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华 > 676 还是心动(一更)

676 还是心动(一更)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娇华最新章节!

    穿过壕沟工事,一路奔袭长野,山坡广伏间,狼啸四起,杜轩提出小作休憩,被沈冽拒绝。

    一直到华州的大丘湖畔,沿着尚还古雅的竹制长桥横穿过半个大丘湖后,沈冽才让他们停下休息半个时辰。

    湖畔夜寒,潮气被巨大的晚风拂来,袭向岸边的人。

    季夏和捏着一壶冷酒下马车,草地上,众人睡觉的睡觉,吃东西的吃东西,有些人睡不着,坐在那边眺着大湖。

    季夏和停下脚步看着他们,不论做什么,这些男人都保持着高度的安静和规整,与从广骓出逃时,林副将所带领的那一只秋雨营士兵完全不同。

    秋雨营那些士兵也是安静的,正规兵营训练出来的士兵,在纪律上并不会差到哪儿去。

    但那些士兵和眼前这些男人,就是有最直观上的差异感受。

    要说具体,季夏和说不出,这些时日,他要么陪着孙氏,要么就去找沈冽或者杜轩和戴豫,其余人,包括翟金生,他所说的话总和不超过十句。

    对他们,季夏和唯一的了解,就是这些男人并不是沈冽真正意义上的手下,而是郭家的人。

    但要说郭家训练出来的暗卫,他以前也不是没见过,世族对暗卫们的训练的确会很严苛,但素质再高,也很难和杀过人,上过战场的正规军们相比吧。

    可这些人,就是能将那些正规军都给比下去。

    一切似乎又指向了江州游湖。

    沈冽正在和杜轩翟金生他们说话,季夏和没有马上过去,待沈冽身旁的手下彻底走完,他才抬步走去。

    沈冽坐在矮石上,就着幽微烛火看着手中地势图,听闻动静回头,季夏和晃晃酒壶:“此情此景,着实适合小酌。”

    沈冽紧绷一日的俊容微微一笑,收回目光看地图,淡淡道:“你喝吧。”

    季夏和在他身旁坐下,打开酒壶,一股清冷酒香顿然溢出。

    “真香啊,”季夏和嗅了口,看向沈冽,“当真不喝?小饮一口反而壮志。”

    “我不宜喝酒。”

    “那便当我欠你,待日后天下太平了,我们去寻个雅苑庭楼,赏花赏月,对酒当歌。”

    沈冽点点头,没接话。

    季夏和又笑了下,抬手喝了口。

    自湖面眺向远处,茫茫月色下不见半点原野,只有粼粼湖面,巨大且冰冷。

    大丘湖畔原是华州一处胜景,几大湖岸皆熙来攘往,游客纷至沓来,华盖云集。

    若得春日闲,华州的公子千金们会租画舫游船,于湖上乘兴,山水相映间,慨而歌咏。

    季夏和此前倒未来过,但此处所出的诗词歌赋经世传颂太多,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们,哪个不会背上几首。

    “今日撞见的那伙人不知是谁,”季夏和收回目光看向沈冽,“一千多人的工事战备不是闹着玩的,整个华州,目前尚未有谁有这样集中于一起的庞大兵力。而且,我们穿过那道工事后虽一直往南,但我在马车上掀了帘子看到东边天幕下有零星灯火,是兵营。”

    “我也看到了,对方兵马不少于一万。”

    “你交战时觉得对方身手如何?”

    沈冽微顿,浓眉轻轻皱起,没有回答。

    “知彦?”

    少顷,沈冽淡淡道:“你说起身手,我忽觉有几分熟悉。”

    “哦?交过手?”

    “不是,是他们作战的风格和枪术。”沈冽转过头去,黑眸落在他搁在一旁的长枪上。

    想要回忆有些难,当时情况乱,诸多细节顾不上琢磨。

    但这股熟悉感他确定存在,而且这感觉越来越强烈,有一个名字让他在喉间,又说不出来。

    “你交手过的正规兵马不多吧?”季夏和说道。

    “正规兵……”沈冽一顿,“我知道是谁了。”

    “谁?”

    “也许是李乾的兵马。”

    当年驰马带她长驱直入,拦截李据的那一战,虽生死一线,却酣畅淋漓,沈冽从不觉得自己渴战,可是那一战着实痛快,记忆鲜明。

    细细回想,今晚对方的出招,危局临来的招架和小规模布阵,的确与当年那些士兵异曲同工。

    “那些人是李乾的兵马?”季夏和惊诧。

    “未必便是,但极大可能。”沈冽说道。

    “不对啊,华州不仅是四分五裂,还是四战之地,若非有绝对压倒性实力,谁敢吞下它,去打破这个平衡?”

    沈冽的目光在地图上走了一圈,最后落在双坡峡。

    “这里。”沈冽指去。

    季夏和循目望去:“双坡峡。”

    “他们若要拦我们,要么双坡峡,要么郭庄江口和浦路坞,”沈冽说道,“浦路坞村庄多,以我们今夜不愿惹事的模样看,他们绝对认为我们不会去浦路坞。”

    “那便去浦路坞吗?”季夏和看着地图,“待回了醉鹿再出来,你去会他们也来得及。”

    “来不及,”沈冽摇头,“我不会再来华州。”

    “欸?”季夏和扬眉,“这极有可能便正是李据的兵马,你不心动?”

    “……我为何心动?”

    季夏和脸上笑意变得意味深长,举起手中酒壶嗅了一嗅:“得亏我现在酒香,否则我又要闻到你身上那些清雅沁鼻的淡淡香气了,你今日拿出来第几次了?”

    沈冽俊容微红,却不禁唇角轻牵,扬起一抹笑来:“你胡说什么?”

    “依我说,你那些香料若实在喜欢,你干脆拿出来让杜轩研究,出个配方,或者直接放在小炉子里燃,熏衣裳,熏人,就别天天拿出来盯着个小木盒子傻看着了。而且,睹物思人,不如直接见人,那夏姑娘讨厌李据,你眼下若能吃下这些李乾的兵马,不正好有理由去找她了吗?捧着这一堆军功到她跟前,意气风发的同她说,看,阿梨,我替你报了个小仇了!说不定夏姑娘一高兴,又能再送你几块木头盒子,让你看个够,哈哈哈……”

    沈冽被他逗笑,不想被他取笑,可忍不住的,又自腰上绸缎袋中取出小盒,深深望着。

    月色下,黑木长盒精细雅致,清寒夜风轻动,幽香袅袅。

    夜这么深了,她现在应该于梦中熟睡吧。

    每次看到这个盒子,总是能忆起她亲手递来时的笑靥。

    “好香呀,”季夏和打趣,“是风动?还是心动?”

    “是她眉眼在动。”沈冽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