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仙 > 第九七六章 除暴安良

第九七六章 除暴安良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半仙 !

    接一招?

    人群中面面相觑者众,包括安邑等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是要给双方一个面子走个过场还是怎的?若是走个过场,感觉也没必要多此一举。

    就在众人还在揣摩这什么意思时,吴渊本出声了,“既然探花郎要赐教,那我就沾个光,接上一招吧。”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换源App】

    没办法,别人可以不吭声,他身为被人指着鼻子的当事人,却没办法不吭声,一招都不敢接,一声都不敢吭,一群小弟看着呢,他这个老大要不要脸面?

    再说了,这位探花郎的文才虽是一流的,武功一道却未听过什么说法,只听说修为好像突破到了初玄,这大概也是不差钱堆出来的。

    也就接一招而已,双方的修为差距摆在这的。

    就算出乎意料,对方的修为也突破到了上玄,年纪摆在这,也精深不到哪去,何况这上玄并不是用钱就能堆出来的,以对方的年纪突破到上玄的可能性不大。

    哪怕对方已经突破到了上玄,自己也不可能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住。

    除非对方修为已经到了高玄境界,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情于理,他都没什么好畏惧的,自然是坦然面对。

    众人相觑,安、苏二人亦相视无语,仅仅是接一招的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两人也就没有再出声阻止。

    不过安邑却对吴渊本使眼色摇头,拜托大哥手下留情,别搞出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来。

    吴渊本会意颔首,其实不用交代,他也不可能让这位探花郎出什么事,否则二妹和三弟好不容易摆平的抢劫事件又得继续牵扯幽角埠。

    还不等他稳住心神,心头忽然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目光迅速锁定了让自己不适的来源,竟是那位探花郎。

    对方明明站那一动不动。

    本能让他隐约察觉到,这是一种危险的感觉,他暗暗惊疑这是怎么回事,表面澹定道:“探花郎想在哪过招?”

    他还想着是不是要找个人少的地方,免得这位探花郎出糗后下不了台。

    庾庆整个人的精气神已蓄势待发,异常平静道:“一招的事,用不着麻烦。”

    话毕,手动,剑光出鞘如瀑,人亦如出鞘之剑般挥出,连人带剑汇出一道迸射的光影,射向吴渊本,似剑击挥舞,又似龙游出山。

    空气突然震荡,众人的心绪亦在刹那间跟着震荡了一下。

    有人心中讶异,好快的剑。

    有人心中讶异,好快的身法。

    起先只是有些戒备的吴渊本童孔骤缩,突然如临大敌。

    好整以暇应对的状态瞬间放弃,原本不打算动用的兵器亦瞬间爆破而出,外套衣裳炸裂,六件叠在一起的黝黑金属盾牌从他前胸后背弹出,瞬间绕身飞舞,视觉上将其裹成了一只球体般。

    剑光刹那斩至。

    自卫中的吴渊本挥手拨动盾牌阻挡,出手留了些情面,攻击力上却没留什么情面。

    盾牌周边其实很锋利,他没有利用盾牌的锋芒去攻击庾庆,但拨动盾牌轰出的力道上却是实打实的,准备一击撞飞庾庆的手中剑,准备以修为上的实力碾压,一力降十会!

    咣!

    一声轰鸣震响的刹那,吴渊本满脸惊骇,差点惊呼出来,上玄境界!

    他实在是难以置信,这么年纪轻轻的一个人,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吧,居然就已经突破到了上玄境界,这修行天赋实在是惊人。

    哪怕是上玄境界内部,也有高低之分的差距,他认为以自己积蓄的修为实力,在硬碰硬的情况下,不说撞飞对方的手中剑,起码也能撞停对方的剑势攻击。

    然他低估了庾庆所修炼的“擒龙手”的抓握力和承受攻击时的散发力,不但未扼制住攻势,第二剑又见缝插针般噼了进来,如同阳光照进了裂缝,光芒袭面。

    好在他一身的铁甲飞舞盘旋,将插进来的一剑给横撞开了。

    尽管如此,他心头还是满满的惊骇,满满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其修为就和他旗鼓相当了不成?

    现在也由不得他想太多,他只有两只手,驾驭的六面盾牌中,有四面是施法驾驭,相较来说,是虚力控制,而庾庆脚下每一步的发力都是身形与剑法的完美协调,宛若游龙,每一剑都是实实在在的攻击。

    铁甲护身的阵势迅速被十八剑合一的攻势给破坏了。

    剑光催命一般裂入。

    惊骇中的吴渊本急速后退,哪还有心思去施法操控多余的盾牌,双手抓实了两面盾牌,全力挥舞阻击。

    咣咣咣,一只只盾牌撞飞了出去。

    那道冲击的剑势光影中似乎有一道道的霹雳般的裂缝闪烁,轰鸣的视觉中,只见一道道霹雳击中了飞舞的盾牌。

    轰!一道击飞的盾牌撞在了寨墙上,那段寨墙直接轰塌了。

    呼!一群人缩头,一道击飞的盾牌从他们头顶飞了过去,嗡嗡飞去,弧线飞往了远处。

    咣!一道击飞的盾牌打入地下,尘土爆炸,就近的人纷纷施法抵御。

    嗡嗡,一道击飞的盾牌飞上了天。

    观战者没想到一个瞬间便差点波及到了他们,不少人此时才纷纷散开。

    安邑和苏秋子则大惊失色,虽然胜负未分,可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大哥的铁甲盾牌是不会轻易失手的,看这样子,明显是把持不住了被打飞了,这怎么可能?

    此时,他们方意识到了大哥可能有危险!

    此时,安邑才意识到探花郎为何要说什么能接住他一招便放过之类的话。

    此时她才意识到,探花郎说那话根本不是什么多此一举,而是人家真的有实力怀疑他们的老大有没有本事接住他一招!

    一招未尽,便打的老大丢盔弃甲!

    此时他们才意识到这位天下第一才子远超乎他们的想象,是他们自己的想法太狭隘了。

    若接不住一招,诸位的退路断了也罢!

    安邑的脑海里勐然闪过了这一句话,瞬间意识到了探花郎要干什么,勐然发出高亢疾呼,“探花郎,请手下留情!”

    她的呼声出,急骤的轰鸣动静也停止了。

    庾庆似乎真的闻声留情了,模湖的身形陡然定住现身,一个转身挥剑,看也不看,剑锋便唰一声利落归鞘了。

    他于弥漫的烟尘中缓步走回,步履沉稳,面无表情,那原本让人感觉猥琐的小胡子,此时在众人眼中竟是那般的深沉和威严。

    他收剑的手已经负在了身后,紧握拳在身后,紧紧贴着后腰,力图掩饰那微微有些颤抖的动静。

    他心中哀叹,经过这些日子的修炼,十八剑合一还是无法做到收放自如。

    十八剑,他斩出了十三剑,剩下的五剑强忍着没发出,强行卡停了,结果就是现在这个鬼样子,拔剑的手迟迟无法缓过来,这个时候若有人对他出手,短时间内他怕是连剑都拔不出来。

    说到底还是修为浅薄了些,目前的修为驾驭这一招太勉强了。

    其实能练成这一招也是庆幸,要不是修为刚突破时有那个尚姑娘跑来挑战,令他借助修为突破时的明悟状态悟通了这一招,以之后的状态只怕不知何时才能练出如此威力的一招。

    强扭的瓜不甜,颤抖的手便是后果。

    他下定了决心,三亿到手了,回头要多买广灵丹充实修为。

    快速闪退的吴渊本突然泄了法力一般,下盘变成了慌乱的噔噔后退,一脚后撑住,稳住了身形后,他的脸色很难看,嘴唇抖了抖,对着庾庆离开的背影发出了古怪的沙哑腔调,“为什么?”

    缓步离开的庾庆,背对着给出了沉稳的回应,“区区贼窝,胆子不小,敢动桃花居,总得有人付出代价,舍你其谁!”

    类似的话他很久以前就想说了,遐想了很多次,今天终于找机会当着好多人的面说出来了。

    这也是他非要干这位大堡主的原因,他要扬名立万,他要对整个修行界咣咣拍胸!

    咣当!

    飞上天的那只盾牌砸落在了地上。

    吴渊本口角也渗出了血迹,然后身子突然一歪,护在身前的两只盾牌也分开了。

    “啊…”许多人发出惊呼,或倒吸一口凉气。

    鲜血染红了吴渊本的胸膛,从他左肩到右肋那截的上半身,突然从连接的下半身滑开了,翻倒在地。

    此时,大家才明白,吴大堡主被探花郎一剑两半给斩了!

    堂堂三仙堡大堡主,居然连探花郎一招都接不住?

    所有人震惊!

    稀里哗啦一堆内脏落地后,那颤抖的半截下半身也咣当倒地了,鲜血淌了一地。

    “大哥!”

    “大哥!”

    难以置信的安邑和苏秋子飞闪过去,抱住吴渊本的残躯发出了惊呼。

    吴渊本眼皮翻了几下,嘴角略有抖动后,便彻底没了动静,似乎没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似乎没想到自己会在过寿的日子里归天,有点死不瞑目的味道。

    “为什么?我们已经投靠于你,你为何还要杀他?”安邑嘶声,朝着庾庆的背影大喊。

    庾庆的脚下沉稳,回应也平静,“世道已经很乱了,贼窝祸害一方,真当世上除暴安良之辈死绝了吗?撞在了我手上,贼酋依然死不悔改,如何能容,定斩不赦!你们若觉得这条后路断的不应该,又何来改过自新一说,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就别勉强了。”

    这群可能心怀不轨的投靠之人,他才不在乎,钱到手了便散伙的话,岂不正好。

    看着沉稳走来的掌门师兄,虫儿两眼绽放出了异常明亮的光彩,似能点亮整个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