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月圆人也圆 一

第八百六十五章 月圆人也圆 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些人说,人的福份早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小万氏死了,因此受到影响的,也就只有杜云方的婚事了,不过他早和杜相说了,他不想太早成亲,杜相也由着他,毕竟杜云启和杜云寻也不是早早就成亲,现在小万氏一死,他要守孝三年,正好让他磨练磨练。

    大总管接到消息后,立刻让人送信去给杜云方,杜云启他们也得回来尽孝,小万氏虽是继母,但死前未被休妻,就还是杜家的媳妇,杜云启得守孝三年。

    杜相为此生了几天闷气,他恼的是,长子没有早早休弃小万氏,现在这恶心人的女人死了,杜云启得为她丁忧三年,但杜云启走的是正规的仕途,若有不孝的名声传出,对他的伤害肯定不小。

    也是为此,他才没强逼长子定要休了小万氏,不能让人抓到把柄,只得拖一日算一日,原以为小万氏能拖到杜云启回京述职后,倒是没想到,她会走得这么快。

    杜大老爷接到消息时,着实愣怔了好半晌,唤来人去问清楚,人是怎么去的,她死之前,自己才去看过她,那时候的她看来不像虚弱的快死了,怎么自己前脚才走,后脚她就死了?

    他不知,那些仆妇说杜云蕾的事,引小万氏伤心不已泪流不止,引发呼吸道堵塞,因仆妇们就在旁边,所以及时救了她一回,后来她们去了外间,她又犯了一回,这次没人在旁边,等到她断气身子倒下来,才有人发现。

    管事领命前去查问。仆妇们哪敢说实话,遮遮掩掩的圆了过去,管事虽知事有蹊跷,但小万氏瘫痪在床脑子又不清楚,本就随时可能丧命,他向大老爷回报时,便道。“兴许是得知二姑娘终身有靠。三少爷又有出息,没了牵挂,就放心的去了吧!”

    杜大老爷听了不置可否。范安阳已命人布置起灵堂,杜云寻已请丁忧,夫妻两忙里忙外张罗一切,范夫人和丁老夫人母女得了消息。也赶过来,丁老夫人抱着小煦玩。范夫人则拉着女儿的手问情况。

    “怎么好好的就去了?”

    范安阳把那管事的说法拿出来说了一遍,范夫人却看着女儿直笑,“行啦!这种骗骗外人的话,就别拿来搪塞我们了。老实说吧?怎么回事?”

    范夫人其实是怀疑,小万氏的死,是她大表哥下的手。范安阳苦笑,“真的是这样。公爹回到府里,她还活的好好的呢!真的不管他的事,不过我在想,大概因为,杜云蕾出阁,公爹给侍候的人加菜,她们光顾着吃,就把她给扔在房里,屋里头没有半个人,等到她们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丁老夫人见小女儿还待问,便斥声道,“行啦!你管她怎么死的,反正人是已经死了,追究这些干啥呢?大夫不是早就说过了,她那病拖不长,早晚会死的,说不定,正如阿昭说的,知道女儿终身有着落,没了挂心的事,便放心的走了呢!”

    小煦听话尾,跟着呢呢呢,呢个没完,丁老夫人听了却很高兴,抱着小煦笑个不停,小煦也望着她笑,一老一小兀自玩得开心极了,浑不将府里在办丧事放在心上似的。

    丁老夫人她们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小万氏的丧礼来吊唁的人不少,不过都是冲着杜相父子等人来的。

    与小万氏相熟的那些太太、奶奶们都没有来,一来小万氏已久不在京里,人走茶凉,原本就因她是相爷长媳份上,所以才与之巴结交好的,她被送到庄子上养病,说明杜府容不下她了,还去巴结她?谁傻呢!

    二来她手刃姨娘的作为太狠,身为正室,要拿捏妾室的手段百百种,就算真恨不得杀了那些讨人厌的姨娘们,也没有亲身上阵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万一让人误会她们同小万氏一样,是心狠手辣的,那她们的名声岂不尽毁?

    远在落马河附近的黄家,因才办喜事往来的亲戚不少,得知黄家新进门小媳妇,与杜相家有着亲戚关系,说起小万氏过世的事情来,还问谢春意知不知道?

    谢春意问的脸一僵,不知如何回应,但想到疼爱她的亲娘死了,泪水就不受控制的掉下来,妯娌们围着她,笑骂那问话的婶子,“婶娘真是的,净挑人家伤心事问,我们家弟妹的亲娘才过世没多久呢!您就这样来撩人家。”

    “就是嘛!就知道婶娘是见不得我们家好,是吧?见我们家才进新媳妇,就故意来逗人家哭。”

    妯娌几个嘴巴可利索了,三两下就把那婶娘挤兑得连话都不敢再说一句,只低头喝茶。

    直到人告辞了,几位嫂子们在人背后狠狠的呸了一声。“这九婶娘就是见不得人家好。”

    “就是。三弟妹你别怕,下回她要再来撩你,你就故意哭到她脸上去,拿帕子糊她一脸,要不然,往后她每次来,都还会这样撩拨你。”

    有些人没什么恶意,就是喜欢撩拨人,还装着不知她撩的是人家的伤心事。

    谢春意红着眼眶点点头,长嫂拉她到一旁,告诫她,太婆婆不喜欢人家在她面前哭哭啼啼,有事直说就是,可千万别拐弯抹角的,老人家没那个耐心听人在那里嚎。

    谢春意点头道谢,满心以为长嫂是真心提点她,却不知,转过弯,二嫂拦住了长嫂问道,“大嫂对她那么好做啥?”

    都是黄家的媳妇,凭什么那新进门的弟妹就不用做家务下田?二嫂觉得公婆偏心。

    “嗐,她才进门,总得教着点,不然她要做错了事,你说婆婆是怪咱们还是怪她?”大嫂笑了下,“再说,你没看她带进门的那些嫁妆吗?嗐,要是能给大囡、二囡她们做嫁妆……”大囡是二房的长女,二囡则是大房的长女。

    黄二嫂后进门。却先生了一女,大嫂先进门,却一直没有好消息,黄二嫂抢在她前头怀孕,她就怕人家抢在她前头生儿子,幸好她跟着有喜,提心吊胆了几个月。总算在二嫂生了女儿后。放下心来,没想到自己也生了女儿。

    不过开怀后,她总算抢在二弟妹之前生了长孙。这才在婆家站稳脚跟,只是二嫂只生一女就再无动静,本来气焰甚高的她,在长嫂生了儿子后。就蔫了下来,只是说起话来常常阴阳怪气的。

    这会儿听到长嫂说到小弟妹的嫁妆。不禁眼睛一亮,那些嫁妆着实让人看了眼红啊!

    “大嫂,你说她不过是杜相家的远亲,怎么会有那么多好东西。”

    “嗐。就算是远亲,难道不许人家家底丰厚啊?她娘家都没人了,那些好东西难道留在娘家。便宜旁人不成?”

    大嫂心道,我也不贪。一样就好,老天爷啊!只要有一样,给我二囡当嫁妆,我就心满意足了。

    二嫂听了大嫂的话,不禁也有了打算,她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想把好的都给她,想到小弟妹箱笼里的好布料,不由想象起来,要是能拿来给女儿做新衣,该有多好啊!

    还有那些首饰,都是赤金打造的好东西啊!那做功她们可是连见都没见过哪!听说小弟妹之前是住在京里的,想来那些好东西,都是京城里最新兴的样式吧!唉呀,要是自己能得上一两件,戴着回娘家,岂不风光极了!

    谢春意尚不知她的嫁妆已经被人盯上了,跌跌撞撞的回到新房,原是想一头扑到床上,好好的哭一哭她娘,可又想到,她身边没有人侍候着,房门得关上,不然一会儿天色暗了,蚊虫就多起来,她可不想再被蚊子咬得睡不着觉。

    关上房门,走到床前,她又不想哭了,想了想,在屋里的箱笼翻找了下,好不容易才找到笔墨和纸。

    黄家是庄户人家,除了黄老太爷和大老爷识几个字,黄大郎兄弟几个都不识字,不是家里长辈不让学,是他们不想学,也学不来,因此家里没有笔墨砚纸,谢春意打小就没认真学认字,可是今日,她却庆幸嫁妆里头有为她准备文房四宝。

    她坐下研墨,想了下就开始写信,她字写得不好,通篇写下来有大半的字不会写,所以耗了不少时间,等她写好信,才想起要怎么把信送到她二嫂手里呢?

    后来是黄大嫂收了她一支赤金芙蓉簪子后,让她娘家弟弟帮忙跑腿,把信送到杜府在落马河的庄子,请庄头转交。

    范安阳收到信的时候,还有些愣怔,没想到谢春意会写信来给她。

    展信一看,顿时傻眼,这写的都是些啥啊?为了看懂她写些什么,范安阳看得头痛不已,最后信落到杜云寻手里,他看了一会儿就笑了出来。

    “怎么啦?她信上写些什么?”

    “还能写什么?”杜云寻放下信纸,坐到范安阳身后,帮她揉着额角,“她问说,她娘是不是真的死了,怎么死的,几时死的,她三哥会不会回来送葬,她可不可以来给她娘上炷香,她说她知道错了,后悔了,可不可以看在她娘过世的份上,原谅她,让她回来杜家,她不想做谢春意。”

    范安阳长叹一声,“其实,她也不是真的很坏,严格说起来,她是被我三姐拖累的,要不是范安兰的丫鬟使坏,她也不会起心想害我。”

    “你放心吧!黄家就在落马河庄子附近,她在黄家有什么事,管事和庄头都看着呢!”杜云寻安抚妻子,“你是不是太累了,怎么这几天吃过中饭就嗜睡。”

    范安阳不在意的笑了下,“不知道,人家说春困,我这是夏困啊!”说完就埋首在丈夫怀里,眼一闭睡着了。

    速度之快让杜云寻傻眼,贺璋家的悄悄掩嘴偷笑,杜云寻听到动静,抬头看她,“怎么回事?”

    “二少奶奶怕是有喜了!”

    耶?

    可现在是在孝期啊!

    贺璋家的见他皱眉,心知他在担心,便道,“二少奶奶应该是快满三个月了。”

    “你们怎么都没说啊!?她自己不知道?”

    “二少奶奶前阵子忙坏了,应该没想到,不过您放心,我们都小心侍候着哪

    !”也就是说,范安阳自己不知道,但她身边的丫鬟、仆妇都晓得了?

    杜云寻板起脸,“那怎么不跟她说一声。”

    贺璋家的苦笑,“您也看到了,二少奶奶现在是说睡就睡,我们根本没机会说啊!”

    抱着怀里睡得像小猪的妻子,杜云寻只能摇头苦笑。(未完待续。)

    ps:谢谢阿寰童鞋宝贵的评价票,感谢yh_yh1166童鞋宝贵的月票!果然痛死了!幸好小朋友们很自动帮忙分担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