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八百三十四章 该还的都还一还 四

第八百三十四章 该还的都还一还 四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师父嘲笑的范安岳可怜兮兮的去找他姐,范安阳拍拍他的狗头,把他外甥扔给他,“乖,带小舅去练字。”话却是对小煦说的。

    范安岳差点喷他老姐一脸老血,他来找阿昭诉苦,顺便找她帮忙出主意,看能不能让新买的几家铺子,能不用花大钱,就能收到最大的效益,结果话都还没说咧!他姐就把他外甥扔给他,叫他看孩子?

    “别抱怨啦!我光听你口头上说一说,也没去看过,怎么知道你买下的这几家铺子能做什么?再说,你当初买铺子,钱用的是拍卖楼的钱,还是你自个儿的?”

    “有差别吗?”

    “当然有啊!”范安阳白他一眼,“如果是你自个儿的钱,这几间铺子你想卖什么,都随你,用拍卖楼的钱,地契是拍卖楼的,要做什么用,想卖什么,就得跟师父说,还得跟皇上打招呼,虽然皇上是说随你和师父怎么做,他不干涉,但是,人家给我们方便,我们也不能当随便嘛!他是大东家,咱们要做什么之前,都要先知会他一声,这是礼貌,也是规矩。”

    范安岳愣神了下,他好像做主习惯了,有时连师父都没知会一下,这次买下朱家的铺子便是如此。

    “将心比心想想看,若你的手下在做什么决定时,都习惯不跟你商量,久而久之,就再不将你放在眼里,你受得了?时日一长所有的不满、矛盾全积在一块儿爆发出来时,说不定人家还不懂你为什么发火呢!”

    范安岳有时候不耐烦跟人家说话,因此就把不满等种种负面情绪硬压下去,面上看来嘻嘻哈哈的,就像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但这些情绪没有发泄出来,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谁也不知会是被什么事情诱发,又是会向谁发火,感觉就会像坐在颗炸弹上一样,细想想,还蛮恐怖的。

    “平日的沟通是很重要的。再有就是适当的分层分权。人哪!都喜欢自己做主,凡事都你来想,你来决定。他们就只是听你的指挥去执行,从不动脑,他们习惯依赖你来做决定,遇到点小事。也要找你,你自己想吧!你是人会觉得累。要是整天正事干不了,一直在帮他们解决些小事,一天你大概就受不了了。”

    “那你还要我跟皇上说去?”

    “这是你做人下属该有的态度,再说。皇上没空管,可他多的是人手帮他管!等积攒够了信任,皇上会让你知道。什么样的事情,你自个儿做主就好。”

    范安岳郁闷了。他以前做什么决定,也都没跟皇帝打声招呼,不是都没事吗?

    “那是以前。以前拍卖楼的规模小,就只京里一家旁处别无分号,现在不一样啦!单单京里就分了四家分部,各州府有分部的也不少,难道所有的事也都要跟京里总部的人招呼之后才能做?”

    “那怎么可能,事有轻重缓急嘛!等他们送消息进京,再等回音,黄花菜都凉了,还怎么做生意!”范安岳没好气睨她一眼。

    “所以喽!你很清楚嘛!”

    其实还没习惯拍卖楼的规模变大的,还有皇帝,每每看到进帐时,他都有些傻眼,然后才感叹,“怪不得人都说,做生意钱滚钱赚得快!”

    身边的太监忙上前向他禀报,范安岳之前把襄城侯府的铺子买下一事,皇帝笑了笑,“朕听说他买下铺子之后,跑去跟严大画师显摆,结果被笑了?”

    “是啊!是啊!”禀报此事的太监讪笑了两声,又道,“严大画师说那几家铺子状况不是很好,想要开门做生意,怕是先花一笔钱吧!”

    皇上点点头,“朕听说杜二少奶奶新奇的点子不少,让他们姐弟好好的写一份计划过来,朕瞧瞧,他们两想要做些什么。”

    范安阳没想到凭空来了份差事,杜云寻见她神色不豫,便道,“你放心,既是小路惹来的,把事情全丢给他去发落吧!”

    “嘎?”范安阳回过神,忙道,“没事啦!反正,我也想把我那几间嫁妆铺子给梳理一番。”

    自出嫁之后,她就一头栽进杜家的家务里,以前有杜夫人和杜云蕾给她找事,现在嘛!总算有空闲来好好打理自己的嫁妆了,皇帝叫他们姐弟针对那几家铺子写份计划,她正好假公济私一下,顺带也帮自己的铺子想想点子。

    范安阳先是坐车到京里各市去观察情况,把现代的市调搬到大燕朝来用,她不是学商的,自是要去同严筠取经,严筠毫不藏私倾囊相授,连着几天带着她逛遍京中各大商号、酒楼,茶坊等地。

    最后决定,拍卖楼新买的几间铺子,全都改成是茶坊,然后不定时的挑一间茶坊办展览,不拘是画展、画法还是古玩,先带动人潮,把周边的生意带起来,茶坊的生意自然就会好。

    杜云寻与太学书画院的院长略提了提,院长很感兴趣,登高一呼,第一场书画展就由太学书画院承办了!

    展出的,不止是院里教授、先生们的作品,还有学生们的,太学里其他院的人看了眼红,杜云寻便上书请皇帝恩准,在太学附近择一处,设为图书馆,搜罗各种出版品,太学院的教授、先生们或京里各大书院的先生,有意愿将他们的文章付梓,图书馆很乐意为他们出书兼贩卖。

    范安阳是知道大燕朝印刷术很先进,不过书籍的流通却不如预期,原因就出在没有畅通的营销管道,各地都有书坊,严家书画铺就兼有卖书,不过种类不多。

    杜云寻这么一提,皇帝原还有些担心,这图书馆出售书籍,朝臣们会说斯文扫地,不想杜云寻一句,这是方便有能力的人买书回去收藏,如此赚来的钱。就能收罗更多的新书供大家翻阅,是好事,这是造福学子,怎么能说是斯文扫地呢?

    皇帝一听龙心大悦,大笔一挥,圈了一处宅子给图书馆用,不过不在太学附近。范安柏下朝回府时。拐到杜府去找杜云寻,杜云寻才晓得,皇帝圈定的宅子竟然就是襄城侯府的宅邸。

    襄城侯世子袭爵的折子批覆下来了。由世子袭爵,不过因世子内帏不修,太后命应略施薄惩,所以降爵以袭。成了襄城伯,而是仅一代。不再是世袭。

    因降了爵也不是世袭,当年御赐的宅第皇帝令收回,另赐了一宅第给襄城伯,新宅的位置接近市集。附近的邻居不是财大气粗的暴发户,就是八、九品等官员的住处。

    襄城伯悔不当初,太夫人更是日夜啼哭悔恨不已。早知道就应该捧着杨元露了,她和太后一样是中风。但太后有御医侍候着,皇家要什么药材没有,又有宫人们精心侍候,侍候得不好,小命就不保。

    朱家可没那个条件,给她与太后同等待遇,再加上寄以厚望的那笔钱被人卷跑了,下人的月钱连欠数月,怎能期望她们好好侍候呢?

    就是妾室们也异心,襄城伯没嫡子,生了庶子的姨娘们无不期望自己的儿子能被请立为世子,原本以为桑姨娘被厌弃了,总该轮到她们儿子出头了,结果皇帝一道旨意下来,生生打破了她们的美梦。

    搬进新宅后,襄城伯才发现,自己的妾室跑得只剩桑姨娘,孩子只剩桑姨娘生的两个女儿,她生的儿子竟然把他姨娘屋里值钱的东西全卷跑了。

    总管忧心的问,“伯爷,要报官吗?”

    姨娘们跑什么啊!都是签了身契的,敢跑,被找回来就只有打死的份儿,她氜除了带走自己屋里的东西,还拐带府里的少爷和姑娘,至于桑姨娘生的大少爷,总管暗摇头,他连亲娘都扔下了啊!

    “找回来干么?好多几个人吃饭?”襄城伯没好气的说。

    “伯爷,话不能这么说啊!”

    “行啦!随他们去吧!我倒要看看,没有路引,没有户籍,她们能走到那里去。”

    似乎在印证他的话,隔没多久,就有五城兵马司的人上门,道是发现了几个形迹可疑的妇人带着孩子,身上还带着一大笔银钱,他们怀疑是拐带人口,不想那几个妇人不约而同都说是襄城伯的小妾,那日迁去新宅去,半道上失散了。

    这话说的很好笑。

    既是勋贵家里迁去新宅,自然有自家马车接送,怎么会失散?而且说得自己是襄城伯府的人,不是应该叫辆马车送他们过去团聚,而不是在外游荡不知归,身边还带着孩子呢!。

    襄城伯亲自出面,直言道,那些妇人是家中恶仆,趁搬迁时,把他的孩子拐带走了,因刚搬家,他正忙着安顿下来,毕竟他娘病着呢!

    五城兵马司的人体谅他为母忧心,让人把孩子送回来,至于涉嫌拐带孩子的妇人们则被下了狱。

    关在牢里的众姨娘们,悔恨不已,可说什么,都没人相信她们带在身边的孩子,是她们生的。

    当这几位姨娘们的死讯传来,襄城伯浑不在意,他正忙着四处借钱,可是不管是姐妹还是姑母的夫家,都不愿借,你说好好娶个老婆回家,你不好好待着,光想着怎么折腾人家,还把战火延烧到他们家里来,没把朱家女休回家去,已是厚道啦!还想跟他们借钱?他们连亲戚都不想做了,怎肯借钱给他。

    四处都借不到钱之后,他把主意打上嫁女的聘金及娶媳的嫁妆上头,不过他家名声太差,任凭媒婆们再怎么能言善道,也一样找不到人家愿同朱家联姻。

    “原来杨家闹到那些姑奶奶、姑太太婆家去,为的就是要让襄城伯众叛亲离啊!”听完朱家的八卦,范安阳忍不住道。

    “杨家人确实很狠。”丁筱安摇头,“听说太后又被气病了,御医说啊!八成是熬不到秋天了。就不知太后一旦归西,富阳侯府的好日子是不是就到头了?”(未完待续)

    ps:谢谢谢谢王童鞋宝贵的月票!谢谢小小的阿秀童鞋宝贵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