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九百二十七章 防不胜防

第九百二十七章 防不胜防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绣庄里,小厮守在窗边,闹剧还没散场时,他就已经朝下比了几个手势,随即有人缀在那些人身后,直到那场闹剧相关人士全散了,他才慢悠悠的回到范安岳身边。

    范安岳正在问身边的那几人,“你们还有什么没买到的?今儿这些东西都算我的,可别跟我客气啊!下回可就没那么好的事了!”

    “都好了,多谢七少爷。”众人笑着回应,有便宜不占是傻子,这家绣庄的东西虽比不上如意绣庄的,但也是京城排得上号的,各色绣片也是精致绝伦花色新颖,自然价钱也是不便宜啊!

    再说又是七少爷所赠,这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殊荣啊!

    他们不是拍卖楼的人,而是范夫人嫁妆铺子上的管事和掌柜,年底了,范夫人让小儿子帮着打理一二,这些人都是范夫人心腹,见范安岳把拍卖楼的生意搞得火热,他们也眼红啊!早两年就曾建议范夫人,是不是也让七少爷帮着看看铺子的生意,好让他们的生意也能如拍卖楼一样风生水起啊!

    拍卖楼的生意好,范夫人当然也想过,把自己的嫁妆交给小儿子帮打理,但小路还没成亲,长子却已娶妻,她怕这么做会让长子夫妻误会,长子的心性她是知道的,但媳妇毕竟是不是亲的,表面看来是好的,可谁知道私下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呢?

    今年之所以会让范安岳来帮忙,还是因为长媳开口建议的,范夫人这才从善如流,叫范安岳帮忙指点一二。

    掌柜、管事们欣喜若狂,就盼着七少爷能帮他们把生意振兴起来。京里的铺子太多,竞争实在激烈,有些小铺子看似不起眼,但人家背后靠山硬,有门路,不用怎么经营就能日进斗金,他们想帮主子多挣点钱。却是有心无力。

    范安岳原在忙拍卖会的事。这几天拍卖会忙着装璜会场,他被吵得受不了,便到母亲嫁妆铺子里转转。

    范夫人的嫁妆铺子。有些是从她祖父还在时就经营至今,都有些历史了,店里的摆设装璜,十多年甚至几十年没变。伙计们一做十多年、二十几年,没有升迁。掌柜的做到老死,宛如一潭死水般的店面,除了老顾客,少有新客人上门。生意如何会好?

    范安岳在拍卖楼里坐不住,在母亲名下的铺子一样坐不住,所以他就带着人出来逛。连着逛了几天,总算让这些人长了点见识。

    却不曾想。他天天出来闲逛,竟会被人算计上了。

    适才同伙计去结账的布庄管事回来了,他上前同范安岳道,“七少爷,相府的大小姐也在绣庄。”管事神色有些凝重。

    “念念?”范安岳看管事神色不对,“怎么了吗?”

    管事咬着牙道,“有几个姑娘故意刁难杜大小姐。”那些姑娘的口气和态度之恶劣,叫他这个旁观者都觉得生气。

    “我去瞧瞧。”范安岳起身,其他人也跟着起身,他朝他们摆了摆手,“陈管事跟我去就好,你们在这儿等伙计把东西送过来。”

    众人点头,坐回去静候。

    范安岳主仆与陈管事出了单间,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喧闹声,有些单间里的客人也听到动静,开门出来张望,见范安岳等人经过,探头出来打探的丫鬟、姑娘忍不住把视线紧盯在范安岳身上。

    公子如玉气度非凡。

    好几位姑娘忍不住离开单间,跟在他身后。

    这家天香绣庄里,最出名的莫过于国色天香的牡丹绣件,大至落地大型绣屏,小至袖口、衣领的绣件,各式各样的牡丹绣样应有尽有,因此,他们二楼最大的一间待客厅,就叫牡丹厅。

    牡丹厅里到处装饰着各色的牡丹绣件,墙上挂的壁屏、绣画是各展妍姿的各色牡丹,还有栩栩如生的宫制牡丹绢花插瓶,厅里燃的是牡丹香,站在厅堂中央,正扬起下颌一派高傲模样的姑娘,也如牡丹一般明媚,只是她声音尖细,说出口的刻薄话,更是让厅中诸人不悦。

    “杜念慈,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杜念慈点头,“听到了。”

    “那你怎么说?”姑娘追问着。

    怎么说?小念念笑了下,“不知楚大姑娘想要我怎么说?”

    “你!”楚大姑娘气恼的瞪她一眼。

    站在她身后的几个姑娘,便抢着指点头道,“不是说你的画技很好吗?那让你在一炷香的时间里,画出一幅最能衬我们羡丹的牡丹画来,应该不难吧?”

    “是不难。但是我为什么要画?”小念念很认真的请问道。

    “不就跟你说了吗?这是打赌啊!”楚大姑娘没好气的道,还顺便以你是白痴吗的眼神剜了她一眼。

    小念念身边的姑娘们困惑的对视,她们有说要跟楚大姑娘她们打赌吗?好像没有吧?

    范安岳看不下去了,问陈管事,“那几个人是谁?”

    “领头的是现在户部楚尚书的长孙女,听说楚尚书有意把她许配给高大老爷的孙子,也就杜大小姐的表兄,不过高大老爷拒绝了,后来有消息传出,高大老爷想让孙子娶杜大小姐,也好亲上加亲。”还能就近照顾外孙女。

    范安岳点点头,楚尚书是谢相举荐的,不过因为都想把孙女嫁给怀王作继妃,而闹得很不愉快。

    怀王有嫡子、庶子数名,继妃就算再得宠,也很难跟有生育,且在府中经营多年的两位侧妃争权,怀王也许已经与东宫位绝缘,但好歹也是个亲王!看皇帝的态度,只要怀王不折腾,富贵荣华一世是跑不掉的。

    只是有心从龙之功的人,便不会想把女儿或孙女嫁给怀王。

    谢相如此,楚尚书亦然。

    但已经闹翻的两人,关系却再回不到最初。

    谢相极想修复关系,想着为他孙子求娶楚尚书的孙女,然而楚尚书并不想再和谢相扯上关系,谢相与富阳侯牵扯太深,富阳侯和太后倒了之后,他的处境就变得十分微妙,楚尚书虽也曾是力挺怀王为太子的人之一,但他并未明白表态过,再加上后来和谢相闹翻了,他便和谢相带领的怀王党形同决裂。

    现在他除了想摆脱谢相,还想和怀王划清界线,所以他怎么可能答应谢相?可是高家却拒绝了他,这就让他有些为难,如果高家同意亲事,他就有理由拒绝谢相了!偏偏高家拒绝了。

    楚大姑娘会找小念念的麻烦,也是因为她不想嫁给谢相的孙子,谢家三房的嫡次子谢承达是个花花架子,只会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谢相也是因为如此,才想给这个孙子找个能帮衬他的好媳妇。

    杜念慈是他的首选,但他和杜相政见相左,杜相肯定不会答应把嫡长曾孙女嫁给他那不学无术的孙子,因此他退而求其次,相中了楚大姑娘,楚大姑娘虽也是嫡出,但生母只育一女又早逝,楚尚书怜惜孙女,就会帮衬孙女婿,却不会管太多。

    范安岳听完这些人的关系后,嘴角微翘,因为这样就找小念念麻烦?不想嫁就别嫁,她不愿嫁谢家少爷就行,高家不愿娶她为妻,她就找八字都没一撇的小念念麻烦?

    真是傻到家了!

    不管杜、高两家是不是要再亲上加亲,小念念是高家外孙女的事实是不可改变的,她楚家、楚大姑娘又不是好到高家非与她家结亲,娶她为媳不可,高大老爷夫妻又自觉亏欠女儿及其儿女良多,怎么可能让孙子娶个还没进门就欺负小念念的女子为妻?

    当范安岳他们主仆低声私语时,厅里楚大姑娘已经快被装傻充愣的小念念一行人气得吐血了。

    “我娘说,打赌不是什么好事。”

    “嗯,我爹也是这么说的,他说打赌就是赌博。”

    杜念慈这边的几个姑娘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打赌是不好的行为,好人家的闺女不应该打赌,楚大姑娘身后的几个姑娘想插嘴,都插不进去。

    就有一个弱柳扶风似的姑娘见状,伸手抚额柔柔弱弱的昏倒了!侍候的丫鬟惊叫,这下楚大姑娘等人终于找到突破点,大声的指责杜念慈她们好生可恶,说好打赌,却又装傻充愣的把她们这边的易姑娘给气晕了。

    “咦?颜三姑娘此言差矣,我们并没有答应和你们打赌,还有,易姑娘这么容易就昏倒啊!该不会有什么隐疾吧?这可不好,得趁还没出阁就赶紧调养才行,不然嫁作人妻之后,总不能在公婆面前立规矩就一昏了事吧?”

    “对啊!对啊!啊!还有,我听说,身子太虚,日后怕会子嗣艰难。我大姨母原本相中的媳妇,真是样样都好,偏偏跟她一样,常常晕倒。”

    “后来咧?”

    “我大姨母就另给我表哥相看,娶了现在的这位表嫂,我这表嫂生得虽不如前一位无缘的表嫂漂亮,但她脾气好,身体也好,才进门就入门喜。”

    楚大姑娘气得脸黑,她身后的姑娘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而那位晕倒的姑娘躺在丫鬟怀里更是为难,不知自己该不该起来,要是传出自己体弱多病,那她的亲事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啊?

    范安岳悄悄的退到厅外,跟在他身后的姑娘们含羞带怯的靠过来,想要跟他攀谈,却见他与身边人交谈起来,任她们怎么作态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个个气得是牙痒痒。(未完待续。)

    ps:谢谢阮树娟狗狗妈童鞋宝贵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