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圣师 > 第337章 七颗戒疤的故事

第337章 七颗戒疤的故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思,故我在!

    树枝男为自己起这么个名字时,自我感觉,其中是充满了哲学意味的。

    甚至于,能够一路走到现在,以撕逼......啊,不对,以哲学大道超脱天道证就尊者道果,他这个名字都为他带来了不少的助力。

    可是,如今......问题来了。

    作为一个以思考为自己存在形式,以撕逼.......额,以真理为自己修行手段的存在。

    如今,真灵泯灭,化作一尊雕塑的树枝男,还能够思考吗?

    不能思考,不能“追求真理”了,他的存在,还有其他意义吗?

    下一刻,牧风为树枝男写上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欢迎来到”

    “完美世界”

    心念一动,两张大旗出现在了树枝男雕塑身体的左右手中。

    树枝男的雕塑身体猛然变大,顶天立地。

    两面大旗遮天盖地,让得即便在世界之外的存在,透过世界壁垒,都能清晰的看到树枝男和他手中迎风飞扬的那两面大旗。

    所以说,哪怕是一座没有任何想法的雕塑,也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

    由此可见,在这场关于真理与哲学的辩驳中,树枝男对战牧风,可谓败的一塌糊涂。

    而失败的结果就是,他连认怂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不是那个叫做上帝的哲学家,在真理的互怼中输给撒旦之后还能骂街。

    在骂完了祖宗一百八十亿代之后,发现自己的祖宗比撒旦的多,根本骂不过人家之后,还能武力镇压。

    技不如人,武力又不够的他。

    化身雕塑,才是他最终的命运。

    而在树枝男化身迎宾雕塑,手中两面大旗迎风飞舞的时候。

    世界之外,很多人也注意到了手中举着两面大旗迎风飞扬,明显是对着轰击世界壁垒的这些人挑衅的种树男。

    先前提到过,想要打破世界壁垒,进入其他世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除了某些获得了大机缘的存在,否则,即便是尊者级的存在,想要进入其他世界,也唯有乖乖的轰击世界壁垒,打开世界通道。

    而所需要的世界通道的大小,却也与进入者自身的实力有关。

    实力愈发强大,所需要的世界通道就越宽敞。

    所以,即便刚刚已经能够将种树男打落如完美世界,甚至以法则神链将之挂在树梢上吊打。

    但世界之外,很多生灵依然在合力开辟着世界通道,以期能够让他们幕后的大boss毫无阻碍的踏足这方世界。

    而此时,看着手中举着两杆大旗的种树男,很多人却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目光投向了人群中一个身高三丈,膀大腰圆,留着一个大光头,头上还点着七个戒疤的大汉。

    面对众人或疑惑,或戏谑,或幸灾乐祸的目光,再看向那举着两杆大旗的树枝男,大汉只觉心头一阵火起。

    恍惚间,仿佛有一股怒气从脚底板升起,直冲天灵盖一般喷发而出。

    “该死!”

    怒吼一声,大汉一步踏前,竟是硬生生的挤入了世界通道。

    下方那树枝男可是他亲手挂在树梢上的。

    可是如今,对方竟然完好无缺的从自己的法则神树上落了下来。

    不仅下来了,还如此嚣张的举着两杆大旗对自己等人挑衅。

    这种行为,直接触怒了戒疤大汉的底线。

    对他来说,这种行为,是对他权威的挑衅。

    他暴熊君挂在树上的人,竟然能够从他的法则神树上下来,且在下来后还敢举着两杆大旗对他挑衅。

    无论是对方自己逃下来的,还是有人帮助他从自己的法则神树上下来的,对于他暴熊君来说,都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挑衅。

    怀着满腔的怒气,暴熊君硬生生挤入了还未完全开辟好的世界通道。

    咔嚓!

    在暴熊君庞大的身体挤入后,正在开辟中的世界通道一阵不稳,发出破碎的声音。

    而对此,暴熊君完全视而不见,简单粗暴的硬生生将身体完全挤入了世界通道之中。

    “无上甚深微妙法,”

    “法”字响起,暴熊君的左脚踏入了完美的世界之中。

    “百千万劫难遭遇。”

    “遇”字落下,暴熊君一只遮天大掌自九天落下,向着树枝男手中的一面大旗抓去。

    “我今见闻得受持,”

    “持”字响起,暴熊君双手都挤入了完美世界,将两杆大旗夺在了手中。

    “愿解如来真实义。”

    “义”字传来,暴熊君右脚生生击破空间,对着树枝男的雕塑身体猛地踩踏而下。

    “如是我闻......咦?”

    在“如是我闻”传来之时,暴熊君的身体已经完全从世界通道中挤了出来,而他的右脚,也已经踩在了树枝男的头顶。

    只是,随着后面的一个“咦”的疑惑语气词,他所有的动作,都瞬间戛然而止。

    “这是......什么情况?”

    收回自己的右脚,将两杆大旗丢在一边,暴熊君看着雕塑化的树枝男,一脸的懵逼。

    “死了?”

    抬起头,看着地面上的牧风,暴熊君皱着眉头问道。

    下方这些人的境界,他几乎一眼就能看穿。

    即便是牧风,虽然朦胧看不清其境界,但从那种威胁程度,他也能感觉的出,对方的战力应该是尊者级后期巅峰左右的实力,跟他相差无几的样子。

    所以,如果说眼前的一幕是谁造成的话,除了牧风以外,他想不到别人。

    “没有!”

    面对这光头上点着七个戒疤的大汉,牧风眼中带着一丝饶有兴趣。

    从见到这大汉的第一眼,从看到他头上那七个戒疤的时候,牧风的心里就已经断定,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大汉!

    “那只是......?”

    听了牧风的回答,暴熊君语气中带着疑惑。

    他也能够感觉到出,那被自己挂在树枝的家伙,似乎还保留着生机,只是他的真灵似乎已经被彻底泯灭。

    这让暴熊君感到不解,明明真灵都给人灭了,还留着他的生机干什么?

    活死人这东西,难道留着当观赏形动物?

    “我救了他,他跟我讲哲理。

    争不过我,他跟我讲他就是真理。

    关于他是不是真理,我想试试。”

    有时候,有些话,无需多说,三言两语之间,暴熊君就能将一切理解的很透彻。

    结合之前在天外之时,这个家伙一副要跟自己撕逼到地老天荒的架势,暴熊君瞬间就脑补出了事情的经过。

    于是,看着真灵泯灭,肉体保持着生机,还有一丝丝感觉存在于身体之中,却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触摸不到,什么都不能想的树枝男。

    暴熊君的心底,忍不住对牧风这种处置手段暗暗点个赞。

    这个,似乎比他老大发明的那种把人挂在树枝抽打的刑罚,还要来的有意思。

    “这位道友,刚刚出场是讼的应该是《金刚经》,只是,不知是什么样世界的佛门,能出了道友这样的尊者级人物?”

    在暴熊君对牧风的行为暗暗点赞的时候,牧风也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听着牧风的话,暴熊君一愣。

    “道友,我想你是误会了!

    虽然留着大光头,虽然念的是《金刚经》。

    但我以我暴熊君的名义保证,我绝对是根正苗红的异能侧修行者,是天赋自然系的异能者,不是佛梦高僧!”

    听着暴熊君的话,牧风一脸信你才有鬼了的表情看着对方头顶那七个戒疤。

    确定不是佛门的?你见过那家的异能侧修行者会给自己脑门上点戒疤的?

    “这个......”

    面对牧风你骗鬼去吧的眼神,暴熊君难得的露出一丝不好意思。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实际上我真的是异能侧的修行者。

    之所以会有这七个戒疤,是因为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在某个修真侧的世界之中,我爱上了佛教文化。

    为此,我还特意去学习了佛门诸多的经典。

    后来,我结识了那个世界的佛教教主,在得知我喜欢佛教文化之后,那个世界的佛祖表示愿意亲手为我点下八个戒疤,作为我暴熊君与佛门交好的凭证。

    对此,我欣然同意。

    一开始,佛祖一边为我点着戒疤,一边和我交流他的佛法,对此,我深深的痴迷其中,一度忘记了现实。

    不知不觉,六颗戒疤已经出现在了我的头上。

    佛祖笑着与我交流着他的佛法心得,说他修行的境界是为空,而他本人已经将佛法领悟到了最高的境界,因此可以万法不侵。

    对此,我的理解就是,这位牛逼到逆天的佛祖,应该是已经把自己给修炼没了。

    所以诸般神通法术对他都无效。

    为了验证佛祖佛法的高深程度,在佛祖为我点下第七个戒疤的同时,我轻轻的......对着那位佛祖,拍出了一掌!

    结果......”

    说道这里,暴熊君一个身高三丈的大汉,脸上竟然罕见的露出一丝幽怨。

    “结果,谁知向来主张出家人不打诳语的佛门,他们的佛祖,竟然是个会跟好友乱吹牛逼的家伙!”

    “噗!”

    听着暴熊君七颗戒疤的故事,牧风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来。

    同时,他心里那先前对这个大汉不好的感官,也慢慢的有所改变。

    这是个心直口快,没什么心机的家伙。

    所以......

    “看在你成功把我逗笑的份上,你先前把我的两杆大旗抢过去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追究了!”

    看着暴熊君,牧风脸上露出一副我很大度的表情。

    继而,话锋一转。

    “不过,你把我两杆大旗扔掉,让我很没面子的事,你准备怎么跟我交代?”

    “啊嘞?”

    看着牧风认真严肃脸,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跟不上趟的暴熊君。

    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