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九百三十八章 說謊

第九百三十八章 說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百五十两?

    当是打发乞丐吗?

    只是钱再少,也是钱,万夫人纵使再看不上这一点钱,也不能高傲的说不要。

    “怎么会被扣钱?是你二嫂她弟弟欺负你不成?”万夫人气呼呼的问。

    杜云方苦笑,“怎么会?人家七少爷日理万机可忙着呢!那有闲空来欺负我?”

    “那怎么会被扣钱?”万夫人其实真正想要问的是,如果没有被扣钱,他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您也知道的,拍卖会开幕前,出了些事情,大伙儿都受了影响,孙儿一时失神就把帐给算错了,害楼里赔了钱。范七少爷还是看在是亲戚的份上,让我按月摊还楼里损失的钱,没叫我丢了工作。”

    谎言,全是谎言,杜云方自小读圣贤书,叫他说谎还真有点为难了他,不过万夫人心思都在那两张银票上头,没有发现杜云方因说谎而发红的耳朵。

    犯了大错被扣薪饷,还能拿得出一百五十两来给她……那他身上还有多少?

    杜云方见她神色不对,想到杜云寻的交代,便又加了一句,“这些钱是孙子积攒了几个月才存下的,是想着年关到了,得孝敬外祖母才成。”他顿了下,苦笑摊手,“只是父亲和祖父那边,孙子真拿不出东西孝敬他们两位老人家了!不知祖父和父亲会不会怪我。”

    自家亲祖父、嫡亲父亲没有年礼孝敬,钱全拿来给外祖母,万夫人听到这儿,心里有些得意,不过立刻想到。杜云方到底姓杜,他不孝敬杜家长辈,却将身上仅存的银钱,全掏给外祖母这个外姓人。

    如果她是杜相,或女婿,肯定对这个孙子有想法,杜家还没分家呢!要是因此影响了杜云方日后分家所得。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可是真叫她把到手的银票给出去。她又觉得心疼,考虑再三,最后抓着一百两的银票对杜云方问道。“你被拍卖楼扣钱的事,你家里知道不?”

    杜云方低着头嘴角微抽,“没,我不敢说。”

    “你这傻孩子!怎么这么实诚呢?拍卖楼既是你二嫂同胞弟弟在管。他罚你,你总要让你二嫂晓得。也好让你二嫂帮你讨公道啊!范安岳虽是她亲弟弟,可你是她的小叔子,她要在夫家立足,就得照顾小叔子。不能看着你被她弟弟罚你,还扣你钱!这算什么亲戚呢!”

    看杜云方被自己说得头低低,一直抬不起来。万夫人便越说越顺溜,挑拨起来毫不费力。

    说了好大一通话。可把她累坏了,靠在床上豆青素面被褥上,万夫人将手里的银票递给杜云方。

    “拿着,回去给你祖父、父亲买些东西,还有你几个侄儿们,也别落了他们的。”

    杜云方忙推辞,万夫人却打定主意硬要他收下,祖孙两个推来搡去,最后到底是万夫人获胜,她体弱,杜云方可不敢跟她硬着来,万一把人气出个好歹来,他那几个舅舅不趁机缠上他才怪!

    再说,他这厢收下,转头就当着外祖母的面交到舅娘们手上,他那几个舅娘禀性是好的,但架不住家里没钱,丈夫没用,婆婆汤药不能断,这银钱是多多益善啊!谁会嫌钱多呢?

    万夫人抓着他殷殷交代了好半晌,然后放他离去,舅娘们就守在门外,门一开,就看到她们围在门口,冲着他笑。

    “这钱不多,却是我身上仅有的了!就交给舅母们,给外祖母买暖一点的被褥好御寒,她老人家本就身子不好,要是再受了寒,那可不好。”

    舅娘们点头如捣蒜,大舅母接过杜云方递过来的银票,看到上头的面额,有些吃惊,其他人也都瞠大了眼。

    这么多钱!

    外甥可真是有钱啊!一出手就是百两银子。几个舅娘看着银票的热烈眼神,都快能把银票烧出洞来了!

    屋里坐在床上的万夫人,想到几年前,万家还风光无限的时候,仗着相府的势,生意随便做都能日进斗金,那时,谁会把这百两银票放在眼中?时至今日,这区区百两的银票竟成了如此珍贵之物了!

    想起来便感到不胜嘘唏啊!

    杜云方离开之后,万大舅母见妯娌们各自忙去了,才走到万夫人身边,与她说起了本家的事情来。

    每年范安阳都会派人送节礼回杜家老宅,杜二夫人就顺便让来人带礼回京,帮二房送礼给亲戚们,三老爷一家就一直留在通州,就算知道父母和离,也没有亲自回去探望过,只是托范安阳给老宅送礼时,帮他们捎带过去。

    万大舅母会知道本家的事,就是从大万氏昔日陪房口中知道的,那简婆子如今在杜家二房颇为得用,杜二夫人这回便是派她跟着送礼去老家的管事进京,专程去探望大万氏的娘家人。

    巧的是,万大舅母昔日的一个姓黄的陪房,同那简婆子是同乡,简婆子难得进京一趟,就到黄婆子的店里闲聊,黄婆子在附近的镇上开杂货铺,说起来,万大舅母的女儿还是黄婆子帮牵线,才能嫁到镇上一个姓高的秀才家里做填房。

    最近因为女儿有了身孕,所以万大舅母三天两头就到镇上,就盼着能够看到女儿,万夫人也是知道的,可怜天下父母心,想到女儿们和孙女们都是与人做填房的命,万夫人就觉得难过。

    杜二夫人这次会派简婆子进京来,最主要是要让她去万家本家,知会他们一声,大万氏怕是熬不过春天了。

    简婆子跟在大万氏身边,从繁华到落魄,心里实是不胜唏嘘,去了万家本家,看到他们眼下的景状,回想起昔日大万氏还在京城的时候,万家本家那会儿的风光,再看看他们现在……

    她把大万氏的情况一说,他们只惦记着大万氏能留下多少嫁妆给他们,丝毫没想到大万氏有儿有女,就算她有嫁妆,也不会分给他们!再说大万氏出阁时,万家是什么境况?穷啊!能有什么嫁妆陪送?

    简婆子心疼老主子,就想找个人一吐为快,所以她就找上黄婆子,不想万大舅母正好去找黄婆子,便把本家的闻话听了一耳朵,回来正好倒给心情不错的婆婆听。

    万夫人笑着摇头,之前万公子惹出的祸事,让本家大失血,为了安抚那些闲帮的家人们,就连媳妇们的嫁妆也全都赔上了,不然就等着被对方打死好赔命。

    人,只要能活,谁会想死?

    本家为此几乎掏空了所有的家底,他们也曾找上门来,想叫他们帮忙,被万夫人三言两语给气回去,从此就再无往来,倒是不想,今日会又听到他们的消息。

    万夫人拉着长媳的手,“日后去你那陪房的铺子,可得留心了,别把家里的事都倒腾出去,本家那些人要是知道那位好姑母死了也不会留东西给他们后,万一被钱逼急了,找上咱们要钱,可如何是好?”

    万大舅母很想跟婆婆保证,她想太多了!

    可婆婆轻喃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你总不希望他们找上门,让几个哥儿们遭罪吧?”

    有的时候一文钱就能逼死一个英雄好汉!万大舅母不敢拿儿子的小命冒险。

    万大舅母忽地想到杜云方,杜云方手里有钱啊!万一本家那些找上他……岂不是会分薄了他们所能得到的?

    万夫人听媳妇说到杜云方,不禁长叹一声,把杜云方差事办差了被罚薪饷被扣的事说了,万大舅母听得一愣,那一百两竟然是杜云方身上仅存的了?没有多的了?

    “可他之前派人给咱们送钱来,至少都有一千两哪!”大舅母惊呼道。

    “有一千两?这么多?”那为何老二还要进京去找杜云方?之前杜云方每个月都送这么多钱来?为何她都没见到过?话才到嘴边,她就已经想明白了,还能是怎么回事?自然是被她那几个好儿子给拿走了!

    造孽啊~

    等到万大舅他们回家,得知外甥上门给他们送钱来,一个个喜笑颜开,“娘啊!我那好外甥送来的钱呢?在那?正好让我拿去把酒钱上。”

    “还有我,庙口那程赖子催钱催得可凶了!”庙口程赖子?万夫人不知这是何人,但听到此人跟儿子催钱,心想不会是个好东西。

    果然,下一刻就看到三媳妇脸色铁青,抄起屋角的拂尘暴打丈夫,“你竟然去赌!输了多少?整天游手好闲全靠着儿子在外头给人伏低做小挣钱,你不说心疼,还拿他们辛苦挣的钱去赌!”

    万夫人见儿子被媳妇胖揍,很不高兴,但想到儿子们整日无所事事,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他们还能在外喝酒赌钱玩乐?可怜她的几个孙子,都是读书的好苗子啊!就因为有这样的老子,小小年纪就得出去挣钱养家,偏偏他们的老子一点为人父的自觉都没有!

    本想制止的话,临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且说杜云方离开万家之后,走到半道上,忽地发现这附近很眼熟,小厮看了一眼,笑着回答,“三少爷,咱们家二姑奶奶就嫁在这附近,您忘啦?”

    杜云方闻言失笑,还真是忘了呢!

    “三少爷,咱们要去探探二姑奶奶吗?”

    不得不说,杜云方很心动,只想想到杜云蕾如今已不是杜云蕾,而是谢春意了!那股冲动就淡了,“回去吧!”他意兴阑珊的道,小厮点点头,“您不去也好,虽说是亲兄妹,但如今到底是两姓旁人,您一番好意去探望,就怕姑奶奶婆家人想歪了!”

    杜云方苦笑,主仆二人策马往京城方向疾驰而去!(未完待续。)

    ps:谢谢yan五*零零一八童鞋宝贵的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