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门 > 第八百二十一章 女儿愁 五

第八百二十一章 女儿愁 五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四公主被杨妃留在宫里安胎,不过宫里的赏赐却是接连不断的送出来,有皇帝赏的,皇后赐的,就连久无动静的太后,也命人赏赐不少东西下来。

    定安伯府上到定安伯下到守门的小厮,全都开心不已,府中的下人尤其高兴,因为四公主有喜,宫中赏赐如流水般进了定安伯府,定安伯一乐就赏了下人们一个月的月银,年关将近,谁家不缺钱孔急啊!如此一来,大伙儿等于多领一个月的钱,谁不乐啊!

    不过在这一片欢欣当中,还是有人愁眉不展,邱婉凝妾身不明,日后可能生育无望,为自己的前程,怎能不愁?俞九娘思嫁范安岳,偏偏遭算计失了名声,还落得要同平安侯的么女争名份,要是男方是范安岳,那也还罢了!奈何那人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

    论出身,比才华,说相貌,没有一样拿得出手,她却在众人面前,被看到与他撕扯在一起。

    怎能不恨!怎能不愁?

    她日日闹腾着要嫁范安岳,心底其实是慌得不行,定安伯夫人素来疼她,也被她闹得不愿见她,府里下人议论纷纷,范家不是寻常人家,就是她名声无瑕,人家都未必肯娶她进门,更何况她现在名声尽毁,还想嫁范安岳做正妻?当人家范安岳由得定安伯府搓扁揉圆的吗?

    定安伯手无实权,想进宫谒见皇帝并不容易,就算他如今是皇帝的亲家,他在朝廷重臣的眼中,仍是个不入流的勋贵。

    那么俞九娘是从那来的底气,认定她爹能逼范太傅的小孙子娶她呢?

    别说俞家下人想不通。就是俞家其他几房也想不明白,她是那来的底气?定安伯夫人也想不明白,不过她这会儿真没空搭理小女儿,她忙着给四公主送东西进宫去,好巴结下这个儿媳妇。

    定安伯知道四媳妇有喜后,与妻长谈,直言。“四公主这一胎很重要。关系着咱们家的存亡。”

    定安伯夫人听了直点头,“妾身知道,四公主这胎不管生男还是生女。对咱们家来说,都很重要。”

    “你那个侄女儿……”定安伯欲言又止,定安伯夫人面红如血,侄女未婚有孕。还是她这当姑姑的一手促成的,被丈夫这么一提。定安伯夫人怎能不羞。

    看妻子脸红,定安伯心下略安,还知羞就好。“她的事,你得赶紧处理好。若等到宫里不满再来处置,怕是连咱们家也要吃瓜落。”

    处理?要怎么处理?定安伯夫人顿时瞠大了眼,“伯爷。你这话是何意思?”

    “你们娘儿两个是傻的啊?四公主可是杨妃的宝贝女儿,你们把四公主当傻子耍。当别人都不知道啊?啧!”

    烂船还有三斤钉,自女儿在平安侯府出了事,定安伯就托人去查个清楚,究竟是谁在算计他女儿,待知道范安岳身边,竟有皇帝的暗卫保护,当即吓出一身冷汗,心里直骂妻子那个蠢货,净会给自己惹事。

    皇帝的暗卫把范安岳接应走了后,另有一拨人把平安侯府二夫人的侄儿给扔进去,也是他们把方世香和俞九娘搁到同间屋子里的,这一拨人是富阳侯的人。

    四公主是富阳侯的外孙女,富阳侯为何出手,再简单不过。

    若是他的外孙女被婆家这样欺负,他也会这么做,所以能怪人家算计俞九娘吗?再说了,若不是定安伯夫人和平安侯夫人先起心要算计人家,又怎会被人算计回来?

    只是,为何要把平安侯的么女也牵扯进去呢?

    任定安伯想破脑袋,也料想不到,平安侯夫人答应定安伯夫人的条件之后,又被妯娌说动起了旁的心思。

    两家结亲结秦晋之好,要靠子嗣血脉来维系,利益关系也会随之更加紧密,这也是时人喜欢亲上加亲的缘故,定安伯夫人想让侄女嫁给儿子,也是基于此,只是她没料到,丈夫竟然没跟她商量一声就径自决定儿子尚主的事。

    害她被娘家嫂子埋怨死了!若早知俞四郎可能尚主,邱家又怎会让邱婉凝长住在俞家呢?原以为是一段佳话,谁知最后落得妾身不明的下场。

    邱婉凝已当着定安伯夫人的面,给四公主敬了茶,四公主当时虽不明究理,但在婆婆和丈夫的示意下,接了她的茶,等于是允了她进门,但四公主是被蒙在鼓里的,自然不会给她在公主府安排住处,定安伯夫人当初与她说得天花乱坠,但定安伯府没分家,伯府就这么大,几房人全都住在一起,她虽是伯夫人的侄女,却也没有厚待她,独住一院的道理。

    而且当初接她来俞家,她还待字闺中,便与俞家姐妹们一起住在绣楼里,那会儿定安伯夫人欲促成她和儿子的好事,让她与俞四郎在她的院里成其好事,但现在名义上已是俞四郎妾室的她,却是住在那里都不合适。

    丈夫当日让人给的虎狼之药太过狠毒,婉凝日后怕是生不出孩子了,现在丈夫要求她处理侄女一事,是想要她怎么做?难道要杀了她不成?定安伯夫人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不由惊喘出声,定安伯冷哼一声,就这点胆量,也敢去算计四公主?

    以为四公主是家里其他媳妇,可以任由她拿捏,亲家也不会置喙吗?

    定安伯转身离去,定安伯夫人的心腹丫鬟此时才悄悄进屋里来,“夫人,表姑娘在外头,想要见您。”

    “不见,说我累了,在休息,让她回去好生休养。”定安伯夫人急急摆手道。

    心腹丫鬟摸摸袖袋里的荷包,开口相劝,“夫人,好歹见见吧!表姑娘这些日子可瘦了不少呢!”

    丈夫才要她处理侄女,她怎么下得了手,正左右为难要如何保下她的小命,她偏要到自个儿跟前来让自己闹心。

    “不见。不见,我说不见,你是听不懂吗?”说着一挥手利落的甩了心腹丫鬟一巴掌。

    心腹丫鬟没想到会被掌掴,愣在原地不动,其他丫鬟见状赶忙上前相劝,把心腹丫鬟劝下去上药,又哄着定安伯夫人歇下。浑忘了邱婉凝还等在外头。

    邱婉凝没想到姑母竟然会把自己晾在外头。夜风森寒,她为扮柔弱让姑母不舍,只穿月牙白织锦遍地洒银毛里小袄。及碧蓝毛里长裙,没有穿披风或斗篷就来了,看门的婆子不是没请她进来小屋避风,不过都被她拒绝了。

    万万没想到。姑姑那个丫鬟进去后,便再没出来。也没人出来请她进去,邱家的丫鬟冻得两腿都僵掉了,上来劝,邱婉凝理都不理。直到院门要落锁,还是没人来请她进去,看门的婆子哐当一声把门上锁。邱婉凝才被丫鬟们半推半拖的请回去。

    她的奶嬷嬷看她冻得说不出话来,忙让人端姜汤来给她灌下去。又让人烧热水来给她搓手脚,几个丫鬟已经开始流鼻水,奶嬷嬷见状忙让她们去换衣服喝姜汤,然后盖上被闷汗,她们如今在俞家孤立无援,俞夫人今儿能让侄女就这么在外头受寒,日后呢?这些丫鬟可不能病,病倒一个,她就少一个人手帮衬姑娘。

    邱婉凝这厢动静大,绣楼里其他俞家姑娘岂有不知的理,不过都没人派人过来探问一句,俞九娘甚至在她屋里大声咒骂着,把自己近日来遭遇的不顺全怪到邱婉凝身上来。

    邱婉凝半梦半醒,听到这一声声尖刻的骂语,热泪便成串滚落脸颊,看得奶嬷嬷心如刀割,隔日就悄悄遣人送信回邱家。

    邱太太得了奶嬷嬷的消息,立刻来定安伯府,要带女儿回家去。

    定安伯夫人虽觉奇怪,但也没派人拦,她忙着要进宫去看四公主呢!匆匆交代媳妇们招呼舅太太,便径自进宫去。

    本来定安伯是不放心妻子进宫的,但母亲还在病中,四公主传出喜讯,身为婆家人总不好一点表示都没有。

    定安伯原只到他这一代,所以他也没给长子请封世子,长媳没有诰命,不能跟着进宫,他只能寄望妻子脑袋千万要清醒点,别在紧要关头又给他出状况,俞家如今禁不起折腾了。

    邱太太一路行来,见仆役们个个面露笑容,听到小姑子进宫去探怀着孩子的四公主,心里一时五味杂陈,各种滋味纷上心头。

    一样是怀了俞四郎的孩子,际遇却是如此不同,叫她怎能不恨!小姑子当初说得好听,女儿也洋洋得意的在自己面前炫耀,她们是怎么耍了四公主,让她接了自己敬的茶,认下她这个妾室的,那时心有甜,现在就有多苦。

    做妾,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邱太太看到女儿浑身发着高热,满嘴胡语,心痛如绞,再一问,得知俞家竟没给请大夫,她当下大怒,让人抬着女儿要回家,俞九娘姐妹几个站在门外看热闹,俞大少奶奶等人得了下人通知,匆忙赶到。

    “大舅母,您别急,我己经派人去请大夫了。”

    “你让开。”邱太太却不睬她,让人用被褥将女儿裹住,确保她吹不到风,就要把她往外带,俞大少奶奶左右为难,几个妯娌拉住她,低语,“大嫂做个样子就好,她们带回去也好,省得死在咱们家里,晦气。”

    她们原以为邱婉凝会跟她们是妯娌,谁知事与愿违,四弟尚了主,邱家表妹竟成了妾,最可笑的是,她和婆母算计了四公主接纳她作妾,还以为这是件天大的喜事,邱家不是皇商吗?给驸马作妾还很得意,四公主和大公主可不一样,大公主的生母早就死了,没有亲兄弟,还得罪了皇后和太后,又是自作孽,皇帝才容得大驸马纳妾。

    可大公主一传出喜讯,那些所谓的妾室,就算已给大驸马生了孩子,还不是一样都被发卖了!

    大驸马的妾室可都是在大公主犯错之后,才在皇帝应允下纳的,四驸马这能与之相提并论吗?

    邱家要把女儿接回去也好,至少宫里要问起来,可以推说是误会一埸。(未完待续)