假的。”王煊觉得,自身被折腾惨了,回来后都在疑神疑鬼。

    很快,他确信了,自己来到现世中,不在飘渺之地了,但是,他手握着两块烧烂的衣裙边角,又出神了。

    这次……真的带出来东西了,实物摆在眼前,让他心头各种念头都有,越想越是复杂,头大如斗。

    片刻后,他抬起头,发现陈永杰正盯着他呢,其眼神异样,还瞟了几眼他手中裙角。。

    “我现在有点懵,想静一静。”王煊开口,得认真思考下这件事,陨石通道中真有其他人?

    “我也想静静。”陈永杰跑另一边坐着去了,这间静室足够大。

    “有监控吗?看一看我闭关时的状态。”王煊问道,不指望老陈去回忆了,他居然睡着了!

    陈永杰讪讪的,他还从来没有这么不专业过,为人护法时自身竟成了瞌睡虫,他简洁回应:“有!”

    两人快速调取监控,似乎受到超物质侵蚀,精密器件居然坏掉了,两人喊来青木后,让他尝试恢复,最终发现,早先录制下来的一些画面还在。

    “嘶!”陈永杰露出惊容,这里面还真有事?

    在监控画面中,没多长时间而已,王煊的肉身就冒光了,一圈圈涟漪扩张,将他自身笼罩,很朦胧。

    随后,陈永杰眼皮快速耷拉下去,倒头就睡,像是被催眠了般。

    最为诡异的是,光晕中的王煊模糊了,接着,似乎就要消失了,身体几乎都看不到了。

    并且在此过程中,静室中的陈永杰也不真实了,最后越来越虚渺,一副要不见了的样子。

    直到最后,监控设备应该是坏了,在那黑屏前的最后关头,他们两个几乎……彻底失去身影。

    这是见鬼了吗?陈永杰简直不敢相信,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确实很邪性,最后的刹那,他在画面中不见了。

    “我说,小王,王大人,王教祖,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我为你护个法而已,差点被整没了?”老陈有种惊悚感。

    在那画面中,他由真实而虚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点模糊下去,像是被无尽的虚空给吞掉了。

    仅是看着监控,他都能感觉到一种莫大的危机,寒毛倒竖,这是什么样的恐怖局面?

    “人在静室坐,没了!”青木也插了一嘴,他也觉得离谱,起初他还想笑,可是稍微细想下,他觉得瘆人。

    王煊的脸色不是多好看,眉头深锁,闭个关而已,把自己和身边的人都给整没了,他不寒而栗。

    他反思,这次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为什么会这样?

    “陨石通道比我想的更恐怖,难道说,魔花被我严重低估了?”他看了一眼老陈和青木,活生生,看起来和虚假毫无关系

    但是,他还是取出了炉盖,自语道:“这次闭关简直是……快把我折腾成精神病了,我所谓的回归现世,不会还是在幻境中吧?”

    然后,他放肉身之血,又放元神之血,为的是和盖子全面交融,不分彼此,他现在被逼的有点怀疑现实世界了。

    师徒二人没有笑他,反而神色无比凝重起来,到底是什么经历,将一个自信满满的年轻人逼到这种程度?

    “是真的,非是虚幻,我回来了。可是,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我心中发怵,有些没底。”王煊自语,站起身来,走到室外,望向深邃的夜空,又盯着远处的重重山影。

    他总有种感觉,事情似乎还未结束,他虽然回到现实中,而且陈永杰也没出事儿,跟着再现。

    但是,心底最深处,像是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在回荡,一切才刚刚开始,并没有落幕呢!

    “我看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在夜风中,花圃中有清香传来,让王煊精神略微放松,转身眺望远处的城市灯火。

    他心头沉重,以前冲关最差就是失败到边了,这次居然还有各种虚与实的问题,一个不慎,就会将自己和身边的人都给弄没掉。

    他低头看着花圃边上的水池,里面有月亮,更有他的倒影,起来很真实,突然哗啦一声,喷泉涌动,水花四溅,落在池中,将他的倒影和月亮都冲击的不见了。

    这一刻,王煊倒吸冷气,瞳孔收缩,被这一幕触发,他心头剧跳不已,瞬息间产生一些联想,让他不安。

    “犹如这泉池和倒影吗?我前往飘渺之地,在接近真实,该不会真的存在两个世界吧?分别在陨石通道的两端。”

    他沿着这条思路,有了各种想法。

    “那通道像是一个临界地,我如同一个观察者,在那里发现,在那里静视,现世和通道另一端相互对应,犹若真实与倒影。突然间,有个外力扰乱宁静,打破平衡,所以倒影在那时不见了。”

    当王煊自语完这些,别说他自己,就连陈永杰都在发懵中有些不安,似乎多少明白了一些事,但又不彻底。

    “按照这种理论,现世,还真就是虚假的?是那水中月,池中的倒影?!”王煊不接受这种猜测。

    他觉得离谱,将自己证伪了,成为虚假的了,这不是造孽吗?这个结论太不真实了。

    “我是影子的话,怎么会思考?”他轻语,稍感安心。

    “强大的生物,其神话辐射,其投影,似乎也能思考。”陈永杰不知道他具体思考的事件,但这样给他来了一句。

    王煊顿时身体发僵,叹道:“你这是在给我补刀!”

    他神色难看,看着夜空,又望向万家灯火通明的夜景,怎么到头来开始怀疑自我,质疑人生,觉得整片世界不真实了?

    “我为自己画了一个圈,然后在圈内证明一些事,这本身就人为造就了局限性,我应该跳脱出去,扩大视野来观察。”

    王煊认为,魔花这个因素有大问题,另外,方雨竹、张道岭、妍妍等人并不在他身边,却有元神之光真实呈现,和刚才“圈内”的猜测,略微有些出入。

    “是因为上次的幻境,被魔花凝固了,记录了吗?而在这次的虚实倒影事件中,那几人的虚假身影,被某种神秘力量利用了?可是,这次的莫名之力得多么强,才能引来部分元神之光。”王煊头大如斗。

    如果那种力量来自魔花,那么魔花的能量远超他的想象,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它介于真实之地与虚无之间,这么多年被那么恐怖的红色物质冲击,都不受影响,还越发的明艳,神圣,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须知,连绝世高手的元神之光都受不了通道中那些红色物质的的猛烈冲击。

    “我觉得,还有其他因素,以前又不是没去过,可并没有遇上这种事,这次多了什么变数?”

    王煊想到各种可能,神色阴晴不定,如果真有所谓的真实源头,那么现世是虚假的,存在为倒影的可能?而在那真实源头中,有一个真实的他吗?

    然而,真实的源头在喷涌恐怖的红色能量,能够烧死诸仙,那种地方就一定为真,有真实的生物?

    “不见得吧,说不定光秃秃,反而更死寂!”王煊觉得,自己真要精神分裂了,他的念头太多,有各种想法。

    他进行各种假设,去猜测真实的源头,在他的胡思乱想中,就有一种悲观的可能,真实源头是不是毁掉了,不然喷毁灭物质做什么?

    “比如,无数岁月前,那里有生灵,有真实生物,但是全崩灭了,逃亡了,辐射出影子,照耀到这边来了。”

    “不行,我得收心,想的过多也不好,那就无边无际了,各种可能都来了。”

    但是,他管不住自己,忍不住多想,一下子又有很多念头出现。

    “什么是虚,什么是真,我老娘虽然是一介凡人,但是上次说的也有些道理,真实就在身边,就是这现实世界,最值得珍惜。”

    ……

    宇宙深处,古飞船中,妖主妍妍看着身上的破烂红裙,被烧的不成样子了,但最后总算是止住了继续焚烧的趋势,而且开始缓慢复原中。

    不过到了最后,她的裙子还是少了一角,怎么看怎么别扭。

    “虽然刚才烧的破损不堪,像是腐朽了,但是,我看也像是被人顺势抓了一把,扯烂了。”张道岭开口。

    妖主妍妍顿时神色不善,道:“小张,你是不是找打,你觉得自己很强,能降妖除魔是吧,来,和我对决一场!”

    “蔓延出去、消失的那部分心灵之光回来了,可是,为什么,毫无记忆,不知道它究竟去了哪里?”冥血教祖开口。

    方雨竹黛眉微蹙,道:“这件事还没完,我总觉得,会存在某种因素,我们的心灵之光还会没入远方,化实为虚,最为可怕的是,我们自身整体会不会因此而全面受到波及?”

    “咦,姐姐,你的雪白长裙怎么也少了一角?”妖主妍妍注意到女方士的情况。

    “不必在意细节。”方雨竹岔开她的视角思路,不想让她发挥,道:“至宝未聚,幕天镜早已碎掉,为什么还有重现大灾难的迹象?”

    冥血教祖感叹:“曾经的那个时代,极尽辉煌,有人了不得到让我听闻后都想膜拜,在超凡熄灭前,探索出了什么,疑似接近了真实,想将熄灭的神话世界,化虚为实,整体再现到真实的那一边,可惜,太恐怖了,幕天镜都因此炸开了!”

    “我个人有种怀疑与猜测,但是得先找出某些元素……”老张开口,用手摩挲他那面破镜子。

    “你这破镜子里面藏着一小块幕天镜碎片吧?”妖主妍妍瞥了他一眼,接着她又低头,看着那角疑似被人用手扯烂的裙边,眼底……冒火,虽娇艳,但却在咬牙,道:“别让我知道是谁!”

    ……

    现世,王煊自语道:“我的想法太多了,可是,我对神话历史了解的不够细致,对于逝去的文明更是所知有限,要是老张、妖主、方仙子在身边就好了,可以问他们。”

    他看向陈永杰,道:“还能联系上他们吗?”

    “偶尔可以联系上,但时间跨度是个问题,有时候半天,有时候好几天,主要是他们飞行的越来越遥远了,即便他们乘坐的是超级母船,但是想时时联系上也不可能。”陈永杰摇头。

    不过,他咔咔两声,将那两块衣裙边角还是拍摄了下来,道:“让青木发给他们,说明这边的情况。”

    王煊想了想,道:“等一等,裙角还是别发了,简单提及下就行了。我眼皮直跳,发过去的话……”

    “我已经发出去了。”不远处,小型飞船中,青木很麻利的完成了操作,道:“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够接收到。”

    “老青!”王煊眼皮真开始狂跳,很想问问他,你动作这么快干什么?

    求下保底月票,感谢各位书友。

    感谢:dydydyd,叁生缘纵猎者,GD鬼刀,三位盟主发太多盟主位了,今天又发白银盟,纵猎者都累积成为黄金盟了,谢谢三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