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八百三十章 不可言说的心思 四

第八百三十章 不可言说的心思 四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富阳侯是带着世子来的,襄城侯也是,襄城侯世子是怀王的岳父,不过他没在怀王跟前露过几回,因他宠妾灭妻,所以怀王妃和他关系并不好,她嫁进皇室这些年,一直挡着他不让他跟怀王这女婿接近,襄城侯世子气得半死,却无计可施。

    妻子倒是天天往王府跑,可是他与妻子不睦,为了巴结王爷,叫他跟妻子低头?他办不到,所以一直僵持着,偏偏那死丫头还撺掇着她娘过继,过继什么啊!他又不是没庶子,妻子生不出嫡子来,那是她的错,跟他什么关系,为啥所有人都说自己不对?

    那死丫头仗着自己是王妃,处处压着自己不说,也不让王爷帮衬自家,好不容易熬到这死丫头把自己做死了,真是太好啦!这下就没人再给他家里那死婆娘撑腰啦!

    他完全忘了,坐在他面前的富阳侯父子,是他的岳父和二舅子,还在那里做他的春秋大梦,扳着手指头盘算着,家里正当龄的女儿里头,谁生的最好,最听话。

    虽然他一直没巴上怀王,不过在外头,怀王岳父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比襄城侯世子还受人拍捧。

    襄城侯低着头端着茶不发不言,富阳侯自然也不开口与他们搭话,富阳侯世子倒是想开口缓和下气氛,不过他对这姐夫实在没什么好感,四人坐在厅里,却是互不理睬,守在厅外看情况的小太监们对看一眼,随即低头肃立,王府长史在管事们的簇拥下缓缓走过来。

    一个小太监疾步上前禀告厅里情况,长史听完点点头,“守好了。别让闲杂人靠近,也别让他们的人在府里随意走动。”

    小太监应了声是,长史远远的往厅里看了一眼,就领着人走了,王妃过世,他事情多得忙不过来,王爷素来是个甩手掌柜。以前还有个王妃替他担着事儿。如今王妃去了,王爷却还是担不起来,长史看了直摇头。当初自个儿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应了富阳侯来给怀王当长史呢?

    厅里四位贵客还在僵持,两家原就是亲家,如今更是亲上加亲。只要杨元露还是襄城侯的媳妇,就算怀王妃过世。两家的亲戚关系依然不变。

    富阳侯对女婿不满,对亲家不喜,虽然长女和外孙女打乱了他的计划,害他筹谋多年的事生变。但毕竟是自个儿的亲闺女儿和外孙女,外孙女过世,他也很难过。然而他更希望能趁此良机,重新掌握怀王。而要怎么修补已生裂痕的关系呢?

    他想的是,给怀王挑门对他大业有帮助的继室,只是也不知那里出了问题,他挑中的人家无不婉拒,他瞧不上眼的,偏又凑上来,叫人烦不胜烦,眼前这两父子,最叫他生厌。

    还有就是,外孙女都过世几天了,他却不曾在王府里看到长女,连女婿那上不得台面的妾和庶女都跟着来王府几回了,却不见外孙女的亲娘。

    “敢问亲家,怎么这几日都不见老夫那闺女儿?”襄城侯被问得愣神,朱世子更是脸色铁青,显是没想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

    “她,呃,她……”

    “她,在家,因为,淑惠过世,所以,她呃,嗯,伤心过度,所以……”朱世子回答得坑坑巴巴的,襄城侯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暗恼,怎么只急着要定下怀王继妃的事,不想让儿媳坏了自家好事,却忘了死掉的孙女,是长媳独生女,那母女两感情亲着,怀王妃死了,她娘怎么可能不来?

    推说伤心过度病倒了?是有这个可能,毕竟杨元露身子一直不好,但女儿死了,还留着一对儿女呢!她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富阳侯冷哼,转头吩咐亲随,“去,跟夫人和世子夫人说,让她们亲自上门去探望,不能让大姑太太以为娘家没人了!我还没死哪!就有人敢踩着我的女儿撒野啦?”亲随领命要走,襄城侯世子赶忙对自家小厮使了个眼色,小厮会意,跟着富阳侯的亲随要离开,却被那亲随伸脚绊了下,整个人就摔个嘴啃泥。

    “怎么,侯爷,您家里的小厮怎么这么上不得台面啊!连路都不会走了!”

    襄城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世子张嘴想为自家小厮辩驳,不过一抬眼看到岳父的冷眼,忍不住浑身抖了下,他就是窝里横的,妻子进门后,每回搬的靠山都是太后,娘家人反倒很少上门,岳丈和舅兄们从不曾为妻子出头,却没想到这会儿会被岳父大人瞪。

    想想自个儿这些年做的混账事儿,朱世子越发没了胆气,别扭的转开头不敢与富阳侯对上眼,襄城侯见儿子一副怂样,也觉得抬不起头,富阳侯冷哼,不再说话,双方就这样一路僵持到朱世子去更衣,他没回来,只让小厮回来跟他爹说,家里有事情,他先回去了。

    襄城侯没想到儿子竟然自个儿先脚底抹油溜了,把他撂在这里,气得心口疼,富阳侯看着襄城侯,心里也一阵阵后悔,当初怎么就挑上了这家结亲咧?富阳侯世子看父亲脸色铁青,想是气得不轻,便开口相劝,“父亲,不如咱们就回去吧?王爷病着,正需要静养,咱们不好让他病中还要挂心着咱们,说到底,怀王毕竟是您的亲外孙,任谁也无法否认的。”

    何苦在这个时候跟襄城侯杠上呢?怀王妃都死了,襄城侯与怀王再亲,能亲得过亲外祖父吗?

    怀王纵使因婚事而与富阳侯生隙,但如今杨延喜、朱淑惠都已经过世了,祖孙两也该尽释前嫌了!

    富阳侯听儿子的劝,起身对王府的人道,“本侯就先回府了,改日再来探望王爷。”

    “侯爷,那个,我们大公子从宫里回来了,正在灵前尽孝,您。要不要去看看他?”

    名义上楚晔贤可是怀王妃的嫡长子,也是富阳侯的曾孙辈,这孩子得太后垂爱,富阳侯自然是要去看看他,便命下人领路,襄城侯跳了起来,他也要去看曾外孙。

    王府的人暗哼了下。还得他们提醒。才想起他们大公子来,这些长辈们实在是够了!眼睛全都盯在怀王妃留下的位置上,怕是除了太后和杨妃娘娘。再无人记挂着这对苦命的兄妹了。

    怀王妃的丧事在两位侧妃的操持下,仅仅停灵七日就下葬了,她没有葬入皇室的墓园,而是由风水先生在城外点了墓穴。方侧妃做主,将墓地四周的土地全都买下。建了庄园,令庄户们在此种地兼守墓。

    世人称颂不已,道方侧妃做事周详,郑侧妃的娘家大嫂在小姑子屋里气得直骂。“你怎么就让她把这贤名给抢了去?”手指头直要戳到郑侧妃光洁的额头上。

    另一个嫂嫂忙拦了她,小姑子如今可不是当初闺中那个,任大嫂搓来揉去的姑娘。而是亲王侧妃,怎容她这般对待。

    郑大嫂一手扶着腰。一手指着郑侧妃,“枉我想出来的好计,让你在外头得个好名声,你就这样让她白白占了功劳去!”真是气煞人也。

    郑侧妃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就让她占功又如何?这回若不是她,只怕三公子被王妃害死了,我都不知道!”想到儿子差点就被害成傻儿,郑侧妃一阵胆寒,两个郑家嫂子也是知道此事,闻言便噤了声。

    “再说,待出了孝期,王爷还得再娶,我们两又不可能扶正,她得了好名声,日后新王妃进门,能容得下她?到时候她们两个去斗,我和三公子才能偏安一隅啊!”

    郑大嫂闻言才笑了起来,“倒是我想的少了,这样就对了!大公子已经在皇上和太后那里入了眼,新王妃要在这府里立足,势必要跟你们两起冲突,你名声不如她显,新王妃自然是要与她,踩你做啥?”

    有儿子和没儿子,对后宅女人来说,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有儿子底气就足,没儿子的,婆婆动辄来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三天两头的往房里塞人倒也还罢了,就怕自家一直没生养,到最后抑郁而终,都不会有人怜。

    等新王妃进门,头件事便是要争权,方侧妃和郑侧妃手里握着当家大权,不肯轻易交出,势必要有一番恶斗,郑侧妃这会儿就早早提防起来,郑家几位嫂子听了才放下心来说家常。

    郑家原就与富阳侯府是姻亲,世子夫人可是郑侧妃的姑姑,郑大嫂悄与小姑子咬耳朵,说起了那日富阳侯夫人婆媳去襄城侯府探望襄城侯世子夫人的事。

    “那家子黑心肝的!她们去的时候,襄城侯夫人还不让人见,只推说人伤心过度病了,富阳侯夫人让人直接打上去,才从下人口里得知,王妃她娘竟然被锁在偏院的一间小屋子里,连吃的喝的都没给。”

    郑大嫂又道,“听姑母说,再晚半天,人大概就保不住了。”

    “那后来呢?”

    “和离。”郑二嫂靠过来道,“你都不知道,一说要和离,那老虔婆吓得直求饶,说什么都不肯,富阳侯带着姑父他们兄弟,把朱世子给揍了一顿,姑母说她婆婆则是让人把朱世子那些美妾全拖出来打了一顿,结果在那些妾室屋里发现王妃她娘陪嫁的首饰、古玩。”

    宠妾灭妻到这种程度,也真是够了!

    “不是说富阳侯夫妻很疼王妃她娘的吗?怎么会让婆家人把女儿欺负成这样,他们家都不闻不问?”

    “说是以前不知道。”郑大嫂嗤之以鼻,“都在京里住着,日子过得如何,娘家人但凡关心过,又怎么会不晓得?”

    郑三嫂道:“要我说啊!这是活该!这富阳侯府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你们忘啦!鲁王世子那个小女儿,不就是被他们卖给了东靖国三王子的?”

    他们对待宗室女的媳妇尚且如此,那不是宗室女的媳妇,若遇着事,下场岂不更惨?朱家这么对待他们杨家的女儿,传将出去,人们只会说这是报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