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圣师 > 第338章 你以后......就叫八戒吧

第338章 你以后......就叫八戒吧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前一刻相谈甚欢,下一瞬突然翻脸。

    这种情形,在暴熊君八百六十亿余年的修行岁月中,还是头一次见到。

    因此,大脑回路无法快速的分析出眼前的情形,让暴熊君陷入了短暂的呆滞之中。

    “怎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扔了我的大旗,让我很没面子的?

    而落了我的面子,你以为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吗?”

    暴熊君:“......”所以说,这突变的画风,到底是个什么鬼啊!

    “你......想怎样?”

    虽然看不穿眼前男人的境界,但从那种淡淡额威胁程度来说,暴熊君可以感受的出,对方不说境界,战力至少也是与自己同级,处于尊者境巅峰的存在。

    如果真要动手,这里又是对方的地盘,他还真没有多少胜算。

    “嗯,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看着暴熊君的脸色,牧风单手托着下巴。

    “要不!作为补偿,你让我在你头上再点一颗戒疤,怎么样?”

    一脸意动的看着暴熊君光秃秃的脑袋,牧风眼睛有些放光。

    说起来,自从看到对方这光头和头上的七个戒疤之后,他那追求完美的灵魂已经有些压抑不住的感觉。

    八个戒疤,才是最完美的,不是吗?

    “啊嘞?”

    眼看着要打起来的节奏,却突然的导致这样一个答案,暴熊君感觉自己的脑子一时间竟然有些不够用。

    在觉得自己脑子跟不上对方回路的同时,暴熊君对牧风的忌惮也有多了几分。

    一个强大的人并不可怕,但一个明显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且看上去似乎很强大的存在,就比较吓人了。

    因为这样的人,你不知道前一刻还跟你谈笑风生的他,会不会在下一刻突然抽刀子给你来几下。

    “啊什么嘞啊!你说你一个三十尺的大汉,没什么学什么二次元风!

    让我在你头上再点一个戒疤,咱们俩之间的账就一笔勾销,这买卖,你做还是不做?”

    看着暴熊君,牧风颇有中你敢说一个“不”字我就揍你的架势。

    暴熊君:“......做!”

    衡量许久,同样觉得七个戒疤不够完美,又不想无缘无故打一架的暴熊君咬了咬牙,接受了牧风的条件。

    “好,成交!”

    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牧风双手一张,左右手上分别出现了剃刀与戒香。

    你要问这东西从哪来的,他怎么还随身带着这东西。

    阿弥陀佛,莫忘了,曾经的牧老师,可是化身大德高僧,前往西天大雷音寺取得了真经的。

    “这是一根剔过猴毛,刮过猪毛,给咸鱼修过鱼鳞的剃刀,如今,我就用它为你净身......啊,不,是剃度!”

    一句话说完,暴熊君只觉自己胯下凉飕飕的,突然有些怀疑,答应这个条件,到底是对是错?

    是不是,跟眼前这看上去就很不靠谱的自称专业人士的青年打上一架,会是更好的选择?

    在暴熊君心里碎碎念的时候,牧风施展法天象地,将自己变得比暴熊君稍高一点,手中的剃刀,已经刮过了暴熊君光溜溜的大光头。

    走过场一般,用剃刀刮了一遍大光头之后,牧风另一只手拿着以神火点燃的特质戒香,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啊,不,是和善的笑容。

    如佛祖拈花一笑,似伽蓝见众生入佛国,牧风带着淡淡的笑意,将手中的戒香按在了暴熊君的头上,那个本该由某位被一巴掌拍死了的佛祖点下第八个颗戒疤的位置。

    然后......

    “嗷!”

    一声如野兽嘶吼般的痛苦嚎叫,以变音到不似人类声音的形式从暴熊君的口中发出。

    下一刻,牧风抬手,一个圆形的戒疤出现在了暴熊君脑门之上。

    嗯,可以看出,这个戒疤牧风点的很用心。

    至少,这个戒疤看上去,点的老圆老圆了。

    “完美!”

    不顾暴熊君痛苦的哀嚎,牧风露出满意的笑容。

    “你......你用什么给我点的戒疤!”

    强忍住将眼前带着满意笑容的青年拍死的冲动暴熊君用一种压抑着暴怒的声音低喝到。

    “点戒疤?放心吧,我很专业的,用的是特质的香!”

    听着暴熊君质疑自己的专业性,牧风举了举手中还没有收起的扔燃烧着的戒香。

    “我是问,你用什么点的香!”

    以暴熊君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香没毛病,但那火,竟然能烧得他痛不欲生,绝对不是普通的火。

    “哦,你说点香用的火啊!”

    闻言,牧风做恍然大悟状,“以你的境界,普通的火也在你头上点不了戒疤啊,所以为了省事,为了减少一些你的痛苦,我用了圣焱。

    毕竟,长痛不如短痛不是?”

    牧风一脸的无辜,说这话时,脸上满是理所当然。

    暴熊君:“......”神特么的长痛不如短痛,普通的火焰怎么可能会给他带来痛苦?

    只是,圣焱?

    为什么听着有点耳熟呢?

    “你.......你.......”

    猛地,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像是想到了什么,暴熊君指着牧风接连喊出几个你字,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唉?不就是给你点了个戒疤吗,咱们提前说好的啊,至于这么大反应吗,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撇撇嘴,牧风低声吐槽。

    “你,圣焱,你来自圣界?你是不是来自圣界?”

    作为旧圣历三千四百九十六亿年出生的生灵,圣界这个地方,他也只在传说中偶尔听到过。

    甚至于除了一个名字,和圣界所代表的地位以外,其他关于圣界的信息他都不得而知。

    而很庆幸的,他曾经听闻过,圣焱,那是圣界的特有产物。

    牧风:“什么?”

    “你不用装了,圣焱已经暴露了你的身份,你一定是来自圣界,是不是?”

    见牧风装无辜,暴熊君一脸的笃定。

    牧风:“......”他装什么啊装,他是想去圣界,这不还没重新开启圣界之门呢吗?

    话说起来,要不是你们几个混蛋来捣乱,他这会都说不定已经打开了圣界之门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来自地球!

    另外,如果你想去圣界的话,可以啊,我带你去,怎么样?”

    前面的话,被暴熊君自动忽略了,在牧风这句话说完之后,暴熊君满脑子都是牧风后面的那句我带你去啊。

    圣界,在诸天万界之中,一部分顶尖的存在都曾听闻过这个地方。

    传说,圣界联通诸天万界,是唯一可以让巨头成道的世界。

    只是,圣界的传说存在于诸天万界无数年,却从未有人成功踏足过圣界。

    自然,也没有人见到过自圣界走出的生灵。

    因此,千万亿年来,圣界一直只是一个传说。

    当然,唯有少部分巨头确切的知道,圣界是正是存在的。

    且这其中更有一部分人知道,因为某种不可抗拒的原因,圣界之门,已经尘封,等待着重新开启。

    可是这些,暴熊君不知道啊!

    在见到了圣界特产的圣焱之后,他已经百分百相信牧风与圣界之间存在着关系。

    如今听到牧风能带自己前往圣界,那个无数巨头追寻的终极之地,暴熊君只感觉一个大大的馅饼从天而降,直直的砸在了自己的头顶。

    在惊喜的同时,他也觉得被这个馅饼砸的晕晕乎乎,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喂,大块头?到底去不去啊,给个痛快话!”

    见暴熊君在那发呆,牧风再次问道。

    “去!”

    没有丝毫的犹豫,暴熊君小鸡啄米一般的连连点头。

    “嗯,去的话......车票怎么算?”

    露出一副奸商的笑容,牧风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暴熊君。

    “车票?”

    暴熊君一呆。

    “对呀,带你去圣界,总不能白带你去吧,毕竟我也很费力气的好吧!”

    牧风理所当然。

    闻言,暴熊君微微思索,心想确实如此。

    圣界,那种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即便是来自圣界的生灵,想要带着外界的生灵进入,应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对方带自己进入圣界,相应的收取一些代价,也是合情合理的。

    “那,我需要付出些什么?”

    心里断定了牧风要求的合理,暴熊君一副任君宰割的样子问道。

    “嗯......”

    见鱼儿上钩,已经做成了不少笔生意的牧老板托着下巴,露出一副故作沉吟的样子。

    “带你去圣界,我也很费力气的,自然不能白白带你进去。

    这样吧,我带你去圣界,以后,你就跟我混了,怎么样?”

    本着公平自愿的交易原则,牧风对暴熊君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闻言,暴熊君脸上露出一丝难色。

    “怎么?我付出那么大代价带你进圣界,你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

    只是让你跟我混,又不是让你把自己卖给我!”

    看暴熊君脸上露出难色,牧风语气中带着不爽。

    “额......”听出了牧风语气中的不爽,暴熊君心里一慌。

    “不是,主要是,我已经有老大了,跟你混,我老大怎么办?”

    听了暴熊君的回答,牧风眼睛又亮了几分。

    “你老大?比你厉害不?跟你一样好忽悠......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老大跟你一样实诚不?”

    “我老大比我厉害,至于实诚,那绝对的啊,要不然怎么可能当我老大!”

    得到暴熊君肯定的回答,牧风眼中光芒更胜几分。

    大买卖啊,这是笔大买卖啊!

    买一送一的节奏啊!

    “那个,你老大想不想进入圣界?想的话,一起打包带走呗!

    那样,你老大还是你老大,你俩以后都跟着我混!”

    听着牧风的解决办法,暴熊君心里一喜。

    心说不愧是圣界出来的人,脑子就是活络,这方法简直完美啊!

    “办了,就这么决定了!”

    右手一拍大腿,暴熊君当即将自己和自己老大一起打包卖给牧风了。

    “嗯,好!”

    见暴熊君点头,牧风知道,这笔买卖已经成了。

    眼珠子微转,看着暴熊君头上的八颗戒疤,牧风脸上忍不住再次露出一丝笑意。

    “大块头啊,你看你都跟我混了,我给你起个代号,没毛病吧?”

    “嗯!”暴熊君点头。

    “好!”

    牧风拍手,“看你头上有八颗戒疤,多么完美的图案,不如就以此给你起一个代号。

    你以后......就叫八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