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九百五十八章 另攀高枝好得意

第九百五十八章 另攀高枝好得意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万家本支的人再度上门来,杜云方第一时间就接到通知了,账房总管便让他去瞧瞧。

    “不必了。”杜云方摇头,要是可以,他真想这辈子都不要再和万家人碰面。

    “还是去看看的好。”一个老账房头也没抬的道,“他们来是客,又是你家的亲戚,你是拍卖楼的一份子,总不好让人说咱们拍卖楼的人不知礼。”

    “也是。那我去看看。”杜云方朝账房总管拱手道,账房总管摆手让他自便,“谢谢黄账房提点。”

    “嗯,快去快回,还有得忙,别误了正事。”

    杜云方颌首转身离去,账房总管看他走远,才对屋中的众人道,“他也是个可怜人,摊上这种亲戚。”

    众人点头,本来大家对杜云方这个大少爷不是很欢迎,看看人家家世好,相貌堂堂又年轻,还是杜云寻的亲弟弟,明明可以去当官的人,偏要来跟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抢差事,叫人怎么欢迎他呢?

    可后来发现杜云方蛮好相处的,人也很踏实,没有那些世家富公子的纨绔习气,是很认真看待账房的工作,便慢慢的接纳他,前阵子杜府大手笔的给他置宅,已接纳的大伙儿见状,不由自主与他疏离,只是不等他们将距离拉大,就因被他招待去暖宅,反让大伙儿与他拉近。

    后来看他被万家本支的人纠缠,同情之余才让大家与他感觉更加亲近,谁家没有几个令人头疼的亲戚?知道高高在上的世家子,也同他们一样,有着相同的烦恼,感觉挺奇妙的。

    杜云方匆匆来到待客的前厅,却不见万家那几位高傲无比的舅爷们,正在奇怪时,就听到他们颐指气使的声音,从附近的厢房传过来,一名伙计从那个方向匆匆而来。看到他时,咧嘴笑了下,“杜账房来了。”

    “不是说那几位万家爷们来了?”

    “嗯,是来了。他们都在那边的厢房里,杜账房就别进去了,他们正花钱花得挺起劲的,你要过去,怕他们见了你。就不敢再乱花钱了!”伙计朝他挤眉弄眼。

    杜云方有点无语,不过也不想因自己而让楼里丢了生意,便对那伙计道,“一会儿你回去,帮我跟他们告声罪,就说我正忙着,不克出来相迎,还请他们见谅。”

    “行!你放心,我会帮你跟他们说的,呃。你这就要回去啦?不留下来看戏吗?”伙计贼笑。

    “看什么戏啊?”

    “嘿嘿,他们在咱们跟前充大爷,可回头见了宁王,便一个个成了见着猫的老鼠啦!”伙计方才已经见识过一次,那画面实在太美,忍不住要与人分享下。

    杜云方本不想看那些人的丑态,然回心一想,为何不看?便点了点头,伙计忙拉了他进了一间包厢,里头满当当的人。怪不得外头空荡荡的没人在,合着人全都跑这儿来了?

    杜云方小声的问领他进来的伙计,“你们不怕小路知道了会生气?”放着正事不干,全躲在这儿偷懒了!

    那伙计无声咧嘴笑了笑。朝角落指了下,杜云方看过去随即愕然,他没看错吧?坐在那里神态悠哉品着茶的那人,是范安岳?

    “快过来吧!二愣子。”范安岳没好气的扬眉睨他一眼。

    “你们怎么全在这里?”

    “还能为啥啊?大家都在这里看戏啊!”

    这间包厢是特别设计的,原因已不可考,但后来大家发现。这间包厢与左右相邻的包厢的墙有玄机,可以不动声色的看到相邻包厢内的一切,但在包厢里的人却听不到他们的动静。

    因此范安岳方才说话的声音并未压低,杜云方则对这包厢毫无所悉,因此他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深恐让人听见。

    “来来来,给杜账房腾个位置。”其实不用他吩咐,已经有人为杜云方备好座位。

    他才坐下,万家人所在的包厢就传来说话声,杜云方认得说话的人,那是万家本支现在的当家人,也是大万氏的侄儿,他正不耐烦的质问其弟,“三弟啊!你不是跟我说,梅丫头已让宁王殿下收房了,怎么让她拿点钱来孝敬,就这般不耐烦?”

    万大老爷对手里摩挲的白玉麒麟爱不释手,可他带来的钱都已经花得一毛不剩,这尊麒麟要价一千两,他实在舍不得放手啊!

    “大哥,大哥,这也不能怪梅丫头,她才进府,这脚跟都还没站稳哪!殿下虽然疼她,可她初进府,也得跟府里的下人打好关系嘛!这,可都要花不少钱。”万三老爷搓着手嘿笑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让你把上回从武阳伯那里得来的古董拿去卖了换钱?”万大老爷没好气的瞪了弟弟一眼,他们的小妹是唯一给武阳伯生下子嗣的妾室,武阳伯府虽是三流勋贵,且爵位只传到世子,再下去就降为将军府,却是他们家攀上宁王之前,唯一能依仗的姻亲了。

    武阳伯世子是他们的亲外甥,却同杜云方一样,是个难搞的,想从他手里抠出钱来着实不简单,万三老爷好不容易从伯府得来的古董,自是不愿轻易脱手换钱。

    万大老爷好说歹说,万三老爷都不肯让他如意,他不得不厉声呵斥,意图威吓他,好让他乖乖掏钱出来。

    万三老爷不是傻的,他闺女进了宁王府,正是需要花钱收拢人的时候,把钱给大哥拿去买古玩,还不如省下来给女儿多置办几套衣服。

    被万大老爷逼急了,万三老爷便把脑筋动到杜云方身上,“大哥,既然杜云方都已经欠了拍卖楼那么多钱,再多欠几千两,也没什么嘛!反正他不是在拍卖楼里工作偿债吗?不过是让他先帮着周转一下,等咱们庄子和铺子的钱收上来,自然就能把钱还了,他帮咱们,回头咱们钱齐了,就帮他把欠债全还了呗!”

    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万三老爷说的头头是道,万大老爷却有些不悦。上回被拍卖楼追钱的记忆犹新,要不是拍卖楼里的古董珍玩最齐,质量有保障,他才不想重新踏进拍卖楼。

    包厢这头。大家看向杜云方的眼神全是同情和怜悯,杜云方哭笑不得,范安岳却是轻笑了下,“他们想把帐挂在你身上,你觉得是应下。还是拒绝?”

    “万家本支与杜家已无关系,他们想借钱,我不介意放高利借给他们。”

    范安岳笑着点了头,“有主意就好,就怕你没主意,遇上事就任由他们牵着鼻子走。”

    他们一整个拍卖楼都是杜云方的后盾,这样还能被算计去,那大伙儿都别混了。

    掌柜得了交代,便出去安排了,想跟杜云方借钱?那得看他们付不付得起高利息啊!

    范安岳起身离开包厢。他还有事要忙,没闲功夫一直耗在这里,杜云方既然知道万家人还是把算盘打到自己头上,也就不再逗留,等他们两都离开了,几位总管、掌柜也都走了,剩下的管事和伙计们不免议论起来。

    而之前被领去后园看各式奇石雕刻的宁王回来了,万大老爷等人立刻围了上去,一反适才的颐指气使,完全没了大老爷的架子。个个卑躬屈膝讨好巴结宁王,纵使看惯人生百态,但万家人这般无接缝变脸,还是让让众伙计、管事看得咋舌叹为观止。

    宁王府的管事颇为不屑的睃万家人一眼。然后便出去结账,这拍卖楼里各色奇石俱全,殿下方才挑了近十种奇石,有高十数尺,小数尺温润而坚的临安石,还有武康石数十块。打算回去在王府园中累石成山。

    其它石种各有奇趣,可以想见,日后王府后园会因奇石造景而成名,但这成本实在不菲,管事付钱付得肉痛啊!

    不得不说,这新进府的万姨娘着实有一套,她没让殿下掏钱花在她身上,而是花费在王府上头,就是王妃想反对都不好说什么,上次她陪殿下在拍卖会上买下尤大画师的画作,让殿下大出风头,直到现在还赞不绝口,王妃气得要命,但面上却得称赞万姨娘聪慧,眼光好,授意让几位姨娘、美人们对万姨娘暗下绊子。

    只是成效看来不大啊!

    若王府花园修建好,因奇石得名,只怕那些美人、姨娘们都要彻底失宠啦!管事心底思量着,边和拍卖楼的管事对帐。

    “咦,这是万大老爷他们买的?”王府管事指着清单问。

    拍卖楼管事点头,王府管事看了下,便道,“行啦!就算在我们殿下帐上吧!”管事意欲讨好万姨娘,再说那几样东西不过几千两,殿下都花数万两买奇石了,对宠妾娘家人花个几千买些古玩,应不会放在眼里吧?

    拍卖楼管事暗笑,把帐结算好,双方核对无误,就等着把东西送到后收钱。

    等王府管事走了,拍卖楼管事才去找掌柜回报,“没想到宁王殿下这么大方,倒是让他们逃过一劫。”

    掌柜看完账单笑了,“只要咱们的人不吃亏,又能收到钱,管他是谁付账呢!”

    管事点头,没错,没错。

    万大老爷他们得知宁王帮他们把帐全结了,真是喜出望外啊!

    真是太好啦!可总算让他们傍上真正的大户了!以后就安心享受荣华富贵吧!

    “大哥,你看,要不要顺便帮杜家那小子把债给清了?”万三老爷心想,多个亲戚总好过多个敌人嘛!杜云方虽不上道,但总是自家血脉,虽然是分支的,可有他在拍卖楼里做事,日后指不定会有用到他的时候啊!

    慨他人之慷,不花自家半毛钱,又能收买人心,何乐不为,是吧?

    万大老爷却没他的远见,冷哼一声,“亏你还想着他,他可没把咱们当长辈看哪!你倒念着他,行啊!有本事,你就让殿下替他还债啊!”万大老爷捏着汗巾拭汗,这贼老天怎么这么热啊!不耐烦的丢下一句,“要说你去说,我可不管。”说完便追着宁王而去。

    “我去跟殿下说?”万三老爷指着自己鼻子问,其他几个兄弟笑嘻嘻的拍他肩膀,“老三,你可是宁王的岳父啊!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就是啊!三哥,快去吧!说不定帮杜云方还清了债,杜相还得感激你呢!"(未完待续。)

    PS:  谢谢水研月童鞋宝贵的两张月票~谢谢wonderful198杨晔童鞋宝贵的月票~谢谢赫连梦秋童鞋宝贵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