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五百三十一章 隔墙有耳

第五百三十一章 隔墙有耳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砚香端着一个托盘进来,她笑着把托盘上两碗解暑汤端放到几上,“二少爷,二少奶奶喝解暑汤。”

    范安阳看了看碗,又看看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砚香把碗朝她面前推了下,范安阳就看着碗外缘的一颗水珠顺着碗滑到几上。

    她又看了下碗里的冰块,都化得差不多了,所以应该是早就备好端过来了,只是不知何故在外头耽搁了时间,冰块因此化得快没了。

    范安阳看着砚香,没有出声的问,“外头有人?”

    “是,是老太爷和大老爷。”砚香以气音回答。

    杜云寻闻言冷哼,对砚香比了个走的手势,砚香看不懂,范安阳只得代为翻译,“可走了?”

    “还没。”砚香摇头,话声方落,就听到屋外门帘轻响。

    砚香抱着托盘飞身到门边朝外看,随即转身道:“走了。”

    “老太爷可说了为何而来?”

    “没有,大概是来看画的吧!”砚香挠挠头,她方才端解暑汤进来时,老太爷他们就站在屏风旁边,应该是来看屏风的,没错吧?

    杜云寻端起解暑汤,一口饮尽,“行啦!你且去。”

    砚香颌首,接过空碗退下。

    范安阳托着腮歪着头问,“祖父他们听到了,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他两手一摊。“明日舆图干了,就要送进宫去了,你再帮我瞧一瞧。看看有没有那里不妥。”

    “好。”

    这事就被夫妻两抛诸脑后,因为再碰面,杜相和大老爷都没表现出他们那日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们不提,杜云寻更不愿提。

    范安阳猜,他不愿深究,因为怕事实伤人。比不得杜云启,那是因他不是嫡长孙。但连杜云方都比不得?高傲如他,无法接受在父祖眼中,他不及杜云方那混账重要。

    不过她没挑开来,挑开来做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被人知的隐密。就像她,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告诉别人,她记得自己曾有过另一个人生,在那一世人生中,她是个父母不详的弃婴,那是她的痛。

    沉沉夜里,思及此就感鼻酸,她曾是个没人要的孩子,所以她特别疼惜小念念。她虽有爹娘,可是大少奶奶比她娘还可恶,她娘会遗忘她。那是因为她病了!

    小念念的娘是压根就没把女儿放在眼里、心里,虽然近来好多了,可是小念念对她娘还是有些防备,不敢完全放下心全心的信任她娘。

    仔细检查过舆图之后,杜云寻就把它从墙上取下,还没收好。就看到范安阳取来他们两练手时画的那幅舆图。

    “你把它拿来干么?”

    “挂上去啊!你不觉得看着这舆图,想象着各地的风光。心情会开朗许多?”有杜云寻在,自然不用她动手,杜云寻听她说完,知道她希望自己心情开朗些,二话不说接过舆图,将它挂到墙上去。

    这幅舆图是练手的,用色较皇上给他的那幅要亮许多,范安阳还悄悄的在这幅舆图上动了不少手脚,卫所、关隘和边城的位置,她都悄悄挪了一点,杜云寻看在眼里,虽不解其意,但还是由着她。

    所以明日要交出去的那幅舆图,他才需要再三确定无误,就怕她一时兴起,连要交给皇帝的那幅也在上头动手脚。

    隔天一早,杜云寻又再检查一遍,然后跟着父祖进宫复命去。

    大少奶奶今日又要带小念念回娘家,范安阳略略与她一提,她大喜过望,“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是为祝贺嫂嫂芳辰的,一年一度嘛!只是父亲要的屏风还没赶完,所以我要跟大嫂商量一下,我来画绣稿,然后请如意绣坊的绣娘把屏风绣出来。”

    能够得范安阳的画已是惊喜,还能请如意绣坊的绣娘绣屏风,大少奶奶喜不自胜,笑容掩不住。

    “既然是订做,那定要嫂嫂喜欢的画样才行,大嫂看看,这是我平日画的花卉,你瞧瞧,看喜欢那种花。”

    大少奶奶翻了翻,她最喜欢牡丹,可是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石榴百子图上,她伸手轻按小腹,想到来不及降生的小生命,大少奶奶忽觉眼睛酸涩。

    范安阳探头看了一眼,抱起小念念,“石榴好吃又好看,念念喜欢不?”

    “喜欢,酸酸甜甜的,可好吃了!”

    “那娘选这石榴,绣在屏风上,念念就能天天看了!”

    “好哇!好啊!”小念念高兴的直拍手,敲定主题,大少奶奶带着女儿高兴的离去。

    范嬷嬷看着她们去远了,才对范安阳道:“二少奶奶为何要这么做?”

    “毕竟是妯娌。”范安阳叹气,“要是可以,我也想不甩她,可是夹在中间的小念念会很可怜!”

    说到底,终究是心疼那个孩子。范嬷嬷掩下叹息,二少奶奶这小身板什么时候才长开能圆房啊?扳着手指算一算,咦,好像明年中就及笄啦!唉呀,真是可喜可贺啊!

    不成,之前给二少奶奶补身的药,不知需不需要换啊!回头请郎大夫再给二少奶奶把脉吧!

    范安阳不知道范嬷嬷已经在为她圆房作准备,她正忙着盯着大伙儿,要搬回京里去啦!

    皇帝这边收到了新鲜出炉的舆图,忙召严池、诸相及各部尚书,倚重的勋爵近臣前来欣赏。

    兵部尚书一瞧,差点一个趔趄在御前失仪,这,这手笔不是出自兵部,这谁画的啊!眼一转就看到了严池,当下气不打一处来,酸道。“原来这画是严大画师的杰作啊!怎么功力锐减,意境大不如前啦!”

    严池才懒得跟他逞口舌之快,淡淡的瞟他一眼。便转过头去,跟侄女婿和女婿说话,坐在上头的皇帝微眯了眼,兵部尚书手下画舆图的人,习得油画技巧的人少之又少,画舆图的人才已呈断层,他不思赶紧寻觅人才填补缺口。反随便对人口出恶言。

    杜云寻站在严池身后,丝毫不显眼。因此,兵部尚书没注意到他,只挑着严池生事,见严池不睬他。气得脸都红了,几乎要忘了这是在御前,差点就冲过去找严池麻烦了。

    幸亏得两位兵部侍郎一左一右拉住他。

    皇帝让众臣看过舆图之后,不睬兵部尚书殷切的小眼神,反对诸相问:“众卿可看出什么来吗?”

    “皇上,这图是修整过的?”梅妃之父方相问。

    “朕让人照着兵部新修的地图,把舆图上的缺失补齐。”皇帝含笑回答,“复常,朕听你师父说。这画技是你妻子和你一起钻研的?”

    皇帝很亲切,诸臣很激动,兵部尚书一派瞪着杜云寻。这小子竟然会这绝技?等等,他妻子,他老婆不是范太傅家的傻子吗?他们一直以为坊间说她会画画,不过是为了给闺中女添点才能,日后寻亲家时,面子上好看些。

    可是皇帝这么说。若那丫头不会画,就是欺君了。范老头和杜相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那是不是代表,那丫头真的会画画啊?

    不能怪这些王公大臣不信外头的流言,要知道,坊间流传的话,十有八九是出自他们的手,像楚明心私慕杜云寻,不惜千里奔寻,便是鲁王府的杰作,之后楚明心因恋慕杨十一郎而逃家,并不是私慕杜云寻离家,则是富阳侯府的作品。

    因此,对范安阳那充满神幻色彩的流言,老狐狸们是不相信的,什么药谷传人,屁,根本就是假的,那全是什么药铺搞出来的,如果药谷传人真那么神奇,为何只出现那么一次,全大燕就范太傅那傻孙女得天独厚,蒙他赐药!她何德何能!

    他们才不相信范安阳不傻,不过人家杜相不介意孙子娶个傻子为妻,他们何苦去拆穿人家呢?

    可是现在皇上说这舆图上用的技法,是范家傻子和杜云寻两个捣鼓出来的?难道这全是真的?

    兵部左侍郎心想,回头要去跟杜相和范太傅套交情,务必请托他们二位,要让杜云寻夫妻到兵部来传授这等技法啊!

    右侍郎则在想,要怎么从中谋利,顺带把尚书大人给踹下去啊!

    皇帝可不管朝臣们想些什么,把杜云寻招到跟前,仔细的问他是如何画的,杜云寻也不藏私,坦言以告,皇帝听到他们夫妻为了练技法,为其父画了花卉屏风,便要去杜府别院。

    接到宫里的通知,皇帝要来自家别院时,范安阳正在等瑞雪回报一件奇怪的事。

    “你是说,富阳侯家的下人悄悄的跑来咱们铺子和庄子上,打听药谷传人的相貌和行踪?”

    “是啊!难道是杨十一郎他们两遇袭受了伤,需要请药谷传人去救人?”瑞雪道。

    “我看不是,他们不是失踪了吗?,大概是那位杨大夫人忧心儿子和媳妇,急病了吧?可是京里不是有药谷的药铺,直接上门请坐堂大人去诊脉就好啦!而且他们家能请御医的吧!为什么要找药谷传人?”

    谁知道啊!

    一群人胡猜来瞎猜去,都没猜到真正的原因,宫里来使传话,要他们准备接驾,范安阳差点晕倒,她没见过皇帝,不知道怎么接驾!怎么办啊!啊,对,她忽然想到书房里那幅舆图,连忙拔腿就往书房跑,快手快脚的将舆图拆下来,塞到柜子里头去。

    对了,范嬷嬷,她是宫里出来的,问她最快啦!(未完待续)

    ps:码到一半,忽然发现键盘频频出错,原来要换电池了。。。。无线的虽然好用,不必把电线扯来扯去,但常要换电池,也是很伤脑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