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九百三十一章 重定

第九百三十一章 重定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拍卖楼里工作的伙计、小厮们听了艳羡不已,早就听说他们这位杜账房是当朝相爷的孙子,可是他们看来看去,都看不出来,杜账房和其他账房有何不同,唯一有点不一样的,大概就数,他们少东家范七少爷与他交好,偶尔范七少爷在,会叫他一起用饭,除此之外,杜账房真跟其他人都一样。

    拍卖楼里头事情多,管事、账房都有小厮听他们使唤,杜账房也不例外,除了他的小厮是从家里带来的,管事们和其他账房的小厮是楼里派的。

    现在听说,杜账房的家里怕他在楼里吃住不惯,便要为他在附近置宅,真是叫人又羡又妒。

    杜云寻对杜云方笑了下,“你也好些天没回家了,祖父这是想你了,又不好直说,这才拐着弯提醒你回家。”

    这是要他推辞吗?杜云方嘴角微翕,杜云寻没等他开口,直接转头对范安岳道,“那个管事对这附近的房产熟的?还不快把人叫过来?”

    “二哥?”杜云方愣了下,二哥不是想要他回家去跟祖父推辞吗?怎么?

    “长者赐不可辞,祖父心疼你,你就安心的接下。”

    杜云方抿着嘴点点头,“我知道了。”

    跟着杜大总管他们出了拍卖楼,杜云方抬手揉了揉鼻子,耳边响起母亲的声音,“你大哥和二哥,都是白眼狼,你看,娘平日有什么好的,可都没落下他们的,可他们呢?还有你祖父,心里就只有他们两兄弟,哪有你们兄妹。你瞧,不过是在书院读书,有必要经常就往广陵送东西吗?”

    他还记得,大哥他们在书院读书时,家里经常就往湖州送东西没错,但二哥他们也是常常往家里送东西,只不过东西一送到。就由杜大总管负责点收。并没有知会内院的母亲。

    所以母亲并不知晓,二哥他们往家里送的,可全都是珍宝。有祖父他们遍寻不着的棋谱,还有残缺被修复的琴谱,以及如意绣庄的绣片和摆件等,祖父和父亲的书房里。早就挂有严大画师的画作。

    和家里送过去的吃食、衣物相枇,他觉得二哥他们送回来的东西。不只价值更高,心意也更足。

    大哥、二哥成亲时,祖父各赠他们京中三进宅院一座,那时他娘就酸溜溜的和妹妹说。等到他成亲,妹妹出嫁时,不知祖父手里可还有什么好东西!

    妹妹出嫁时。已不是杜家女,但祖父和父亲还是给了她嫁妆。是妹妹辜负了父亲一番心意,她要是不折腾,怎会嫁进如今的婆家,嫁妆又怎会大如前。

    杜云方暗摇头,子不言母过,可是他回头看过往,母亲真的做错了很多事,包括下手谋害大姐和二哥,二哥命大逃过了一劫,但大姐呢?他一直无法释怀,他心目中良善仁慈的母亲,怎么会对一个小女孩下毒手!

    母亲是杜家妇,却任由万家人予取予求,他是杜家子,不是万家人,所以他一直对外祖母和舅舅们无止尽的索求厌烦,现在他很庆幸,自己不曾轻信外祖母和舅舅们的话。

    杜云方他们离开之后,范安岳就让人把几个管事找来,“我听说,最近常有姑娘来找杜账房?”

    “是。”回答的管事笑得眉眼弯弯,很是亲和。

    “怎么回事?”杜云寻请他们坐,管事们分主次落坐后,才开口问道,他们接了丫鬟奉上的茶水还没喝,闻言怔愣了下,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却是没人开口。

    “既然能进拍卖楼里来,肯定是相熟的人,而不是外头的,是谁家的姑娘?”杜云寻边宽着茶叶,边问。

    几个管事见状,便由那很有亲和感的管事开口回答,“是游大画家的侄孙女儿,那姑娘常跟游大画家到楼里来。”

    游大画家是近来很热门的画家,他擅长画岁寒三友,他的画作在拍卖时总能卖得好价钱,同时他也擅长鉴定古画,楼里不少古画就是由他鉴定定价的。

    “游大画家的夫人好像是刺绣大家?”

    这对夫妻各有所长,是京中夫唱妇随的代表人物,不过游夫人年轻时滑过几次胎,就再没有传过好消息,游大画家膝下空虚,游氏宗族怕游大画家无后,早早就从族里挑人过继给他。

    游大画家不置可否。

    他那侄儿到死都还是游大画家的侄儿,他只留下一子二女就撒手西归。

    这位游二姑娘说是侄孙女,其实就同孙女一般,打出生就跟在游大画家夫妇身边长大的。

    范安岳闻言板起了脸,“既是跟着游大画家来的,又怎么会和杜账房相熟?”

    这得怪您啊!谁叫您经常就找杜账房一起用饭,账房重地人家小姑娘是进不去,但外头可没拘着人不让进,杜账房也不是成天待在屋里算账的,总是要出来活动活动的嘛!

    不就在楼子里遇上了吗?一来二去的,自然就熟啦!

    杜云寻拉住范安岳,不让他往下追问,而是问起这姑娘的品性和状况,听得范安岳眉头紧皱。

    等到杜云寻问完话,打发走众管事后,他才不悦的问,“你怎么问起那姑娘来?难不成真想让她给杜云方做妻?”

    “问问罢了!你紧张什么?”

    “云方是我的朋友,我自然关心他的婚事。”范安岳理直气壮的回答。

    杜云寻哼了哼,“我还他二哥呢?他的事我不能管?”

    范安岳一噎,不过到底好奇杜云寻想干么,“你问那姑娘的事,不会真打算给他娶这么个姑娘吧?”

    “就算我愿意,你觉得我祖父和父亲他们会同意?”杜云寻反问,“当然,要是他们两情相悦,说不定祖父会答应这门亲,不过到时候就等着万家人上门来闹了。”

    范安岳想想也是,杜云启娶的是大官的女儿,杜云寻娶的不止是大官的女儿,还是太傅的孙女,而且都是丁前首辅的外孙女,到杜云方这里,媳妇却是父亲早逝的乡绅之女,虽然小万氏已故,但她娘家还有人在,万家人以前就是无事尚起三尺浪的浑人,要真给杜云方娶这么个媳妇,他们岂有不逮住机会闹上门来。

    但若双方互有意的话,就算万家闹上门,也不是问题。

    “说起来,你们对云方还不错。”

    “到底是我们杜家子孙。”杜云寻睃他一眼,“太傅不也很照看范安松?”

    周氏是该死,但范安松可没犯错,范太傅待这个孙子好,不就是看在他是范家子嗣的份上吗?

    杜云寻提醒他,“拍卖楼的规模越来越大,是该定下些规矩了,这些跟着顾问们进楼的人,不能让他们在楼里太过自由,账房和库房都是重地,他们不是楼里的工作人员,要是错手弄坏了楼里的东西,该算谁的?”

    范安岳点头附和,“你说的是,本来阿昭早就建议过,只是那会儿人手短缺,有人能帮着跑腿,使唤,也就没当回事。”

    随着拍卖楼的规模渐大,出入的人越发复杂,如游二姑娘这种,本身不在拍卖楼当差,就算临时有事,也不好使唤她帮忙,而且因为她在,有些事情不好当着她说,偏偏她又不晓事,不会看人脸色避开去,因此耽误了管事们不少事。

    有些话,管事们不好跟游大画师这样身份的人说,要是定下规矩,游大画师总不好和人家明言定下的规矩拧着来吧?而且人家又不是针对他,他要为此生气,是不是太过了呢?

    范安岳把管事们再找过来,把这话一说,就见众管事们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来,由此可知这事令他们困扰已久。

    说做就做。

    范安岳与众管事们将拍卖楼的规矩一一提出来商量,最后重新定下规定,库房、账房、鉴定室和厨房等地都被列为重地,不止外人不许进,就是没在这些地方当差的人,也不许进,若有事要找,就只能候在门外,等人入内通知。

    “如此一来,大伙儿的职责也要重新界定。”

    “还有,各重地的门上配置的人手就不能少。”

    “看守门禁的,最好能会武。”正好,皇帝那边塞过来的人就有去处了!负责安排这些人的管事露出笑容。

    “咱们可以制作名牌,凭工作名牌才能进。”

    管事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欢,杜云寻和范安岳的脸色却越来越怪,最后一个离他们最近的管事好奇的问,杜云寻笑着摆了摆手,让他们把讨论完的事记下来整理好,然后呈上来,等他们看过之后,就印成册,给大伙儿发下去,务必让所有人牢记于心。

    等到管事们再度离开,范安岳才转向杜云寻问,“他们今儿说的,都是阿昭早就说过的,我没记错吧?”

    “没。”杜云寻摇摇头,“我们去外头走走,让脑子清醒清醒吧!”

    范安岳起身先走,拍卖楼如今可比早前大上许多,范安岳带他去逛新建的园子,两人边走边聊,走没多久,就听到风中传来女子的争吵声。

    “去个人瞧瞧。”范安岳招呼跟在身后的小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