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贞观悍婿 > 第751章:制定袭扰战

第751章:制定袭扰战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贞观悍婿 !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

    茫茫荒野静得让人发慌,连虫鸣鸟叫声都没有,只剩下夜风徐徐掠过山岗的微弱声响,像是有人在窃窃私语。

    吐蕃军大营外围篝火烈烈,将夜幕驱散,可以看到无数巡逻队在游弋,一些士兵围着篝火闲聊着什么,时不时发出男人都懂的笑声,旌旗随风摆动,摇碎满地倒影。

    不远处一处小山坡上,罗章带人过来侦查,傲然挺立,举目眺望,身姿在月色下是那么的伟岸,孤傲,自信。

    犀利的目光在吐蕃军大营扫来扫去,寻找破敌之策,白天想了许久不得要领,现在看来依然没有头绪,这种感觉令人抓狂。

    罗章寻思着如果是秦怀道在,又会如何决定?

    不由得,罗章易地而处,以秦怀道的眼光看待眼前战局,试图找到战机,忽然想起秦怀道曾提过的游击战理论,顿时眼睛一亮,打不过敌人可以搔扰,不给敌人休息,最终让其疲乏,虚弱,最后无力一战。

    想到这儿,罗章精神大振,匆匆回到军营,让人去叫薛万彻、房遗爱和程处默,捡起一些石头子地上摆弄。

    没多久,薛万彻匆匆而来,好奇地问道:”罗章,可是有办法?“

    ”什么好办法?先说好,头阵交给我。“房遗爱也匆匆过来。

    ”那斩首交给我。“程处默也匆匆过来。

    都是绝地勐将,闻战则喜,无形中,三人将善于思考的罗章当成主心骨,罗章也不客气,示意三人围拢过来,蹲在地上,指着地上一块大石头说道:”假设这是湖泊,吐蕃军临湖驻扎。“

    说着,将一颗颗小石头放在大石头旁边,形成半包围状,一边继续说道:”假设这些小石头是吐蕃军一个个方阵,白天我看过,每个方阵一万人,由一名万夫长统领,彼此间隔一里左右,无论攻打哪个方阵,左右两个方阵会支援,牵一发动全身,可对?“

    大家点头赞同,房遗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就说怎么打就完了。“

    罗章拿起三根小树子分别放在左右和正中,继续说道:”咱们几个分工协作,一路负责正面,两路负责左右,同时进攻,但只是羊攻,进攻时只派一个师,而且只用弓箭手,冲上去就射箭,等敌人反应过来马上撤,一旦敌人追击,各军其他部队合围上去,将出击的敌军吃掉,这叫分兵袭扰,引蛇出洞,合围聚歼。“

    ”要是不追击呢?“程处默好奇地问道。

    ”那就换另一个师上去继续袭扰,几个师轮换,每隔一个时辰袭扰一次,不给吐蕃军休息机会,让他们疲惫,暴躁。“

    众人恍然大悟,沉思起来。

    薛万彻打老了仗,经验丰富,提醒道:”可这么一来,我军也会疲惫。“

    众人深以为然,纷纷看向罗章。

    罗章却笑了:”我军疲惫无所谓,跟他们耗,用身边几万人拖垮吐蕃十五万大军,怎么看都值!“

    ”明白了,你是想和吐蕃军对耗,只要两天两夜不睡,不休息,我们承受不住,吐蕃军也承受不住,两天后咱们主力赶到,正好一举将吐蕃击溃,这个办法好,值得一试。“薛万彻恍然大悟,赞许道。

    房遗爱和程处默也反应过来,纷纷点头,兴奋地嘿嘿笑了。

    对于两人而言,有仗打,而且有胜算,就行!

    罗章看看大家,继续说道:”如果没问题,那咱们就这么干,正面先出手,让敌人以为我军夜袭,等敌军作出反应,两翼同时压上去,弓箭射杀,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撤,敌出击追杀就合围,不追就休息,等下一轮进攻。“

    ”第二轮哪边先发起进攻?“房遗爱好奇地问道。

    罗章想了想,说道:”人都有思维惯性,以为第一次正面进攻,第二次就会选择侧面,会加强两侧防御,咱们反其道而行之,继续正面先打,第三次敌人会想这下该侧面了吧?咱们继续正面,以后每次都一样,让敌人猜不到。“

    ”就像赌场,每次开打,而赌徒却以为下次肯定开小,我看行?正面交给我。“程处默赞同道。

    ”我是中军,向来负责正面,正面还是我来。“房遗爱争抢道。

    ”依我看,大家别吵,方法是罗章想出来的,罗章最后发言权,知道用那支部队更合适。“薛万彻说着看向罗章。

    房遗爱和程处默也不争了,看向罗章。

    罗章也不客气,将早就想好的方案道出:”诸位,非我自夸,论机动作战,外围袭扰,我军最强,打法都是汉王所授,这正面还是交给我,你们也可以趁机观摩一下轻骑兵战术,如法炮制,左侧交给薛将军,右侧交给程处默将军,房遗爱将军所部连弩最多,还有脚登弩、重甲骑兵等,实力最强,可以做总预备队,一旦哪个方向出现险情,及时支援,如果有机会,直接攻打吐蕃中军帐。“

    ”这个可以,还是罗章了解我,就这么办!“房遗爱一听可以攻打吐蕃中军帐,那可是绝世大功,堵死大喜,不争了。

    罗章松了口气,笑道:”如无异议,各自回去准备,半个时辰后发起攻击,此战关键在袭扰,其次为杀伤敌人有生力量,一旦吐蕃大军集中大军追击,无法合围聚歼,则大军散开撤离,不与其决战,等敌军后撤后再返回,继续袭扰,总之一句话,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有机会就断其一指。“

    ”哈哈哈,说得好,好一个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将灵活机动的精髓一语道尽,这是汉王所授兵法?果然不凡。“薛万彻兴奋地问道。

    罗章澹然点头,并不多解释。

    兵法乃各家绝密,不能轻易示人,要不是战斗需要,刚才都不会细说太多。

    大家散去准备。

    罗章叫来几名师长,将作战计划详细道明,分配完任务后让大家散去准备,再找来刘一刀叮嘱一番,让其安排可信之人迅速返回寻找主力大军,将作战计划上报,没有主力大军及时赶来,这种袭扰战会变成两败俱伤,不可取。

    夜色越来越沉重,天地间静的渗人。

    将士们纷纷起身,做着大战前准备。

    沉默,无声。

    一股肃杀之气悄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