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三十章 细思恐怖

第四百三十章 细思恐怖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呸!”王煊将茶果都从最嘴里吐出去了,如果他一直没有离开飘渺之地,今天才苏醒,这第一仙茶树又是从哪里来的?

    若是最近他杀郑元天,雨夜被两道影子庇护,恒均失至宝惨死,都是假的话,这茶果也是假的了?

    陨石通道那几人都是元神光,他逃离那里后,仔细确认过了,这一刻让他心底冒寒气的同时,也有些懵了。

    他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怀疑人生,时空错乱了吗?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王煊终究不甘心,然后,他又来了!

    陨石通道下,他抬头仰望,他以精神天眼观测良久,等到安全时刻,他以两皮护身,以斩神旗开路,冲天而起。

    这条陨石通道路,在他看来,比天堑还过分,比登天还难,真要冲过去,那就可能是改天换地了!

    他现在坐卧不宁,寝食难安,如果不查清楚真相,他觉得心头都蒙上了浓重而可怕的阴影。

    那几人不在原位置了,似乎在开凿的通道中躲了很久,恢复了精神,已经朝上而去,但是步履艰难。

    他们也在探索,想跨越陨石通道,但离开的距离不是很遥远,已经遇到莫大的压力,甚至有身死道消的危险,行动缓慢。

    当下,从自身的道行和实力上来讲,王煊不如他们,但是他身上的“皮皮旗钎盖”足够强,尤其是最后的盖子是至宝的零件,被他催动后,可以顶住压力,渐渐接近了他们。

    “幻觉又出现了,清醒,什么妖仙舞一边去,这是一眼假的景物。方雨竹有孕肚了,不可能,虚影散开!”王煊很冷静,震动盖子,催动旗子,瞬间击溃幻境,但是,真景露出后,那几人还在上面攀登呢。

    “我……!”王煊很想抓过来一个弄死试试看,是他疯了,还是这陨石通道所在的世界病了,上面真有人啊,各种解释不通!

    最后,他忍无可忍,对……自己下手了。

    他用钎子戳破手指,有一缕元神之血溢出,流淌到盖子上,和它交融。

    王煊在尽最大的可能,和至宝养生炉合一,想借用它的至高伟力,堪破虚妄,得见真实。

    他认为精神天眼都可能有问题了,一切都说不清了,此时他真的被整毛了。

    “那个小疯子又来了,可以啊,居然没死。”妖祖祁毅开口,望着下方。

    王煊还嘴:“老祁,你们家才是祖传的精神病,你儿子在外面都分裂了!”

    他不怎么怵妖祖,主要也是想交流下,了解的更多,今天他的视野,他的感觉,他的心灵认知,几乎要被颠覆了。

    当!

    炉盖剧震,他卖力催动,元神之血融合在上面,让至宝和自己血肉相连,他向上望去,明明白白,那里的元神之光都是真的。

    王煊傻眼,这是见鬼了吧?!

    他不相信有人可以跑到他后院来,他也不认为这段日子的经历是虚假的,难道他宰郑元天宰了个寂寞?

    难道他喝第一仙茶,喝的是空气?难道那个出尘的影子是他臆想出来的?

    可是,至宝不会骗人,这次他确信摆脱幻境,所见皆为真!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王煊彻底不懂了,陷入自我怀疑中,精神错乱了?

    他不死心,去看粗糙的石壁,那里应该有个通道,连着通向和御道旗有关的特殊精神世界。

    “嗯?”他吃惊,通道没了,并无缝隙,从来没有那条路。

    他来了精神,震动至宝,元神血液发光,和养生炉盖合一,他确定了,这里确实没有那所谓的路。

    但是,抬头的刹那,那些元神之光清晰可见,确实存在,这又让他头痛,忍不住揉太阳穴。

    方雨竹很关切,传音道:“你怎么了,是从哪来到这里的,命土吗?很危险,你如果能够退走,现在立刻调头!”

    “雨竹姐,你还记得芦苇湖畔的王煊吗?”王煊严肃地问道,他就想知道,这些元神之光的状态,怎么来的,和现世中的绝世列仙相对应吗,是真的吗?

    “这孩子确实疯了,也傻了,说的都是什么话,反正也废了,不如把他留给我当点心吃了吧。”浓眉大眼的魔祖开口。

    方雨竹娥眉微蹙,像是在思忖着什么。

    “雨竹姐,你还记得亲手下厨的事吗?”王煊再次试探,不弄清楚的话,他觉得以后都睡不着觉,而这里也不能随便来了。

    “有点印象了,你喜欢吃番茄炒蛋,小葱拌豆腐……”方雨竹轻语,美丽无暇的面孔微怔,有些走神。

    上方,其他人当场就震惊了,风中凌乱,这是真的吗?方仙子曾经亲自下厨给那小子做过菜?

    然而,王煊却惊悚了,经他提醒,上方的方雨竹才想起外面的人和事,她到底是和现世对应的怪物,还是真人?

    现在,至宝可是在震动呢,他压根就没有停下,不惜又一次放元神血,血炉交融,不分彼此,只为看清真相。

    “姐姐,你不会吧?”妖主妍妍一脸不可思议之色,而后又瞪向王煊,风情万种尽敛,略微有些凶,道:“你在乱说什么?!”

    “妍妍,你还记得我们共游外太空古飞船的事了吗?”王煊说道,仅妍妍两个字,就让一群人露出异色,除却方雨竹外,别人一般不敢这么亲切的称呼,都喊她妖主。

    妖主妍妍神色愈发不善,然而还没有等她发作,王煊又补充,道:“你难道忘了我们比翼齐飞,共同面对超级样本生物的事了?”

    妖主明显要炸,但是,她洁白的手都举起来了,又一阵出神,有些迷惘,而后自语道:“我生擒活捉了那个蓝发女子?”

    王煊没有喜悦,反而不寒而栗,经过他提醒,对方能想起外面的事。

    如果说,这里接近真实,和外界的虚物质神话世界相对应,那么这里存在的生物,是真还是虚?

    王煊陷入发毛与无解的状态中。

    “小子,你什么情况,都说的是什么破事儿?”张道岭开口。

    “老张,你忘了吗?雨竹姐亲自下厨的那个傍晚,你脸皮虽厚,但最后也没好意思去蹭饭,在庄园外深吸了几口饭香,默默离去,进入安城。”

    “我!”张道岭想打人,这是在提醒他,还是在羞臊他,有这种事情吗?别说,稍微回想,似乎真的清晰了。

    不止如此,王煊又道:“当夜,我和雨竹姐去看电影,你和冥血教祖也去了,当然我没感应到,是雨竹姐发觉了,你和冥血教祖差点买情侣座坐到一起。”

    “别说了!”张道岭嗷的一嗓子,堪比两千年功力的河东狮吼,震的所有人都双耳嗡嗡作响。

    老张面子实在挂不住了,他稍微回想,居然真有印象!

    此时,冥血教祖也风中凌乱了,情侣座?啊呸!

    “稍后,你和冥血教祖在街边撸串,喝扎啤……”这画面太接地气了,在场的人都觉得诡异。

    冥血教祖想着情侣座,街边撸串,居然都清晰串连起来了,有了真实的印象,不止如此,他还想起,那个夜晚黄铭和孔云给他和老张关于谪仙茶斋干股的事。

    郑元天冷漠地开口,道:“别听他妖言惑众,都是假的,他怎么可能来这里?都是那株魔花所化,我们不久前不也是受到困扰了吗?杀掉他就是了,一切迷雾尽可吹散!”

    “郑元天,你在外太空的精神世界中被雨竹姐重创,几乎被打死,然后被我干掉了你的那道化身,不记得了吗?”

    “我……”郑元天愕然,而后恼羞成怒,真的有印象了。

    “后来,我亲手杀了你!”王煊没细说,因为涉及到他进仙界的秘密,现在这地方太诡异了,他不确定这些人,这些古怪的元神之光会否泄密。

    此刻,他在怀疑这些人的真正根脚!

    “我……死了?!”郑元天出神,像是想起了许多事,顿时怒不可遏,瞪向王煊,爆发无限杀机,直接就要动手了!

    然而,在所有人惊愕与不解的目光中,他四分五裂,转瞬瓦解,元神之光片片化掉,迅速消散。

    这一画面……震惊了所有人,王煊一句话而已,让郑元天死了,无声无息,就这么灰飞烟灭!

    “你是……魔花,早先以幻境误导我等,现在开始真正杀人了?”妖祖祁毅寒声道,他真的没法保持平静了,这件事太过恐怖。

    一言可杀绝世!

    在其他人也感觉匪夷所思,十分吃惊,深感不对头。

    而在这时,变故再次发生!

    “是啊,郑元天死了……”在那消散的身影后方,在那飞灰中,有一道虚淡的影子出现,而后变得朦胧,化为银白色,全身都被银袍覆盖,暮气沉沉,他自语道:“他死了,沉沦在大幕尽头的我才能活过来。”

    诈尸?绝世高手根本不信闹邪这一套,什么尸变,什么见鬼了,都是实力不够才那么认为。

    可是,眼下,确实太妖邪了,郑元天死了,被王煊一言诛杀,灰飞烟灭,然而又从其元神灰烬中走出一个更为神秘的怪物!

    王煊目瞪口呆,今天各种妖异事件全出来了。

    “魔胎大法的开创者?”方雨竹开口,依旧平静,无惧此人。

    ……

    宇宙深处,古飞船内,妖主妍妍明艳的面颊上带着冷意,道:“我的心灵之光蔓延向了远方,脱离了我的掌控,一切都模糊了下去了,和历史上的大灾难事件何其相似,化实为虚,化虚为实?”

    她低头,发现裙子焦黑,缺损,竟出了问题,顿时冷笑:“呵!”

    “确实是这样,我也在经历,是谁,究竟做了什么?我的心灵之光也暗淡下去一块,化虚了。”老张郑重开口。

    四大高手,驾驭古飞船进入浩瀚星海深处,都快接近域外文明所在地了,今天却惊悚的感受到,自身有奇异的变化。

    冥血教祖开口,神色无比凝重,道:“当年,虚实大劫,有人想化超凡的万古长夜为永灿,颠倒虚实,结果出了大事!”

    方雨竹白皙动人的面孔上写满严肃之色,道:“看来,万古长夜下,留下的点滴传说并非不可信,有些事确实为真,那个时代至宝幕天镜是‘主角’,就是在那次大事件中毁掉的。”

    ……

    王煊心中无法宁静,今日,他得不到确切的答案,发现问题越来越多了,那几人到底什么状况?是接近真实的原因吗,是否存在和外面的人对应的怪物,还是另有缘由?

    他准备先行离去,没有真正跟上去,只是开口向他们所要衣物,甚至元神发丝等,想带走去验证。

    “雨竹姐……”

    方雨竹闻言,斩落一角烧损的白衣给他。

    “老张,你也来一截袖子,最好给我几根头发。”王煊开口。

    “谁知道你是什么怪物,该不会真是魔花吧,想解析我?”张道岭盯着他。

    最后,王煊跑路了,马不停蹄,他想回到现世去清醒下,来确定所经历的是真还是幻,到现在还忐忑呢,各种难以置信。

    王煊回归,进入命土,精神与肉身合一,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带出来的裙角,一白一红,有严重烧损的痕迹。

    “老陈,你怎么昏过去了,不对,居然睡着了,你什么状况?”王煊发现,为他护法的老陈睡眼惺忪,被他扒拉了好几下,这才渐渐清醒。

    陈永杰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怎么会睡着,有这么不靠谱吗?简直不可接受!

    然后,他迅速来了精神,盯着王煊手中的裙角残片,道:“气息很熟悉,你怎么这么暴力,撕碎的?”

    原本还处在恐怖氛围中,王煊心头无比沉重,但现在却瞬间脱离那种心绪,很想打他!

    月初,向各位书友求下保底月票,多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