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九百二十一章 人心本就是偏的

第九百二十一章 人心本就是偏的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睢院堂屋,范夫人正在等女儿,待看到女儿和媳妇一起进门,却没见到她那两个小外孙,笑容不禁滞了下。

    “怎么只有你一个回来?”没好气的睃了女儿一眼。

    “外头还下雪呢!哪敢把他们带出来。”范安阳除去斗篷,边笑着回答。

    范大少奶奶把小姑交给婆婆,知趣找了理由告退了,范夫人这才嗔女儿道,“知道下雪,你还往外跑?”

    范安阳没说话,只上前抱着她娘的手臂直笑,笑得范夫人有点恼,“死丫头,看着我笑做啥?”母女两相偕进屋里去。

    范夫人摸摸女儿的手,“大冷天的,有什么事让人回来说一声就是,干么自个儿跑回来啊!”边数落女儿,边招呼丫鬟把熏笼挪近些,又让人把手炉添上银丝炭后拿过来给女儿暖手,丫鬟们分头办事,等了一下,她嫌丫鬟动作慢,又道,“快给姑奶奶倒杯热茶来先暖手。”

    “人家想娘了,还不许人家回家来啊?”范安阳嘻嘻笑,把小煦跟她撒娇那套搬出来。

    “你啊!”范夫人笑了,眼睛却觉得有点酸涩,因为女儿自打懂事就没跟她这样撒过娇。

    丁嬷嬷在旁拭泪,几个丫鬟围成一团直笑,去拿手炉的丫鬟终于回来,看到屋里的情况略有点蒙,不过那不妨碍她把差事做完。

    接过丫鬟送上来的手炉暖了手,范安阳才笑问,“听说前儿有人惹您生气了?了?

    “是那个耳报神嘴那么快?”范夫人一听就恼了,范安阳朝丁嬷嬷摆手,丁嬷嬷会意的点了头。带着屋里侍候的丫鬟下去,自个儿却留在门外,亲自守门。

    范夫人不悦的瞪着女儿,“你大姨母说的?”

    “嗯。”范安阳毫无压力的就把人给出卖了。

    “我想也是。”不止她听不得人家说阿昭,她大姐也听不得,不过她跑去和阿昭说这件事,应该是担心自己太过冲动。进而影响到小路的婚事吧?

    范安阳靠在母亲怀里。“我知道您是疼我,不过嘴巴长人家脸上,她们不修口德要造口业。那也是她们的事,您就别跟她们一般见识了!”

    “可她们说你……”话猛然顿住,范夫人心疼的拍着女儿的背,心里直把周氏和大杨氏骂得狗血淋头。当然杨十一郎也没讨着好,一样被范夫人臭骂。虽然这三人都已经死透透了,可他们曾做过的事,却永远留下了伤痕。

    要不是这三人,她聪颖伶俐的女儿怎会落下傻子的名声呢?她自己又怎会会被周氏激到脑子抽了。忘掉十月怀胎才生下的宝贝女儿!

    “您别放在心上,您女儿聪不聪明,您不知?难道女儿是人家说笨。就真是笨的?

    “浑说什么!”范夫人把女儿拉起来,正色盯着女儿的眼睛看。“谁说你笨啊!我女儿最聪明不过了!”

    “那您还怕人说。”范安阳笑弯了眼,她的笑容对范夫人来说很有感染力,让她看了女儿的笑容就忍不住跟着笑。

    范夫人笑了一会儿后,才有些闷的道,“我这不是怕你想不开吗?”

    “我有什么好想不开的?就算我真的是傻子,难道您就不疼我了?”

    “胡说什么啊!你是我生的,不管是聪明、愚笨,一样都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不疼你?”

    但原主前世到死,都没能再见到母亲,她的记忆里头,只有那些侍候她的丫鬟们欺负她,恐吓她的画面,为何原主出意外之后,母亲、兄弟就再也不曾出现过?

    原主的前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范安阳努力的搜寻了下残存的记忆,但因原主当初决然而去,所以这些记忆已经稀薄得很,而且好像因为她出事后,就一直与外界隔绝,所以她的记忆除了恐惧那些侍候她的丫鬟们,就是一片模糊。

    她开心的时候不多,但能让她开心的,都是旁人觉得鸡毛蒜皮的小事,像是雪融时地里冒出的嫩草芽,或是飞到她手上吃食的小鸟,那只不怎么理人的小猫终于肯理她了!

    范安阳曾觉得原主决然离去,有点无情,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她又何尝不是被遗弃她的亲人们伤透心,所以心思单纯的她,很直接的反应在行动上,你们不在乎我,我也不要你们了!虽然有机会重生,但她决然的抛开那些亲人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些年,范安阳很少去回顾原主的记忆,因为原主高烧变痴傻之后,变得十分执拗,她单纯又固执,虽然仍记得母亲疼她、兄弟对她很好,但架不住天天有人在她耳边洗脑。

    对,就是洗脑。

    她不知道在原主身边侍候的丫鬟们,是不是跟今生一样,都是周氏几个姨娘找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们压根没把原主当主子看,而是把她当不懂事的阿猫阿狗对待,原主出不了小院,又被那些丫鬟打骂怕了,她们又成天在她身边说,因为她傻了,所以她娘不要她了,大少爷要的是聪明的妹妹,像三姑娘那样的,而不是她这个傻妹妹。

    七少爷要的是能跟他并肩齐行的姐姐,像三姑娘那样的,而不是她这个已经坏掉的姐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算是个正常人,也禁不起天天有人在耳边这样数落,更何况原主那时单纯如稚子,对于别人恶意的话语,根本没有能力去过滤,再加上母亲和兄弟们一次都没再出现,叫她如何不相信那些丫鬟的话呢?

    只是,到底前世,母亲和大哥、小路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们从意外后,就此在原主的生命里缺席?

    “想什么?”范夫人见女儿呆坐不动,不由轻推了她一下。

    范安阳从迷思中回过神来,“没什么。”

    “我看你的脸色不对啊!”范夫人端详着女儿的脸,不放心的道。“我让人去请大夫来。你给我乖乖歇着。”

    范夫人强势的压着女儿,让她在临窗的大炕上躺下,丁嬷嬷听到动静,忙进来,“夫人?”

    “你让人把柜子里新做的被褥取出来,让阿昭躺这儿歇一歇。”

    “是。”丁嬷嬷转身要走,范夫人又追加一句。“让她们去拿。你不许动。”

    丁嬷嬷转头苦笑,“夫人。”

    “不许抱怨,你已经上了年纪了。那套被褥重,仔细压着你,要是你受了伤,那可就没人帮着我了。”

    “您身边的得用的丫鬟仆妇还少啊!少老奴一个。也不算什么。”

    “嗯哼,反正你不许动就是。”范夫人强硬的道。大有你不应我就不放人走的架势。

    丁嬷嬷只得慎重应下,转头出去唤人。

    范安阳见状若有所思的看着丁嬷嬷的背影,她记得,刚醒来时。侍候她的丫鬟们不见人影,她渴得半死,只能自个儿爬起来倒水喝。是丁嬷嬷进来看到,忙过来帮她倒水。才免了她被那壸水给活活烫死。

    对了!原主的记忆中并没有丁嬷嬷,难道那时丁嬷嬷不在?

    “丁嬷嬷病了?”

    “年纪大了,难免落下些病根,说起来,当初你出事的时候,丁嬷嬷也犯过一次病,可把我们吓坏了,还是冬青那丫头机灵,及时去请了大夫来,说来也巧,她一出门就遇到府里相熟的大夫,大夫药箱里,正好放着要用的药,不然等他诊了脉,再开方子,抓药,这一来一往的,可就耽误丁嬷嬷的病情了。幸亏他药箱里有,不然就算救回来,也得好好休养个一年半载。”

    范夫人说得轻描淡写,范安阳却听得心惊胆颤,该不会原主前世时,丁嬷嬷也犯了病,可是冬青没去请大夫,或是大夫药箱里没有药,延误了丁嬷嬷的病,那就没人帮着遗忘女儿的娘亲照顾她了!

    难道,这就是原主记忆里没有丁嬷嬷的缘故吗?

    不想了,不想了!再想下去,她都要魔怔了!

    等丁嬷嬷带着丫鬟,把新做好的被褥铺好,范夫人亲自照顾女儿睡下,然后就守在旁边看帐。

    范安阳原本不想睡的,可是娘亲慈爱的照拂,让她不由自主的沉溺其中,然后毫不反抗的沉沉睡去。

    等到她醒来,已是午后时分。

    “正好,起来用饭吧!”范夫人站在八仙桌前看丫鬟们摆饭,听到声响转过头来,看到女儿醒了,便招呼她来吃饭。

    “你回娘家没跟复常说吗?他方才来接你了。”

    范安阳正让丫鬟侍候穿衣,闻言愣了下,“那他人呢?”

    “正好你祖父回府,他就在前头陪你祖父下棋。”

    范太傅除了太傅之位,就只挂了几个闲职,下朝后常会被皇帝拉去御书房开会,若皇帝没开小会,他就直接回府。

    “三嫂还好吧?”母女两吃过饭后,各捧着一杯热茶闲聊。

    范夫人淡笑了下,“好。你那侄女进了傅氏闺学,你三嫂虽不喜,但总不能让那孩子整天闲在家里。”

    “您会让她闲着吗?”要是让她娘亲自来教,肯定会比去上闺学还辛苦。

    范夫人抿了口茶,“我何德何能啊!能代闺学的先生教她。”虽说是她的孙女儿,但只要看到那丫头的脸,范夫人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而且总忍不住要把人往坏了想,谁让那孩子跟她姑姑和亲祖母生得像呢!。

    “那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您可别因她的长相,而对她有偏见。”范安阳提醒她娘。

    “没办法,我看到她,就会想到周氏和范安兰曾经做的事。”范夫人永远都不可能忘记,这对母女都曾经想对阿昭下毒手。“她不到我跟前晃悠,我还能眼不见为净。”

    偏偏三少奶奶因为丈夫再度外放,她在京中无依无靠很是惶恐,教儿子去巴着大伯父和七叔叔,叫女儿攀着大伯母和祖母,尤其是女儿,儿子姓范,只要有出息,不怕他大伯父不照看着点,但女儿不然,她自己有多少斤两,现在的她再清楚不过了,女儿的前途光靠她自己来打点是不可能的,她的出身、眼界就摆那里,能帮女儿找什么好婆家。

    想让女儿去讨好范安阳,是不可能了,只能从范夫人和大少奶奶这里着手,因为如此,范秀梅常到范夫人跟前来,却没想到适得其反,反惹范夫人越发讨厌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