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九百三十六章 美景

第九百三十六章 美景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天,游家陷入愁云惨雾中,拍卖楼里却是忙得热火朝天,除了工作证要赶出来,还要重新挑选参加拍卖的画作,代替游夫人绣品已有着落,但还得裱起来,而且楼里诸人的职务也需要调整。

    范安岳忙不过来,只得把杜云寻拖下水,若不是范安阳有家务要忙,怕是也逃不过被叫出帮忙的命运。

    不过她还是领了工作证监制的工作,她得负责设计代表不同职务的图样,还要找木雕师父把工作证雕出来。

    但相比起杜云寻他们的工作,她的工作量算轻的了!

    他们两除了要忙着拍卖会的各项事宜,还得面对,上门为游大画师说情的顾问、画师们。

    游大画师好性子,鉴定能力强,确实曾为拍卖楼立下不少功劳,但那不表示,他和他的家人就有权在拍卖楼里,对工作人员们颐指气使呼来喝去,拍卖楼的员工拿的是拍卖楼给的月钱,游大画师夫妻可没付过半毛钱,凭什么使唤呼喝甚至责骂他们?

    杜云寻面对游大画师请来说情的这些人,是冷静的把游氏夫妻做的事实摆出来,范安岳就冲动了点,直言道,“人家都算计到我和我姐夫头上来了,难道还要我忍?凭什么叫我让?你们也别来跟我倚老卖老,先扪心自问,如果他们算计到你们头上,你们不会动怒吗?”

    他的年纪虽轻,但不代表这些老头子就能仗着和严池的交情来压他,他们自己的脾气都不太好,面对杜云寻的冷静摆事实,他们无处下手说下不去。范安岳直接的质问,更叫他们无言以对。

    他们来见杜云寻他们之前,都被游大画师请托过,游大画师语焉不详,让他们起疑,可看在多年交情上,不曾多问一句。没想到游大画师阴了他们一把啊!

    杜云寻是谁啊?谁不知道他是范安岳的姐夫。以鲁王之尊想逼他退婚改娶他孙女都没能得逞,游夫人的徒弟想用才子勇救落难佳人的戏码攀上他?还是在范安岳的地盘上?是想害范安阳姐弟失和?此外,游夫人的徒儿还想破坏钱首富与拍卖楼的生意吧?

    真当这世上只有她们是聪明人不成?别人都傻到看不出她们的算计?

    其实游大画师还真不晓得。妻子的徒儿们在算计什么,因为画作全数被退回来,所以他被吓坏了!他去拜托友人为他说情,被问得哑口无言。回去想问个清楚,偏偏妻子的徒儿们是未出阁的女子。他一个大男人还真不好开口,改向妻子询问,却都只得到妻子情绪化近乎疯狂的嘶吼,所以面对友人们的询问。他是真回答不出来,不想在友人们眼中,就全成了语焉不详隐瞒真相。好拐骗他们出面求情。

    应付过一两拨上门为谢大画师求情的人后,就再也没人上门求情了。

    杜云寻松了口气对范安岳道。“我就说你动作太快了,应该先把消息放出去,再撤掉他的画作。”

    “可我实在受不了,再在拍卖楼里看到他们夫妻两个作品,太恶心人了!”

    杜云寻无言的看他一眼,“这就受不了了?”

    范安岳回以咧嘴一笑,“要不你试试,我这就让人把东靖国那位三王子妃的字画找出来,然后挂到你书房里去?”

    “行,我懂了!”杜云寻抬手作投降状。

    范安岳呵笑两声,“我觉得我够厚道了!至少没有彻底封杀他们夫妻啊!”

    有拍卖楼前期打的宣传,游大画师的画作和他妻子的绣品,想要卖个好价钱,还是可以的,而且因为拍卖楼的成功,京里仿效者众,他们想找新的合作伙伴并不难。

    只是,游大画师还盼着能重回拍卖楼,而游夫人则是对这些人开的价格和条件不满意,他们和拍卖楼合作时,可不曾签什么契书的,但这些人开的条件很是严格,其中一条不得随意撤回作品,让游夫人感觉脸*辣的。

    她指着这条要求修改,还拿拍卖楼来作例子,不想对方却直言,就是因为游夫人临近拍卖会开幕日突然撤回绣作的动作,使得拍卖楼现在给人签的契书里,都特别列上这一条。

    本来还拿乔的游夫人,迫于现实压力,最后只能签下契书,以以前一幅绣画拍卖所得的三分之一的价格,卖断给对方。

    楼大姑娘本来还作着美梦,就等着杜云寻上门,没想到等到的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她气冲冲的跑去找苏姑娘质问,苏姑娘因病咳得直喘气,被她问的一口气差点接不上来,游夫人此时才知道,她引以为傲的徒弟会大胆的算计人,破坏钱家与拍卖楼的合作,全是因苏姑娘在背后挑唆的。

    而且,她算计的对象不是范安岳,而是杜云寻!

    京里谁人不知,范七少爷和他姐姐范六姑奶奶是双生子,自小感情就特别要好,杜云寻不畏鲁王,坚持娶有傻子名声的范六姑奶奶,他们三人同为严池的关门弟子,这情谊之深厚,是容得人去算计的吗?

    游夫人悔之不已,丈夫的前途啊!全被她这两个胡涂又心大的徒儿给毁了!买断他们夫妻作品的拍卖行,抢在拍卖会之前,拍卖他们夫妻两的作品,拍卖所得竟只有从前拍卖所得的四分之三,但因是已经卖断的,所以拍卖行拍得高,他们也拿不到钱。

    如此一来收入锐减,游夫人每天被钱追着跑,年关将近,之前欠债的商家纷纷上门催债,游夫人又气又急就病倒了!

    游大画师哪懂得管家,游二姑娘便接手当家,首先第一件事,就是把楼家姐妹和苏姑娘等人给请出去,收她们为徒,还给她们吃好、住好、穿好、用好,结果呢?因为她们,游家陷入困境,伯祖母病了!她们还赖着不肯走!

    卷起袖子二话不说就要赶人。

    楼小姑娘蒙蒙懂懂的吵着要去见师父,楼大姑娘自知理亏低头不语,苏姑娘风寒还没痊愈,裹着薄薄的披风,不时咳个没完,她双眼通红的看着游二姑娘。

    “若不是你心思歹毒,我伯祖父母也不会落得今天的境地。”

    “咳咳咳,游二姑娘说我心思歹毒,难道,咳咳咳,你自己,就干净?”说完又是一阵嘶心裂肺的咳声。

    游二姑娘冷哼,“至少我不像你,既想高攀范七少爷,又想除掉钱家姐妹,还不想弄脏自己的手,设计自己的好姐妹出手,真是好算计啊!”

    楼大姑娘闻言抬眸恶狠狠的瞪了苏姑娘一眼,然后在大家发现之前,又垂下头去。

    “如果不是你挑唆她,她会想去算计杜二少爷吗?别人不晓得,你常在拍卖楼里走动的,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范六姑奶奶是范七少爷和杜二少爷的逆麟,不许人碰的。”

    苏姑娘脸色铁青,唇色却苍白如雪,“是她自做主张去算计杜二少爷的,不是我教她的。”

    “哼!不必再多说了,我伯祖母病了,大夫说要静养,日后就算病好,也没那个精神教你们刺绣了!你们快走吧!”

    “你想赶我们走,想很久了吧?”楼大姑娘抬起头冷冷的道。

    “是又怎样?就算你们再有天份,又如何?不过都是白眼狼!”

    说完不再和她们噜嗦,直接让人把她们赶出去。

    游家这边的事,自有好事者去拍卖楼说,范安岳听了只笑不语,杜云寻连听都懒得听,让他们专心做事,别管别人家的闲事,甚至和范安岳研究了一套奖惩办法,从现在起,到拍卖会结束,工作表现良好者,月底发饷时,加发半月薪饷,表现上佳者,加发一个薪饷,但若工作时不专心以致出现差池者,视情节大小扣薪资,情况严重无法补救者,那就很抱歉,直接开除了事,若有毁损器物者得全额赔偿云云。

    大伙儿对奖赏十分开心,但惩罚的条例也不敢掉以轻心,看到开除二字,就心生警惕,暗自互相提醒,可别犯这等错误。

    就在大家期盼中,迎来了珍奇拍卖会。

    拍卖楼之前大动作的撤下游氏夫妻的作品,而后,他们夫妻两的作品被一家窦奇拍卖行以买断的方式买走,虽然窦奇拍卖行抢在拍卖会之前,开拍他们的画作及绣作,但价格实在及不上他们之前在拍卖楼拍卖时的价格,因此有不少人对能挤下他们夫妻,参加这次拍卖会的画作及绣品非常好奇,会是何人所作?

    东靖国和北齐的使节们更是翘首以盼,当然,最令他们期待的,不是游大画师和游夫人的作品,而是严池等成名已久的大画师们的作品。

    游大画师与他们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至于游夫人的绣品,但他们国内也不是没有刺绣佳品,游夫人的绣品秀气婉约,乍见是很惊艳,但要说耐看,他们还是觉得自已国家的绣品耐看。

    原以为大燕顶尖的绣画大概就是游夫人的绣品那般了!

    却是没想到,这日一进拍卖会会场,就被五十几幅一样的绣画给震憾了!

    莫怪人说数大就是美,一幅牡丹绣画,也就那样了!但一口气展出五十几幅,走进会场就像置身牡丹园中!(未完待续。)

    ps:谢谢淑女铁蛋童鞋的打赏、感谢爱璃说童鞋打赏的平安符!前一章有修了下!又迟发文了捂脸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