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赤潮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作者:郝连春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得这样几乎算是示弱的话,她的神色反而一变。

    象是猜出些什么对她来说不太好的盘算,随着隐没黑暗中的气息缓缓逼近,暗蓝眼睛瞳孔微不可察收缩,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透出几分浅青。

    堪堪走到光幕边缘,黄猿停下身形,欣赏的看着那人眼底少见的失措神采。

    他目不转睛盯着她看,依稀仿佛透出几丝诡谲的死寂蔓延开来。

    而原本,再如何狼狈,她神色间仍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兴。

    纵然苏醒的瞬间发现自己以毫无反抗之力的姿态被悬吊在空中,光幕之外死寂漆黑,鞭打刑讯威胁如影随形,她也是那副不动声色的冷淡样子,甚至还有余力顺势反击,叫他们的盘算全部落空。

    在黄猿看来,他确实是失策了,科学部这套审讯方式,说白了不过是借用光影明暗与刑讯幻象制造巨大的心理压力。

    被审讯者看不到漆黑环境之外隐藏着什么,沐浴在光柱之内周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光影落差给人一种自己无所遁形的暗示,身体动弹不得外加密不透风的鞭子,容易让被审讯者惊惶失措。

    当然,刚开始没有落到身上的鞭打不过是招呼,接着,反复数次落空的鞭子,其中会有几次实实在在落在被审讯者身上,不让对方产生侥幸心理。

    等到身体开始疼痛,并且那些伤害渐渐叠加到一定程度,再换上别的刑讯方式。

    这期间,审讯者与被审讯者不会有任何交谈,一直到被审讯者心理防御出现松动,才是第一次询问。

    只是没料到,她在趋于下风时,对心理的把握居然也很通彻。

    或者该说,那人对男人的心理把握得很好,她知道他们的妄念,也明白他们怜惜她,所以才说出自己的可怕经历。

    ‘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她的原意是在告诉他们,除非做得比她曾经遭遇的更过分,否则,他们想知道的事,是没有可能从她口中说出来。

    黄猿自认做不到她说的那些刑讯内容,所以,即使科学部这套审讯方法只是刚开始,剩下手段却也可以歇着了,都是聪明人,确实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他妥协之后,她的脸色反而更难看…

    想到这里黄猿忍不住哼笑一声,充满愉悦的目光慢慢的自那人苍白脸颊往下滑落。

    纤长颈项,浑圆肩部,一捻儿腰肢,被海楼石镣铐束缚的身体舒展在光幕里,细细的足踝与隆起的足弓,脚趾微微蜷缩,小巧又圆润。

    他的目光肆无忌惮游移,所过之处引得她轻轻颤抖,也叫他藏在裤子口袋里的双手,忍不住微微发颤起来。

    …………

    深吸一口气,黄猿抽/出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一手慢慢地解下披在肩上的雪白披风,另一手抬得更高些,缓缓扯开领带,将它扯下后勾在指尖。

    做这些事的同时,他的眼睛瞬也不瞬捉住她的视线,却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盯着她看,他知道她看不见他的脸,因为他站的位置很巧妙,位于光幕中央的那人,所见角度仅仅是他的身体与动作,他的脸与此刻所带神情,在光影落差下却是半点也看不到。

    片刻过后,凝滞的空气卷起一记细微起伏,随着布料颓落于地的摩挲声,她的眼睛越睁越大,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见状,黄猿的心情更加愉快,将手中的领带随意丢开,紧接着手指落到衣襟上,作势要解衬衣扣子。

    抢在他有所行动之前,她率先打破平静,先是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即,以一种相当沮丧的语气,闷声说道,“我认输。”

    顿了顿,生怕他不相信似的,她加重语气中的妥协意味,“我认输了,黄猿大将。”

    “还是这么敏感。”黄猿停下动作,挑了挑眉梢,别有深意同时一语双关的哼笑出声,“知道这种时候,一星半点的反抗与愤怒都会叫人更兴/奋。”

    闻言她抿紧嘴角,一言不发,眉宇间看不出丝毫波动,仿佛充耳不闻一般。

    等了好一会儿,“耶——真遗憾啊~”将一双手重新插/回裤子口袋,黄猿略略侧首望向身后又飞快收回视线,语气里带出些失望,“既然认输,那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

    “接下来,你如果继续耍花样——”刻意拉长尾音,边说边迈开步伐,黄猿缓缓走进光幕,一点一点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疼痛就一定不是刑讯造成的。”

    最后站到她跟前,他俯低下去,附到她耳边,声线沙哑的说道,“事实上我很期待呢~刚刚你要是更倔强一点,有些事就顺理成章了。”

    说完,黄猿直起身体,半眯眼睛,居高临下俯视。

    由于镣铐的桎梏,她动弹不得,他在咫尺间,她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只是冷着一张脸,目光直视前方,像个受尽惊吓又不得不故作镇定的孩子。

    黄猿在心里暗自叹息,威胁她实属迫不得已,他们舍不得真的伤害她,可若果僵持,所有布置就付诸东流。

    没奈何,只好使出这样下作手段。

    …………

    短暂的沉寂之后,黄猿长吁一口气,故作轻快的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告诉我,你潜伏在马林弗德,究竟想做什么?”

    “我要听实话哦~”他重新抽/出一只手,指尖不轻不重勾起她垂在颈边一缕发丝,将它卷在指尖,微微低下头,凑到唇边,若即若离摩挲着,“别撒谎,亲爱的姑娘。”

    “从你口中得不到答案,我就要问你的身体了。”

    他嗅到她的发香,同时也发现她绷紧如弦的气息。

    又是一阵漫长的寂静,她的心跳与呼吸都有几分钟失序,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她沉沉的叹气,哑声开口道,“没办法说实话呢~黄猿大将。”

    黄猿微微一怔,偏过脸,却见她侧目斜觑,暗蓝瞳子清澈如水,其间倒映着他无比诧异的神情,随即又听得她曼声说道,“原本我想告诉你,我是来看热闹。”

    “不过,在你认为,这肯定是谎言吧?”

    想了想,黄猿松开指尖勾缠的发丝,往后退开一步,细细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复又把视线抬高少许,看向她悬在头顶的手。

    桎梏在海楼石镣铐的一双手,手指收紧握成拳头,骨节泛着青白…她在紧张…目光微微一闪,黄猿勾了勾嘴角,轻声说,“看热闹而已?你觉得呢库赞?”

    他头也没回的问,不多时,身后的黑暗中一道存在感悄然接近,脚步踏在地上无声无息,行进间衣料摩挲带起若有似无声响。

    片刻之后,仿若自黑暗衍生,男人高瘦身形从混沌中剥离出来,不疾不徐地走入光幕,站到与黄猿并肩的位置,面上一改素日慵懒散漫,神色冷硬又凌厉。

    视线往身边的青雉脸上一掠而过,重新停在她身上,看到青雉她露出‘果然如此’的眼神,仿佛认命一样,眉宇间渐渐变得空洞又冷漠。

    待得看清楚两个人截然不同的神情,黄猿眯了眯眼睛,又笑了起来,却也不说话,脚下再次退开少许,无声的将主动权交给终于出场的青雉。

    …………

    黄猿与青雉并肩而立,两位海军最高战力姿态无声气息冷冽,她以弱者的型态被束缚着,立场相对的三个人形成掎角之势。

    一种古怪又沉重的气氛渐渐弥散,隐隐还有些压迫感。

    又等了一会儿,青雉嘴角微微往下沉了沉,压低声线,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做的事完成了吗?”

    透过眼角余光,黄猿发现青雉的视线牢牢地攫住她的眼睛,阴沉的表情以及身边寒冷气旋,都在无声昭告着同僚的耐心已将告竭这一事实。

    许是见她始终不回答,青雉的眸光蓦然冰冷,开口时的音色里戾气时隐时现,“没有答案?又或者,你更愿意取悦我们?”

    她垂下眼睫,淡声反问,“战争还没有开始,不是吗?”

    “果然是冲着战争来的呀~”黄猿赶在青雉爆发之前轻声笑道,“这么说你是在看热闹也不是毫无道理。”

    “那我换个问法。”待得现场这两人目光尽数聚集过来,黄猿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究竟为了什么,你这样的女人竟然肯主动搀和进来,那么麻烦的事。”

    话音落下后,黄猿看见那人神色微顿,暗蓝眼底掀起浅浅波澜,而他身边的青雉,绷得死紧的气息也微不可察松弛。

    黄猿在心里微微一哂,知道自己所作的选择还算比较明智,她若是始终不肯说实话,今晚可就真的要不好收场。

    相信那样境地,他们和她都不乐于见到。

    他们很矛盾,一方面舍不得,一方面因为海军立场必须步步紧逼;她又极难对付,心思莫测不说,偏生还极其敏感。

    刑讯方式收不到效果,黄猿立刻换了手法,他不过稍加暗示,她立刻明白也飞快妥协,可是表面上说得好听,偏偏没一句真实的内容。

    若是要让黄猿按照威胁她的做下去,事后必是无法收场。

    她这样的女人,如果以强迫手段,想必他们更没有任何机会能得到她的心,况且,黄猿与青雉原本也不屑那种手段。

    即使喜欢得不得了,也没想要通过征服身体得到她。

    如果只是女人,他们坐到海军大将的位置,看中哪个又得不到呢?

    说实话,她并非绝色,那位九蛇的皇帝,黄猿与青雉都见过,王下七武海的女帝波雅.汉库克才真是世上少有的美丽,青雉与黄猿却没有对世界第一美女产生什么妄想。

    再美的容貌也有老去的一天,他们会想要,仅仅是因为她,与身体无关,他们的呯然心动是因为妮可.罗宾。

    他们渴求的,是独属于她的,绽放出无与伦比光芒,璀灿而夺人神魄的美艳灵魂。

    …………

    奈何不了她,又不能被她察觉,他们其实不敢做出无法挽回的举动,两相权衡,情势陷入僵持时,黄猿只得开口,算是打圆场。

    也幸好那人似乎被先前他们的举动吓着,黄猿开口之后,她也象是松了口气,随即说道,“试问,谁肯错过呢?海军与白胡子的顶上战争。”

    眼角斜睇他们一眼,又在转瞬间移开目光,她浅浅牵起嘴角,依稀仿佛赞叹一般,轻轻的叹道,“这个时代,天下豪杰的最终决战。”

    停顿片刻,复又说道,“可它同样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仿佛想起什么,她直视前方的暗蓝瞳子,眸光恍恍惚惚,藏着很深的温柔与悲伤。

    黄猿与青雉彼此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都透出些诧异。

    “毫无意义?你的理解确实与旁人不同。”眉骨一跳,黄猿若有所思的开口,“说来听听,你对数日后那场战争的看法。”

    说起来,她的世界观确实独一无二呢~

    “通缉犯的长篇大论没什么乏善可陈得很。”他的疑问惊动了她眼底的忧郁,涣散的眸光缓缓收敛,她把聚焦的视线重新投向他们,眼神冷冽而尖锐,“在我看来,你们海军筹划这场战争,事实上无论谁输谁赢,都毫无意义。”

    “这场战争唯一的好处,是海军替来不及成长的下一代所争取到缓冲。”

    面上不动声色,黄猿内心却倏然惊起,而她似乎也发现他的震惊,转而以旁观者的语气,毫无起伏的开始叙说:

    …………

    哥尔.d.罗杰开创的大海贼时代,这二十年真要算起来,其实是海军的黄金时期。

    众所周知,罗杰时代有佛之战国,铁拳卡普,黑腕泽法,之后是你们三大将,当今几乎没有谁能从你们的联手里讨到便宜。

    可是近十年来情况有所改变,虽然不明显。

    再如何霸道的恶魔果实,强悍战力,始终逃不过岁月侵蚀。

    所谓‘盛极必衰’。

    新时代蠢蠢欲动,海军后备力量却成长缓慢,近些年中层更是腐败丛生。

    海贼方面却不一样,每天都有未来响彻世界的新人涌入伟大航道,即使是七武海也各怀心思,构成平衡的几大势力从根部开始失衡。

    如果按照你们的打算,白胡子一死,海贼方面就是天下大乱,所有注意力都会被引到四皇之一的空缺上去,对手自相残杀,海军至少有好几年时间休养生息。

    退一万步来说,战争洗礼强制催生有潜力的新人,海军高层褪掉一层皮也是好事,势力大洗牌,让位置给被压制的人。

    乱世才能出英雄。

    去掉尸位素餐者,淘汰不合格品,甚至一定程度摆脱世界政府对海军日渐收紧的控制,等到海贼聚齐足以抗争的力量,你们海军早已经恭候多时。

    对于世界政府来说,海贼势力动荡不安,正好可以空出手来全力对付革/命军。

    二桃杀三士。

    …………

    “当然,这是我一家之言,世界人民只会看见,绝对正义制裁罪恶的一幕。”

    “若是黄猿大将阁下想知道我对战争的看法,我只能说,时局变幻握在高位者手中,颠沛流离的只是无辜平民。”

    到最后,她浅浅开阖的红唇扬起一抹讥诮弧度,毫不闪避他们戒备与震撼的注视,“需要我继续吗?两位大将阁下。”

    良久,黄猿深吸一口气,喃声说道,“你真可怕,对海军而言,放任你继续活着,未来将是极大的威胁。”

    “多谢夸奖。”暗蓝瞳子轻轻眯起,她眼底眸光深邃冰凉,笑意半嘲半讽,“从杀死第一个人开始,我就没想过会平安老死。”

    她语气中显而易见的寂寥与枯涸,让黄猿一时竟无言以对,下意识求救的拿余光瞥了青雉一眼,却见他一动不动看着她,眼睛里冷峭的神色一点点变得柔和。

    心念微转,黄猿慢慢地朝前走两步,倾过身,指尖点住她的唇稍,笑得别有所指,“冥王说得一点也不错,书读得多的女人,真真是叫人忌惮。”

    “真想杀了你,可又舍不得杀了你。”

    香波地群岛那时候,她一番言论已经足够叫人震撼,此时此刻,对待数日后那场战争的想法,更是叫人意料不到。

    他们猜到她会语出惊人,真正听她的言论,却发现比期待的更加精彩。

    所以,明明知道她是在混淆视听,也忍不住屏息以待。

    …………

    她的笑意蓦然凝结,眼底浮现一丝错愕,也不过转瞬间似乎就明白过来,脸上掠过混杂着懊恼与无奈的神色,“那颗包子真是祸水!”

    “耶——我觉得你很喜欢他啊~”黄猿悠悠然笑着,指尖依旧慢慢摩挲她的唇角,“说起来,你不觉得我和库赞,其实更很符合你的审美观吗?”

    “别看我们廋廋的,实际上两个人身材都很有料哦~”丢下一句叫她神情风云变色的话,黄猿笑眯眯侧身,让出少许位置给默不吭声避过来的青雉。

    问不出她潜伏的马林弗德目的,也只能就此罢手,那么————接着,他们就该,让她知道他们的目的了。

    而后他就静静的看着,看着他们两人的阴影将她全部笼罩进去。

    看着她错愕又不安,看着青雉指尖勾起她的下巴,凑近了诱哄一般的威胁道,“是要取悦我们,亦或者被我们取悦?”

    “那么选择吧~小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