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冬去春来 一

第八百五十三章 冬去春来 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年初一大朝仪,杜相父子又进宫去了,杜云寻带着杜云方接待上门拜年的宾客,有不少不够格进宫参加大朝仪的官员,就趁这个时候来走动,但盼相爷回府,第一眼就瞅到自个儿在他家门里。

    人不都说见面三分情咩!混个脸熟也好啊!

    杜云方经过几年的磨练,已不复当年初接待宾客时的青涩,杜云寻边和一年约四旬的客人说话,一边留意杜云方的表现,见他遇事从容不迫应对得宜,在心里暗暗点头。

    待杜相他们从宫里回来,杜云寻侍候祖父更衣时,便将杜云方昨夜的举动跟祖父说。

    杜相点点头,“总算是有点想法,好,做人,就怕人云亦云,他能如此,也是好事。”

    杜云方自小被他娘养得没主见、耳根子软,老人家看在眼里忧在心里,可是他年纪毕竟大了,就算有心也无力把杜云方带在身边教着,杜四少爷身边侍候的人,杜相都仔细挑选过。

    杜相不得不为这个孙子多想一点,他和三个哥哥年纪相差太大,生他的姨娘已死,上无嫡母,扶养他的姨娘本身是个软弱的,杜家要兴旺,就不能有拖后腿的子孙,他不希望这个小孙子因为乏人教养,或被下人教歪了,进而拖累他的哥哥们。

    只是,小孙子再好,也要他兄长们愿意亲近他才成,杜云方心性还不定,杜相只能寄望杜云寻夫妻能主动亲近小孙子,不过这几年下来,他算看明白了,对复常这小子,你就不能硬着来。得静下心来等待良机,等他自个儿有心主动接触,还不能让他看出端倪来,真是累死老头子了!

    等到杜云寻说起小四的事,杜相自己都没发现自个儿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大口气啊!

    杜云寻就算发现他祖父不太对头,也很有礼的没当场戳穿他老人家,不过倒是暗自腹诽。就知道他祖父这狐狸算计他。哼!只是阿昭说的也是,宁可在他们还小的时候,多花些心思在他们身上。就算日后不成才也没关系,至少别总生事,让他们忙着正事时还得为他们惹的祸事疲于奔命的强!

    杜相只有一个妹妹,兄妹两自小相依为命。年轻时遇到困难,总是同妹妹商量。后来妹妹出嫁了,他遇到事,就与妹妹夫妻两商量,兄妹齐心力可断金。

    所以大万氏害得他们兄妹不相往来。他才会这么生气,大万氏短视近利,只想着把完全把持杜家。将身为功臣的小姑撇开来,又想仗着长嫂身份插手妹妹的家事。这世上那有这么好的事!

    兄妹不相往来那几年,他遇到难事,不好再上妹婿家请教,是他最艰难的时候,后来妹婿居中为他们调停,只是兄妹两都是好强的人,拉不下脸来,直到妹婿过世,才让他们两重修旧好。

    儿子比他还命苦,他至少还有个好妹妹,好妹婿能商量请教,儿子却只有自己一个,虽有弟妹,却是半点忙都帮不上,老三还好,虽不聪明,但也没惹什么大麻烦,不像老二,不知轻重不知天高地厚,年纪越大越荒唐,虽说被人打残了从此行动不便,但总比惨死街头的强。

    杜相绝不希望孙子们重蹈他们父子的遗憾。

    “孙子在想,开春之后,就把小四给挪出来,他一个男孩子总叫他住在姨娘院子里,也不是个事儿。”

    “你和阿昭看着办吧!”杜相见他上心,心里暗乐,孙子说什么他都无异议。

    杜云方考虑了几天后,找了一天与杜大老爷把说开来,杜大老爷见从前看到自己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的儿子,竟然能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毫不畏怯,心里着实感慨万千。

    “你出京前,去看看你娘吧!还有云蕾,她要出阁了。”杜大老爷以为儿子会很高兴,不想他却拒绝了。

    “不了。”杜云方摇头,“见了她们,我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要知道她们都好就行了!还有,除夕那天,我给云蕾写了封信,信里附了张银票,本不知她要成亲,正好,就算是给她添妆了。”

    杜大老爷也不逼他,看得出来,杜云方是对母亲和妹妹失望透顶。

    在孩子心目中,母亲都是仁慈善良的,就像在他们心里,父亲都是英雄,能为他们所不能为,他不是一个好父亲,长子、次子幼时,他没能保护他们,还让小万氏害死了云瑶,而因为排斥小万氏,他对云方和云蕾也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任由小万氏把女儿给带歪了。

    做为一个父亲,他能为女儿做的,就是给她挑门舒心的婚事,男方父母双亡,孤身一人,是叔婶养大的,云蕾嫁过去就是自己当家,没有公婆压着,再舒心不过了。

    杜云方抿着嘴把杜云蕾写给他的信,从怀里取出交给父亲,“这是她写给我的信,父亲且看看吧!”杜大老爷接下信,杜云方便起身告退,临出门时,他转头对父亲说:“儿子决定去荆州的拍卖楼帮忙,大概年后就启程。”

    “知道了,我会交代大总管帮你挑侍候的人。”

    “谢谢父亲。”

    杜云方走了后,杜大老爷呆坐了半晌,才低头看信,看没两行就脸色铁青,行啊!这丫头!还以为她写信和她哥说什么,没想到竟是要求她哥帮她逃婚!字里行间都在怪他这个父亲不称职,见不得她好,她不过是一时犯蠢做了件愚不可及的事,但谁年轻时没做错过一两件事,有必要就把她除族吗?

    害她从高高在上的官家女,变成无父无母的飘萍,这也就算了,既然把她除族了,为何还要安排她的婚事?什么样的人家不好选,偏给她挑个命硬的庄稼汉,命硬的一出生就克死娘,三岁克死祖父,四岁克死祖母,到七岁时,连他爹也逃不过被克死了!吓得他叔叔婶婶都不敢太靠近他,就怕被他给克死,挑他当女婿,是巴不得她这个不肖女快快被克死吗?

    信末还不忘念叨杜云方,上回给的钱她都用完了,什么时候再给她捎钱来?还问他,她若逃婚,他可否安排她去处云云。

    杜大老爷气极反笑,她那叫一点点错事吗?原本大老爷就觉得父亲对云蕾的处置过于严厉,但谁叫小万氏正好在那时闹出事来,会这样处置她,有一大半是怕女儿肖母。

    本来大老爷还想着,等过几年,再以远亲的身份同女儿往来,不好断了对她的照料,现在他却觉得还是维持原状好了。

    杜大老爷在书房里待到掌灯时分,杜云寻带着幼弟和儿子来请他去吃饭,还没进门,就听到小煦大声的喊着爷,小四怯怯的喊了声爹,就怕太大声被父亲听明了,会生他的气,小煦奇怪的转头看他,快手快脚的伸手去扯他小叔的脸。

    小四不敢挣扎,乖乖被侄子虐,看得杜云寻嘴角直抽,“小煦,放手。”

    小煦嘟起嘴,他只是觉得奇怪,小伙伴平常声音很大声的,刚刚还跟他一起把他娘廊下养的鸟吓得直乱窜,怎么现在声音变得这么小,啊!是在躲猫猫吗?

    “躲猫猫?”他兴奋的追问着小伙伴,杜云寻完全不懂儿子的脑子是怎么转的,正要开口骂人,就听小四小小声道,“大声,会吵了父亲。”

    小煦哦了一声,不过他还是没搞懂,只是不懂装懂的拍拍小叔叔,“不怕,有爹在。”

    在孩子的眼中,父亲是英雄,能无所不能,觉得有爹在手万事不愁啦!哈哈哈,小煦小孩装大人的哈哈笑,小四看他笑得好玩,跟着一起笑,杜大老爷坐在屋里,就听到么儿和孙子两耍宝似的直笑,不自觉的,他的嘴角也跟着往上扬。

    孩子的笑声很有感染力,虽然不知他们在笑什么,但听他们笑得开心,院里侍候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杜云寻等小家伙们笑够了,一手牵一个走进书房。

    “来了。”杜大老爷心情很好的和他们打招呼,杜云寻略吃惊,他可是知道杜云蕾的信写些什么的,杜云方方才把信给了父亲,后脚就去杜云寻去,如果杜云方看了信都会心情低落好一阵子,那父亲看了之后,肯定也不会好受,所以他才带着两个小朋友来,没想到父亲心情却很好。

    他不晓得,儿子和么弟在外头的动静,是让父亲心情转好的主因。

    杜大老爷自然也不会跟儿子明说,只朝孙子招招手,“小煦来,你今儿做了什么啦!跟祖父说说。”

    小煦很习惯跟祖父相处,叽叽喳喳的跟大老爷一一说了,还不忘把他新小伙伴给拉过来现宝一下,小四比小煦大,学的也比他多,不过多是认字描红这些,不像小煦,除了描红认字还要练画画,过年这几天大人们都很忙,范安阳怕儿子没伴会造反,就把小四接过来,让他们叔侄两一起玩。

    小四很用功,就算过年,先生派给他的功课一样也不曾落下。

    他是带着功课到常苑的,小煦看他描红,也把自个儿的描红本拿出来,叔侄两一起写字做功课,小煦还教他画画,小四较大,手较有力,一下就把小老师给赶过去。

    小煦觉得小伙伴好厉害,在祖父面前狠狠的夸了小伙伴一番,大老爷听了一惊,他倒是没想到小儿子会和孙子处得这么好。(未完待续)

    ps:谢谢enigmayanxi童鞋宝贵的两张月票~谢谢chaopiaoqian童鞋宝贵的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